第八十章 大闹仁寿宫(二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仁寿宫,今儿夏依依的心情不是很好,看到庞灵儿的时候,就连昨天自己假装的那股热络劲,依依都假装不出来了,依依有些烦躁,整天都是阴沉着一张脸的。

太后瞥了一眼坐在椅子上心情不好的夏依依,太后的心情就变得好了起来,看来,将庞灵儿留在仁寿宫里,还是有些用处的。

在仁寿宫忙活了一天的庞灵儿觉得自己这一辈子都没有做过这么多的事情,累得脚都发软了,走路都快走不动道了,她那双勾人的小脚都要废了,她还怎么去勾人啊。

末了太后一脸慈爱的看着庞灵儿,又盛情邀请她明儿继续来宫里陪她聊天,庞灵儿脸上的笑容都快要凝固了,皮笑肉不笑的应是,心里却暗暗咒骂太后是个老虔婆。

庞灵儿忙不停歇的想着出宫,夏依依却是破天荒的不想出宫,她宁愿躲在仁寿宫里,也不想回去见凌轩了。依依便是借口天天来来回回的跑着累,就跟太后请示,直接在仁寿宫的偏殿里住下来了。

凌轩今儿一起床,竟然发现夏依依破天荒的提前出门了,连她个人影子都没有见着。等到傍晚,凌轩估摸着依依应该快要回来了,便是连忙跑进了厨房里,亲自给夏依依做饭菜赔罪,从北疆回来后,夏依依还没有吃过凌轩做过的饭菜了。

半个时辰后,凌轩便是做好了饭菜,令人放在厨房里温着,自己则是兴致勃勃的跑到了花厅里等着夏依依回来,好给她一个惊喜。然而等到夜色深沉,华灯初上,都没有见到夏依依的身影,凌轩皱了皱眉头,难道今天太后故意拖着她,暂时不回来?

他又等了一个个时辰,夜色已经深了,便是有些没有耐性了,连忙吩咐人去宫里打探一下情况,若是王妃回来了,就要下人提前回来跟他汇报。然而,等到的结果却是夏依依已经在仁寿宫睡下了,而且还是夏依依主动跟太后说要留在仁寿宫里的。

“夏依依,你竟然躲着我不见我?”凌轩有些愠怒的说道。抬脚就往宫里去,刚刚走出了几步,便是又折了回来,以夏依依的脾气,自己这会儿去仁寿宫里接她回来,她也不一定就肯回来了,说不定还会直接在仁寿宫里跟他闹僵起来,到时候,可就是闹得众人皆知了。

凌轩想了想,还是决定让夏依依先冷静冷静,等她心情好了再去见她吧。

夏依依在仁寿宫里其实并没有睡着,她有些烦躁,看了看手表,怎么都已经这个时候了,自己都没有回到轩王府,凌轩怎么就不派人过来找找她,他自己也不来宫里看看她,接她回王府?

哼,果真是没有良心,想来,凌轩是不会过来哄自己的了,说不定,今天自己没有回王府,正好给了他自由,他若是再想着纳妾的话,也没有人会拦着他了,他正是高兴着了。

依依躺了一会儿,已然没有睡意,便是直接起了床,走到桌边喝茶。

“咚咚咚”,响起了敲门声,紧接着,一个脆生生的宫女声音响起:“王妃,王府有人送东西过来给你。”

依依皱了皱眉,起身开了房门,看了一眼宫女手中拿了两个食盒,眸光微闪,道:“给我吧”。回到房内,依依一瞧这手艺,便是知道是凌轩做的饭菜。依依嘴巴撅了撅,哼,算他还有点良心,坐下来,放开肚子吃了起来。

睡到半夜,依依隐约觉得有人撬窗户的声音,微微皱眉,怎么在仁寿宫里头,还有人要对她不利?依依一个轻越,就翻到了床后头,右手悄悄的摸上了左手臂上的袖箭上。

咯哒一声,窗户的插销应声被撬开,一个黑衣人翻身越了进来,夏依依连忙按动了手中的袖箭,朝着那个黑衣人便是射了过去,那个黑衣人灵活的躲闪开袖箭,将窗户一关,就朝夏依依飞了过去。夏依依连忙朝着那人射了一阵连环箭,却被他轻松躲开了。

依依眉头一皱,来人武功这么高?自己怕是应付不来,就在夏依依想要开口喊人的时候,却是瞧见了那双清冷的眸子。

“杜凌轩,你跑来干什么?”一瞧见是他,夏依依刚刚紧张的情绪立马就落了下来,不过心里仍旧是有些恼怒,好端端的不走正门,穿着个夜行衣敲窗户吓人啊?

“我想你了,就来宫里看看你。”凌轩沉声道,凌轩在王府里实在是担心夏依依生他的气,便是趁夜跑来宫里哄她。

“那你怎么不走正门?”

“这个时候宫门已经关了,再说了,大半夜的,我若是特意跑到宫里来跟你睡,必定会被人诟病的,所以只能偷偷摸摸的进来了。”

“没人发现你?宫里头这么多的大内高手。”

“不会,本王的武功在他们之上。”凌轩自傲的昂起了下巴。

“……”

依依翻了一个白眼,转身从床后头往外走,冷冷道:“既然看到人了,你就可以走了。”

凌轩一把拉住了依依,将她拥揽在怀里,火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脖颈间,充满磁性的声音低低响起:“依依,没有你,我睡不着。”

“杜凌轩,你是不是走错了地方?你应该去爬靖国侯府的墙吧。”依依冷冷的说道,冰冷的气息里隐含了一些醋意。

“你怎么还在生我的气啊?我跟你发誓,我昨天真的只是跟你开玩笑,我没有真的想要去纳她啊。你要怎么才不生气?嗯?”

凌轩低沉的说着,怀抱着她时,感受到她身上熟悉的香味,凌轩的心里难免一阵悸动,那双手便是轻轻的抚着她,嘴唇亲吻上了她的后颈。

“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的。”依依恨恨的说道,挣扎着要离开凌轩的怀抱。

“你嘴上说不会原谅我,其实你已经原谅我了,不然,你怎么会把我做的饭菜都给吃完了?是不是为夫的手艺越来越合你的口味了?”

夏依依虽然看不见凌轩的表情,但是从他带笑的语气里,都能感觉到他的脸上带着得意的笑。依依暗暗咬了咬牙,自己是真的不知道凌轩今夜会突然跑过来的啊,她若是知道的话,她绝对不会动那些饭菜一筷子。

“我不知道那些饭菜是你做的”,夏依依睁着眼睛说瞎话道。

“骗人,你慌乱的神情就知道你在说谎话了。”

凌轩在她的背后不断的亲吻着,含含糊糊的说道,夏依依反手要将他的脑袋给拨弄开,凌轩笑道:“你老实点,不然,我不介意换一种方式。”

凌轩的声音越发的充满了欲望,夏依依感觉到从背后抱着自己的他身体已经发生了变化,夏依依不禁一阵脸红,杜凌轩说的换一种方式是什么意思?他还不会是想就保持现在的这种姿势从后面来吗?不行,绝对不行,自己都还没有生完气呢,怎么能让他就这么得逞呢。

“杜凌轩,你快放开我,不然,我可就要生气了。”

“你不是本来就生气着的吗?我现在正在哄你呀。”

夏依依有些受不住凌轩的爱抚,便是咬咬牙忍着心中的欲/火,咬牙切齿的对他说道:“姓杜的,你可别惹毛了我,你若是给我老老实实的坐那儿,我兴许还能跟你和平相处,你若是再敢进犯我,我就对你不客气了。”

“我还挺喜欢你对我不客气的,不过只怕你已经没有办法对我不客气了,你是不是还没有发现,我已经把你身上的武器全都给卸下来了?”凌轩嘴上不停的亲吻着,带着浓浓的情爱味道有些低低的嘲笑意味说道。

夏依依这才连忙往自己身上藏暗器的地方摸了摸,不禁恨恨的咬了咬下唇,自己怎么就这么没用,竟然被凌轩爱抚得失了理智,连他趁着爱抚的时候将自己身上的暗器给卸了都不知道,简直丢死个人了。

凌轩一把将夏依依给调转个面来,笑道:“你明明就很享受,还不肯承认?”紧紧的禁锢住她,长驱直入,凌轩的舌头撬开了依依的贝齿,肆虐的侵夺着她口中的空气,夏依依一阵窒息,慌乱的想着推开他,却是遭受到了更为疯狂的侵略。

“杜凌轩!”依依恼怒的吼道。

“宝贝儿,我想你了。”凌轩双手探入,喃喃的说道。

“唔,不要。”

“我想要了,给我。”

“不给”

“不给也得给,你已经撩起我的火来了。”凌轩的声音更加的低沉沙哑。

“……”,依依翻了一个白眼,道,“明明不是我撩的你,是你自己撩起来的,跟我有什么关系。”

“反正你得负责灭火。”凌轩说道,一把抱着夏依依,一个轻越,就飞上了床,急不可耐的就要开始灭火救援工作。火情即是灾情,灭火刻不容缓。

“啊,你轻点。”夏依依颤栗了一声,便低低的斥责道,“这可是仁寿宫,不是王府里。”

“我控制不住”,凌轩含含糊糊的道,因为实在是太舒服了,若是控制住了,还能玩得爽吗?

“……”

太后的寝殿里,一个小宫女急慌慌的跑进了太后的寝室里报告道:“太后,今儿轩王可来了仁寿宫?”

太后因为一直要起夜,而且睡眠又轻,此刻,太后并没有睡觉,而是继续想着法的折磨着在跟前伺候的两个妃嫔,她听见宫女的禀告,微微皱了皱眉头,问道:“他没来,怎么了?”

“奴婢刚刚在轩王妃的偏殿外头好像听到了不该听到的动静。”那个宫女颤抖着说道,若是轩王今天没有来仁寿宫,那轩王妃就一定是在仁寿宫里头跟别人通奸了。

太后立马就听出了她话里的意思,猛地坐直了身子,直勾勾的看着那个宫女问道:“你详细说来,你究竟听到了什么?”

“奴婢听到王妃和一个男人做房第之事的声音。”

“你可否听错了?”旁边一个妃嫔连忙开口问道,她深知若是奸情属实,又是在太后宫里发生的话,太后定然会十分的恼怒,只怕是会将轩王妃赐死的,不贞可是一个女子致命的死刑。

那个宫女颤栗个不停,声音也变得越发的颤抖了起来,“奴婢绝对没有听错,奴婢当时还担心会听错,还多听了一会儿,确信了才过来禀告太后的,若是太后不信,尽可现在就亲自去验证一下。”

太后的脸色变得越发的难看,冷哼一声,怒道:“放肆,哼,哀家今天还在纳闷了呢,这个夏依依,平日里根本就不想来仁寿宫里伺候哀家,怎么今儿竟然主动要求留宿在仁寿宫了,想来是这几天在宫里跟哪个侍卫看上眼了,便是在这里行苟且之事,简直把哀家的仁寿宫都给弄得脏污了,真是大胆。走,哀家现在就要去看看,究竟是谁胆子这么大,竟然赶在哀家的仁寿宫里跟王妃通奸。”

太后连忙就要起身,身旁的宫女连忙就搀扶着她起来,那两个妃嫔互相对视了一眼,并不敢跟着太后一起去,万一等会儿真的属实,太后岂不是要将怒火一起迁怒在她们的头上来,还是躲得远远的为好。

那些宫人十分胆战心惊的跟在太后的身后,太后走了几步,便是对崔公公说道:“你即刻就去将皇上给请过来,就说哀家的病情加重了,请他过来看望看望。”

崔公公低头应允道,便是连忙就朝外跑去。

太后带着人浩浩荡荡的往夏依依锁在的偏殿走去,一到了那附近,太后便是挥退了宫女,独自一人蹑手蹑脚的往她的房间墙根底下走去,走了过去,却是没有听到任何的动静,太后的眸子不禁暗了暗,回过头来,瞪了一眼那个来跟她报信的小宫女。

那小宫女一看太后的眼神,便是知道太后可能没有听见什么动静,若是就这样来坐实她谎报的话,她可是会被打个半死的,小宫女一咬牙,便是做了一个敲门的手势。

太后脸色一沉,心想那里头的人是不是听见了她们过来的动静,便是赶紧停歇了?太后连忙往回走,对身边的邓嬷嬷道:“过去敲门,就说哀家半夜病情加重,需要轩王妃亲自过来查看一下病情。多带一些人过去瞧瞧,仔仔细细的瞧清楚了,里面是不是躲着男人。”说完,便是躲在了屋角后头。

邓嬷嬷点点头,便是让一些宫人去屋后头守着,以防别人从后头跑了,又带着一堆的宫人走到了夏依依的门外,敲响了门,大声说道:“轩王妃,你睡下了吗?太后的病情又加重了,着实难受得慌,特意命令奴婢过来请轩王妃过去看病。”

“这大半夜的,我自然是已经睡下了,嬷嬷请先回去,等我穿好了衣服,稍后就过来。”

屋里头传来了夏依依稍显困倦的声音,语气从容不迫,半点不像是有奸情的样子。

“王妃,让老奴进来伺候王妃更衣吧,也好快一些过去给太后看诊。”

“我马上就好了,你也别着急。”夏依依说道。

邓嬷嬷只得在门外守着,不一会儿,夏依依便是穿戴整齐,走了出来,一出来,就随手要关门,邓嬷嬷连忙就往里头蹿,夏依依一个横身挡在了邓嬷嬷的身前,一脸怒意的看向她,喝道:“邓嬷嬷,我人都已经出来了,你急慌慌的往里头蹿个什么?”

“王妃,奴婢是想着要进去给王妃收拾收拾东西,另外,再唤这些宫女给你重新置换一下恭桶,这样,等你给太后看诊回来,回房休息也更加舒适一些不是吗?”邓嬷嬷谄媚着脸道,那双老眼却一个劲的往屋里头瞅。

“不必收拾了,这样子就已经挺好了。”夏依依冷冷的拒绝道,将邓嬷嬷往外头推,便是要去锁门。

邓嬷嬷一把拦住了夏依依要锁门的手,硬挤着往里头冲,“王妃,奴婢看还是要先进去给你收拾一下稳妥一些。”

“放肆,邓嬷嬷,你是不是把本王妃的话当耳边风啊?”

夏依依恶狠狠的瞪着邓嬷嬷道,一把将邓嬷嬷的手给扭了过来,将她整个人都往后推,虽然看起来夏依依的动作轻巧,却是力道十足,邓嬷嬷连连后退了好几步,都没有站稳脚跟,身后的几个宫女见状,连忙将邓嬷嬷给扶住了。

太后见夏依依这么害怕别人走进她的寝室里头,心里就更是笃定了夏依依屋里头有奸夫,太后怒气冲冲的从屋角走了出来,冲到了夏依依的面前怒斥道:“夏依依,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在哀家的宫殿里打人。”

说罢,抬手就朝着夏依依的脸上招呼了一巴掌过去,那一巴掌的力道极大,带着凌厉的风声呼啸而至。

夏依依眼疾手快的一把将太后的手给抓住了,眼角含笑的说道:“太后这手劲可是真大啊,哪里像是半夜病情加重的样子啊?”

“放肆,忤逆,夏依依,你竟然敢违抗哀家?!”

太后被夏依依给抓住了手,她没有想到夏依依竟然敢跟她对着干,要知道,这世界上,除了皇上,她可是想打谁就打谁的,今天竟然被夏依依给下了面子,自己堂堂一个太后,今后在后宫这些宫人面前怎么抬得起头来,连个小小的轩王妃都教训不了了?

“太后,虽然你是太后,可是胡乱打人也是不对的。”夏依依一脸严肃的看着太后,手上的劲加大,丝毫没有要放手的意思。

太后使了使劲,竟然没有动摇半分,她的面子更是被夏依依给扫得荡然无存,她眸子里的怒意更甚,狠狠的瞪着夏依依道:“哀家怎么就胡乱打人了?哀家刚刚明明看到你打了邓嬷嬷。”

夏依依轻笑一声,“太后,麻烦你先问邓嬷嬷一声,我有没有打她?”

太后也不傻,她自然是知道刚刚夏依依并没有打邓嬷嬷了,她才不会去问了,她就是想要狠狠的教训一下夏依依这个荡。妇罢了。

太后恼怒的喊道:“来人,立马给哀家搜查。”

“搜查?搜查什么?”依依缩了缩瞳孔,定定的看着太后说道。

“哼,等会儿有你好看的。”太后恼怒的说道,她的手却是半点也动弹不了。

依依侧耳细听,听到了仁寿宫门外有太监喊着皇上驾到。依依便是轻轻的放开了太后的手,轻缓的讥讽道:“太后可真是护短啊,邓嬷嬷虽是你的贴身嬷嬷,可到底也还是个嬷嬷,是个下人。而我却是轩王明媒正娶的王妃,是主子,如今,别说还没有打她,就是我打了她,太后也不该为了给她撑腰,就不问青红皂白就打我,你怎么也不问问我为何要打她?”

“有什么好问的?邓嬷嬷跟在哀家身边这么多年,可从来都是循规蹈矩的,不会做出半点逾矩的事情来,倒是你,等会儿,哀家就要你好看。”太后冷哼一声,一挥手,怒吼道:“给哀家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