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带了一个旅行团(一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姑姑,我就是想着给志儿多一份助力,这才要拉拢南青国的势力,只有这样,才能与轩王抗衡。”皇后连忙解释道。

“无论如何,哀家可告诉你,将来,决不能让上官琼的孩子继承大统,否则,咱们钟家将会有灭顶之灾。至于那轩王,哼,太子之位绝对不能落入他的手中,否则,钟家灭得更快。另外,你盯着点皇上的动静,哀家怎么隐隐觉得会有大事情发生?”

皇后神色一凛:“姑姑,怎么了?为何要盯着皇上啊?”

太后便是将昨夜的事情说与了皇后听,皱眉道:“皇上是哀家的儿子,哀家最是了解他,他昨天对哀家的态度并不像平时。”

“会不会是因为你用病情加重欺骗他过来,他觉得被你利用了,心中恼火,态度才会不好?”

“他以前也曾对哀家生过气,但是,昨夜他的愤怒神情更甚,按理说,这点小事,也犯不着生那么大的气,甚至于还敢威胁哀家。除非,他是因为旁的什么事生气了而迁怒于哀家。”太后阴沉着脸色分析道。旁的什么事?

皇后浑身不禁抖了一抖,脸色变了变,自己调查上官琼胎儿被害一事,刚开始的时候确实是大张旗鼓的,可是后来线索越来越靠近钟尚书府了,她便连忙开始隐秘进行,最后查到真相后,她便是立即命人将所有的证据给毁灭了,而且做得悄无声息。难道皇上已经发现了什么,知道是钟达害了皇嗣,所以才会迁怒于太后?

皇后的神情半点都没有逃脱太后精明的视线,稍作思虑,联想起最近发生的事,冷声问道:“怎么?你有事瞒着我?是不是上官琼胎儿的事情跟钟家有关?”

皇后咬了咬唇,立即就跪了下去,颤声哭道:“姑姑,父亲他一时糊涂,还请姑姑能看在你们姐弟的份上,帮父亲隐瞒下来。”

太后眸子缩了缩,对于上官琼那个孩子,她也是不想要的,对于钟达下手除掉那孩子,她并不觉得意外,只是要下手就要干净漂亮一些,这次钟达不仅没有将胎儿成功打落,还让人查到了线索,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难怪皇上对她的态度这么不好,皇上肯定是已经知道钟达下手谋害皇嗣的事情了。

太后怒其不争的训斥道:“真是饭桶,他做事做得不干净,你怎么也跟着糊涂了起来?你之前查下手之人时,闹得那么大动静,结果后来就闷声不做气了?还消灭证据,你这分明就是欲盖弥彰!皇上不用查都能猜得到了是钟家干的了。”

皇后此时想起来,确实有道理,只是如今却是没有挽回余地了,皇上已经知道了。

“姑姑,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皇后有些慌张的问道。

“先找个替罪羊将上官琼这事给挡过去,稳住了,千万别乱了阵脚。”太后沉声说道,又警醒的点了皇后几句:“往后,在皇上面前,可要莫要再生事端,免得皇上对你责罚的时候旧事重提,将这件事情给牵扯出来,到时候连累了钟家。”

“我明白了”

“嗯,起来吧。”太后有些疲倦的抬了抬手,让皇后起身,又叫了屋外的人进来继续伺候。

庞灵儿在太后宫里接连着伺候了好几天,着实心神疲倦,回了靖国侯府后,就跪在了靖国侯的面前,哭了一通,又将轩王的病情给说严重了几分,庞灵儿寻死觅活的,就是不肯再嫁去轩王府,免得以后成为殉葬品。

靖国候想也不想就直接拒绝道:“不行,是死是活,你都要嫁给轩王,这是圣上赐的婚,谁也不能反悔。”

庞灵儿的心都凉了半截:“父亲,可是我嫁过去,就会被成为殉葬品的啊。”

“你这脑子,有点头脑好不好?若是轩王真的会死,那夏依依还能嫁他嫁得那么高兴,每日里开开心心,悠闲自得?轩王一死,她即便不用殉葬,那也得守一辈子的活寡,她的日子就好过了?依我看,她不过就是在唬你罢了,你倒是傻乎乎的就上了她的当。而且我已经听说轩王就要亲自去找寻解药了,如果他一旦找到解药了,那么他将成为整个东朔最有资历夺太子之位的人。如果你嫁给轩王成为侧妃,那将来他成为皇上的时候,你起码就是一个妃位。比起其他的选秀女子一级一级的往上升要容易得多,你看看你姐姐,选秀入宫这么久了,才仅仅是个贵人。你若是再生个儿子出来,你的前途则是不可限量。”

靖国候的眼里闪现出了希望的光芒来,之前,他们整个家族的兴旺都寄托在了庞珏儿的身上,然而庞珏儿入宫三年了,竟然还没有怀孕,虽然在宫里还算得皇上的恩宠,但是没有子嗣,再大的恩宠也枉然,那不过就是过眼烟云罢了,宫里美女如云,算起来,今年三年之期一到,又是选秀的时候到了,等新一批秀女入宫,上一批的秀女就会成为前一潮海浪,被后一潮海浪拍倒在沙滩上。

好在圣上给庞灵儿指了一门好婚事,在靖国候的眼里,轩王百分之八九十就是皇位继承人。

庞灵儿依旧不愿嫁给轩王,尖声道:“可是全世界那么多人都在找那个解药,也许根本就找不到解药,那么轩王仍旧是必死无疑,即便他有再大的才能,那也枉然。我才不要嫁给他!”

靖国候夫人听了半晌,微垂眼眸道:“侯爷,这也不是没有解决办法,如今轩王才新婚不久,又还没有纳侧妃的打算,我们也不必着急,且静观其变,若是那轩王找到了解药,有了成为太子的竞争力,我们再跟轩王提及要早日迎亲。倘若轩王找不到解药,必死无疑了,到时候,我们便是以各种理由推脱了便是。”

庞灵儿眼睛立马闪现出光芒来,好似小鸡啄米一般连连点头,“对对,父亲,我们可以先等等看,左不过就是几个月的时间了。”

靖国候闭上了眼,沉思了一会儿,再度睁眼,轻轻的端起茶杯饮了一口茶,缓缓道:“那且按兵不动,一切等轩王找到解药再说。”

庞灵儿顿觉大喜,连忙磕头道:“多谢父亲,另外,父亲能不能帮我想个办法,我不想去仁寿宫伺候太后了,太后的性情越发的诡异了,完全不把我当人一样折磨。你看看我的手,都已经裂开了好几条口子了。”

庞灵儿将自己那双变得有些粗糙,又因为干活而划破了好几道伤痕的手伸了出来,展露在了他父母面前,靖国候夫人眉头一皱,吸了一口凉气,心里着实有些心痛。而靖国候则是微微垂眸,不以为意的说道:“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在太后面前多露露脸,总归是有好处的。”

“父亲!”庞灵儿有些绝望的看着靖国候,这才几天,她都已经有些吃不消了,若是长久的伺候下去,她只怕是会被折磨死的,太后还不知道能活多久了,自己总不能一直都侍奉在太后跟前吧。

“你不必多说了,这事就这么定了,往后,你在太后跟前多讨好着点,对你姐姐也是有些好处的。”靖国候道,一个家族,向来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若是太后喜欢灵儿了,自然会让皇上多宠幸着点珏儿了。

庞灵儿更是想死的心都有了,父亲怎么能用自己辛苦挣来的脸面去贴给姐姐呢?姐姐若是想获得皇上的恩宠,就让姐姐去太后跟前侍奉去啊。一想及此,庞灵儿便是有些怀疑当初庞珏儿怂恿她去太后跟前侍奉的用心了,究竟是为了谁的幸福在设计?

接下来几日,凌轩每日里都早出晚归的,夏依依却是在王府里乐得清闲,与府里的几人边吃瓜子边唠嗑,又有丫鬟给她扇风纳凉,这小日子过得倒是颇为惬意。

唠了半晌,夏依依将手中的瓜子往碟子里一放,打了一个哈欠,道:“我先去睡个午觉,等到下午没那么热了,我们就去街上买些东西,王爷说了,明日就该启程走了,我也该收拾收拾了。你们就留在府上看家吧。”

“不行,王妃,奴婢要跟你一起去保护你。”凝香道。

“我也要去”,“我也去”……

依依看着他们顿时就无语了,瞪大了眼睛道:“你们以为我是去旅游啊?一个个的都跟着干嘛?我这是去找解药,多危险啊,你们跟着,若是出了什么事情可怎么好?而且凌轩说了,我们是暗地里偷偷的去,并不会带你们一同去的。”

“王妃,奴婢的任务就是保护你啊。否则,万一遇到了袭击,没有人保护你,王爷分身无暇,只会让你们两个都受伤的。”凝香和画眉道。

依依点点头,道:“说得对,保镖还是得带上的。”

敏儿也连忙凑过来,攀着依依的肩膀道:“你看看,你不带谁去也好,总不能不带我吧?再说了,我们可是患难与共的姐妹啊,上哪儿都是一块儿去的呀。”

敏儿抖了抖眉,言外之意是她们两个连穿越都一起了,这去找解药怎么能不带她呢?

夏依依只得点头应道:“好吧,我就带上你。”

“丫头,找解药怎么能少得了老夫呢?只有老夫才能帮你辨别找到的是不是真的解药啊。”

夏依依若有所思的看着鬼谷子,也点点头,“既是要找解药,鉴别师也是必不可少的。”

等到下午要出去买东西的时候,依依才发现,怎么自己的身后跟了这么多人出来采办东西啊?不禁惊呼,天啦,自己这是带了一个旅行团吧。

一行人逛得兴起,直到夜色已黑,这才大包小包的将东西扛回了轩王府,刚进府上,便是见到凌轩早已经回来了,阴沉着脸坐在花厅里,一看到他们一大堆人买了那么多的东西,个个兴致勃勃,一片欢声笑语的走进来,将原本安静的轩王府给喧闹得几乎要将屋顶给掀起来了,凌轩脸色就更是阴沉了。

夏依依不禁抽了抽嘴角,这个凌轩又在生的什么气啊?自己不过就是多买了一些东西罢了,他至于这么生气吗?虽然花了不少钱,但是这对于硕大的轩王府来说,不过是毛毛雨。

依依扁了扁嘴巴,将东西放下,走了过去,坐下来,轻哼了一声,也不跟他搭话,那些人一见王爷阴沉着脸,连忙吐了吐舌头,缩了缩脖子,灰溜溜的赶紧散了去。

良久,凌轩才开口道:“我跟你说的是就我们两个人再加上天问,三个人暗地里去,除了找解药,还要暗暗的查钟达一派的人违法的线索,你这是做什么?想要将他们一并带过去?还怎么查线索啊?”

依依低沉着头,原来他是生这个气啊,依依伸出了两只小手来,一个一个手指头掰着给他清算着:“第一个、鬼谷子必须得带吧,不然可没人能分得清找到的是不是真的解药,对不对?第二个、凝香和画眉,得保护我吧,万一敌人人数太多,天问可是只能保护你的。而且我是个女的,有些地方,天问也不方便跟着,必然我去上茅厕啊。是不是?”

凌轩冷哼一声:“那方敏呢?就她那武功,跟你一样,武功平平,带上起什么作用?”

“解乡愁的作用”,依依咧开嘴笑得无害。

“……”

凌轩思索了一下,“鬼谷子可以带上,其他人就不必了。你的安全,我让红菱暗中保护就成了。”

依依扁了扁嘴巴,道:“你以为你偷偷的去,别人就不知道你的行踪了?你既然是要找解药,就必定得露出面来,不然有解药的人怎么给你啊?你以为你能藏得住行踪啊?还不如干脆大张旗鼓的进行,而且还有个好处,就是我在明,你可以在暗啊。我们越是偷偷摸摸着来,别人就查得越是仔细。我们越是摆明在外头,别人反倒会放松了警惕,这样,我们可以在明里找解药,你则可以在暗里去查钟达的线索,两全其美。真真假假、虚虚实实,这样才能真正的掩人耳目不是吗?”

凌轩稍作思索,道:“你说得也对,不过,即便是她们一起去倒也无妨,可是方敏,她不是特意从西疆跑到京城来见夏子英的吗?怎么这会儿,她不跟夏子英腻歪了?跟你去干嘛?”

依依神色黯淡了下来,深深的叹了一口气,道:“她出现感情危机了。”

凌轩微微抬眉,幸灾乐祸道:“是不是她跟你一样提了那一堆平等条约之后,夏子英就对她敬而远之了?”

夏依依翻了个白眼,“是有点,不过最大的阻碍是李氏,李氏听闻夏子英谈及此事,后来又知道了那次在布庄里因为发钗的纠葛,遇到的那个布衣女孩竟然就是敏儿,李氏对敏儿的印象本就极差,根本就不肯同意夏子英和敏儿的婚事,她不同意夏子英娶一个布衣女子为妻,以往还同意纳敏儿为妾,自从知道敏儿是布庄里的那个女子后,就连纳妾也不同意了。所以,敏儿想跟着我去南边,也是想着跟夏子英分开一段时间,互相冷静一下。她说了,她给夏子英一年的时间考虑。”依依叹息了一声,如今的敏儿,就好像当初的自己,和许睿不及而终了。

依依侧过脸来,瞥了一眼低目浅笑的凌轩,嘴角一掀:“不过说起来,你这幸灾乐祸的神情是什么意思啊?”

“我是想告诉你,像你们这种平等条约,在这个社会上又岂是那么容易能实现的?也就是本王,为了你,力排众难,你才能享受这样的爱情和婚姻,不是吗?夏子英,他才没有本王这样的魄力和能力了,他连一个小小的李氏都摆不定,更别提像本王一样,摆平皇宫里的人了。”

凌轩抬眼,双目充满了得意的神情,似笑非笑的微微弯起了嘴角。

夏依依伸手将他的嘴巴给拉扯开来,道:“想让我夸你,你就明说,用得着这么去贬低夏子英来抬高你自己吗?”

“那你也从来都不主动夸过我啊?”凌轩有些小委屈,那自己只能主动求夸了。

依依的嘴角勾抹起了一股阴森的笑容来:“夸你?我揍你还差不多,我问你,你的那两个侧妃,你摆平了吗?还有,新婚夜的蜡烛掺毒事件,怎么也不见你提起了,你是不是还没有查到啊?”

凌轩嘴角的笑意隐了下去,脸上聚起了一些寒意来,道:“蜡烛事件我已经查出来了,是庞灵儿做下的,我将证据呈交给父皇了,说要毁了这门指婚,但是父皇让我再隐忍一段时间,如今还不能和靖国候府闹掰,现在当务之急是要拔除钟家,以防在拔除钟家时,钟家狗急跳墙,联合靖国侯府对抗朝廷。”

依依冷哼一声,看着他的眸子问道:“你是不是前几天就已经查出了真相了,却是隐瞒着我?”

凌轩拉了拉依依的手,柔情道:“我这不是怕你生气吗?万一你非得逼着我现在就写休书送到靖国侯府,我也就只能依着你了,违抗父皇了。”

“我就说呢,你那天说什么以后当了皇上以后,有很多事情都身不由己,原来你这话中有话啊,你还没有当皇上,如今还只是一个王爷,你就想要跟我说,其实,你也有很多事情是身不由己的,是不是?”依依冷冷的问道。

凌轩咬咬唇,微微点头:“虽然我也很想现在就直接休了他,不过为了大局,才不得已隐忍下来。左右她也蹦达不了多久了,只要我们除掉了钟家,就不会再有顾忌了,到时候,就可以休了她。”

依依抬头,眼神有些不信任他:“若是到时候,又有新的顾虑了呢?你是不是为了顾虑,就纳她入府?”

“怎么可能?能让她还安然的活着,已经是我最大的忍耐了,我又怎么可能会纳她?你不要多想了,我跟你发誓,我真的只是为了除掉钟家,才迫不得已要先稳定住靖国侯府。”凌轩抓着依依的手,放在了自己的心脏处,深情的凝望着她:“你听听,我的心是不是特别的真诚?”

依依顺势就重重地拍了他的胸膛一下,啐了一口道:“这是最后一次,下次若是再让我发现你隐瞒着我什么,就别怪我不客气了。还有,我像是那么一个不讲理的人吗?你若是在最初跟我说明白你的计划,我又不是说就不会理解你,就不会支持你的做法了。你看看,我现在即便是知道了,不是也照旧支持你的吗?”

凌轩放下一口气来,抱着她捏了捏她板着的脸孔,说道:“我就知道我的妻子是最明事理的人了,我保证,下次我绝对不会再瞒着你了。”

“德行!”依依嗔怒的翻了个白眼道。

“好了,开饭吧,今天早点睡,明早还得赶路了。”凌轩拉着她就往饭桌上走,一面吩咐人开饭。

------题外话------

欢迎收藏支持禹氏凰族的小说《强撩影后妻:秦少请止步!》:

这是一个影后和禽兽二大爷的故事,影后大人顾箐画风奇特,在娱乐圈由一个小透明成功闯出了一片天,成为了娱乐圈的传说。

禽兽秦二爷,画风诡异,自带坑人技能,是传说中的,脑袋有坑,坑里有洞,还是一个巨大无底的黑洞!

——

“boss,下午六点和顾总的面谈……”秘书面无表情。

“推了!”二大爷头也不抬,惜字如金开口。“对了,顺便帮我告诉顾总,就说我要陪老婆,没空看他单身狗炫耀追女朋友!”

“……”mmp,到底谁炫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