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可怜的新媳妇(二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钟尚书府,一个黑衣人匆匆的进去禀告道:“尚书大人,任务失败了。”

钟达脸上的戾气不禁加重,“怎么,毒药没有下成功?”

“没有,华大人还特意等鬼谷子喝醉了睡着了才下毒的,没有想到依旧被鬼谷子识破了。”

钟尚书不悦的皱眉道:“那么多黑衣人也没有杀了他?”

“华大人已经特意将王府的侍卫带走了一大半,可是仍旧没有杀了他。我们的人还朝着轩王妃的屋子里放火,也没能杀了她,后来火势大了,华大人回去灭火,不慎被火烧死了。”

“被烧死了?”钟尚书皱眉问道,“当时轩王在干什么?”

“轩王他在花厅里陪着轩王妃喝茶。”

钟尚书冷哼了一声:“他倒是闲情得很,这新婚燕尔的,就是不一样一些。”

“轩王他责打了那个收贿赂的衙役,下手极重,那衙役抬下去没有多久,竟是死了。轩王还说要跟皇上给华大人请功,说是要暂时接手连城的事务,直到新任的守备上任为止。”

“老夫知道了,老夫会尽快跟皇上请柬,安插一个我们自己的人上任。你退下吧。”钟尚书挥了挥手,那个黑衣人连忙退了出去。

这个黑衣人一走,盯着尚书府的人便是立即去了皇宫回禀皇上,皇上冷哼一声,“朕就知道是钟达下手的,倒是下手够快,轩王才出了京城,他竟然就已经在路上张好了网,等着轩王往里头跳了。”

紫玄试探的问道:“皇上,那新守备之事?”

“不急,等轩王将连城的毒瘤一一拔除了,再派新的守备过去。”皇上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他相信只要轩王一出手,就定然能将被钟达浸染极深的连城给拔除干净。不过,难度是有些大的。

凌轩倒是勤快得紧,天未亮就已经去了衙门办事,到了衙门,拿着花名册让天问开始点卯,有那么一两个昨夜不值班的人,今儿也不知道王爷要点卯,便是跟平时一样,都到了太阳高挂了,才到了衙门值班。无一例外的都被王爷下令杖责。一时之间,那些衙役无不更加谨慎行事,生怕惹了王爷。

夏依依醒来之后,天已经亮了,转动了一下酸痛的四肢,活动了一下筋骨,简短的吃了一些早点,问道:“凌轩可跟你说了,今儿要交代给我的任务是什么了吗?”

“说了,让你去账房帮着查查账薄。”

“看什么账薄啊,他们这些贪官的路数我还能不清楚吗?肯定是做了一手漂亮的假账了,我们去查,可不能光是躲在账房里头查账薄,那样根本就查不出什么来。”依依轻缓的道,“账房这么多的账薄,光靠我们几个人,也看不来吧,王爷难道就没有安排其他的人吗?”

“安排了,已经去了账房查账了,不过王爷不是很放心,让你去盯着一些。”凝香笑着说道,“王爷可是极为信任你的。”

夏依依瞥了她一眼,嗔怪道:“你这是在做什么?替他说什么好话?我还能不知道他的性子?好的时候,自然是信任我的,可是一旦被别人挑拨了,可就说不准了。”

凝香扁了扁嘴巴道:“王妃,其实王爷太爱你了,所以才会在有时候怀疑你跟那个人还有情。”

“哼”,依依哼了一声,也不再跟凝香争辩,她如今已经不太想提及许睿了。转而问道:“凌轩现在忙着什么事情?”

“王爷一大早就去查衙门里的事务去了,还有一些监狱里头的案件。”

“哦”,依依点点头,吃了早点,便是带着她们往账房里去了。

一进了账房,里头只是留了一个管账薄的账房先生,却是已经不让他碰那些账薄了,只是跟他询问一些账薄放在何处罢了,在里头查账的,都是凌轩的人。

“查得怎么样了?”依依懒洋洋的问道。

“回王妃,目前还没有查到什么问题。”负责查账的人恭声说道。

依依冷笑了一声,果然如她所料,依依挑眉道:“是不是这账薄上的每一分一厘都记录得清清楚楚,来龙去脉都很详细,而且,还分毫不差?”

“正是,这看起来像是极为严谨而且漂亮的账薄。”

“越是做得漂亮的账薄就越有问题。”

依依如是说道,从案架上随手取了一本账薄,稍微看了几眼,便是交给凝香道:“将这本账薄誊抄一份,抄好了,我们就可以出去玩去了。”

“玩?”凝香连忙劝阻道:“王妃,现在可不是出去玩的时候啊,我们这里还有这么多的账薄没有查验呢,若是到了晚间,王爷问起,我们一样都没有查,可怎么好跟王爷交代啊?”

依依敲了敲她的脑袋,道:“若是我们不出去玩,我们呆在这账房里一整天,也不会查出什么来,到时候,没有什么可以跟王爷交代的,那才是糟糕呢?”

凝香委屈的揉着自己被她敲疼的脑袋,耷拉着眼睛,扁着嘴巴叫委屈:“王妃,奴婢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画眉,你听懂了吗?”依依侧头问向画眉。

“似懂非懂”

依依拍了拍画眉的肩膀,鼓励道:“不错,你比凝香这个笨蛋要强一点。”

画眉苦着一张脸看着夏依依,“王妃,你这是在夸我吗?”

“你说呢?”依依笑道,转身出了账房,“我先去凌轩那儿看看情况,你抄好了账薄,就拿过来找我。”

“是”

依依来到衙门书房,见到天问在翻着华宇的东西查看,而凌轩,则是坐在桌案前看着那些卷宗。

凌轩见到夏依依过来,将手中的宗卷放了下来,微微皱眉道:“你怎么来了?凝香没有跟你转告吗?”

“她转告了,你要我查账薄啊?”

“嗯,你去查了吗?”

“没查,我刚刚去账房看了一眼,你安排的那几个查账的已经查了一点点了,我询问了一下,他们说那些账薄没有一点点问题,所以呢,我就不想查了,那些,绝对都是一些假账。有什么好查的,简直是浪费我的精力。”

依依走了过去,搬了一个小板凳,坐在了凌轩的对面,随手拿起一个卷宗翻阅起来,然后又拿了另一个卷宗看了看,不禁啧啧称奇,摇了摇头,道:“呦,这连城竟然是这般民风恶劣之地?居然有这么多的刁民犯了那么严重的事?几乎都是判了死刑,或是重刑,这几乎都没有轻刑的啊。”

“怎么可能!”凌轩冷哼一声。

“我当然知道啊,没有想到那个看起来胆小如鼠的华大人,竟然是这样的心狠手辣,在连城实施滥型。而且我觉得,这里头绝对有冤情,甚至,这些冤情里头还有一些会和那华大人作奸犯科之事有所牵连。”依依恨恨的说道,此时的依依觉得紧紧是将华宇给烧死,还真是有些便宜他了呢。

“所以我想着从这些案件里头查查看,看看能不能抓住华宇和他的那一帮乌合之众的把柄。若是查到了,我要将他们都给一锅端了。”凌轩的剑眉微微皱起,他还以为他在北疆打战,打了胜仗以后,东朔的老百姓就能得到一个安稳的生活,没有想到,这些贪官污吏简直比凶狠的敌人更加可怕,他们带着光鲜亮丽的身份,实施着残害百姓的无良之事,给百姓带来的痛苦也是不容小觑的。

依依将桌案上的卷宗看得差不多了,凝香便是拿了那本誊抄版账薄走了进来,道:“王妃,已经抄好了。”

依依放下了卷宗,起身对凌轩道:“你就慢慢的在这里看你的卷宗啊,我呢,就出去逛街去了,就不在这里陪你了啊。”

凌轩微微皱眉,道:“依依,昨儿你不是答应得好好的,接下来会帮帮我的吗?怎么这会儿,却是不肯帮我查账了,还要出去逛街。再说了,现在你出去也不太安全。”

“我在帮着你的啊,我帮你查账啊,不过,我是出去查账罢了,还有啊,我奉劝你也出去查探一下你手头上的这些卷宗,躲在这屋里头能查到什么线索?有没有听过一句话,叫做‘深入群众’啊?”

依依俯身,让自己的眼睛和凌轩在同一个水平线上,对他问了这么一句话。

“没听说过。”凌轩皱眉回道。

“那你就在这书房里慢慢的悟吧,我走了。”依依直起身子,朝着凌轩潇洒的挥了挥手,便是走出了书房。

深入群众?凌轩微微一笑,摇了摇头,挥手叫来天问道:“你也别在这里翻了,跟着她去。”

“是”

夏依依让他们几个都换上了平民百姓的衣服,便是只是带着凝香和敏儿三个人同行,让其余人远远的跟着就行了。

“王妃,我们现在去哪儿啊?”凝香有些小兴奋的问道。

“我们去逛街买东西啊。”

“买些什么?”

“买米,买油,什么都买。”

“王妃,我们买这个做什么?这些都是后厨的人负责去买的。”凝香疑惑道。

依依低低的说道:“注意,叫我姐姐就行了啊,别曝露了我的身份。”

“哦”

敏儿道:“她说你笨,可真是没有冤枉你,买这个,当然是为了去打探价格了啊,若是不出来买东西,又怎么知道那些账薄上的价格是不是假的呢?”

“哦!原来你是为了查账才出来逛街买东西的啊?”凝香恍然大悟道。

依依昂头道:“那是,我像是那么一个不靠谱的人吗?他既然交给我查账,我却出来偷懒?”

“你绝对靠谱。”

“就知道拍马屁”,敏儿对着凝香切了一口,凝香连忙吐了吐舌头。

依依走到了一个米铺,瞧了瞧里头挂的米牌子,问道:“掌柜的,这个新米多少钱一斗啊?”

那个掌柜的看了一眼夏依依的衣着,不过是一件普通百姓的麻布衣服,想来也没有多少钱,便是委婉的说道:“小娘子,这个新米要贵一些,五文钱一斗。旁边这一箩筐是去年的陈米,三文钱一斗。”

“若是这有些发霉的米呢?”依依指了指一筐发霉的米问道。

“这个呀,都是便宜卖了,一文钱两斗,不过,小娘子怕是不必吃这个霉米了。”

依依笑道:“这一文钱两斗的米,我可是不想吃,我想吃十文钱一斗的米,掌柜的这儿可有卖的?”

“小娘子,小店哪里有十文钱一斗的米啊?别说小店没有,就是整个连城都没有十文钱一斗的米了。”

“你们这儿的米价就没有涨过价吗?”

“涨过,就前阵子闹打仗,这米啊,都卖到三十文一斗了,不过是仅仅半个月罢了,后来,轩王去了北疆,这局势瞬间就稳定了下来,也就没有那么人心惶惶的了,大家也就不再屯米了,这米价也就降了,还是卖五文钱一斗。”

依依慎重的问道:“真的只有那半个月?”

“真的,我还骗你不成。”掌柜的回答道,随即又有些戒备的看着她,道:“小娘子,你问这个做什么?”

“哦,我平日里都不怎么出来买米,家里头的一切开支,都是交给了我家的小姑子,我最近来,总觉得家里头的钱花得快,便是出来打探一下,果不其然,那个小妮子,竟然骗我,说现在的米都是卖十文钱一斗。可是将我骗得好苦,这家里都快要被她给败空了。”

依依咬牙切齿的说道,叉着腰,一副乡野村妇泼辣的模样。

那个掌柜的便是放下了防备之心,笑着说道:“你这小娘子也真是,哪能把当家的事情交给小姑子呢?那小姑子怕是将你的钱给贪了下来当作自己的嫁妆了吧。”

依依恨恨的说道:“我本不想交给她的,可是我婆婆宠她得紧,非让她负责家里的开支,我这也是没有法子不是?”随即,依依笑着说道:“掌柜的,给我称五斗新米。”

“好咧”,掌柜的高兴的说道,连忙给她称了米。

夏依依付了钱,便是带着她们两个去其他的店里买东西,照旧扮演着一个被小姑子欺骗的可怜的新媳妇。博得了这一整条街上的商铺老板的同情之心。

夏依依买东西买得倒是爽了,只是苦了她身后的人了,一个个的帮着她扛着那么多的东西。夏依依吩咐方敏道:“把价钱都给记下来,回去好好查账。”

“好的,不过,你也少花点钱,你知不知道,你未免也太招摇了,我们都已经跟了几条尾巴了。”敏儿道。

夏依依在这里买得开心,却是引起了街上几个小混混的注意,他们看着夏依依虽然是穿着一身粗布衣服,可是那兜里的钱好像是不少,不然,哪里能一下子花钱买了这么多的东西,便是起了抢劫之心。

依依挑挑眉,不以为然道:“我知道啊,不过那么几个小混混,我并不看在眼里而已,他们既然喜欢跟,就让他们跟着好了。”

“……”

方敏暗自腹诽,夏依依啊夏依依,你是不是昨天打架打得不太痛快?今天还想打架啊?

依依又逛了几个商铺,买了一些东西,便是也不好拿了,就干脆买了三副箩筐挑着。依依掂了掂几个箩筐的重量,着实重得很啊。

依依余光瞟了一眼跟在后头的几个小混混,依依侧头看向她们两个,眉眼弯起,嘴上扬起了一丝奸诈的笑容来:“想不想要几个免费劳动力帮我们挑这三副担子?”

敏儿拍了拍夏依依的肩膀,说道:“你呀,还是这么鬼机灵。”

“呵呵,走,把他们三个带到僻静地方教训一通。”

依依低低的说道,便是和她们两个挑着箩筐慢慢的往前走着,专门往那僻静的小巷子里走,后面那几个小混混一见,还以为她们三个是买完了东西,就要回家了,这才抄小巷子走近道的。便是连忙跟了上去,打算在小巷子里打劫。

“他们跟上来了。”敏儿道,脸上掩饰不住的兴奋劲,凝香同样也是兴奋不已。

依依不禁翻了个白眼,她们两个是有多不想挑这副胆子啊,被贼人跟上了,居然这么兴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