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连城水深(二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倒下那个黑衣人的身后,黑虎快速的飞奔过来,八爷兴奋不已,连忙朝着黑虎跑了过去。

黑虎焦急的表着忠心,说道:“八爷,你怎么成了这样了,属下来迟了,让八爷受苦了。”

八爷连忙对着黑虎狠狠的咬牙道:“那个该死的何通判,竟然敢杀了我灭口,派人过来杀我。”

那些黑衣人一看,竟然还有帮手过来了,黑衣人不禁暗暗后悔,刚刚怎么就不加快一点动作,早点将八爷给杀了,现在要想杀了八爷,怕是难上加难了。当即立即举着刀剑就朝八爷继续砍去。

黑虎连忙护在了八爷的身前,黑虎的武功远在那些黑衣人的武功之上,不肖片刻,便已经杀了几个黑衣人了,二牛也连忙带着那些小喽喽对付那些黑衣人,将八爷护在了最中心。

不一会儿,那些黑衣人便是都被黑虎他们给砍杀了,还特意留了两个活口,黑虎赶紧带着八爷就往回走,焦急的道:“八爷,我们现在必须赶紧去找个大夫,不然,你的伤势可拖不了多久。”

八爷喘着粗气道:“赶紧给我送到医馆去。”

二牛不禁皱了皱眉,道:“八爷,这个时候的医馆都已经关门了,上哪里找大夫去啊?”

黑虎坚决的说道:“关门了,就敲开门。”说着就背着八爷往医馆跑,一边跑,一边给在暗中的天问打手势。

夏依依正睡的香,却是被凝香给摇醒来了,“王妃,天问找你,想请你去救一个人。”

“嗯?救谁啊?怎么不找鬼谷子?”依依迷迷糊糊的说道,强睁着双眼,立即起身穿好了衣服。

“救八爷”,凝香说道:“八爷的伤势十分的重,鬼谷子怕是应付不过来。”

依依皱了皱眉,道:“八爷怎么受伤了?”

“他是被何通判派人杀的。”

依依轻哼了一声,想来是八爷手上的证据对何通判十分的不利,不然,何通判也不会如此着急的要杀八爷灭口。依依暗暗咬了一口牙,“那八爷也是活该。”

黑虎将八爷抬进了一个医馆里,将那些小喽喽都给赶了出去,又点了八爷的睡穴,夏依依从里侧的门走了出来,看了一眼八爷的伤势,不禁皱了皱眉,有些不情愿的拿出诊箱给八爷治伤,若不是留着八爷还有些用处,夏依依才不想给一个坏人治伤了。

夏依依将八爷诊治好了之后,又从里面那个门悄悄的回了后衙,黑虎便是赶紧将八爷给抬回了八方堂。

八爷一回了八方堂,之前那些不肯跟着黑虎去救八爷的人此刻后悔不迭,他们怎么就没有抓着这个立功的机会呢?白白的被新来的黑虎给占了便宜。

“八爷,你好点了没有?”那个大头目说道。

“哼!”八爷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道:“若不是黑虎过来救我,我此刻都已经死了,你们倒是会躲在八方堂里躲清闲,黑虎让你们过来救我,你们都不肯来,八爷我真是白白养了你们这么多年。”

“八爷,我们也不知道你会遇到危险啊,倒是这黑虎,他是怎么知道你有危险的?我怀疑,黑虎怕是跟那些杀你的人是一伙的。”

黑虎淡淡的道:“我不过就是比你聪明一些,分析了一下现在的行事,感觉那些人会对付八爷而已。我若是跟那些黑衣人是一伙的话,我不是更应该在八方堂里阻挠你们去救他,然后让那些黑衣人杀了八爷。我又何必去救他?”

八爷立即对着那个大头目骂道:“你们救我的本事没有,倒打一耙的本事倒是上了天了。”

黑虎劝道:“八爷,你切莫为了他们生气了,当务之急,还是想想怎么对付轩王和何通判吧,只怕那何通判若是知道你没有死,一定还会有下一招来对付你的。”

八爷重重的叹息了一声,凝重的皱了皱眉头,对黑虎说道:“你和我来。”

那个大头目依稀明白了八爷要做什么,上前一步劝阻道:“八爷,他才来了一天…”

“你闭嘴,我八爷的命是他救的,八爷我若是靠着你们这些贪生怕死的,今天都已经死了。”八爷愤怒的斥责道,重咳了几声,赶紧用仅剩的那只左手扶着轮椅坐了回去,朝着黑虎示意了一下。

黑虎连忙推着八爷的轮椅,和他去了八爷的房间,八爷将房间内的密室打开,将里面的一些账册都一一告诉了黑虎,拿了一串钥匙给了黑虎,沉声道:“这些年我干了不少的坏事,这些都是我和那些官员勾结的证据,若是那些官员敢再来杀我,你切记,一定要将这些证据交给轩王。这样,我在九泉之下可就不孤单了。”

黑虎拿着那串钥匙,心里不禁狂喜,终于达到了目的了,这么多的证据,如今可是都掌握在他的手上了。

黑虎凝眉道:“八爷,你放心,属下一定会帮你完成任务的,绝不会让那些狗官逍遥法外的。”

黑虎从八爷的房中走了出来,看了一眼猫在对面屋顶上的天问,黑虎将那串钥匙拿出来放在手上掂了两下,对着天问打了一个手势。天问了然,连忙回衙门跟王爷报信去了。

今夜的衙门,与往日不同,烛火通明,人声鼎沸,依旧和白天一样,凌轩在大堂内审案子,而衙门外头,依旧围观了许多老百姓,他们的脸上洋溢着兴奋的神情,眼里闪烁着希望的光芒。

这还是头一次有王爷在连城给他们这些老百姓申冤,而且还不畏强权,真的拿下了几个高官。他们心里不禁啧啧称赞王爷的铁手腕,也就只有轩王,才有这样的能耐对付得了连城里头这些厉害角色。

天问走了过去,附在凌轩的耳朵旁低低的说道:“王爷,黑虎已经拿到了八爷放证据的钥匙了,我们可以动手了。”

“嗯,事不宜迟,要速战速决,你立即去将章家小孙子带过来,一定要保护好他的安全。”凌轩低低的回道。

“是”,天问退了出去,便是连忙去接章家的小孙子。

八爷这一夜是怎么也睡不好了的,躺在床上,眼睛却是睁得大大的,他不禁感慨一声,还是多睁眼看看这个世界吧,只怕也看不了多久了。

如今,他已经和何大人撕破了脸皮,即便轩王没有查到他的头上来,何大人也绝对不会放过他的,只怕何大人还会跟其他的大人串通一气,这连城绝对已经容不下他了,他们必定还会杀他灭口的。

八爷正在感慨,一个小喽喽急慌慌的跑了过来,在房门外说道:“八爷,不好了,王爷在审理章家的案子了。”

“章家?”八爷惊慌不已,忍着疼痛站了起来,走出了房门,结结巴巴的说道:“章家不是都已经没有人了吗?谁还会帮章家申冤啊?”

“八爷,那章家竟然还活着一个孙子。”

“怎么会这样?现在审理到什么步骤了?”

“那章家的孙子竟然就是那天和二狗在一起的那个小男孩。据二狗今天在堂上交代,他是因为这些年来一直接受章老爷的施舍,心里感激章老爷,这才在章家遇难的时候跑去将章家的孙子给救了出来。现在才刚刚上堂,小的也没有听完整就连忙跑回来跟八爷报信了。”

八爷深深的皱紧了眉头,道:“我知道了,你继续回去盯着。”

与此同时,何通判也同样收到了下人的消息,何通判不禁急得团团转,连忙从府里出来,偷偷的去找知州大人,另一面,则是立即安排了人继续去杀八爷。不料等他去了知州家里的时候,竟然发现连盐运司经历以及卫千总也在知州家里。

暗中盯着何通判的暗夜组织的人不禁嘴角一笑,这雪球果真是越滚越大了啊。这些人已经开始自乱了阵脚了。

不过两柱香的时间,章家案子便是已经查到了八爷的头上了,衙役带着王爷的命令来到八方堂通传八爷去衙役。只是一到了八方堂,这八方堂居然已经没人了。

“不好,八爷跑了!”其中一个衙役大惊失色,这下,怕是要完成不了王爷的任务了。

“别着急,我们有办法找到八爷。”

跟着衙役一起过来的还有王爷的侍卫,他瞧见了黑虎在八方堂留下来的标记,当即就带着衙役一路朝着标记的地方追了过去。

在一炷香前,八爷思来想去的,总觉得自己若是去了衙门,即便是跟王爷坦诚相告,将所有的罪都老老实实的招了,以王爷眼里容不得沙子的秉性,怕是照样会将自己给判处死刑的,还不如留得这条性命等待以后东山再起,八爷便是连忙召集了八方堂的人带着金银珠宝仓惶往城外逃去。

然而,他们还未跑出城,就被一伙黑衣人给拦截了。

八爷没了右手,便是用左手拿着剑,阴狠的看着那些黑衣人道:“怎么?何大人杀不了我一次,还要再杀我第二次?”

“八爷,这一次,可绝对不会再让你活着逃跑了。”一个黑衣人凶狠的说道,当即就挥手冲了上来。

这一次,黑衣人做好了足够的准备,带的人也足够多,而八方堂,两百来个兄弟全都在这里,这一场厮杀,杀得震天响,一时之间,鲜血四溅,活像是一场小型战役。

黑虎只管保护着八爷的性命,而其他的八方堂的人有没有被那些黑衣人杀掉,他一概不管,黑虎冷眼看着这一场厮杀,冷哼了一声,这些人,有这个精力在东朔内讧,咋就没有这个精力上战场杀敌啊?

等到衙役们赶过来的时候,这场战役已经几近结束了,双方所剩之人都不足十人了,这鹬蚌相争,倒是让衙役们渔翁得利了,这一下,就将连城的两股恶势力全都给消灭了。

八爷一看那么多衙役还有王府的侍卫将他们都给包围了,这想跑都跑不了,几经挣扎,剩余的这些人全都被衙役给带回了衙门。

夏依依前半夜给八爷治了伤回了后衙,便是洗洗又睡下了,睡到这会儿,听见衙门大堂那儿吵吵嚷嚷的,这比起之前审理那些案子的时候要吵吵多了,揉了揉有些犯困的眼睛,起身,将凝香唤了进来,问道:“现在是在办哪个案子?怎么大堂那里那么嘈杂?”

凝香有些凝重的说道:“王妃,现在审理的正是章家的那个案子。”

“画眉呢?”依依问道,之前她派画眉过去打探那个沦落去抢劫的小男孩的身世,得知他是章家留下来唯一的血脉后,便是让画眉在暗中保护那个小男孩了。

“画眉她已经回来了,现在应该还在大堂旁边的那些侧屋里。”

“怎么这会儿这么吵?”

“奴婢也不知道,不如奴婢现在过去打探一下?”凝香道。

依依点点头:“嗯。”

不一会儿,凝香便是回来了,神色有些紧张,画眉也跟着她一道回来了,画眉的神色同样有些凝重。

依依不禁皱了皱眉头,“怎么?情势很严重吗?”

画眉点点头,道:“王妃,今天晚上只怕还有一场大暴动,王爷要我们贴身保护你,若是情不得已,就让我们带着你先行出城。”

“怎么?难道那些人还敢公然造反不成?”依依的冷厉的问道,那样的话,那些人的胆子未免也太大了一些。

“王爷已经查到这件事情所牵连的官员几乎占了整个连城重要的位置,而且,就在今天,何大人已经派了两拨人去杀八爷了。”

“他们又去杀八爷了?他死了没有?”依依皱眉,八爷可是已经断了一条手臂了,若是别人要杀他,可就容易多了。

“没有,幸好黑虎在八爷身边保护他,现在八爷已经到了大堂了,却是死不承认跟章家的案件有牵连,拒不认罪。”画眉顿了顿又继续说道:“另外几个高官已经有所准备了,我们的人发现连城的军队有异。王爷带来的侍卫极少,对付不了那么多的军队,已经命天问去别的地方调集军队去了。”

依依恨恨的说道:“狗急跳墙了,竟然敢冒天下之大不韪,举兵造反了。”

“王妃,我们可要及早做好准备。”

“嗯”,依依神色凛然,转身出去通知敏儿和鬼谷子。

衙门大堂内,那些个黑衣人也有禁不住刑罚的,便是招供了受了何通判的指使前来刺杀八爷,至于为何要刺杀八爷,只知道是八爷手里掌握了何通判的证据,却不知道是什么证据。

“来人,去将何通判传过来”,凌轩对衙役吩咐道,又对八爷冷冷的问道。“八爷,何通判为何要杀你?你手上有他的什么证据?”

八爷此时可还想着要来个矢口否认,当作无辜的说道:“王爷,我冤枉啊,我可是个本份人,这何通判素来横行霸道惯了的,他要杀我,哪里还需要理由。我可是受害者啊,求王爷给我做主,判了何通判的罪。”

“你是本份人?你干的无良之事可还少了?”凌轩冷哼一声。

八爷笑道:“王爷,虽然我们八方堂人数众多,可是我们都是守法良民,不过就是在连城干一些苦差事,走一些货物,赚一些辛苦钱养家糊口罢了。”

凌轩轻哼一声,淡淡的道:“来人,让八爷歇息片刻,等何通判过来了,再升堂。”

八爷不禁微微皱眉,怎么王爷不继续审下去了,甚至都不对他动刑?这一点都不像王爷的行事风格啊,八爷带着一肚子的狐疑被衙役给押了下去。

凌轩则是去了侧屋,王府侍卫已经拿着黑虎偷偷给的钥匙去将八爷私藏的那些证据全都给搬了过来,凌轩快速的将这些证据浏览了一部分,这八爷和连城的官员勾结犯下的事情罄竹难书,这证据都几乎要堆满了整个屋子了,凌轩只捡了一些重要案件的证据看了看,不然,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根本就看不完这些证据。

凌轩越看,整个人的脸色就越发的阴冷,这连城的水,比他想象的还要浑、还要深。

也不知道天问有没有调集到军队,只怕,自己将这个灭门惨案一点点深挖下去,真的要将整个连城的天都给翻转过来了。若是要将他们给捉拿下狱,他们一定会动手的。

凌轩的神色愈发的凝重,深吸了一口气,重又命人继续去打探一下天问的消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