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南下(二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翌日清晨,凌轩一行人就浩浩荡荡的出了城门一路往南而去。城门口的百姓不禁纷纷侧目,看着王爷的车队出了城门,众人细说纷纭。

“王爷这是要去哪儿?”

“我听说轩王中了剧毒,这是要去找寻解药呢。”

“哪儿有解药?”

“不知道,到处找找呗,可能在南青国。”

“若是找不到解药的话,难道王爷真的会死吗?”

“会的吧,不然,王爷也不会亲自去找解药了,而且,我听说百花虫毒除了那一种解药以外,再也没有其他的解药可以解毒了,否则谷主也不会没有半点办法。”

“唉,希望能找到解药,不然,我们东朔可就少了一个御敌的好王爷了。”

“对呀,希望好人长命啊。”

依依在马车里听着那些百姓对凌轩的恭敬之词,微微侧目,看向凌轩道:“咦?我记得我以前刚来这里的时候,那些百姓对你的评价可是很差劲的,怎么如今他们对你的评价竟然这么好了?”

“我刚刚才歼敌五十万,得胜归来,余热还未过,自然好评如潮了。”

“明明我也参与了战斗,为什么没有人说我的好话啊?一点都不公平。”依依撅着嘴巴说道。

“不好意思,因为你的夫君光芒四射,挡住了你那微弱的光芒了。”凌轩得意的笑着。

“……”

凌轩的车队刚刚驶离了京城,有人后脚就跑到了尚书府上报信。

“尚书,轩王一行人已经出了南城门。”

钟尚书眯着双眼问道:“多少人?”

“得有两百来人”

钟尚书沉声说道:“你即刻带人沿途跟着,他们有任何动静就及时像我汇报,另外,这里有一个药,你一定要伺机让轩王喝下。”

那个黑衣人微微皱了皱眉,有些为难的说道:“尚书大人,他们这一次南行,鬼谷子可是也一同跟着的,若是下药的话,怕是会很难下药,再说了,那个轩王妃也是个大夫,她也跟在轩王身边,下药就更是难了。”

“所以,你下药的时候,一定要避开他们两个人,单独给轩王下药。”

“这…怕是有些难处,以王妃和王爷的恩爱程度,怕是会形影不离的了。”黑衣人小心翼翼的问道。

“这个药不着急,只要你瞅准时机,总会有分开的时候。行事要机灵一些,切莫被人查到了什么线索。”钟尚书的声音阴森凌厉了几分,定定的盯着那个黑衣人,警告意味十足。他可不介意在他们行动失败被查到他们头上的时候,自己会杀人灭口。

那个黑衣人脊背一寒,连忙跪下说道:“属下一定会将这件事情办得漂漂亮亮的。”

“嗯,下去吧。”钟尚书挥了挥手,让那个黑衣人退了出去,钟尚书的眼眸变得更加阴狠,等到他事成之后,那些办事的人,一个都不能留。

这边黑衣人一出去,就立即往南一路追着轩王的马车印而去。在这黑衣人身后,另一个盯梢的黑衣人转身就往皇宫的方向跑去。

御书房,紫玄悄悄的走了进来,对着皇上低声说道:“皇上,轩王已经离京了,他的身后,还跟着钟尚书府派去的尾巴。”

“他果然行动了。”

“皇上,还有件事有些奇怪,怎么王爷不是悄悄的离京,却是带了有两百人大张旗鼓的离京了?”紫玄疑惑的问道,他自然是知道皇上和轩王的协议了,原本可是打算让轩王暗地里进行的,怎么轩王竟然单方面改变了出行方式?

皇上深深皱了一下眉头,神色微敛,道:“不必管他,他做事向来有分寸,他既然选择了大张旗鼓的出行,想来是有他自己的计较的。”

“皇上,钟尚书怕是会在途中对轩王不利,我们要不要派人暗中保护轩王?”紫玄有些担忧的说道。

“不必了,轩王应该能应付得过来,现在我们还不能出手,如果我们在暗中保护轩王,必定会让钟达有所警觉,届时,他一知道朕和轩王暗中联手了,他可能会先下手为强的。我们还是忍耐着点。”皇上额头上的皱纹深深的嵌了进去,那皱纹之下,那双乌黑的双眼显得深邃而有智慧。

“卑职明白了。”紫玄低头应道,一个飞身,退了出去。

夏依依总是一上了马车,在马车的颠颠晃晃中极容易犯困,出了京城没有多久,就开始昏昏欲睡了起来。考虑到南下的路并不能和京城相比,这马车也选得较小,方便走山路,因此,夏依依若是想睡觉,连半躺都不行了。

凌轩见她靠在马车墙壁上有些难受的找寻着适合睡觉的位置,凌轩微微一笑,伸手将依依给抱进了怀里,说道:“睡吧,放心睡,有我在,就不会有危险。”

依依翻了个白眼道:“就是因为有你在,才有危险的好吗?要不然,谁会来盯着我啊?还不是都冲着你来的。”

凌轩宠爱的捏了捏她的小嘴巴责怪道:“伶牙俐齿。”

“保护好我,还有,若是再有箭射过来,你一定要提前跟我打声招呼,别像上次那样招呼都不打一声,就直接把我给扔在了马车地板上。”依依有些嗔怪的扁了扁嘴巴。

“知道了。”凌轩笑着答道,他的手轻轻的安抚着依依的背,直到她的呼吸声轻且浅,浑身放松了下来后,他脸上的神情才变得严肃了起来,微微皱眉,仔细聆听着马车外的动静。

这一路,倒也还算是安稳的,并没有遇到拦截,到了晚上,一行人在星光的照耀下,走进了连城的城门。出乎意料的是,连城的守备大人竟然已经在城门口亲自等着轩王的驾到。

“卑职华宇见过王爷、王妃。”华宇在马车外恭敬的跪下说道。

凌轩闻言,轩眉微皱,他们这次虽然是大张旗鼓的南下,可是却并没有通知各官府衙门要沿途迎接呀,这个华宇怎么会跑到城门口来迎接,看起来,好像是早就知道他们要经过这里了。

凌轩摇醒了还在昏睡中的夏依依,自己掀开了马车窗帘一角,朝外看过去,便是见到一个大约五十岁的官员跪在地上,凌轩沉声道:“起来吧,不知华大人在此有何贵干?”

“卑职听闻轩王南下,即将到达连城,卑职便是连忙跑到这儿来迎接,以示恭敬之意。”

“华大人消息倒是挺灵通啊。”凌轩冷冷的嘲讽一声。

华大人抹了一下额头上的汗水,头沉得更加低了,惶恐道:“王爷见笑了,卑职哪里有什么消息灵通不灵通的,不过是连城的信差在回连城的路上正好见着王爷的车队,便是赶紧跟卑职汇报,卑职这才得知的。卑职见这夜已深,便是想着王爷一路舟车劳顿,也好给王爷接风洗尘,有个下脚住宿的地方。”

“你倒是思虑周到了,走吧,给本王安排一间上房,其余人等,你自己看着办。”凌轩冷冷的说道。

“卑职遵命,王爷请跟卑职前去。”

华大人一骨碌的从地上爬了起来,连忙走到前面骑上了马,走在队伍前带路。这个时候,城门早已经关闭了,城门边倒是没有什么百姓围观,但是越往城区里走,围观的百姓就越发的多了起来。那些老百姓这辈子都还没有见过王爷的车队了,全都像是看什么稀奇宝贝一样的,顿时就全城空巷了。

“呦,这是哪个大人来连城了,竟然要华大人亲自去城门口迎接。”

“唉,这下惨了,若是来了,怕是又要搜刮一通才走了。”一些人低低的抱怨道,只是抱怨了一句,便是连忙就住了嘴。

有些个识货的百姓便是看出来了这个车队是轩王的车队,连忙跪下高声呼喊:“参见轩王,王爷千岁千岁千千岁。”

其余百姓一见,便也纷纷下跪恭迎,之前那个抱怨的人眼里闪过一丝欣喜的光芒,低低的兴奋的说道:“是轩王来了,轩王来了的话,我们可就有希望了。”

凌轩的听力极好,便是听到了这个声音,他微微皱了皱眉头,脸上的神情有些凝重。

夏依依见他如此表情,小心的问道:“怎么了?”

凌轩露出了一个温柔的笑意,抚了抚依依稍显凌乱的头发,道:“没什么,这次南下,你只管开开心心的吃些江南小吃,其余的事情,不必过多操心,一切有为夫。”

“你不信任我?”

“不是,我只是不想让你跟着我为了这些事情担忧罢了,我希望你开开心心的过好每一天。”

“那好吧,只要你能搞得定,我才懒得操这份心了,不过如果你搞不定的话,你可一定记得要跟我商量,你可不要小看我的能耐,知道吗?”夏依依扬了扬眉,骄傲的说道。

“好,我的妻子,一向都是我的贤内助,天下男人都羡慕嫉妒我了。”凌轩道。

走了小半个时辰,马车在走进了衙门,那个华大人便是下了马,跪在马车外边恭敬的迎接轩王下马车。

凌轩在马车里一动身,在马车旁骑马的天问连忙越下马来,上前掀开车帘,恭敬的说道:“王爷”。

凌轩跳下马车,伸出右手,轻轻的扶着依依出了马车。

华大人跪在地上低着头,只看见自己眼前的地上落下一双穿着洁白的丝绸鞋子,那双脚小巧玲珑,半掩在碧色箩裙之下。一股清香的女人味扑鼻而来,华大人不由得呼吸一窒,却是不敢抬头去看王爷的女人。

光是刚刚王爷亲自扶王妃下车这一点,就可以得知王爷十分宠爱王妃,自己若是敢觊觎王妃,怕是会被王爷剉骨扬灰吧。

“前头带路”

清冷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华大人浑身一个激灵,一个摸滚打爬起来,连王妃的模样都没有看清楚,就连忙低着头走在前头带路。

夏依依一双美眸左右顾盼,四下瞧了一眼环境,应该是一个衙门内衙,收拾得倒是挺干净,里头没有什么闲杂人等,只有一些衙门里的衙役站在两旁守着。那些衙役一瞧见夏依依的美貌,连忙低下头躲开了视线。

依依的左手一直紧紧的被抓在凌轩的右手里,凌轩似乎像是牵着一个小孩一样,生怕她走丢了,小心翼翼的呵护着她。

依依抬脸,看向凌轩的那线条分明的面部轮廓,下巴微微抬起,坚毅的目光看向前方,走的每一步,都为了照顾夏依依的小步子,而只是跨出了平时走路的一半跨度而已。依依心里一暖,嘴角微微勾起一抹笑意,身子往凌轩身边靠了靠,跟着他走进了内衙室内。

一行人落座之后,凌轩和依依坐在首座,华大人坐在侧面第一个位置,这时,华大人才看清楚了王妃的容貌,这一看,恍若惊鸿,真乃人间尤物啊,不愧为东朔第一美女,这样的美人,难怪一向不近女色的王爷都如此宠爱她。华大人整个目光都落在了夏依依的脸上,呆愣了片刻。

凌轩不悦的朝着华大人射去了凌厉的目光,只一眼,华大人便是觉得那道目光好似利剑一样锋利,他顿觉脖子一凉,连忙缩了缩脖子,低下头来。咽了咽口水,半晌,才鼓起勇气,举起杯来跟王爷赔罪。

凌轩着实不喜自己的妃子被别人这么看着,便是对凝香道:“你们送王妃回房休息,让下人送些饭菜到房里去。”

夏依依还没吃上几口饭菜,都不知道为什么,怎么觉得身边的凌轩气温瞬间下降,脸色阴冷得紧?她侧目瞟了一眼凌轩,皱了皱眉头。凌轩握了握她的手,道:“你先回房。”

夏依依听话的点了点头,便是起身对凌轩礼貌的福了福身子,跟着凝香她们回了房间。

进了屋子,便是有人将饭菜给送了进来,依依简单的吃了一点饭菜,便是沐浴更衣了。在屋里等了一炷香的时间,还是没有见到凌轩回来。

依依沉声问道:“凝香,刚刚凌轩为什么让我先回来啊?我刚刚又没有招惹他。”

凝香无语的说道:“王妃,你不知道是为什么?”

依依翻了一个白眼,道:“我怎么知道啊,我在那里吃得好好的,他突然就叫我回房间。”

“王妃,你是没有惹王爷,可是那个华大人惹王爷了。他刚刚盯着看,看了一阵子都没有挪开眼睛,王爷吃醋了,恼怒他了,才是让你回来的。”

依依挠了挠头,道:“啊?还有这回事啊?我刚刚一直低着头吃东西,并没有注意别人有在看我,他看了我很久吗?”

“那倒也没有,不过是比平时正常看人多了几眼罢了。”

依依哂笑了一声,道:“凌轩未免也太小气了,这就让我回房了。”

“……”凝香对天翻了一个白眼,王爷哪里是小气,分明是太爱王妃了,才这么紧张的。

衙门花厅里,凌轩等人酒过三巡,已经有些微微的醉意了,鬼谷子更是已经醉得脸色通红,再也喝不下酒了,左手微微撑着头,靠在了桌上休息。华大人便是连忙吩咐下人扶鬼谷子下去休息,然而鬼谷子脾气一上来,愣是不肯回去,非得趴在桌上休息,华大人也就只好作罢。

凌轩又坐在那喝了小会儿酒,那个华大人给大家呈上来的饮食倒是每人桌前的都是一样的,然而,最后一道人参汤,却是只有凌轩才有,凌轩并不以为意,他的身份要高贵一些,比他们的菜要多一道也再寻常不过了,再说了,人参汤这种补品,一般人哪里能享用得到,华大人自然是要先紧着他给了。

然而,鬼谷子却是在下人端着那道人参补汤从对面的过道绕过来,放到凌轩的桌上时,他突然清醒了过来,猛地睁开了眼睛,火速的就往凌轩的桌上跑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