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伺候夫君穿衣(二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依依咬了咬唇,真是尴尬,怎么就碰上了八爷了呢?抬眼偷偷瞄了一眼凌轩,果然,他的脸色犹如乌云密布一样。凌轩狠狠的瞪了她一眼,气恼道:“你惹出来的风流债!”

依依不禁惆怅了,真的不是她主动去惹的,是别人来惹上她的,依依不要脸的道:“谁叫你娶了个如花似玉,倾国倾城的漂亮老婆呢?”

“……”

说话间,那个八爷便是已经走到了夏依依的跟前,一看夏依依身旁还站了一个男人,再一看,这个男人居然拉着小美人的手,想来应该就是这个小娘子的丈夫了。他的眼里立即闪现出了嫉妒的火光来,上下瞟了一眼这个男子,发现他虽然带着斗笠,有些看不清他的全貌,可是那露出一半的脸颊,也能看得出来,这个男子长得极为帅气,再看他被包裹在衣服里的肌肉,显然是个肌肉极为发达的人。

之前他见这个小美人是一副妇人打扮,他还十分郁闷,这么好的一颗白菜究竟被哪个猪给拱了,没有想到竟然是这么一个俊男,看起来,两个人还真的是很般配,八爷就更是恨得牙根磨了磨。

不过,八爷也没有将这个男人看在眼里,长得帅气,又有力气有什么用?还不是一个佃户,这一身的肌肉,怕也不过就是干农活练出来的,像他这样的身份,又能赚得了多少钱,小美人跟着他过日子,还不是过得苦哈哈的。以自己连城一霸的身份,若是要将这个小美人给抢回家去,她丈夫也没有法子,若是他敢不从命,那就想个计策将他给杀了。

想及此,八爷直接忽略了眼前的男人,对着小美人露出了淫笑,道:“哎呦,小娘子,你今儿怎么把八爷给灌醉了,八爷醒来以后,可想你得紧,这几个小喽喽也真是,没有一点眼力见的,怎么就不把你留下,由着你走了,八爷醒来就连忙出来找你,可把八爷好一通找啊,幸好又见着你了,这一回,八爷可不能再让你走了,来,跟八爷再去喝酒去。”

依依笑着看向他,微微挑了挑眉,道:“怕是不成了,我家相公是不会同意的了。”

八爷此刻这才轻蔑的看了一眼眼前的男人,说道:“他?是你相公?做什么的?”

“就是我相公啊,跟我一样,不过就是一个普通百姓,一个佃户罢了。”

“他能给你什么?天天穿这破旧衣服,你倒不如跟他和离了,跟了我八爷,八爷保准你一辈子吃香的喝辣的,金山银山任你享用不尽如何?”

八爷拿着烟斗吸了一口烟,轻蔑的朝着凌轩呼了一口烟气,眼神里全是一些鄙夷。

凌轩轻轻的吐露了两个字:“找死!”

竟然敢当着他的面,挖墙脚撬走他的妻子?

八爷脸上的肌肉瞬间狰狞,恶狠狠的往地上啐了一口,对那些小喽喽道:“把他给我好好教训一顿,不过小心点,别伤了八爷我的小美人。”

“是”,那些小喽喽立即就要上前动手。

依依连忙大喊道:“八爷,你这么做,就不怕官府缉拿你吗?”

“官府?八爷我告诉你,以前华大人在的时候,华大人都要对八爷我礼让三分,如今华大人不在了,八爷我就是这连城的天!”八爷凶狠的说道。

“现在可还有王爷在连城呢!”

“王爷?他天天躲在衙门里,能知道个啥啊?我可警告你们,你们若是敢去衙门告我,哼,章家就是你们的下场。”八爷恶狠狠的说道。

夏依依听到八爷说王爷天天躲在衙门里,便是也有些同感,微微歪着脑袋,从凌轩的斗笠下看向凌轩,露出了一个嘲讽的笑容,凌轩脸色铁青的回瞪了她一眼。

“给我打”

那些小喽喽一得了八爷的命令,便是拿着棍棒就上前来打凌轩,凌轩从其中一个人的手中夺过一根棍子来,一根棍子耍的那叫一个眼花缭乱,不过片刻功夫,地上就已经躺满满地打滚的小喽喽。

“哼,还有些身手。”八爷冷哼一声,再次挥手,命令道:“都给八爷我上,换刀子。”

凌轩的脸色就更是阴冷了,拿棍子打人就已经不对了,竟然敢光天化日之下当街拿刀子砍人?看来这个八爷的胆子可真是比天还高啊。

十几个小喽喽拿着刀剑就朝着凌轩砍了过来,八爷连忙喊道:“别伤了我的小美人呦,不然,八爷我要你们好看。”

凌轩闻言,身上的寒气更重,抓着依依的手不禁紧了紧,疼得依依眉毛都拧到一起去了,凌轩依旧拿着手中的棍棒,也不换刀剑,就直接将靠近他身边的人全都给打倒了。

八爷一瞧见人都趴下了,便是连忙往后头再招手,道:“上,都给我上。”却是没有一个人应声,八爷往身后一瞧,竟然已经没有一个小喽喽了,八爷这才开始有些慌张了起来,没有想到,这个男子的武功竟然这么高,一个人就能打倒他带的几十个小喽喽。

八爷虽然也有些身手,可是他已经很清楚的明白了对方的武功绝对在他之上,因为他自己孤身一人,根本就不可能打得过这么多人,再者,那个男人的右手竟然一直拉着小美人的手都不曾松开过,也就是说,他单手就对付了几十人。

这样身手的人,在连城怕是不多见。

八爷连忙朝着凌轩抱拳作揖道:“真是不打不相识,兄台身手不错,倒不如投靠到八爷的麾下来,八爷让你当个二把手如何?也好过你当一个佃户,天天去地里头干活。”

凌轩正要对他发作,狠狠的教训他一顿,夏依依连忙紧了紧凌轩的手,低低的说道:“放长线,钓大鱼。”

夏依依便是对八爷道:“今儿八爷既然赏识我家相公,我们也不好推辞不是?不过我家祖母生病了,我们今儿进城来是为了抓些药回去给祖母治病的,只怕我家相公近期来是没有空来八爷这儿了,不过,我家小叔子倒是跟我相公一样,有个好身手,倒不如让我家小叔子先来八爷手上当差,等我祖母的病好了,在来八爷这儿,不过,这二把手的位置可得先让小叔子替我相公先占着,免得到时候八爷你不作数,不让我家相公当这二把手。”

八爷忙不迭的回答道:“那是自然。”

“不知我家小叔子什么时候能来八爷这里报道?不知该去何处找八爷?”

“这好说,想来找我,就来城东八方堂,他什么时候去都可以,即便我不在那里,我也会给手下人交代一声,好好招待他。”

“如此,便是多谢八爷了,告辞。”

夏依依说道,转身拉着凌轩便走了,八爷在后头恨恨看着这个小美人再一次从自己的身边溜走了,这种到嘴的鸭子飞了的感觉十分的不好受,可是自己又奈何不了她丈夫,从今天看来,她丈夫绝对是个狠角色。八爷心道,将来寻了机会,一定要将这个男人给干掉,把他娘子收到自己的帐内。

凌轩一路憋屈的由着夏依依拉回了衙门,一进门,凌轩便是有些恨恨的说道:“夏依依,你搞什么鬼啊?还拦着我教训他?”

“我这不是为了让你的人能深入敌营吗?你现在可以派一个你的手下去八方堂,查查八方堂里头都有些什么证据。”

“即便不派人去八方堂,我也可以让他们暗中调查。”

“暗中调查哪有深入敌营调查来得快呢?”依依放缓了行走的步子,道:“你要收拾他,也不急在今天这一时,迟早也要收拾他的,他参与了这么多的案件,可以说是罪无可赦的了,但是现在留着他还有些用处,今天你若是教训了他,怕是会引起连城其他党羽的注意了,到时候,可就因小失大了。”

凌轩轻哼了一声,道:“那就按你说的办吧,不过,你可不能再出去了。”

“为什么?”

凌轩的语气有些不善:“我不想看见他看你的那种眼神。你这些天就给我老老实实的呆在衙门里,那些事情,我自会派人去处理,而且,我接下来也没有空陪在你身边一起出去了,我怕是要准备给那些百姓申冤了。”

“他们都不敢过来申冤,你有什么办法了吗?”依依抬头问道。

“我会取消滚钉床的规矩,让那些百姓毫无顾忌的过来申冤。”凌轩自信满满。

“切,你以为这样就够了啊?”依依不屑一顾。

“为何?”

“很少有人敢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那些百姓也说了,并不知道轩王的秉性,不知道你会不会公正严明的对待那些去申冤的人。我相信,即便你挂出了免了滚钉床的告示,他们依旧会躲在暗处观望,等着别人先来衙门申冤,试试水深,再看看你处置的是否公正,然后他们再决定是不是要出来申冤。”

凌轩点点头,老百姓的胆子会小得多,若是没有人率先出来申冤,其他人怕是就不会出来了,凌轩微微皱眉道:“我会安排一个苦主过来申冤,开了先河,相信其他人就会纷纷过来申冤了。”

“嗯,那你最好还是找一个能当场就下判决并能处置的人,不用案件太大的,简单一些的为好。老百姓要看的,是你的高效率和你的公正,做个表率就行了。”依依补充道。

“嗯,我先去安排这些事情,你先回房休息吧。”

“你不吃饭啦?”依依问道。

“你先吃,不必等我。我忙事情要紧。”

凌轩将夏依依送至房间内,便是转身去了衙门忙事情去了,依依耸耸肩,便是也不等他,直接让人传了饭菜先吃了。

直到夜深了,凌轩才将事情安排妥当了,回去吃饭,正吃着饭,天问回来了,在外头低声说道:“王爷”。

凌轩放下碗筷,出去和天问嘀咕了一阵,天问领命而去,凌轩折转回来继续吃饭。

夏依依看他吃得比平时稍稍急了一些,这忙了一整天了,连口饭都吃不好,依依心疼道:“下次你若是忙了,便不必回房来吃饭,你让他们把饭菜送到衙门去吃,不必这么饿着你自己。”

“我觉得回来有你陪着吃饭,这饭菜才香一些。”

呃!依依不禁挑了挑眉,杜凌轩这是在说另类的情话?

次日,天刚刚亮,衙门外便是已经聚了好多老百姓了,一个个的都伸着脑袋往衙门里头看,他们今天听到到处都有人在说城西的肖屠户之妻王氏要去衙门里头告状,状告郑把总杀了买肉的吴三,却无赖到了肖屠户身上,结果,却被知事大人判处了肖屠户死刑,而郑把总依旧逍遥法外,快活自在。

当然,这些消息全都是凌轩命人四处散发的,而王氏,则是凌轩派人过去给了王氏承诺,只要她敢上诉,就一定会还肖屠户一个清白,还会给他们家一笔赔偿金。王氏自从肖屠户死后,独自一人抚养着三个幼子,生活着实艰辛,三个孩子每日里都吃不饱,若是她能去上诉,领到的赔偿金可够他们母子四人十年的生活费了。王氏看着三个孩子着实饿得慌,为了抚养他们长大成人,咬咬牙,便是答应了去申冤。

夏依依今儿醒的也极早,在凌轩刚刚起身的时候就醒来了。

依依连忙拿了凌轩的衣服就伺候凌轩穿衣,凌轩疑惑的看着夏依依,问道:“你要做什么?”

“伺候夫君穿衣啊”,依依笑靥如花。

凌轩浑身一凛,防备的往后倒退了两步,看着她半晌,“嗯?你有什么阴谋?”

他怎么跟防狼一样啊?依依哭笑不得:“我能有什么阴谋?我不就是伺候你穿衣服吗?这不就是你家的家规还有那什么女则的规矩啊?”

“不对,你根本就不会遵守这些规矩,我以前要你伺候我穿衣,你都把我给臭骂了一顿。今天怎么主动给我穿衣服,还笑得这么开心?反常必有妖,你究竟有什么企图?”凌轩依旧十分谨慎的看着她,挡着夏依依伸过来的手。

“我就是觉得你今天跟往常不一样,我觉得今天的你,值得我伺候你穿衣啊。”依依眨着一双真诚的大眼睛说道,往前走了两步,靠近他。

凌轩又往后退,十分忐忑:“夏依依,你究竟要做什么?你若是有什么要求,你就尽管跟我提,不必整这些来吓人的。”

依依嘲笑道:“瞧你这点胆量,胆小鬼,还不快将手给伸出来?我给你穿衣服,我可是跟你说,伺候你穿衣服,机会只有这一次,错过了,可就没有了。”

凌轩微微皱了皱眉,心道,她就算再有什么阴谋,还能吃了他不成?便是将手给伸开,让夏依依给他穿衣服。凌轩见她真的只是仔仔细细的给自己穿衣服,看她的小手给自己扣着扣子,凌轩十分享受,便是亲了亲她的脸颊,嘴角带笑的问道:“今儿,你怎么变得这么贤惠了?”

依依嗔怪的瞟了他一眼,道:“我一向都贤惠,只不过,我并不认为伺候男人的生活起居才是贤惠罢了。”

“那你今天怎么?”

“因为你今天与以往不一样一些,我今天是代替那些百姓好好谢谢你,所以,才伺候你穿衣的。你今天要去当一个好王爷了,要给百姓申冤,除奸臣,是为民除害的大好事。”依依给他扣好了最后一粒扣子,絮絮叨叨的说道,“我跟你说,你今天必须要当一个公正严明不畏强权的好官。我可警告你哦,你若是敢为虎作伥,助纣为虐的话,我要扒掉的,可不止我给你穿上的这一层皮哦!”

凌轩哂笑一声,捏了捏她的脸蛋道:“放心,我绝对会当一个好官,不会让爱妃失望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