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微服探访民情(一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凌轩缓缓的走到了依依的面前,犀利的眼神直勾勾的看着她,阴沉着脸,捏住她的下巴,将她的头抬起,咬牙切齿的道:“既然那么恶心,你还靠得那么近?”

“我这不是为了帮你嘛?我可是为了你才做出牺牲的,你不但不感恩,还训斥我?”依依撅起小嘴巴,表达着她不满的情绪,澄澈的双眼里充满了怨怼。

凌轩看着她的神情,突然恨不起她来了,降低了音量,气恼的说道:“下次不可以这样。”

依依撅起了小嘴,有些无所谓的态度:“我才不想再陪着那个恶心的八爷再喝一次酒呢。”

“夏依依,我说的不是指他一个人,而是所有的男人,你听明白了没有?”

凌轩加重了手上的力度,眼眸里几乎要迸发出火光来了。

夏依依吃痛,紧皱了眉头,不悦的哼唧了一声,“痛啊”。

凌轩并未松手,而是更加加重了力度,问道:“你听明白了没有?”

依依大声的朝他吼道:“明白了,你快松手啊,你下手未免太重了吧。”

“这还差不多。”凌轩冷哼了一声,松开了手,见夏依依下巴上已经被他给捏出了几个红色指印,他微微缩了缩眼眸,心里微微有些心疼,将放下的手又抬起来。

夏依依见他又伸手过来,以为他还要捏她,连忙往后退了一步,凶巴巴的看着他,道:“杜凌轩,你再敢欺负我试试?我可就真的跟你动手了!”

凌轩不禁笑出了声,皱着眉头嗔怪一声:“傻瓜,我怎么舍得真的欺负你?我只是想帮你揉揉。”凌轩粗糙的指腹摸上了依依的下巴,替她轻轻的揉着,又略略责怪了一声:“谁叫你不听话?”

“哼!”依依翻了个白眼,不悦的哼了一声。

“怎么?还不服气啊?”

凌轩轻声斥责道,另一只手稍重的打了她屁。股一下。

“你还打我是不是?”依依杏目圆睁,当即就在凌轩的屁。股上也回了一掌。

“你?!”

凌轩顿时无语,自己打她的屁。股,可是有一大半是跟她闹着玩儿,算是在调戏她。可是自己堂堂一个大男人,被她打屁。股,这算什么啊?调戏与反调戏?

凌轩看着面前扬着得意笑容的美人,便是眉头微扬,道:“怎么?还教训不得了?”说罢,一把将面前的人揉进了自己的怀中,霸道的拥吻着。

“……”又耍流氓。

良久,凌轩松开了她,抚了抚自己有些发麻的嘴唇,眼角带笑,问道:“教训得还是教训不得?”

“切”

“……”

凌轩不禁也很想翻一个白眼,自己怎么就奈何不了她了呢?

凌轩拉着她去座椅上坐着,道:“你在这里坐着好好休息,我先看看卷宗。”

“你怎么还看卷宗?不是跟你说了要深入群众吗?”依依皱眉问道。

“我先理一下,心里有个数,再去外头查探。”

“嗯,那我先小憩一会儿。”依依起身,换了一个小塌躺着,微微有些酒气,眯着眼睛就打算睡觉。

凌轩给她端了一杯茶水过来,微微斥责道:“上次都已经跟你说了,不能喝酒,以免伤了胎儿,你怎么就是不听话?”

“现在不是还没…”

凌轩不悦的打断她,“万一已经有了呢?”

依依扁了扁嘴,“下次不会了。”

“上次也是这么答应我的,还不是又不听话了。”

“这次,我是真的答应你不喝酒了。”依依认真的回答道,将喝空的茶杯交还给他。

凌轩放了茶杯,再次转身来看的时候,夏依依便是已经睡着了,凌轩微微摇头,轻浅的一笑,脱下了自己的外套,搭在了她的身上,这才回到座位上继续看卷宗,特意轻轻的翻阅卷宗,将声音控制得最小。

过了半晌,画眉回来了,往书房门口瞧了一眼,见王妃睡着了,便是退了出去。

凌轩一见,连忙走了出去,在书房拐角处叫住了画眉,低声问道:“查到了什么?”

“回王爷,那个小男孩原本是连城首富章家之孙,后来,章家似乎牵扯到贩卖私盐,被全家抄斩了。那天杀戮之时,小男孩的母亲将小男孩藏在了后院的水缸里,二狗从后院的狗洞里爬了进去,将小男孩从水缸里抱出来,又从狗洞里带出来了救了他一命。他们章家,便是只剩下他一个人了。”

“章家”,凌轩微微皱眉,他似乎有看到过章家的卷宗,章家因为贩卖私盐,又拒绝抗捕,辱骂朝廷,这才被判了全家抄斩。如此看来,这里头,怕是大有文章了。

凌轩道:“你继续去查一下这个案件。”

“是”

凌轩回到座位,看了一眼这些卷宗,从里头挑了几件大型的案件,只要能证实华宇身前的确干了违法之事,就能让皇上取消对华宇的嘉奖,转而惩罚他。虽然华宇已经死了,但是只要能在这些案件里头将华宇的那些政党给连根拔起,将这连城里的钟家一派的人全都给清楚掉。

只不过,这样一来,就一定会引起钟达的注意了,届时,他有了防备之心,就没有那么容易清除钟达的党羽了。

依依睡了半个时辰,酒也醒了不少,睁开眼来,看到自己身上盖着凌轩的那件黑色外套,嘴角泛起一丝甜笑。虽然他恼怒自己不听话,却还是十分关心自己的。

依依侧过身来,看着凌轩还在看卷宗,便是问道:“怎么样了?”

“刚刚画眉回来了,调查了一下那个小男孩,说他家是连城首富,前不久被满门抄斩了。”

“皇上下的旨?”依依皱眉问道,这种大刑的惩罚,怎么也应该经由皇上,或是大理寺批准了才行的吧。

“不是,这是华宇先斩后奏的。”凌轩的眸子里隐含着阴狠的愤怒。

依依腾的坐直了身子,眼睛瞪得老大,不可置信的道:“满门的性命,竟然先斩后奏?他竟然有这么大的胆子?整个朝廷都没有人指责他吗?”

凌轩的脸上有些愤怒,道:“他说是先去抓捕,但是章家的人拒捕,还辱骂朝廷,按律当斩。他斩了章家之后,在上报的时候,给章家安了很多罪名,这个案件虽然按照刑律,上传到大理寺复审,却是得到了批复,而大理寺,也并没有将这件案件告知皇上,有意将这个案件给压了下来。”

“这么说来,很有可能在那大理寺里头,也有钟家的人,这才将这个案子给压下来了。”

“嗯”

“那章家的财产呢?”

“卷宗里说章家将财产都隐藏起来了,搜查出来的不多,因此,充公的钱财也很少。”

依依不禁恨恨的咬牙道:“真是一群豺狼虎豹,还用得着说吗?定是被那华宇给贪污了去。”

“不错”

依依道:“凌轩,你坐在这书房里是听不到民怨,看不到民情的。要不,你也学我,去民间转一转,查探查探,多听听下面真实的声音,这衙门里头的卷宗,说的都不是真实的。”

“我已经在衙门外贴了告示了,那些民众若是有申冤的,自可前来告状,我会亲自审理案件的。”

依依悠悠的道:“今天大半天过去了,是不是一个来申冤的都没有?”

“嗯”,凌轩点点头,他也百思不得其解,自己都已经给那些老百姓创造了告状的机会了,怎么就没有人来告状呢?难道这连城并不像他想的那么糟糕,而是太平盛世,百姓安居乐业?

依依哂笑了一声,道:“你就不想知道究竟是什么原因?应该出去打探一下,才能明白。”

凌轩沉思了一下,点点头,拿起小榻上的外套穿上,抬脚就往外头走。

“你就这么去啊?”依依连忙拦住了他的去路,用手摸了摸凌轩那件质地极好的丝绸,说道:“你就穿着你这么名贵的衣服出去啊?别人一看,就知道你是个富贵之人,老百姓对你都要避而远之了,谁还敢跟你说话啊?你还能听到一些什么消息啊?跟我一样,伪装成农民吧。”

凌轩看了一眼夏依依身上那套有些破旧的麻布衣服,虽是有点嫌弃,却也点点头,命人去给他拿一套衣服来换上。

片刻后,凌轩便是换上了一套农民的麻布衣服,即便如此,依旧是气宇轩昂,英姿勃发。这横看竖看的,哪里像是一个农民啊,分明还是一个王爷嘛。

依依不禁摇了摇头,只得自己动手给他伪装起来,贴上了胡子,又带上了草帽,往他的衣服上抹上了一些泥巴,特意嘱咐道:“麻烦你别把你的脊背挺得这么直,也别昂着你这高贵的头颅,弯着点腰,走路姿态也别这么闲庭信步的行不行?你看农民怎么走路的,你就怎么走路。”

凌轩吸了一口气,道:“我知道了。”

凌轩刚往外走了几步,瞧着夏依依脚不停的跟着他,凌轩立即顿住了脚,回头道:“你跟着我干什么?”

“我跟你一起出去查看民情啊。”依依认真的回答道。

“你还想去外头?万一又碰见了那地痞,怎么办?”

“这不是正好?你就可以收拾收拾他了啊。”依依眨巴着眼睛说道,随即又道:“这不是有我在你的身边,才能更好的帮你打掩护吗?万一那些小老百姓不相信你呢?有我在,他们才会更加相信你的。”

凌轩皱了皱眉,她哪里是想去帮自己大掩护,分明就是想去玩。

凌轩无奈的摇了摇头,道:“那就走吧。”

“好咧!”依依高兴的挽着凌轩的手臂就往外走。

连城的街道,便是出现了一对长相俊美的年轻小夫妻,在城里头东看看,西瞅瞅,也不怎么买东西,就是挤在人群里张着耳朵听。

“你知道吗?昨夜华大人死了,被火烧死了。”

“怎么会烧死?”

“你不知道,昨天那简直是太可怕了,有人在王爷的饮食里下毒,华大人带人出去追歹人去了,结果好多黑衣人去王府里头刺杀王爷,又在衙门里放火了,后来华大人回衙门救火,不慎被火烧死了。”

另一个百姓冷哼一声道:“他能亲自去救火?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那不是有王爷在吗?他肯定是想在王爷的面前好好表现,想求个功劳,没有想到竟是被烧死了。”

“真是因果报应啊,他肯定是被章家的冤魂给拖进火里的。”一个老太神神叨叨的说道。

“可不是吗?章大善人不过是不肯跟他们同流合污罢了,他就这么陷害章家,还私吞了章家的财产。”

一个人咬牙切齿的说道:“只可惜他的那几条狗没有跟着他一起葬身火海。”

夏依依便是上前插嘴道:“如今王爷来了,还会暂掌连城事务,这可是大好机会,章家就可以去跟王爷申冤了呀。”

一人瞟了夏依依一眼,鼻孔冷冷的哼了一道气:“申冤,哪能那么容易?民告官,可是要滚钉床的,不死也要去了半条命。再说了,章家人都已经满门抄斩了,哪里还有人去给章家申冤?”

“那其他百姓若是有冤屈,也可以去跟王爷告状的啊。”

“只是轩王一向性情冷暴,本就不是和善之人,谁敢去触犯轩王的怒颜?若是来这里的是性情温和的安王,也许还会有人去告状了。”

依依偷瞄了一眼凌轩的脸色,果然有些难看,依依不禁扁了扁嘴巴,就他这么一个臭脸,也难怪那些百姓不敢靠近他了。

夏依依便是对那些百姓笑言道:“轩王虽然性情冷暴一些,但是从来都是忠君爱国又十分爱护百姓的,再者,轩王一向治军严明,不让自己的属下有任何作奸犯科之事,想必,若是有百姓去申冤,王爷一定会公正处理的。”

那几个围在一起嚼舌根的百姓全都抬头看下那个夏依依,见她容貌漂亮,气质不凡,虽然穿着布衣,却依旧掩盖不了她的美丽。其中一人见她白白嫩嫩的,倒也不像是农家妇女,便是疑惑的问道:“难道你很了解轩王不成?”

依依打了个哈哈说道:“我哪里了解他啊,不过是听别人口口相传罢了,这次轩王在北疆大获全胜,立了那么大的功劳,大家也是有目共睹的。我相信轩王,只要大家去找他申冤,他一定会给申冤者平复冤屈的。”

其中一个老百姓朝着她身后高大的男子看了一眼,见他脸色有些阴冷,他回望自己的眼神更是让他有了无形的压力,连忙住了嘴,赶紧走开,不再聚在这里聊天了。

其他几个百姓也往凌轩看了一眼,全都被凌轩的气场给吓得浑身一个激灵,便是立即四分五散了去。依依不禁对着凌轩翻了一个白眼,责怪道:“你看看,你就不能收敛收敛你身上的寒气?把他们都给吓跑了。”

凌轩很委屈的朝她皱了下眉,这能怪他吗?他这身气质,可是与生俱来的,即便是穿着这样的布衣,依旧掩盖不住他的气质。

“这里是偷听不成了,走吧,我们换个地方去听,不过,你可要收敛一点你的寒气,不然,我可不带你去了。”依依警告道。

嗯?凌轩无语的看着夏依依那认真的模样,她是不是搞颠倒了?明明出门的时候,是他不想带她出来,怎么到了这会儿,竟然变成了她不带他了?

依依冷哼一声,便是傲娇的朝着他撅了一下嘴巴,翘着尾巴就先走了,凌轩轻声唉了一声,缓缓的跟在她后头踱步。

跟在夏依依身后,今天,凌轩倒是听了不少的百姓真言真语,凌轩这才深深的赞叹了一下夏依依,她的方法果然是最为简单奏效的,看来,为了让那些百姓能主动积极的到衙门里头申冤告状,还要先出个告示,取消民告官要先滚钉床的规矩。

到了傍晚,夏依依和凌轩收获颇丰,便是打算回衙门了,然而,冤家路窄,夏依依听到了自己身后传来一声还带着浓浓酒味和口臭味的调戏声:“小娘子,咱们又见面了,你跟八爷可真是缘分不浅啊。”

------题外话------

呀,我收获了一枚解元。撒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