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果真是他的贤内助(二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另一厢,夏依依在敏儿上来汇报有人下药的时候,依依就将房里的烛火熄灭了,然而那些黑衣人进了衙门后院的时候,竟然像是知道夏依依的房间在何处一样,直直的朝着夏依依的那个房间攻击。

隐藏在暗处的红菱连忙带着暗夜组织的人在屋外与黑衣人纠缠在一起。不过黑衣人的人数太多,红菱他们一直处于弱势,渐渐的被逼着往房间那里退。

夏依依轻声道:“画眉,射箭,射准了,别误伤自己人。”

画眉点点头,在窗户上戳了两个洞,便是靠在窗户上朝外射箭,不过一会儿,便是射死了好几个黑衣人。

“注意,他们在房里射暗箭。”黑衣人连忙大声喊道,提醒队友注意点安全。

对方也不是吃素的,几箭下来,他们便是察觉到画眉的位置了。一个黑衣人便是立即朝着画眉的位置射箭,画眉连忙朝地上往旁边一滚,当她滚开之时,原来的地上已经扎了好几支箭了。

“凝香,那个黑衣人必须除掉,看起来,他的身手不错。你与画眉两个配合,声东击西,分散他的注意力。”依依冷静的说道。

凝香微微颔首,嘴角泛起了一丝兴奋的消息,从背上取出箭来,搭上弓,眯起一只眼睛,道:“王妃,你放心,奴婢和画眉默契度极高,定能完成任务。”

凝香和画眉对视一眼,几个眼神无声的交流了一下,心中便是已然有了计较,二人在房里东放一箭西放一箭的,不停的变换着藏身之所。

那个黑衣人刚刚才察觉到画眉的藏身之地,正欲朝着那个地方射箭,便是发现她已经换了一个地方了,几经折腾下来,那人不禁皱眉,怎么对方换位置换得这么快?莫不是有两个人在对他射箭?

他冷哼一声,竟然派了两个人来对付他,还真的是看得起他。

“轩王妃,你要打就光明正大的出来打,躲在屋里头射冷箭,算什么英雄?”黑衣人对着那个黑漆漆的屋子冷冷的说道。

依依的眉眼弯起,唇角露出了一丝讥笑,一个连脸都要蒙起来,还趁夜偷袭的人居然跟她讲什么“英雄?”莫要笑掉了她的牙齿。

凝香气恼不过,便是要开口回击,依依连忙伸出食指在嘴边做了一个嘘声的动作,对方可不是就为了激她们吗?想根据她们回话的声音来确定她们的位置。

依依从来就不是讲游戏规则的人,更何况是对方先不讲游戏规则,就不要怪她更不讲游戏规则了。

放暗箭怎么了?能把敌人打死的方法就是正确的。

既然凝香和画眉两个人联合起来,那个黑衣人还能防得过来的话,那就她们四个人齐齐上阵。

依依跟敏儿做了一个手势,敏儿眼眸微垂了一下,以示了然,将右手摸上了左手的袖箭上。

依依在地上几个翻滚,朝着床上迅速转移过去,拿了一个枕头,再次在地上翻滚到门口来,又把枕头捣鼓一下,在枕头里头装了些面粉。

朝着她们微微点头,凝香和画眉便是同时朝着那个黑衣人射箭。那个黑衣人冷笑一声:“轩王妃,听说你帮着轩王歼敌五十万,怎么这会儿你就这么一点点本事了?”

哼,敢小瞧我?依依挑挑眉,将门猛地打开,朝着那个黑衣人把枕头扔了过去,又快速的关上了门。

那个黑衣人刚刚正聚精会神的对付凝香和画眉的箭,冷不防从屋里飞出一个东西,他心下一惊,以为是个这么大的暗器,仔细一看竟然是一个绣花枕头,当即就被气得不轻,竟然拿一个枕头来逗弄他。

手腕一抖,利剑便是划破了枕头,下一刻,他就后悔了,那枕头里的棉絮纷纷扬扬往下落,挡了他的视线,这还不打紧,他还能看得清飞来的箭,可是从枕头里飞出的面粉是什么鬼?将他面前的空气都笼罩在一层白色的面粉浓雾中,他尚且还能分辨出凝香和画眉射过来大支的箭。可他却看不见敏儿射过来的细小的袖箭了,那两只连发的袖箭透过面粉,直直的射入了他的心脏。

他惊恐的看着自己的胸膛被射入了两只细小的袖箭,他这才明白这个小小的枕头有多大的杀伤力了。轩王妃胜在了她的聪明。黑衣人看向那个黑黑的房子,他皱了皱眉头无奈的狂笑一声,轰然倒地。

夏依依和敏儿击了一下掌,“合作愉快”,依依笑着说道。

敏儿挑了挑眉,笑道:“还不错,我们以前的默契度还在。”

凝香和画眉就更是惊讶和疑惑了,怎么听她们两个人的对话,好像她们以前就一起这么并肩作战了?从来都没有听说过夏依依在闺阁中时有出去打过仗了,更别说她嫁人之后了,嫁人之后,夏依依的一举一动,她们可是知道得清清楚楚的。

黑衣人少了一个武功高强的人,红菱她们就打得轻松了一些。

夏依依对着她们道:“来,继续,就按照刚刚那个办法,我们各个击破,先将那些武功高强的人除掉。”

她们几个点点头,她们四个人在合作的过程中,越发的默契了起来,很快,就将黑衣人武功最高的几个黑衣人消灭掉了。

那些黑衣人眉头一缩,这可是不行了,再这么下去,他们的人可就要都被轩王妃的这种射冷箭的方式给消灭光了。

黑衣人头领神色一凛,眉头一皱,喊道:“用火攻!”

他们在明,轩王妃在暗,这种变换着位置放冷箭,只会让他们一直处于被动的局势,可是无论如何,这轩王妃也逃不脱这个房子,只要他们用火攻,轩王妃势必就得从屋子里出来,要么,她就等着在屋里头烧死吧。

只要轩王妃敢从屋里出来,他们就不会再和暗夜组织的人纠缠,他们就调转枪头,全都对付轩王妃一个人,他们就有希望赢了。

屋里的人自然也听见了那个黑衣人的喊声,凝香皱眉问道:“王妃,怎么办?”

依依耸耸肩,无可奈何的说道:“既然他们要用火攻,那我们就只能出去了。不过,我们赶紧从后窗出去。”

依依她们刚刚从后面窗户跳出去,屋前方的黑衣人便已经准备好了火箭,齐齐的往这个屋子里头射火箭,不过片刻,屋子便是已经开始燃起了熊熊大火。

那些黑衣人没有瞧见屋里头有人哭喊的声音,更是没有人出来,便是知道人已经从后窗逃跑了。

“快,追,别让轩王妃给跑了。”黑衣人头领高声喊道。

那些黑衣人便是连忙不再与红菱她们纠缠,赶紧朝着屋后头追去。

红菱便是立即冲进了屋子,发现里头没有一个人影了,连忙带着人跟在那些黑衣人后头追了去,在半道上拦截住他们,又是一阵激战。

夏依依朝她们扬了下手,低声道:“过来,我有个计策跟你们说。”

“王妃?”

“我当诱饵,只要我一出去,那些黑衣人就会立即朝我杀过来,你们也就可以上去帮着他们杀敌了,而不是在这里躲藏着。”

“可是你出去会很危险的。”

“没事,那几个高手都已经被我们射死了,现在,他们这里除了那个黑衣人首领的武功高一些,剩下的那些人武功平平,我不会有太大的危险。我先出去,你们先躲在暗处,如果他们一冲过来,你就赶紧朝着他们放箭。”

“可是万一你出了什么事,我们可就没法跟王爷交代了。王妃,你还是就躲在这里就行了,安全一些。”凝香劝道。

夏依依道:“早点解决这边的战斗,不然,凌轩在那边就不能一心应敌了,还得分心担忧我们这边。我们若是早点结束,还能去他那里帮帮他。”

夏依依从躲藏的墙角走了出来,拿着剑就朝着正在打斗的人群中走了过去,大声喊道:“轩王妃在此,你们还不赶紧过来?”

“快,杀了轩王妃!”

那个黑衣人首领大声喊道,当即就提了剑朝着夏依依这边飞过来。

红菱一见王妃竟然出来了,心下不禁有些恼怒,王妃若是躲藏着,她也就不必分心去保护王妃了,只管专心杀敌,王妃若是出来,省不得要给自己添麻烦,自己自保都难,还怎么保护王妃啊?

红菱只得咬牙追了上去,拦住了黑衣人首领的去路,对着她的手下下了死命令:“你们一定要保护好王妃。”

“是”

那些暗夜组织的人高声应答道,便是死命的挡住那些黑衣人冲向王妃的去路。

夏依依不禁翻了个白眼,那些黑衣人一个都冲不过来,她这个鱼饵还起不起作用了。这暗夜组织,也未免太尽心了吧。

夏依依只得拿着剑就冲入了人群,跟那些人厮杀了起来,红菱不禁更加气恼,王妃这不是来添乱来的吗?红菱劝慰的声音带着几分愠怒:“王妃,你赶紧退出去。”

那个黑衣人首领连忙跟那些黑衣人使了个眼色,便是专门留了几个人追着夏依依打,夏依依连忙拔腿就往外跑,那几个黑衣人便是赶紧追了过去,这才追出了混战的人群,他们几个人便是成了凝香和画眉箭尖对准的人了。

红菱眼看着那几个黑衣人追了出去,就快要追到夏依依了,她不禁着急的想要退出混战,跑去救王妃,可是却被那个黑衣人首领给死死的缠住了。红菱不禁暗暗咒骂,平时跟在王妃身边贴身保护的两个丫鬟跑什么鬼地方去了?难道刚刚大火的时候两个人跟王妃跑散了?这也太没有用了吧?

正在红菱焦急万分的时候,从暗处嗖嗖的射出了好几支箭,而且射箭的方向还来自三个不同的方向,那几个黑衣人没有防备,根本就来不及反应,就被那些箭给射死了。

红菱这才明白了王妃的计策,王妃就是想要自己当鱼饵,把黑衣人给引出混战,然后让凝香他们射杀。早知道如此,自己就不跟他们这么纠缠了,不然,就不仅仅只射死几个黑衣人了。

黑衣人首领这才惊觉自己又上了夏依依的当了,顿觉恼怒,当即就下令快速解决掉红菱他们,然后去杀轩王妃。

夏依依一个人大剌剌的站在原地,那些黑衣人竟然没有一个人过来杀她,依依无奈的耸耸肩,这鱼饵的计策果然只能使用一次。便是只得招了招手,让她们几个出来,吩咐道:“画眉,你上去只管专心和红菱合力对付那个黑衣人首领就行,不必管我。凝香,你在我身边杀敌,我和敏儿应该能自保,若是我们两个打不过了,你再来帮我一把就行了。”

“王妃,这可比刚刚那个计策更加危险。使不得。”

“是啊,依依,我们若是正面与他们攻打的话,他们会将所有矛头指向你一个人,我担心你应付不来。”敏儿也沉声劝道。

“没事,我相信以我们两个的默契,必定能所向披靡。”依依拍了拍敏儿的肩膀。

敏儿咬咬唇,点点头,凝重的说道:“放心,我就是你最坚强的后盾,把你的后背放心的交给我。”

“嗯”,依依也深沉的注视了敏儿片刻,两人立即进入了战斗状态,冲入了混战的人群中。

果然,那些黑衣人便是都朝着夏依依冲过来了,画眉则谨守着王妃的计策,赶紧冲到了红菱的身旁,帮着红菱杀那个黑衣人首领。

红菱焦急的斥责道:“我要你来帮什么忙?你还不赶紧回到王妃身边去?”

画眉冷冽的说道:“奴婢得遵从王妃的命令,恕不能遵从红分舵主的指令了。”

红菱不禁皱了皱眉,这是王妃的命令?红菱倒也是个玲珑剔透的人,不过瞬间,就已经明白了王妃的用意了,连忙又召集了好几个暗夜组织的人集中精力对付那个黑衣人首领。

不过一会儿,那个黑衣人就已经招架不住这么猛烈的进攻了,便是开口道:“你们在这里对付我做什么?你们也不看看你们王妃都快被杀死了。”

红菱连忙大喊一声,“不要分心!”便是连头也不朝夏依依那里侧一下,只管专心对付黑衣人首领,其余几人也不再分心,不过十几招下来,便是合力将那武功最高强的黑衣人首领给砍杀了。

他们几个这才分心去帮着夏依依,这一回头,便是吓了一跳,怎么王妃她们三个女人竟然能杀了那么多的黑衣人?王妃和敏儿两个人合作无间,默契十足,感觉她们两个就好像是灵魂融合为一体一样,甚至都不需要眼神交流,她们两个就能猜到对方下一个招式,就知道该如何去配合对方,那些黑衣人一旦靠近她们两个,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死。

一炷香后,夏依依浑身是血的结束了这场战斗,不过,身上的血不是她的,是敌人的。

夏依依将剑换到了左手上拿着,伸出了右手,对着敏儿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敏儿同样如此,二人重重的击掌,随即拥抱在了一起。

“合作愉快!”

夏依依笑着拍了拍敏儿的背,敏儿哽咽道:“找到你真好,我仿佛又活回了以前。”

“敏儿”,依依的眼眶有些湿润,她也想回到以前,可是回不去了,“我刚刚和你在一起杀敌,我仿佛已经忘了我们是在这儿了。呵呵。”

拥抱了片刻,依依便是松开了敏儿的拥抱,道:“只怕还得麻烦你帮帮我家那个倒霉蛋了。”

“放心,为了你的幸福,我也会帮着我妹夫的。”

“呵呵”,依依笑开怀,拉着敏儿就朝花厅的方向走去。

花厅里,黑衣人的数量已经比之前的数量又多了一些,不过花厅外头倒是已经没有黑衣人了,全都已经挤进了花厅。

凌轩和天问拼命厮杀,而天问几乎都有些快要顾及不到鬼谷子了,鬼谷子只得用他自己的老本行对付那些想要来桌子底下杀他的人。鬼谷子便是对着冲过来的黑衣人飞银针,直接飞在对方的死穴上,又或是朝着他们撒毒药,那些黑衣人在鬼谷子的手上竟是没有占到半点便宜。

花厅被虚掩起来的大门被人缓缓拉开,首先映在众人眼帘的是一张精美绝伦的漂亮脸蛋,让众人有那么一瞬间的脑袋短路,他们有些没有反应过来,甚至都忘了此刻的他们正在拼死厮杀。

凌轩微微蹙眉,怎么夏依依跑这里来了?要知道他迟迟没有派人去救夏依依,就是因为他们这里的情况比夏依依那里的情况要糟糕许多,他根本就没有精力去照顾她。

看到她出来,凌轩便是知道她已经解决了她那里的黑衣人,她果然是有能力应对那些黑衣人的。可是她就应该好好的在外头躲着,而不是跑到这花厅里来。

夏依依透过花厅里拥挤的人潮和那些带着鲜血的冰冷的武器,看向了人潮最里头的他,他的身上布满了鲜血,头发稍显凌乱,看向她的眼神焦灼而又有些欣慰。

她的嘴角缓缓上扬,露出了一个灰心的笑容来。凌轩的心里一凛,便是连忙就要朝着她的方向移去。

不过片刻,那些人便是反应了过来,连忙举起刀就朝着夏依依砍杀了过去,依依照旧用之前鱼饵的那一招,引了十几个黑衣人出了花厅,他们便是立即遭到了埋伏在花厅之外的暗夜组织的人给乱箭射死了。

凌轩不禁微微挑眉,这个夏依依,一来就这么大手笔,给他立马就解决了十几个黑衣人?果真是他的贤内助啊。

再次看到夏依依浅笑吟吟的走到花厅门口时,凌轩便是朝她露出了一个会心的笑容来。

同样,这次的黑衣人则不会再追着夏依依跑出花厅了,只在门口砍杀着她,红菱等人见状,便是连忙就飞身下来,冲进了花厅里加入了混战。

有了红菱他们,刚刚还胶着的混战便是渐渐的变得明朗起来了,不一会儿,黑衣人的数量就大大减少了,这一下,他们就更是没有回转的余地了,杀到后面,就剩下那么几个人的时候,他们心一狠,便是打算自杀了当了。

凌轩眸子一暗,朝着天问使了一个眼色,便是要去点了他们几个人的穴道,防止他们自杀,然而,却在他们还没有来得及冲过去的时候,那几个黑衣人便是一口就咬破了含在喉咙里的毒药。

说时迟,那时快,几根银针从桌子底下飞速的飞了出来,扎在了那几个黑衣人的喉咙上的穴道上,他们顿时就没有办法下咽了。凌轩见状,连忙点了那几个人的穴道,将他们定在了那里。

鬼谷子笑吟吟的从桌子底下爬了出来,走到了那几个黑衣人的身前,从他们的口中将还未来得及吞咽下去已经破裂的毒药给清除干净,傲娇的瞪了他们几个一眼,道:“有老夫在,还想吞毒药?就算你吞了,老夫也能让你活过来。之所以定住了你的喉咙肌肉,是老夫不想等会儿浪费几粒解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