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断子绝孙人参汤(一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鬼谷子一把就从凌轩的手中抢过了那一碗人参汤,端着就往嘴巴里抿了一小口。

凌轩顿时恼怒不已,这个鬼谷子,平时在王府里没有规矩,总是想着吃好吃的东西也就算了,自己看在依依的面子上,也就不跟他计较了。可这会儿是在外人面前,竟然直接将别人特意安排给他的人参汤给抢过去喝了,这还得了?究竟有没有把他这个王爷看在眼里了?

凌轩阴沉着脸正要发怒,鬼谷子却是怒视着华大人,指着鼻子骂道:“华大人,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给王爷下断子绝孙根的药!”

凌轩刚刚要开口怒斥鬼谷子,却在鬼谷子说出这番话之后,整个人呆愣了片刻,这人参汤里头竟然被下了药?难怪这人参汤要在鬼谷子已经喝醉了酒睡了之后才端进来,难怪刚刚华大人一直想要鬼谷子回房休息,原来是嫌鬼谷子碍着他们下毒药了。

凌轩一个飞身过去,利剑已经抵上了华大人的脖子,厉声问道:“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给本王下毒药。”

“王爷饶命啊,卑职真的不知道这人参汤里头有毒药啊,就算是给卑职一万个胆子,卑职断断不敢残害王爷啊,定是被小人陷害了,也不知道是哪个天杀的,竟然敢在王爷的人参汤里下毒,王爷,事不宜迟,得赶紧去后厨把人都揪出来审问一遍才行。”

“哼,这颗脑袋就暂且寄存在你的头上,你现在立马就给本王好好审审,今天,一定得给本王一个交代,否则你这颗脑袋就别要了。”凌轩阴狠的说道,嗖的撤回了剑,凌厉的看着华大人。

华大人一个激灵抖了一下,连忙跪在地上磕头求饶,“王爷饶命,王爷饶命。”

“你还不快去审?”

“是是是,来人啊,赶紧将后厨的人全都给我抓起来,立即搜查。”华大人大声吆喝着,那些衙役连忙就往后厨跑去抓人。

依依在客房里便是也听见了前院的动静了,微微皱了皱眉,警醒的坐起了身子,“凝香,去打探打探外头发生了什么事情。”

“是”,凝香转头又对画眉道:“保护好王妃。”

画眉点点头,将佩剑抽了出来,身形快速的移动到了门边隐藏起来,凝香这才打开房门准备出去,正当这会儿,敏儿便是有些微醉的走了进来,说道:“依依,王爷被人往人参汤里下了断子绝孙根的毒。”

“什么?”一屋子三个人吓得跳了起来,夏依依更是欲哭无泪了,她都还没有怀孕,凌轩就被人下了药,她的后半辈子可怎么活啊。

夏依依哆哆嗦嗦的问道:“鬼谷子不是在那里跟凌轩一起喝酒吗?鬼谷子有没有给凌轩看诊啊?他能不能治好凌轩的疾病啊?”

“王爷没有喝,被鬼谷子闻出药味来了,及时阻止了王爷,这才没有喝下去。不过鬼谷子说了,这种药,可是没有解药的,这药的性子极强,刚刚喝下去,就会损坏阳物,即便是鬼谷子,也回天乏术了。”敏儿道。

依依悬着的心这才落了下来,缓了缓心绪,“凝香,你不必去打探了,那里的事情就让王爷自己处理就好了,我们只管留在屋里不去给他添乱就行了。”

依依招手让凝香进来,随即就把门给关了。

凝香瞧着王妃脸上的神情有些凝重,她不由得身子一凛,颤声喊道:“王妃”。

“既然那些人敢在这里对凌轩下手,那些人就已经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倘若他们被凌轩查出来的话,就必定会来个鱼死网破,对我们也下手。我们要做好战斗准备了。”

夏依依脸色一沉,将自己身上的暗器检查了一遍,手上拿了一把剑,躲在了窗户下,敏儿也连忙跟在了夏依依的身旁,躲在了窗户之下。

花厅那儿,华大人已经将厨房里的所有人都给叫到了花厅来,鬼谷子眯缝着双眼道:“就这么一点点人?赶紧的,把全衙门的人都给叫过来,一个不少。”

“还不快去?”凌轩冷冷的说道。

华大人连忙就吩咐了下去,不一会儿,全衙门的人都被集中到这儿来了,鬼谷子就让他们将手给伸出来,一个个的闻了过去,除了那个端人参汤上来的婢女手中有毒药的味道,在另一个衙役的手上也同样残留了毒药的味道。

那个衙役噗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说道:“王爷饶命啊,小的真的不知道这个事情啊,小的根本就没有碰过那一碗人参汤啊。”

那个婢女吓得花容失色,跪在地上瑟瑟发抖,颤声道:“王爷,奴婢只是个送汤的,奴婢什么都不知道,没有往汤里放药,奴婢手上的毒药味道是因为刚刚端过这碗汤的原因啊,还请王爷明鉴。”

鬼谷子转头看向那个衙役,问道:“你既然没有碰过这碗汤,那你手上的毒药味道是从何而来?”

“小的真的不知啊,求王爷饶命。”衙役张大了嘴巴狂喊着,脑袋磕在坚硬的石板上猛烈的磕着头,将额头都给磕出血来了。

“那你今天可有接触过什么?有没有跟平时不一样的地方?”鬼谷子蹙眉问道。

那个衙役停止了狂喊,怔怔的看着鬼谷子,半晌,便是想了起来,睁大了眼睛,尖声叫道:“有有,小的今天在衙门里头巡视的时候,在后院看到一个自称是过来送菜的小厮,挑着一担白菜,当时小的拦住他询问是哪个管事的跟他订的菜,他说平常送菜的小厮今天休假了,掌柜的就让他送菜过来,他不知道是哪个管事跟老板订的菜,支支吾吾的回答不出来,然后他就给了小的几颗碎银子,小的一时贪财,就让他进了厨房。”

“银子呢?”鬼谷子问道。

“这儿!”衙役连忙就要去兜里掏,鬼谷子赶在了他的前头将那个碎银子拿出来,一闻,确实是有淡淡的药味。

“那些白菜是不是还在后厨?”

“回谷主,那些白菜还在后厨放着呢。我们今天的膳食里并没有做白菜,我们并没有碰那些白菜。都还是那个送菜的小厮摆放的原样。”一个厨房掌事上前跪着说道。

“带老夫去看看”,鬼谷子道,厨房掌事连忙爬起来,带着鬼谷子去后厨。

凌轩微微抬眼,给天问使了一个眼色,天问不动声色的退了出去,保护鬼谷子。

不一会儿,鬼谷子就回来了,对凌轩道:“那些白菜里头果然有些药味。”

话音刚落,华大人立即上前就给了那个衙役一巴掌,义愤填膺的怒声骂道:“混蛋,竟然为了几颗碎银子,差点害了王爷,可见你平日里头也没少干收受贿赂之事。”

那个衙役就磕头磕得更是重了,痛哭流涕道:“王爷,小的真的是无心之失啊,小的仅仅是想着从小厮手里赚点外快罢了,并没有想到那个小厮有问题啊。”

华大人转身问向厨房掌事,道:“今天可有跟哪个掌柜的定了白菜?”

“没有,小的没有。就是不知道其他的掌事有没有定过了。”

另外一个掌事今天休息,并不在衙内,华大人便是立即派了衙役出去将那个掌事从家里一并带了过来,一问之下也是没有定过白菜了。如此一看,想来那个送菜的小厮根本就不是真的来送菜的,是特意混进了后厨里头下毒的了。

凌轩冷冷的问道:“那个小厮进到后厨的时候,这碗汤在何处?”

掌事仔细的想了想,道:“回王爷,当时那碗汤已经熬好了,因为太烫了,就盛出来放在灶台上凉着,想着等到汤的温度降下来了,再送过来,王爷也正好可以喝了。那个小厮进来的时候,确实是经过了灶台的。”

事件再清楚不过了,下药的人就是那个送白菜的小厮。

华大人噗通一声就跪在了凌轩的面前,哆哆嗦嗦的说道:“王爷,是卑职疏忽了,这凡是送给王爷的吃食,应该先让谷主验过之后再送给王爷的,卑职哪里能想到在衙门里头,竟然还能被歹人乘虚而入来谋害王爷啊。卑职该死,求王爷责罚。”

凌轩冷冷的瞧了一眼花厅里跪着的华大人,冷哼了一声,道:“华大人,你确实该死,这个时候还跪在这里做什么?还不赶紧派人去找那个下毒的小厮?若是找到了,便也就罢了,若是找不到,本王一定要上奏给父皇,卸了你的乌纱帽。”

华大人连连磕头,道:“王爷饶命,饶命啊。”

“本王又没有要了你的命,你让本王饶什么命?你若是再不去捉拿凶手,本王现在就要了你的命。”

阴冷的声音让华大人打了一个寒颤,他鼓起了勇气说道:“王爷,要想在短时间内抓到凶手,卑职怕人手不够,还想着跟王爷借一些人手。”

凌轩眼神冰冷了几分,面上却是不显,微微点头淡然道:“嗯,你带人去就是。”

“多谢王爷。”华大人磕头道谢,连忙就退了下去,带着人满城的捉拿凶手去了。

凌轩坐在花厅的首座上,看向鬼谷子,冰冷的脸上艰难的挤出了一句道谢来:“今日多谢谷主”。

鬼谷子翻了个白眼,冷哼一声,撅着嘴巴道:“老夫若不是为了丫头,怕丫头没了子嗣,否则,老夫才懒得管你喝的汤里头有没有毒了,你断子绝孙跟老夫有什么关系?”

“鬼谷子!”

凌轩咬牙切齿的说道,额头上青筋暴起,自己好不容易落下了颜面来,跟他好好道谢,跟他好好的相处,结果鬼谷子仍旧是这副态度。凌轩冷哼一声,侧过头去,不想看鬼谷子那张傲慢的脸。

天问一瞧见整个衙门里的衙役以及王爷带来的一大半的侍卫都被华大人给带走了,整个衙门里头,除了他们这几个,就剩下几十个侍卫了。在偌大的衙门里,就显得极为空空荡荡的了。

天问微微皱眉,看向王爷,低声提醒道:“王爷,如今咋们这里人手少,若是有人偷袭,怕是……”

凌轩微微点头,脸上神情淡定,道:“本王知道,你只管让他们警醒着点就是了。”

“王妃那儿……”

“暂且不用管,有红菱在暗中保护的,我们先装做没有防备,敌人才会突袭。”凌轩端起茶杯,轻抿了一口茶,道:“等会儿,若是打起来了,你仔细留心着王妃那边,若是红菱打不过了,你就立即去保护王妃。”

“可是王爷你的安危可就……”天问担忧的皱了皱眉头。

“无妨,本王应付得来。”

天问深吸了一口气,垂首道:“是”。

华大人带着衙役和王府侍卫出去了才一炷香的功夫,便有一百来个黑衣人趁着夜色翻过了衙门的围墙,悄无声息的朝着内衙花厅偷偷的摸了过来。

天问即便是没有出去查看,也能用浑厚的内力听到了外边的动静,他的手便是摸上了背在背上的弓弩,靠近了王爷,冷冽的道:“王爷,他们来了!人数还不少。”

凌轩的功力比天问高,早在那些黑衣人还没有进衙门之时就已经察觉到了,只是他装得若无其事罢了,淡定的饮者茶。

“你等会儿重点保护鬼谷子。”凌轩淡淡的道,继续饮了一杯茶。

“可是,他们主要是冲你来的。”天问皱眉道,他的角色可是只负责王爷和王妃的安全。

“本王应付得来,你保护鬼谷子。”凌轩的语气更加坚定了几分。

天问身体一立正,恭敬的答道:“是”。

鬼谷子一听,对着凌轩嘟囔了一句:“算你还有点良心,老夫刚刚救了你,你也该保护老夫。”便是连忙就朝着天问的身后跑过去,躲在了他的身后,胆小的抓着天问的手臂,对天问半是命令半是请求的说道:“天问,好好保护老夫,这可是王爷的命令。还有,你保护好老夫了,王妃肯定对你重重有赏。”

“……”

天问不禁翻了一个白眼,保护了他,凭什么让王妃赏?鬼谷子自己不会赏吗?真是的,一毛不拔的铁公鸡。

天问甩开了鬼谷子的手,微微皱了一下眉头,道:“你别这么抓着我,回妨碍我动手。你躲到桌子底下去,不要出来,我不会让人靠近这个桌子的。”

鬼谷子连忙就松开了天问,嗖的一下就钻进了桌子底下。

不一会儿,黑衣人就已经包围了过来,凌轩缓缓的喝了一口茶,将吃剩的杯子重重的搁置在了桌子上,在安静的花厅里响起了一声沉闷的声音。

天问微微颔首,打了一个手势,便是命令一些人飞上了屋顶,齐刷刷的朝着外边的黑衣人射箭,一些武功高强的黑衣人便是突破了箭雨,朝着花厅里头而来。

凌轩剑眉微蹙,拿起一个碟子,在桌上敲碎了,捻起几片瓷片夹在手中,朝着窗户飞出瓷片,几声惨叫声应声而响。

天问拿着箭就朝着窗外射去,但是来的黑衣人太多了,很快就冲破了天问的箭,举起剑就朝着凌轩砍了过去。

凌轩这才抽出剑来,飞身离开座位,飞入了黑衣人中,一道冰冷的寒光划出了一个圆圈,在他的周围,齐刷刷的倒下了一圈的黑衣人尸体。

那些黑衣人前赴后继,一波接着一波的往花厅里头冲,整个花厅都响彻了厮杀声和兵刃声。尸体一个一个的倒了下去,花厅的地板已经看不出原本的颜色了,全都变成了鲜红色。

就连躲在桌子脚下的鬼谷子,他的衣服鞋子都被染上了鲜血。他有些紧张的抓着桌角,心里又有些担心在后院厢房里休息的夏依依,不知道丫头现在有没有危险啊,他仔细聆听了一下,似乎听到了后面隐隐有打杀声,鬼谷子的脸上不禁上升起了一股焦急的神色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