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陪酒套消息(二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依依微微抬眼,问道:“哦?八爷还要我如何?”

“给八爷揉揉肩按摩按摩,八爷今儿累了。”

依依轻抿了一口茶,垂下眼眸,道:“我既是要听故事,又要给你揉肩膀,怕是听不好故事了。不如让我的妹妹给你揉肩膀吧。”

凝香苦着一张脸看着夏依依,王妃,你这样真的好吗?关键时刻让我顶上去?

夏依依扬扬眉,你不去?那只好我上了,作势就要自己起身去给八爷揉肩膀。

凝香连忙起身,还是自己去给他揉肩膀吧,不然让王妃去的话,自己可是就要被王爷给剥掉一层皮了。

八爷虽然不太高兴,自己要调戏大美人没有调戏成功,可是看那凝香虽然没有这个大美人漂亮,但是也长得白净可爱,看起来还是一个黄花大闺女了,便是也就欣然同意了。

“八爷,喝茶哪能尽兴?倒不如喝酒吧。”依依略略带着羞涩的笑意道。

“呦,看不出来啊,小娘子竟然喜欢喝酒,好,今儿八爷就陪你好好喝一回。”

八爷眼里更是闪烁着得逞的光芒,本来还以为要拿下她们三个,还要费些精力,没有想到,人家主动说是要喝酒,八爷更是不禁暗自思忖,难道这个小娘子是被自己身上浓厚的男性气息给折服了,就是想勾搭自己不成?美女如此主动,他又如何能拒绝呢?当下就命人送了几坛好酒进来,只要将她们三个灌醉了,那可不是任由他胡来了?

这酒一上来,喝了几杯之后,依依便是给凝香悄悄的使了一个眼色,凝香了然,便是加重的手劲,八爷瞬间就觉得有些不悦,这个女子的手劲未免也太大了一些,该不会是平日里干农活干多了,手劲才这么大的吧,便是转头斥责了一句,让她轻一点。

依依趁着八爷转头跟身后的凝香说话的空隙,拿了一粒药,夹在中指和拇指之间,轻轻一弹,便是弹入了八爷盛满了酒的酒杯当中。当八爷再次转回头的时候,依依便是举起自己的酒杯,对八爷充满歉意的说道:“八爷,实在对不住,我这妹妹就是一个粗人,也不曾伺候过人,因此,不知轻重,让八爷委屈了,我这就代替我妹妹跟你陪个不是,来,干了这杯酒。”

八爷脸上顿时就堆满了笑容,一脸的油光,张开嘴来,说话的时候,一股恶心的臭味从他那一口烂牙里喷射出来,依依不禁皱了皱眉,屏住了呼吸,不想闻那一股浊气。

“哈哈,还是小娘子可人,又贴心,好,八爷就干了这杯酒。”八爷端起那杯酒,跟夏依依碰杯的时候,那手趁势就往夏依依的手上去摸,夏依依不着痕迹的将手缩了回来,将酒杯送到嘴边,一饮而尽。随即将酒杯倒了过来,对着八爷笑道:“我都已经干了,你怎么还不喝啊?”

八爷便是高兴的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又给夏依依倒了杯酒,两人这么喝了几杯,八爷那双眼睛就开始失去了焦距,迷迷糊糊了起来。依依对着他晃了晃手指头,发现他看自己的手指移动的时候,他的脑袋跟着移动的速度明显的变缓,就像是《疯狂动物城》里的闪电树懒一样。

依依高兴的打了一个轻轻的响指,说道:“成了”。

话音刚落,凝香便是松开了给八爷按摩肩膀的手,狠狠的啐了一口,敲了一下八爷的脑袋:“呸,还想要本姑娘给你按摩,想得倒是挺美的。”

夏依依轻声问道:“八爷,你这么有能力,一定跟华大人认识,是不是?”

八爷混混沌沌的回答道:“那,那是自然了,八爷认识的人可多了,华大人,那可是八爷我的好朋友。”

“你们之间可有什么交易?”

“有,说出来,可要吓死你。”

“那你说。”依依将他循循诱导到自己想要问的问题上,那八爷此时又是吃了药,没了心志,就随着夏依依的问题往下说,她有问一句,他就如实的答一句。

依依为了让外头的小喽喽听不到她问话的声音,便是让凝香和敏儿两个人故意高声的劝酒划拳,扰乱屋外人的听力。

这么问了半个时辰,那外头的小喽喽隐隐约约觉得有些不对劲,怎么八爷在雅间里头这么久了,都还没有搞定那三个女人吗?那三个女人都已经喝了这么久了,竟然还没有醉倒?为何听着八爷的声音似乎有些低沉,他们努力想要听八爷在说些什么,却是听不清楚,被凝香和敏儿的高声谈话声给扰乱了。

那两个小喽喽又等了一会儿,总觉得今天的行事风格根本就不像八爷的风格,平常里,到了这个时候,就应该是八爷跟几个女人干那事的时候了,里头绝对有问题。

一个小喽喽便是高声问道:“八爷,酒喝完了没?需不需要添酒?”

夏依依低低的对八爷下指令道:“说不需要”。

“不需要”

两个小喽喽一听八爷回话了,虽然心里有些暗暗纳闷,可到底没敢再问了,也没有再进去打探一下,由着八爷自己在里头跟那三个女人玩儿。

夏依依在里头足足呆了两个时辰,为了迷惑那小喽喽,不时的让小喽喽让小二上一些酒菜进来,却不让小喽喽进来,每次都用自己亲自喂那八爷吃饭,来迷惑那两个从外头往里窥探的小喽喽。

天问在茶馆对面的酒楼雅间里,一直朝着夏依依这边的雅间里窥探,只见她们三个依旧像是在里头吃吃喝喝一样,也不见着那个八爷有什么逾矩的行为,他有些疑惑,王妃究竟在里面搞什么鬼,竟然跟那八爷聊天聊这么久,难道王妃忘了她还有他们在后头保护她吗?她以为她脱不开身,才在里头一直耽搁?

夏依依瞟了一眼马路对面的天问,依依浅笑了一声,对凝香道:“这桌上的酒菜都拿过去一些,赏给天问和画眉吃,咱们反正也吃不完。”

“得了”,凝香便是抱了两坛子酒飞到了对面,天问见她过来,连忙跟她询问里面的情况,听罢不禁暗暗咬牙,没想到那华宇竟然跟黑势力搅和在一起,还干下了那么多丧尽天良的事情。

“王妃还说了,她询问了八爷几桩案件,得知了一些内情,这些内情对王爷有用。”

“那太好不过了,王妃还需要多久?”天问喜开望外。

“应该快了,王妃说等会她回去以后,需要你继续盯着八爷。”

“好”

凝香等他们喝完,便是将空酒坛又带回了八爷的雅间里,等夏依依问完以后,估计药效也差不多要醒了,夏依依便是让凝香给八爷强行灌了两大坛子的酒,让那八爷真的醉了过去,便是将八爷给趴在桌上,她们几个则打开门欲走。

那两个小喽喽连忙拦住了夏依依她们的去路,问道:“八爷怎么了?”

“你们八爷划拳也忒不行了,一直输,你看看,他都喝醉了,你们赶紧送他回去休息吧。”

其中一个小喽喽上前查看了一下八爷,果真是已经醉了,回头看了一眼夏依依,见她脸上倒是有些醉意的样子,醉了的她更是有一番风韵,心里便是痒痒了起来,心想八爷没有上了她就醉倒了,正好让他捡了个便宜,他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双眼贼溜溜的看着夏依依,道:“你吃了就想跑啊?付钱。”

这个小喽喽本以为笃定了夏依依没有这么多的钱付饭钱,到时候,就可以让她以身抵债。

然而夏依依却是对他挑了挑眉,掰着个手指头仔仔细细的算了一下,说道:“我们三个人今天陪你家八爷聊天喝酒,这耽误了半天的功夫,可损失了不少钱,另外,刚刚你家八爷吃得最多,也该是他付钱的。还有啊,今儿明明是八爷说要请我们吃饭的,这吃完饭,你却让我们付钱?你也不怕到时候八爷醒来了责罚你们?”

那个小喽喽冷哼了一声,道:“我可深知八爷的秉性,他说请你吃饭,可就不一定会请你吃饭的,即便我跟你要了饭钱,他不但不会责罚我,还会夸奖我。”

夏依依不禁翻了一个白眼,果然跟这些没有仁义道德的人讲这些江湖规矩都是白搭。

夏依依倚在了门边,看着那个小喽喽眼里冒出的淫光,心里一阵恶心,她挑了挑眉,浅笑一声道:“你既然知道你家八爷的秉性,就更应该知道八爷想碰却还没有碰过的女人,而被你们先碰了的后果是什么吧?你家八爷这次没有得手,下一次,定然会再来找我喝酒的,你可要想好了,这第二次见面,我可指不定会跟八爷说些什么了。”

小喽喽一听,心里便是有些惧意了,从今天看来,八爷确实是看上了这个女人了,若是自己得罪了这个女人,八爷一定会听信这个女人的枕头风,把自己削一顿的。看来,自己在八爷还没有厌恶这个女人之前,最好还是不要得罪了她。小喽喽的嘴角抽了抽,便是也不敢跟她多话了,让开了门口,放了她们出去。

当然,是不会有人帮她们三个真的挑这三担箩筐回去的,他们可没有这么傻,帮她们从城里挑到乡下去。

夏依依拐了几道弯,确信后头没有那些人跟着了,便是让凝香租了辆马车,将东西都运回了衙门。

夏依依兴高采烈的走进了衙门书房,凌轩还在那里查看卷宗,夏依依走了进去,将两本账册摆在了凌轩的身前,说道:“来,看看,这就是我今天的劳动成果。”

“什么?”凌轩皱眉问道。

“你看看就知道了,我先歇一会儿。”夏依依兴奋且得意,便是坐在了一旁的凳子上休息,道:“凝香,给我拿一杯水来喝。”

凌轩见着夏依依她们三人都是一身的酒气,凌轩微微皱眉,有些愠怒的斥责道:“凝香,你今儿是怎么伺候王妃的?为什么一身酒气的回来了?”

凝香刚刚沏了一杯茶,还没有来得及端给王妃,被王爷这么一骂,便是噗通一声跪了下去,有些害怕的低声说道:“王爷,王妃今儿是去查探消息去了,遇着了连城一霸八爷,为了套八爷的话,便是和八爷饮了几杯酒。”

“什么?你竟然带着王妃去陪酒?”

凌轩瞬间暴怒,隔空赏了凝香一巴掌,脸上气得狰狞不已,堂堂王妃,竟然给地痞陪酒,还如此喜滋滋的回来跟他邀功?她究竟还记不记得她是王妃的身份啊,身为王妃,只能陪他的酒喝。

凝香连忙磕头道:“奴婢该死!”

敏儿微微皱眉,道:“别说陪酒这么难听,这不是为了查出华宇的罪证,才出此下策的嘛。”

凌轩正在气头上,转头看向敏儿,脸色有些难看,道:“即便你是依依的朋友,你也不能带着她这么瞎胡闹,我不管你们以前怎么样,现在,她是我的王妃,她就不能跟别的男子如此亲密,还陪酒喝!”

夏依依连忙从凳子上站了起来,冷冷的说道:“你够了,你责怪她们做什么?这是我自己做的决定,是我自己要干的事情,跟她们无关。”

凌轩板着脸孔道:“你还好意思说?你究竟有没有考虑你自己是轩王妃的身份啊?你可是我的妻子,你怎么能跟别的男人那样呢?还是一个地痞!”

夏依依微微皱眉,挥手让她们退下了,自己实在不想当着她们,特别是敏儿的面和凌轩吵架。

等她们退下之后,夏依依这才冷冷的说道:“我现在不想听你关于我作风的问题,请你先看看那两本账册,我先把正事给你说清楚了,我就回房去,不在这里碍眼。”

“为何不想听我说?是因为你心虚了?害怕了?”

夏依依着实难以忍受他对她看得如此严,便是狠狠的咬牙道:“杜凌轩,我再说一遍,你若是再敢叨叨,我就对你不客气。”

凌轩咬了咬牙,看了一眼夏依依脸上的怒气,冷哼了一声,却是不敢再说三道四了,又回去坐下拿着夏依依给他的那两本账册看了起来,越看,眉头就皱得越深。凌轩本就是聪明人,这一看,便是已经知道了账册的问题所在。

“这华宇将账册上的价钱全都是抬高了记账的,虽然账目上的数目是对的,但其实已经是贪污了不少银子了。”

看了账册之后,凌轩的心情已经平静下来许多,冷静的分析道。

“还不止如此,他不仅仅贪污了银子,就连你在这里查看的这些卷宗,可都有他的手笔,不然,岂能枉死那么多的人。”夏依依冷哼了一声,冷冷的瞟了他一眼,依旧带着一些怒气,问道:“你在这里看了一天的卷宗,可看出什么来了?”

“这些卷宗基本上都有问题,但是还不知道哪里有问题,这卷宗倒是写得也十分谨慎。”凌轩皱眉道。

依依轻哼一声,扁了扁嘴巴,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水,重又坐回了凳子上,慢悠悠的喝茶,说道:“我都告诉你了,要深入群众。虽然你是个王爷,但是办事,不能躲在屋里头办事,早就告诉过你,看这些卷宗是看不出问题的。那个八爷,倒是透露了不少的信息,这里头很多的案件,都是华大人和他勾结做下的。还有,我今天碰到了一个小男孩,我的直觉,他应该有些什么身世,可能会牵扯到案件,不然不会说那个二狗是他的救命恩人,而那二狗,又不让他说究竟是什么事情。只怕是牵涉了一些权贵,所以二狗才有所顾忌。我已经让天问去跟踪八爷,又让画眉去查探一下那个小男孩的身世去了,相信不久,一定能找到华宇的罪证。”

凌轩看着夏依依,良久,叹息了一声道:“即便如此,你也不该亲自陪那个地痞喝酒,这些事情,你让凝香和画眉去做就行了。”

“可是人家看上了我,非得让我陪酒,不想让她们陪酒啊。我也是迫不得已的,你以为我想啊?你也不看看,那个八爷长得那么丑,还一口烂牙,嘴巴说话臭死了,真是太恶心了。”

依依无奈的耸耸肩道,若是她能躲开的事情,她自然会躲开,就像按摩这种事情,她不是让凝香去做了嘛,当然,依依才不会将按摩的这个细节说出来了,不然,凌轩更是会气炸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