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狗咬狗(一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黑虎上前恭敬的说道:“八爷,你怕什么?你在连城呆了这么些年了,什么样的难处没有遇到过?还能怕了这查案不成?那些案子,你想想,你手上可有谁的把柄,你完全可以去找那些贵人相助啊,他们必定会保住你的。”

八爷戒备的看着他,阴狠的说道:“你都知道些什么?”

黑虎连忙假装害怕,道:“我一个刚来的,哪里知道些什么?但凡有些脑子的人都能想到的事情,八爷在连城既然能混得这么风生水起的,这里头盘根错节定会不少,我不过就是瞎猜罢了。”

八爷闻言,微微点头,便是吩咐黑虎在八方堂里头看家,自己则骑马出去找贵人帮忙去了。

八爷这边一动身,天问则远远的在暗处跟了上去,天问的武功极高,跟踪得又十分小心,那八爷虽然有些武功,却是没有发现身后跟了一条尾巴。

八爷七拐八拐的就来到了连城通判何大人家里,何通判一见八爷来了,脸色当即一沉,道:“这个节骨眼上,你来本官这儿做什么?”

“何大人,王爷在那里为民申冤,查案子都快要查到我的头上来了,我这不是都没有法子了吗?这才来请何大人帮我渡过这个难关。”八爷谄媚着脸乞求道。

何通判冷哼一声,道:“本官现在都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了,你还想要我来帮你?本官怕是没有这个能耐帮你了,你还是另找人帮你吧。”

“何大人,你这可就说笑了,这连城,以前除了华大人,可就是你的官最大了,如今华大人没了,可不就是你是连城的天了吗?你还能没有这个能耐?”八爷虽是笑着说这话的,可是他的笑容里却有些耐人寻味的意味。

“八爷,你还不明白吗?如今这连城的天可是轩王。而且,本官思前想后,只怕那华大人的死,可不是意外。”何通判的眸子缩了缩,语气有些沉重。

八爷能混到这个份上,也不是蠢人,便是凑上去低低的问道:“你怀疑是轩王?”

“哼,不是他还能是谁?本官可是暗地里询问过了,那些在灭火的衙役都没有听到起火的屋子里头有华大人的呼救声,只是在灭火后看到了华大人烧焦的尸体。若是华大人不小心被火烧着了,没有理由不大声呼救,除非,他被人点了穴道,或是先被人杀了然后再扔进屋子里头的。”

“那这么说来,轩王在连城替百姓申冤,是一个幌子?”八爷倒吸了一口凉气。

何通判脸色更是阴沉,道:“只怕不仅仅申冤是个幌子,就连他离京来连城,说是出来找解药都是一个幌子,他根本就不是出来找解药的,他就是特意来连城除掉我们的。”

八爷这才感觉到事态的严重性,这根本就不是他们因为百姓申冤的案件给牵连了,而是轩王的剑尖本来就是指着他们来的,那些百姓,不过是被轩王利用了罢了。如此一来,轩王既能除掉他们,又能在百姓中得到一个好名声、好口碑。

八爷顿觉自己的呼吸都有不畅快了,他拿着烟斗的手再次抖了起来,颤抖的问道:“难道这是圣上的意思?”

“难说啊”,何通判重重的叹息了一声,他也有些害怕了起来,若是真的是圣上的意思,那怕是圣上想要对付的,可不是他们连城的这些人,而是要对付钟家一派的人了。

八爷连忙说道:“那赶紧给钟尚书报个信啊。”

“已经写信过去了,不过现在还没有回信。”

“哦,那也就只好等着了。”八爷道,随即又郑重的对何通判道:“若是我被案件牵连进了衙门里,届时,还请何大人搭救一二。”

何大人皮笑肉不笑的说道:“你放心,我能搭救的,自然会来搭救你的,不过,你可千万把住你的嘴巴,别乱说话才是。”

八爷的脸色瞬间就不好看了,何大人开始威胁他了,八爷阴恻恻的笑着说道:“你放心,我自然能把得住嘴巴了,不过,我希望到时候何大人不要食言才好。”

“那是自然”,何大人笑着拍了拍八爷的肩膀,一副哥俩好的模样。

“如此,八爷便多谢何大人了,告辞。”

“慢走”

二人面上带笑的互相告辞一声,八爷便是大步跨出了何府。八爷刚一出去,何大人的带笑的脸瞬间就阴沉了下来,眼里闪过一抹杀意,伸手招来了一个手下,吩咐道:“这个八爷,不能留。”

“是”,话音刚落,那个手下便是立即闪身出去了。

天问闻言,眉头微皱,连忙一个轻功飞速朝着八方堂而去,他现在不宜过早露面,以免惊动了八爷,让他知道有人跟踪他,救八爷的事情,还是让黑虎去做比较好。

黑虎虽然已经当上了八方堂的二把手,但是八爷对他十分的不信任,他根本就只是一个二把手的空衔罢了,没有半点实权,既没有钥匙掌管,手底下更是没有半个小喽喽。说到底,他除了份例银子给得比那些小喽喽多一点以外,跟那些小喽喽也没有多大的区别了。

黑虎听到了屋顶上传来两声乌鸦叫声,微微皱了皱眉,不动声色的走去后院茅厕去了,倒也没有人怀疑什么。

“天问,有什么情况?”

“你快去路上搭救八爷,何通判要杀他灭口。”

“是”

黑虎转身回了正厅,便是对着正厅里的几个小头目道:“大哥,我怎么总觉得我右眼皮跳得厉害啊,八爷会不会有什么事啊?怎么这么会儿了,还没有回来,我们要不要去路上接他一下?”

一个小头目十分不屑的说道:“我说黑虎啊,虽然八爷让你当这个二把手,不过就是说得好听罢了,可没有打算给你实权,你今天才刚来,你这么快就想过一回二把手的瘾了?”

黑虎阴鸷的眸子死死的盯着那个小头目,道:“那你就呆在八方堂里吧,等我去救了八爷回来,看八爷不扒了你的皮。”

黑虎对下头的小喽喽道:“虽然现在连城的局势有些紧张,但是现在八爷还没有倒呢,你们就开始不效忠八爷了?现在八爷有难,我们就更应该帮着八爷渡过难关,你们还不赶紧跟我一起去救八爷?八爷一定会好好好的赏赐你们的。”

那些小喽喽可都不是各自为营的,他们都是有各自的小头目带领的,他们的小头目都还没有开口,他们就更是不敢越过了小头目去答应黑虎了。

下头一片安静,没有人附和他,黑虎微微皱眉,道:“虽然我现在还没有掌权,但是八爷赏识我,将来我一定会受到八爷的重视的,你们要认清楚形势,别像某些人似得,鼠目寸光,你们还不赶紧投靠我,现在跟我一起去救八爷,再晚了,可就来不及了。”

其中一个平时并不太得重用的小头目一见这情势,平时他就不得大头目的眼缘,若是他得了二当家的眼缘,将来二当家掌了权,就一定会重用他的了。

那个小头目便是立即上前来说道:“二当家,小的二牛这就跟着你去救八爷。”

“你有多少手下?”

“不多,也就二十多个。”

黑虎盘算了一下,今天八爷是独自去的何通判家里的,何通判若是要对付八爷,只会出能打得过八爷的人手,不会考虑还多出了二十个小喽喽的情况,黑虎点点头,“可以了,跟我一起去救八爷去。”

八爷从何通判家里出来,走了一段路,隐隐约约觉得有些不对劲,似乎后头有人跟着,八爷连忙就加快了脚步往前跑,不过跑出了一段距离后,后头那些人发现八爷已经察觉他们了,便也不再偷偷摸摸的了,反正他们今天的任务就是要八爷死,若是在后头一直躲着,可杀不了八爷,终究是要出来正面打斗一场的。

一个黑衣人头目一挥手,那是二十几个黑衣人立马就加快了速度追了上去,将八爷给团团围在了中间。

八爷看着这么多的黑衣人,自己一个人,怕是打不过他们,八爷冷哼一声,道:“怎么?轩王什么时候喜欢这么阴着杀人了?就这么急不可耐了吗?竟然不再妆模作样的通过给百姓申冤查案子,来缉拿我?”

那黑衣人头目眼里闪过了一丝嘲讽,这个八爷可真是没有头脑啊,这死到临头了,居然都不知道要他性命的人究竟是谁?

那个黑衣人顺势就将脏水给泼到了轩王的身上,道:“轩王既然要你三更死,谁人敢留你到五更?”

黑衣人头目一挥手,那些黑衣人立即挥着刀剑就朝八爷砍了过去,八爷连忙躲避开来,将烟斗一别在腰带上,抽出剑来就对上了那些黑衣人。

这个安静的小道上瞬间就响起了兵刃的声音,那些黑衣人下手极狠,招招都朝着八爷的致命之地挥去,八爷寡不敌众,一个人根本没法打得过他们,只怕再打下去,自己就一定会惨死在他们的剑下了。

八爷连忙道:“你们带我去见轩王,我这里有他想要的东西。”

那个黑衣人头目眼睛一眯,何通判果然猜的准,这个八爷一定会临阵倒戈出卖他们的,黑衣人的眼里杀意更浓,道:“轩王不想见你,他只想要你的一条命。”说罢,这个黑衣人头目便是也加入了围攻八爷的行列当中,而且下招都比其他黑衣人更为阴狠毒辣。

八爷也不是个愚笨的,立即就明白了过来,狠狠的啐了一口,骂道:“狗日的何通判,说好的要保我,居然敢杀人灭口。”

黑衣人头目一见八爷居然已经猜出来了,当即就狠狠的回骂道:“怪只怪你知道得太多了,你刚刚不是还想着要去轩王那里告密吗?既然如此,你就更不能留了。”黑衣人一招手,大喊一声道:“兄弟们,给我往死里砍。”

“是”,那些黑衣人眼眸里的凶光更甚,一个个的好似索命的小鬼一样朝着八爷扑了过去,八爷不过十来招,就被他们打得节节败退,身上已经出现了深深浅浅十几条刀伤了,连忙就往别的地方跑去。

“拦住他”,那些黑衣人急忙追了上去。

黑衣人头目嘴角狠狠的勾起,便是拉弓朝着八爷射去,八爷感受到身后传来凌厉的呼啸声,连忙一个翻滚朝着前面的草丛里打了一个滚,躲过了这一支箭,下一刻,几支箭连续射了过来,八爷不断在草丛中翻滚躲避着,仍旧在背后被射中了一支箭,便是不好再翻滚了,只好猫着腰在草丛里往前跑。

黑衣人头目冷哼一声,虽然那支箭射偏了,没有射中心脏,但是他一定活不长了,只怕他都没有办法活着跑回八方堂了,这一路上,血都不够他流的。

黑衣人头目一个轻功飞了过去,轻缓的落在了八爷的身前,阴翳的盯着八爷,道:“八爷,你就别挣扎了,即便今天何大人不杀你,他日轩王也一定会杀了你,你又何必胆战心惊的多活这两日呢?倒不如早死早超生,今天我就送你一程。”

黑衣人头目挥剑就朝着八爷的脑袋上砍去,八爷连忙举起剑就要挡,然而他发现他根本就没有什么力气反抗了,很轻巧的就被那人将他的剑给挑了开去。八爷不禁仰天狂叹一声,道:“哈哈哈,没有想到,八爷最后竟然是死在你们的手里。不过,八爷我平身最爱抽烟,临死前,还想再抽一口烟。”

八爷将腰间的烟斗取出来,放在口里猛地吸了一口烟,似乎吸了这一口烟就彻底的满足了,闭着眼睛就等着那个头目砍了他的脑袋。

那个头目得意的一笑,朝着他的脑袋砍去,然而,下一刻,那个头目惊讶的发现自己的心脏已经被被八爷给刺穿了。他不可置信的低头一看,八爷的那一根烟斗里头居然藏着一把小匕首,自己竟然着了他的当。

小头目不甘心的恶狠狠的瞪着八爷,咬牙切齿的朝着他的手下吩咐道:“杀了他。”

即便自己死了,八爷又受了这么重的伤,他那支烟斗上的暗器也就只能管用这么一回,那些黑衣人既然知道他的烟斗有暗器,必定会防着他,八爷一定会死,自己在黄泉路上也就不会孤单了。

那些黑衣人一见自己的头目竟然死在了八爷的手上,便是恶狠狠的啐了一口道:“八爷,你可真卑鄙,居然使阴招。”

“卑鄙?你们这么多人围攻八爷我一个人,你们还好意思说八爷我卑鄙?”

“弟兄们,给我上,今天,就要拿八爷的人头给老大报仇。”

一声令下,那些黑衣人便是立即将八爷给团团围住了,齐齐攻了上去,这一回,八爷可是就真的回天乏术了,他那烟管里的暗器已经暴露了,如今对他们根本就起不了什么作用,片刻,他的身上就已经多了好几条伤口了。

八爷拿着烟斗的手连着整个肩膀都被削掉了,就剩下一只左手,又没有了武器,两条腿也跑不动了,被黑衣人一脚给踢翻在地,只得眼睁睁的看着那刀朝着他的脖子砍去,他这一回真的绝望了,他已经没有任何能力反抗了。

噗!

那个要砍杀八爷的黑衣人竟然狂吐出一口鲜血来,他的胸口被一支利箭刺穿了。刀也无力的落下,八爷连忙就往旁边躲。

八爷喜出望外,绝处逢生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