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连城地头蛇(一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依依走到了一个又偏又狭长的巷子里,那几个小混混便是赶紧跟进了那个巷子,分作两拨,从巷子两头将夏依依她们给堵在了巷子里头。

“呦,小娘子这是要去哪儿啊?”一个小混混说道,走了过来,这走近了仔细端详了一下夏依依的容貌,这才发现这个女子长得真是美若天仙,若不是因为她穿着这么一身布衣,头上又用一些布巾绑着,掩盖了她的美丽,否则,她若是穿着漂亮衣服,绝对比连城里头的那些富家千金要漂亮得多了。

小混混不禁咽了咽口水,他以前怎么就没有见过这个小娘子出来逛过街啊?否则,这么漂亮的小娘子没有理由不会被他盯上啊。

“呦,小娘子,长得这么好看,怎么能挑这么重的东西呢?不如,让我来帮你挑吧。”那个小混混痞痞的笑着,说着就要去摸夏依依握着扁担的手。

夏依依将扁担放了下来,侧身走到一边,歪着头看着他们,说道:“唔,你们要挑担子啊,那你们挑吧。”

那个小混混冷不防被夏依依的这个行为给吓了一跳,她是太傻了,还是太天真了?没有看到他的脸上根本就没有要给他挑担子的诚意,满脸都写着“我要调戏你”这几个大字吗?她不是应该吓得躲到一边去求他们放了她吗?

小混混眨了眨眼睛,继而又继续调戏道:“你刚刚挑胆子,这肩膀痛了吧,我来帮你揉揉肩膀。”

依依挑挑眉,道:“揉肩膀?我不喜欢揉肩膀。”

“那你喜欢什么?哥哥我陪你啊,哈哈。”那个小混混淫笑着朝着夏依依走了过去。

依依活动了一下自己的手指关节,莞尔一笑:“我喜欢卸肩膀!”

小混混的身子震了一下,旋即笑道:“小娘子可真会开玩笑。”

“我是不是开玩笑,你等会儿就知道了。我再给你们一次机会,你们是悬崖勒马赶紧走呢,还是要继续执迷不悟?”依依的眼睛凌厉的盯着那个小混混。

小混混不禁感到有些害怕,身子往后面倒退了两步,另一个小混混上前嘲笑道:“你可真是没有出息,竟然被一个女人瞪了一眼,就吓得往后退,她不过就是吓吓你罢了,就她这柔若无骨的模样,还能卸了你的肩膀?”

“怎么?你想试试?”依依笑得有些轻盈。

这小混混啐了一口,威胁道:“你老实点,把钱都给交出来,不然,当心老子把你们给绑了,让你们伺候我们。”

依依从怀里将钱袋子拿出来,拿在手上抛了抛,笑道:“钱袋子在这儿,也要看你们有没有这个本事把它拿走了。”

小混混正要上前来抢钱袋子,转而一想,便是从身后将一个畏畏缩缩的小男孩给推了出来,命令道:“你快去将她手中的钱抢过来,不然,你今天就没有饭吃了。”

小男孩浑身脏兮兮的,身上的衣服也十分的破旧,好像一个乞丐一样,他看了一眼夏依依,又往后退了一步,哆哆嗦嗦的说道:“我不想抢钱。”

“不想抢钱?那你凭什么跟着我们吃啊?你不抢钱,哪来的钱供你吃喝啊?赶紧去。”小混混说着就将小男孩的屁股狠狠的踢了一下,将他踢到了夏依依的跟前,威胁道:“你若是不抢钱,我就揍死你丫的。”

依依不禁抖了抖眉,这不是逼着一个纯洁善良的孩子助纣为虐吗?

“喂,你们这是做什么?为什么要逼他抢钱啊?别把好端端的一个孩子给毁了。”

小混混振振有词的道:“不让他抢钱,难道我们还白养着他啊?”

“那你们就应该让他回家啊,你们居然把他拐骗出来替你们抢钱。”依依斥责道。

“呸,我们才没有拐骗他了,是他自己没有地方去,硬要跟着我们的。”小混混愤愤的解释道,随即便是狠狠的啐了一口,道:“我跟你讲这些废话做什么?我警告你,你若是想不受皮肉之苦,就老实点,将钱财交出来,老子就放了你们。”

依依笑靥如花:“我是不会交出钱财的。”

“那就休怪我不客气了,这是你自己敬酒不吃吃罚酒。”

小混混撸起了袖子,说道:“我就不信,我还能打不过你一个女人。”

依依将钱袋子放在了自己的左手上,右手朝着他勾了勾手指,说道:“你尽管来一试。”

那人说罢就冲了过去抢夺夏依依钱袋子,夏依依将钱袋子往空中高高的一抛,抓住他的手臂一个过肩摔,随即一脚将他踩在了地上,再快速的接住了正好落下来的钱袋子。

依依莞尔一笑道:“我没有骗你吧,我就是喜欢卸胳膊。”

那人捂着肩膀尖声叫着,痛得脸上都憋红了,狠狠的盯着夏依依,辱骂道:“你这个恶毒的女人,我要杀了你。”

唰!

一把小匕首立即抵在了那个混混的脖子上,依依蹲下身子,一双美目含笑的看着他,嘴角勾起一抹动人心魄的笑容来:“你知道怎么下刀,能让你把血都流光了才死吗?”

小混混感觉到了脖子上的凉意,整个人哆哆嗦嗦了起来,再也没有刚刚那股嚣张的气焰了,连忙求饶道:“小娘子,哦,不,女侠饶命,女侠饶命啊。”

那小男孩立即走过来,跪着请求道:“求女侠饶了他吧。”

依依掉转头来,看向那个小男孩,奇怪的问道:“你都已经被他给抓起来,胁迫你干这些违法犯科的事情了,你还帮他求情?若是我杀了他,不就正好帮你报仇了吗?”

“他是我的救命恩人”,小男孩真诚的回答道。

“嗯?”依依疑惑的睁大了眼睛,她没有听错吧,这个小混混还能救人?

小男孩正欲告知详情,那小混混立即喝道:“不许说!”小男孩连忙就闭上了嘴巴,夏依依眉头微皱了一下,看来这个小男孩还有些故事啊。

“不说就不说,我还不想听呢。”依依笑道,视线落到了小混混的手上,道:“你既然喜欢抢钱,那我就把你的这只手砍下来,以示惩戒吧。你自己选择,是砍右手,还是砍左手?”

“哈哈哈,这个小娘子好生有趣啊!”

一个粗狂的男声从巷口传来,夏依依侧目一看,来的像是一个黑帮,领头的人长得五大三粗的,手里拿着一根长烟斗,吞云吐雾着,身后的小喽喽扛着大砍刀,一脸凶狠的站在那个领头人身后。

领头人上下扫了一眼夏依依,眼里闪烁着好色的光芒,长长的呼出了口中的烟雾,张口一笑,露出一口黄黑的烂牙,看得依依一阵直恶心。

“二狗,你这也太不是个东西了,这么漂亮的小娘子,你都敢去招惹?哪能欺负她呢?八爷我疼爱都来不及呢?”

八爷那双眯着的色色的眼睛一直在夏依依的身上瞄个不停,往前走了几步,对着那几个小混混吼了一声道:“还不给八爷滚?”

一瞬间,除了那个被夏依依用匕首抵着的二狗没有办法逃脱以外,其他的几个小混混连忙就跑得无影无踪了。

“八爷、八爷…”,二狗连忙对着八爷求救道。

八爷便是对夏依依拱了拱手,道:“小娘子,你就看在八爷的面子上,放了他如何?”

依依笑着收了匕首,起身,对着八爷道:“好,我就放了他。”转身挑着担子就要走。

八爷使了一个眼色,那些小喽喽便是立即将巷子围的水泄不通,八爷缓缓的道:“小娘子,你走这么急做什么?你且歇歇脚,八爷我请你喝个茶,喝完茶,再让他们帮你将担子挑回家如何?”

依依正色拒绝道:“喝茶就不必了,我不过是个乡下粗人,口渴了,就寻口水井喝点凉水就行了。”

“诶,那怎么成呢?这么美的人喝凉水,多委屈啊,八爷我今天就带你吃点好吃的。”八爷带着谄媚的笑容缓缓的说道。

二狗深知八爷的秉性,怕是要将这个小娘子带去强了,见状,竟是开口劝道:“八爷,这小娘子还急着赶路回家呢,哪有功夫去喝茶啊?回去晚了,省不得她丈夫要担心的。”

八爷闻言,脸上的肌肉抽了抽,狰狞着脸,嘴角歪了歪,反手就甩了二狗一个大耳刮子,破口大骂道:“你他娘的少管闲事,你这个月的保护费都还没有交给八爷呢,你还敢跟八爷这样说话?”

“八爷,这个月我们实在是没有赚到钱”,二狗躬着身子说道,眼神有些害怕的躲闪了一下。

“没钱?若是每个人都说没有钱,就不用交保护费了,那八爷我喝西北风去啊?”

八爷冷哼一声,挥了一下手,身旁的几个小喽喽立即上前对着那二狗就是一阵拳打脚踢的,直将他走得鼻青脸肿的,这才停手了。

八爷冷哼一声,对夏依依半是威胁半是带笑的说道:“小娘子,八爷这帮手下可都是一些莽夫,若是不小心打伤了你,毁了你这张漂亮的小脸蛋,那该多不好啊,你还是随八爷去,喝个茶,八爷就放你回家如何?”

那二狗被打得两个眼眶都高高的肿起来来,站在八爷身后对着夏依依连连摇头,示意她不要跟着去。

依依不禁感叹了一番,这个二狗,虽然是个抢劫犯,却是良心未泯啊,至少,不会对良家妇女行不轨之事。

依依对八爷莞尔一笑,道:“八爷,你怎地这么小气?竟是只请我一个人喝茶?我这两个姐妹就不请了?”

八爷一怔,没有想到这个小娘子明知他已经意图不轨了,竟然半点都不害怕,还要带着自己的两个姐妹一起去?这不是让自己多两个人伺候?八爷面上干笑了几声,道:“怎么可能?八爷我财大气粗,别说是请你们三个喝茶,就是养你们三个一辈子穿金戴银的,都没有问题。”

依依神情淡淡的说道:“八爷,前头带路。”

八爷更是一怔,只觉得今天遇到的这个女人胆子未免也太大了点吧,自己都已经将话说得这么明白了,她竟然没有一点惧怕之意?微微皱了皱眉,又内心腹诽,自己一个男人怕她做什么,难不成这么多的手下陪着,他们还能被三个女人吃了不成?便是将烟斗倾斜着,在一个小喽喽的肩膀上轻轻的磕了磕,将烟灰倒了出来,又继续吸了一口烟,笑道:“小娘子果然有胆识,这边请吧。”

“我这些东西可得派人挑好了,别丢喽,可花了我不少银子。”

“还不快帮她们挑着胆子?没有一点眼色的笨蛋!”八爷拿烟斗重重的敲了一下一个小喽喽的脑袋,那人连忙带着两个人去挑箩筐。

依依却是乐得轻松,甩着一双空手跟在了八爷的身后走着。

凝香有些担忧的看着依依,挤了挤眉眼,依依微微摇头,示意她不要担心。敏儿则是一副看好戏的神情跟着一道去了。

一行人来到茶馆,其余的小喽喽都在一楼喝茶,八爷则是带着两个小喽喽上了楼上雅间,让他们在房外候着,自己一人和这三个女子进了雅间。

坐定,八爷亲自倒了一杯茶水放在夏依依的面前,夏依依拿起来就喝了。

八爷瞥了她一眼,笑道:“小娘子竟然直接就喝了,你就不怕我下毒?”

依依嗤笑一声,道:“八爷都已经带了这么多人了,若是还需要下毒才能搞定我们三个弱小女子,那八爷未免也太没有本事了一些。我又何须担心这里头下没下毒?八爷若是有心要对付我们,不管这茶,我喝还是不喝,我都逃脱不了八爷的手掌心。还不如喝了,反正我已经口渴了。”

依依心里的潜台词是,本姑娘有百毒不侵之身,你这些迷。药什么的,根本就奈何不了我。

八爷拿着杯子的手微微一顿,笑道:“小娘子真是越来越有趣了,你是我见过最有趣的女人。”八爷将杯中的酒举起,对着夏依依说道:“来,八爷敬你一杯。”

“敬我什么?”依依侧颜问道。

“敬你的勇气”

“如此,我也要敬你一杯。”

“敬我什么?”

“敬你的勇气”,依依套用他的话回答道。

八爷一愣,不明白她说的什么意思,呆愣了片刻,笑道:“小娘子,来,干杯。”说罢,一饮而尽。

依依举杯,同样一饮而尽。

“小娘子是何方人士?叫什么名儿?怎么八爷以前从来没有见过?”

“连城人这么多,八爷你又哪能见过几多?”

“平常人我是自然没有见过多少了,但是连城但凡排得上名号的美女,八爷可是都见过了。以小娘子这样的容貌,当得起连城第一美女的名号,却是从未听闻有谁提及哪个地方还有这样的美女。”

“我那不过是乡野之下,消息也不怎么传到连城省城里来,八爷不曾听过见过也实属正常。”依依又笑着看向八爷道:“我还有一句话说了怕是要得罪八爷了。”

“尽管说来”

“我是一个乡下人,头一次进城来,还是头一次听闻八爷的名号,却不知八爷究竟是何许人也,可否说出来,让我也涨涨见识?”

八爷的脸色变了变,阴了下来,他八爷在这连城混迹了半辈子,上至高官,下至乞丐,无人不知他八爷的名号,他可是这连城的地头蛇啊,怎么能不知道他的名号呢?简直是对他莫大的侮辱。

夏依依见他变了颜色,连忙举起茶杯,诚恳的道歉道:“我就说我说了会得罪你的吧,我这就自罚一杯。”

八爷看着她喝完茶后,那红红的樱桃小嘴轻轻的抿了抿,将挂在嘴上的水渍给抿了进去,就这么一个动作,八爷竟是被她的小嘴儿给迷了眼,迷得心里有些心猿意马起来,将自己的凳子往夏依依那边挪了挪,故意靠近了她,奸笑道:“你若是想听八爷我的事情,就光是这么自罚一杯可不成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