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围攻衙门(一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钟尚书府,钟达收到了何通判的飞鸽传书,不禁心急如焚,之前华宇葬身火海之后,他也没有多想,可是现在,轩王已经接连将他的几个党羽给捉拿下狱了,钟达立马就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这个轩王怕是故意针对他们钟家的人了,就连那华宇之死,也绝对是轩王的手笔。

钟尚书赶紧穿着朝服就往宫里赶,他一定要劝皇上赶紧派一个新的守备去连城,不能再让轩王在连城代掌连城事务了,不然,这连城里,他的党羽绝对会被轩王给连根拔起的。这连城里,可绝大部分都是他的人,若是被一窝端了,那他可就损失巨大了。

皇上被李公公轻轻唤醒来:“皇上,钟尚书进了宫门了。”

皇上阴翳的双眸眯起:“他终于按捺不住了,跟他说朕已经睡下了,让他有事明儿早朝的时候再奏。”

不一会儿,李公公又折转回来,禀告道:“皇上,钟尚书说有万分紧急的事情要跟你禀告,让你一定要起来接见他。”

皇上冷哼一声,“哼,他倒是胆子越来越大了,竟然敢用几近命令的语气逼朕去见他。”

“紫玄!”皇上对外轻声唤了一声。

紫玄动作轻盈的翻身落下,恭敬的跪在了床前:“皇上。”

“轩王那儿可有消息传来?”

“回皇上,轩王今天传了飞鸽传书,说是审理了两个案子了,查了几个贪官污吏,不过这些只是两桩小案子,他接下来要着重利用章家灭门的案子,将连城的贪官污吏连根拔起,只怕这会儿,轩王应该已经开始审理章家的案子了。”

皇上那凝聚的目光看着窗外,沉思片刻,道:“若是轩王一旦动手解决那些人,就一定会采取速战速决的办法的,朕若是给他一天的时间,应该够,这样,朕只需将这边派过去的新守备在明天上午启程出发,就可以了。”

“那这守备之人?”

“派朕的人,这连城既是要被轩王清理一遍,则不能再让钟达染指了。”皇上起身,道:“更衣,摆驾御书房。”

御书房,皇上脸上带着倦意,微微不满的瞪着钟达,道:“钟达,听说你有万分紧急的事情要跟朕说,不知是何事?”

“皇上,日前连城的守备葬身火海,这守备一职也空缺着,这空着可不行啊,容易出岔子,必须赶紧安排一个守备去上任才行,不然,连城可就不会太稳当了。”钟达的话语里隐含了威胁的意味。

皇上的眼神里闪过一丝阴狠,转瞬即逝,面上却是淡淡的说道:“钟尚书,你为国操心也辛劳了,不过这算得了什么紧急的事情?守备一职不过才空缺了两天,再说了,不是还有轩王在那里代掌守备一职嘛,有轩王在,连城哪能出什么岔子?”

钟达暗暗咬了咬牙,这有轩王在,才容易出岔子呢。

“皇上,轩王不是要去找解药的吗?如今轩王离毒发的日子也越来越短了,哪能再让轩王在连城处理这些杂务,而耽误了寻找解药呢?”

“虽是如此,不过也要耽误个几天了,朕还没有相好该派谁去补缺守备之位呢。”

“皇上,老臣已经想好了一个最佳候补之人,可以即刻上任。”

皇上眼里闪过一丝杀意,笑着问道:“钟爱卿可谓是殚精竭虑,连朕该考虑的事情都替朕考虑好了?”

钟尚书不以为然的道:“皇上,老臣不过是替君分忧罢了。”

皇上轻抿了一口茶,问道:“你说说看,你想派谁去?”

“晋城的上一任守备马裕,他之前因为老母亲病逝,回家守孝三年,如今,孝期已过,依旧闲赋在家,若是派他去担任连城守备,是再合适不过的了。”钟达义正言辞的说道。

皇上轻哼了一声,那个马裕,可是钟达的爪牙,在任期间可没少干坏事,即便是闲赋在家,仍旧横行乡里,皇上轻轻的拿起茶杯,缓缓的吹了一口气,将飘在茶杯上的茶叶给吹开来,淡淡的说道:“马裕?不错,马裕本来就当过守备,对守备的事务必定驾轻就熟,一上任就能无缝连接,那就让马裕去吧。”

站在皇上身边的李公公眉头微微皱了一下,狐疑的偷偷瞟了一眼皇上,之前在寝宫的时候,皇上不是说得好好的说是要派自己的人去的吗?怎么会突然变卦让钟尚书推荐的人去了呢?

钟达见事情已经达成,内心狂喜,连忙趁机道:“皇上,不如现在立即就下旨让马裕立即上任。”

皇上内心轻哼了一声,这马裕的老家在晋城,即便是现在下旨让他去当连城的守备,圣旨从这儿送到晋城,马裕再从晋城赶去连城,起码得三四天,等马裕赶到连城,那连城早已成了定局了。皇上大手一挥,立即就写了上任的圣旨,道:“李公公,即刻命人将圣旨送到晋城去。”

李公公正要上前接旨,钟尚书赶紧说道:“皇上,倒也不必那么麻烦了,马裕守完孝,这些天刚刚来京城游玩,就住在他在京城的别院里呢,将圣旨送到他别院去,他今夜就可以立即启程了。”

皇上拿着毛笔的手不禁紧了紧,这个钟尚书,竟然已经早就做好了准备,就等着他中计了。皇上狠狠的咬了咬牙,脸上的肌肉抽搐了几下,阴沉的说道:“李公公,命人将圣旨送到马裕的别院去。”

“是”,李公公见皇上脸色不好,赶紧上前接了圣旨,大气也不敢喘,都不敢抬头看皇上的眼睛,连忙躬身捧着圣旨退了出去。

钟达见事已经达成,便也不多留,他自然是看出了皇上的脸色不好,皇上被他给操纵得死死的,若是皇上还高高兴兴的,那就是个傻子了。不过皇上即便是不高兴,那又能怎样?皇上现在根本就奈何不了他,而且圣旨已经下了,皇上必输无疑。

等钟达一走,皇上气恼的将手上的茶杯给掷到了地上,唤来了紫玄,阴狠狠的说道:“让马裕再守三年孝期。”

“是”,紫玄点点头,那马裕的父亲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也着实该死。

“下手隐秘点,别让人看出破绽来。”皇上谨慎的吩咐了一句,“还有,在路上给马裕弄点障碍,阻挡他去连城的速度,等着朕的第二道让他回家守孝的圣旨。”

“是”

皇上的眼眸里阴狠更甚,钟达,这是你逼朕的,朕本来想让马裕慢个两天去连城,等到以后再慢慢收拾马裕,既然你急不可耐的让马裕顶出来,那就别怪朕不客气了。

连城,何通判已经被通传到了大堂上,凌轩冷冷的问道:“何大人,你还不老老实实的将你犯的事交代出来?”

何通判狂笑一声,道:“轩王,我哪有犯了什么事?你莫要冤枉好人。”

“冤枉你?刚刚八爷可是都已经将你们之间如何勾结陷害章家,你们又分了多少钱财,他可是都一一招供了。”

何通判冷哼一声,轩王这可是想要故意诈他,套他的话啊,他才不会上当了,何通判道:“无中生有,你倒是说说,他都招供了什么?”

“你自己看看!”凌轩一挥手,命人将那些证据摆到了何通判的面前,说道:“哼,因为章家不同意给八爷交保护费,八爷心生怨恨,而章家又财大势粗,则联合了你使计谋陷害章家,而你则去跟盐运司经历勾结,陷害章家走私盐,又联合了华宇,将章家全家灭门,案件已经清清楚楚,你还敢不承认?”

何通判的脸色顿时就变成了灰白色,他暗暗咬牙,这个八爷,果然已经招供了,他不禁后悔,怎么就没有早一些将八爷给杀了了事啊?

证据确凿,何通判便是只得将事情招供了,大声喊道:“王爷,下官只是被那八爷迷惑了,这才做下了这样的事啊,不过下官拿到的钱财极少,钱财都是被上头那几个人给分了的。”

“哼,一个都逃不掉,来人,去将那几个人都给传唤过来。”凌轩一身正气道。

知州大人在家焦急的踱步,一个小厮急匆匆的冲了进来,禀告道:“大人,不好了,那个何通判全都给招了,还把大人你也给供出来了。王爷已经派了衙役过来通传你了。”

知州的眼里闪过一丝狠绝,道:“看来不成了,必须要下狠手了。”知州转头对着千总道:“千总,若是我们在衙门里出不来,就立即动手,命人将衙门给围了,杀了轩王。”

“好,下官这就去准备”

画眉站在屋顶上,看着衙门外头的街道上悄悄出现了一些军队,隐藏在衙门附近的小巷子里,画眉不禁倒吸了一口气,过来的士兵还真的不少。画眉赶紧飞了下去,跑进屋里焦急的对王妃说道:“王妃,不好了,那些人真的打算动手了,奴婢看到这附近已经隐藏了好多的士兵了,只怕今夜真的会打一仗。”

依依皱了皱眉头,道:“你立即去告知王爷外头的情况。”

画眉道:“怕是王爷已经知道了吧,衙门那头,王爷也派了人在屋顶上看着的呢。”

说话间,一个王府侍卫急匆匆的赶了过来,说道:“王妃,衙门已经被人给围了,天问还没有召集到军队过来支援,只怕等会儿会有一场恶战,王爷要卑职护送王妃先行离开,我们化妆成老百姓赶紧离开衙门。”

依依皱眉道:“走?我若是走了,王爷怎么办?他可是就带了两百个侍卫,即便还有衙门这些个衙役,也打不过那么多的士兵啊。不行,我要留下来帮他。”

“王妃,王爷说了,不让你担心他,他自会处理的。”侍卫焦急的说道。

依依皱眉问道:“处理?怎么处理啊?他若是有本事处理,还用得着让我先跑?他怕是没有必胜的把握了,这才让我先跑,他留在后头跟他们奋血浴战吧。”

侍卫咬咬唇,道:“王妃,你还是赶紧跑吧,再晚,可就不好脱身了。”

依依重又回屋里坐下,道:“我是不会走的,你回去告诉王爷,我要留下来跟他共同面对。”侍卫只得回去跟王爷禀告。

依依爬上了屋顶,看着那些渐渐多了起来的士兵,不禁皱紧了眉头,这是要将他们给包了饺子吗?

敏儿爬上来,趴在依依的身旁,冷哼一声,道:“我们若是用军医系统里的炸弹,根本就用不着等天问的援兵,我们自己就可以搞定了。”

依依道:“不行,我们不能用炸弹。”

“我明白,不过,他们若是想要攻进衙门里头来,我们还是可以自己制作一些土炸弹,将他们挡在外头。这样也不用引起他们怀疑,还能拖延一下时间,等着天问的援兵。”

“好,我们现在就开始准备,对了,把鬼谷子也叫上,土炸弹再加上他的毒药,威力更加大。”

夏依依不会轻功,便是踩着楼梯从屋顶往下走,低头一看,怎么凌轩过来了。

凌轩微微皱眉,飞上了楼梯,抱着夏依依旋转而下,将她带了下来,轻轻的放在了地上,斥责道:“你怎么爬那么高?若是不小心摔下来可怎么办?”

“这不是画眉还在这里吗?我若是摔下来,画眉会飞过来接住我的。”依依不以为然道。

“那也不行,你要小心点,可别动了胎气。”凌轩紧张的说道。

“……”依依不禁翻了个白眼,他是多想有个小孩啊?“你怎么过来了?现在衙门那里不是应该很紧张的吗?”

“我休堂了一会儿,你怎么不走?现在外面已经被围了,你现在走,还来得及。”

“我不走,我要和你共同面对。”

凌轩微微皱眉,斥责道:“这一次,跟在北疆不一样,我们这次没有兵,只怕天问从别的地方调集兵马过来也需要一些时间了。”

“那你可以拖延一下,先将这个案件搁置下来,等天问回来了再抓他们啊。”依依说出了自己的一个建议。

“我也考虑过这个,我会尽量拖延时间,等到天问的援兵过来再动手。”

依依有些恳求的说道:“凌轩,我已经想到了一些办法帮你应付那些士兵了,我不会走的,我要留下来帮你。”

凌轩脸色一沉,训斥道:“我不需要你留下来跟我承担这份危险,我要你好好的,你赶紧走。”

“我不走,说好的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我不会在这个时候离开你的。”依依一脸倔强。

凌轩深吸了一口气,知道自己劝不动她了,只得让步,“好吧,画眉,保护好王妃。”

凌轩拥抱了夏依依一下,转身又回了衙门,依依看着凌轩的步子有些沉重,不禁缩了缩眼眸。

两个时辰过去了,那知州见王爷竟然一直在围着案子问东问西的,一个案子东拉西扯的拖了这么许久,都没有要宣判的打算,知州不禁皱眉,看了一眼外头已经开始蒙蒙亮的天色,只要天一亮,他们那些隐藏的士兵就会全都曝露在阳光之下,这打起来,可就没有多大的优势了。

知州不禁狐疑,王爷难道是在故意拖延时间,等待援兵?一想及此,知州赶紧跟千总使眼色。

凌轩一见他们使眼色了,心道不妙,再也脱不下去了,连忙给自己的侍卫使眼色,那侍卫连忙就去关衙门的大门。

知州和千总见状,连忙从旁边的衙门手上抢过了刀,就赶紧朝着衙门外跑去,凌轩一个飞身就飞到了他们的身前,一剑就挡在他们的面前,阴狠的看着他们说道:“你们以为,你还能跑得出去这个衙门吗?”

知州冷笑一声,看着凌轩道:“你以为你杀了我,你就能出去这个衙门了吗?我的人已经将这个衙门给团团围住了,只要我一死,他们就会立即冲进来,将你给杀了,而且,连轩王妃,也一并杀了。”

“那就试试看,究竟是谁出不了这个衙门!”凌轩嘴角一勾,不过几招,就将他们两个给控制住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