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拔除第一个爪牙(一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依依不禁哭笑不得,这个鬼谷子,就连几颗解药都要省着了,果真是小气啊。

凌轩对天问冷冷的说道:“带回去,好好审审,暂时别让那华宇知道我们抓了活口。”

“是”

天问点点头,便是和暗夜组织的人将那几个活口给带了下去。

凌轩也不让人收拾满地的尸体,更不让人去灭火,倒是稳稳踱步到桌前坐下,继续喝茶,依依跟着他一块坐了下去,也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喝,眼眸微垂,问道:“你的那些侍卫呢?”

“被华宇给带走了”,凌轩淡淡的说道。

“哦”,依依轻声嗯了一声,侧眼看了一下凌轩脸上的神情,虽然表面淡淡的,但是那眼底却流露着一丝阴狠的目光。依依转回脸,端起茶杯慢慢的饮茶,不再打扰他。

过了一刻钟,衙门外这才响起了急冲冲的脚步声,首先冲进来的便是王府侍卫,那些侍卫一进来便是瞧见了满地的尸体,心里一惊,担心王爷出了事,便是狂奔着冲进了花厅,见到王爷和王妃闲情逸致的坐着喝茶,心里便是放心了下来,赶紧跪下请罪道:“属下来迟,让王爷受惊了,请王爷责罚。”

片刻后,华宇便是也连忙带着衙役冲了进来,一看见花厅里似乎堆了几层的黑衣人尸体,吓得脸色惨白,双腿竟然抖得十分的厉害,顿时就软了下去,扶着门框一阵狂吐,将隔夜饭都给吐了出来。

凌轩的眸子缩了缩,有些嫌恶看了一眼华宇吐着污秽之物,便是连茶也喝不下去了,微微愠怒的将茶杯给放了下来。

依依轻瞟了一眼,也觉得有些恶心,便是将茶杯也放了下去。耳畔传来凌轩冷冽的声音:“华大人,你倒是姗姗来迟,若不是本王还有些武功在身,此刻怕是就躺在了这花厅之中了吧。”

华宇一听,连吐也不吐了,连忙就跪了下去,忙磕头道:“王爷,卑职也不知道会有这种事情发生啊,卑职刚刚带着人出去捉拿歹人去了,不曾想那些歹人竟然如此大胆,竟然敢冲进衙门里杀人。”

“房子都已经着火了这么久,你都没有发现吗?”

“回王爷,当时隔得远,我以为是民房着火了,并不在意,心想着抓歹人要紧,这才没有回来灭火。”

凌轩冷厉的扫了他一眼,鼻子冷哼一声:“歹人可抓到了?”

“没,没有。”华宇结结巴巴的回答道,额头上都冒出了冷汗来了。

“那你今天都做了些什么有点用处的事情吗?”

“没,没有”

“那你还不赶紧去灭火?”凌轩冷冷的瞥了他一眼,严厉的说道。

“是是”,华宇连忙就带着衙役赶去了灭火了。

凌轩坐着继续喝茶,稍刻,天问回来了,附在凌轩的耳朵边垂头丧气道:“王爷,没有审出来。”

鬼谷子扁了扁嘴巴,嘲笑道:“这点出息!”说罢,便是起身,捋了捋胡须,又理了理自己的衣襟,“走吧,非得要老夫出手才能审问出来。”

天问这才想起鬼谷子有迷魂药,便是赶紧朝着鬼谷子作揖,恭敬的道:“有劳谷主了。”

鬼谷子欣慰的看着天问,若有所指的道:“嗯,你这态度才像是求人的态度嘛,不像某些人似得!”

凌轩的脸色暗了暗,额头上隐隐暴起了青筋,这个鬼谷子!

依依眼里带着笑意,侧眼瞧了凌轩一眼,捂嘴轻声一笑。笑声立即引起了凌轩的不悦来,凌轩面上不显,隐藏在桌子底下的脚却悄悄的将她的小脚给踩住了,稍稍用力,惩罚了她一下。

依依微微蹙眉,抬起另一只脚,用力踩在了凌轩的脚上,不过这么一踩,压在最底下的自己那只脚同样也糟了殃。凌轩皱眉,她竟然宁愿两败俱伤,也要教训他一通?

凌轩连忙抬起了脚面,只是轻轻的搭在依依的小脚上,由着依依使劲的踩他。依依感觉自己在下头的脚被松开了,连忙抽开脚来,踩得更是用力了,踩了一会儿,出了气,才心满意足的放了他。

一会儿,天问和鬼谷子回来了,天问低声说道:“王爷,还是问不出什么来,他们只知道是听首领的命令过来行刺你,并不知道究竟是何人指使的。不过他们透露了一个重要的线索,那个下毒之人也是他们的人,还有这个衙门里有他们的内应,他们才能这么把握住下毒的时间和进来行刺的时间。”

“内应是谁?”

“他们说不知道,只是听从首领的指示行事罢了,至于首领是从何分辨这里的信号,他们并不知道。”

凌轩嘴角勾起,悠悠的说道:“若是华大人救火时,不慎牺牲,倒也是一个英雄了。”

天问微微颔首,转身出去了。

夏依依微微皱眉,看了一眼下这个杀人命令的凌轩,她很适当的闭上了嘴巴,没有多问,虽然凌轩没有证据表明这个事件和华宇有关,但是他要杀华宇,必然有他自己的理由。

一炷香后,外头的大火便是扑灭了,衙役们连忙冲进了屋子里查看,居然在屋子里发现了华大人已经被烧焦的尸体,他们不禁面面相觑,刚刚他们都忙着救火,根本就没有去注意华大人什么时候离开了,更没有注意到华大人什么时候冲进屋子里去了。

这一下,衙役们都没了个主心骨了,连忙就跑到了花厅跟王爷报告。

凌轩猛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急慌慌的往火场外跑去,一看到华宇烧焦的尸体,脸色便是变得有些伤心了起来,良久,看向那些衙役,神情严肃,高声道:“华大人鞠躬尽瘁,为了救火而殉职,理应厚葬,本王会跟皇上请旨,给华大人表彰一番。另外,择日,再给连城重新指派一个新的守备过来。”

那些衙役闻言,连忙跪下磕头道:“多谢王爷为华大人请功。”

凌轩点点头,挥了挥手,让那些衙役起身,说道:“在新的守备没有过来之时,这连城的一切事务由本王暂时接管,直到新的守备过来任职为止。”

衙役们心里十分的忐忑,自己若是在王爷的手下办事,那可是要比在华大人手下办事更加难了,听闻王爷治下严明,他们可是一向懒散惯了的,这若是犯了些什么错,岂不是要被王爷剥掉一层皮啊?

衙役们还没有猜测完毕,王爷就已经下了打人的命令了。

“今天收受送菜歹人贿赂的衙役是谁?”

那个衙役抖抖索索的从人群中走了出来,跪在了王爷的面前,战战兢兢的说道:“卑职,卑职一时糊涂,求王爷开恩饶命。”

“来人,重责三十大板,脱去衙役衣服,关入大牢。我们东朔百姓,不养这等吸人血的蛀虫。”

凌轩眼神凌厉,话语高声且威严,令在场的人全都浑身一抖,其余的衙役便是吓得立即跪了下去。王府的侍卫当即就出来抓了那个衙役绑在了长凳上,用了十足的力气打了下去,那个衙役身子骨弱,不过才二十板,就已经晕死了过去,却是被侍卫泼了一盆冷水弄醒来,又继续杖责。

那些跪着的衙役不禁吓得脸色惨白,额头上豆大的汗珠哗啦啦的往下掉,滴在了地上的水和血的混合物里。

片刻之后,那个人便是再次晕了过了,侍卫的责打完毕之后,便是被人拖了下去。

“今天时辰也晚了,你们将这里处理好,明日早晨点卯。”凌轩威严并重的吩咐道。

“是”

那些人连连应是,无人敢在王爷的面前露出不恭敬和不悦的神色来。

衙门外头,早已有许多老百姓围观了,之前这里发生打斗,他们都不敢凑过来看,后来打斗结束了,衙门又开始灭火,他们便是都围在了外头观看,这会儿,瞧见王爷责打了那个受贿的衙役,百姓们纷纷叫好,都各自奔走相告,说王爷要在连城暂管连城事务,连城这会儿有救了,若是有冤屈的就趁机跟王爷诉冤屈去。

下人们连忙给王爷重新安排了一间房间休息,洗去了一身的血迹后,两人躺在了床上时,已经快到午夜了。

凌轩抚了抚依依的肩膀,有些自责的道:“依依,你嫁给我,还没有享受几天清福,就跟着我一起受苦了,我对不起你。”

“无妨,夫妻本来就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依依拥揽着凌轩,柔软的小手抚上了他坚实的胸膛。“凌轩,你今天为何要杀了那个华大人?是他指使的吗?”依依问出了自己心中一直憋着的疑问。

“不是他指使的,但是,他绝对是参与其中了的。”

“为何?”

“他特意要在鬼谷子喝醉酒睡着了以后才命人端人参汤给我,分明就是想躲开鬼谷子的查验,只不过他没有想到鬼谷子即便是睡着了,对于药味依旧十分敏感,破坏了他下药的计划。而接下来,他去外头追歹人,却是又故意把我的侍卫要走了一大半,我就知道肯定还会有黑衣人来攻击我的。果不其然,他们真的过来袭击我了。”

依依皱眉道:“万一你误会他了呢?”

“即便如此,他也该死,他不是一个好官,在任的时候无恶不作,而且,他是钟尚书的门生,是钟家的爪牙,拔掉他也是我的计划之中,本以为要费些事才能抓住他的把柄,既然他送上门来,又恰好失了火,我也就不必找什么证据不证据的了,直接杀了为好。”

依依略显担忧的望着他:“那你这样,会不会引起钟家的怀疑?”

“不会,这才第一个,而且又有这么多的事情挤在一起,他不会想这么多,不过若是再拔掉钟家第二个爪牙的话,钟家怕是就会起疑心了。”凌轩的眼眸微微一缩,脸上的神情有些凝重,前路怕是不好走啊。

“他既然如此十恶不赦,为何还要跟皇上给他请功?”

“这只是权宜之计,让那些人信服他的死是意外。不过,我明天就会在衙门里查账,若是查出了华宇的罪证,届时,再让皇上给他定罪就是了。左不过只是他死后的一个虚名罢了,我们要拔掉钟家的人,然后安插皇上的人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其余的,都不足为虑。”凌轩平静的说道。

依依笑言:“没过想到我的夫君这么足智多谋啊,难怪皇上会和你联手了。”

凌轩挑眉:“他除了我,还有其他更为合适的人吗?”

呃,依依顿时哑然,好像也并没有其他合适的人了。志王是绝对不可能除掉钟家的,毕竟钟家可是志王的一大靠山,不过是这座靠山太过危险罢了。

而安王,没有能力不说,就安王过惯了悠哉悠哉的生活的人,才不想参与这朝廷里的政治了,躲在南边当闲散王爷也挺爽的。

“今天赶了一天的路,晚上又打斗了一番,累了吧,早些休息。明日,怕是还要劳烦娘子帮为夫一些忙了。”凌轩将被子给依依掖好,拥着她,老老实实的只是睡觉,纯粹的睡觉而已。

夏依依微微点头,道:“嗯,好的。”

没想到今天凌轩倒是给她放假了?他是真的心疼她身子疲累,还是他有心事啊?不然,怎么连他平日里最喜欢做的运动都不做了?亦或是二者皆有之?

凌轩见夏依依微微愣了片刻,盯着他,并没有打算睡觉的意思。凌轩低头,亲吻了一下依依的额头,促狭着长眸戏谑的说道:“怎么?今天没有为夫的运动,你睡不着觉了?”

夏依依羞红了脸啐了他一口,道:“呸,我只会睡得更香!”

“口是心非”,凌轩笑了一声,道:“为夫就好好的满足你的心愿。”

“杜凌轩,你还要不要点脸了,我哪里有跟你说这是我的心愿了?”

“就是,虽然你没有说,可是你的情绪欺骗不了我,刚刚我说早些休息的时候,你明明有些失落。”

“我没有。”

“还不肯承认?你就回答我,你现在舒不舒服?”凌轩霸道的问道。

“哼”!依依侧过脸去,不肯回答他。

“不回答我是不是?”凌轩微微弯起眉眼,脸上扬起了一个坏笑。

要死了,这个杜凌轩,竟然用这种方法来逼迫她开口承认,不过夏依依也没有忍耐住多久。

凌轩的眼里流露出了得意的笑意来,还敢不承认?明明就是很享受嘛。“回答我”。

“我不”

“嗯?”凌轩不悦的哼了一声,“回答我。”

依依暗暗咬了咬牙,羞红着脸回答道:“嗯”。

这还差不多,凌轩得意的笑了一声,良久,一身是汗的翻身下来,抚着她的小肚子,问道:“给了你这么多,你还不赶紧还给我一颗小果实?”

“孩子的事情可遇不可求啊,这才几天,你就这么心急啊?”依依道,随即侧身问道:“凌轩,你说你会不会在你不知情的情况下,被人下了断子绝孙的药啊?就像你以前不知情的时候,被人下了百花虫毒一样?”

凌轩阴沉着脸说道:“不会,以前太医给我把过脉,我的身体好得很,给你的种子绝对没有问题。”

“就太医那点本事,能把得出来什么呀?以我看,还是明天让鬼谷子给你把把脉,也稳妥一些。”依依慎重的道。

“哼,我说没有问题就是没有问题”,凌轩不悦的说道,被依依怀疑自己的能力,让他很是窝火,着实伤自尊心。

“这不是为了你好吗?你明天让他给你把把脉嘛!”依依眨着眼睛说道。

“不要”,凌轩赌气的说道,闭上眼假装已经睡着了,不理会夏依依的带着笑意的请求。

夏依依不禁捂嘴大笑了起来,气得凌轩假装闭着的眼睛,那上头的睫毛都开始微微抖了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