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超长的斩立决名单(二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千总见状,便是立即将自己身上的玉佩给掷到了地上,一声脆响,外头混在老百姓里头的小厮便是连忙从人群里退了出去,招呼外头的士兵立即动手。

顷刻间,黑压压的士兵便是立即朝着衙门这边冲了过来,那些围观的百姓不禁吓得四处逃散,不消片刻,衙门口的百姓便是全都跑光了,凌轩连忙吩咐人将衙门大门给关了,命衙役藏在屋顶上朝着外头射箭。

凌轩揪着知州和千总便是飞上了屋顶,对着外头的人喊道:“他们两个在本王的手上,你们还不快速速停手,否则,本王就杀了他们两个。”

下头那些人群中有一个首领出来喊道:“他们两个落在你的手上,必定是会死的了,倒不如拉了你一块去阎王那里报道。”

“他们两个既然是要死了,也管不着你们了,你们又何必要替他们卖命呢?”

“哼,王爷,你既然已经盯着连城了,他们死了之后,很快就会轮到我们了,我们倒不如在你还没有对我们下手之前,先下手为强了。弟兄们,赶紧上。”那个首领一挥手,就带着士兵齐刷刷的往轩王射箭,轩王冷哼一声,揪着他们两个飞进了衙门,对手下说道:“将他们严加看守起来,不要被人给救走了。”

王府侍卫连忙将他们两个押了下去。

凌轩一转身,就看到夏依依用马车拉着一堆的东西赶了过来,有些凝重的脸上带着些许兴奋,凌轩连忙迎了过去,微微蹙眉道:“你到衙门来做什么?这里多危险,你赶紧回后衙去。”

依依轻轻切了一口,扬眉道:“杜凌轩,你怎么越发的胆小了?以前在北疆的时候,我面对五十万北云士兵的时候,你都没有这样害怕,今天怎么会这么害怕了?”

“我这不是怕你动了胎气嘛!”凌轩面上隐隐有些担忧。

“……”

依依翻了一个白眼,他能不能不要老是幻想他已经有宝宝了?

夏依依兴奋的将后面马车里的小竹筒拿了出来,对凌轩说道:“你瞧瞧啊,我刚刚研制出了这个来,虽然威力不是很大,但是,已经足够应付他们了。”

“爆竹?”

凌轩看了一眼手上的这个东西,很明显的就是一个爆竹嘛,这有什么稀奇的?还说是她研制出来的?这爆竹不是早就有的吗?过年的时候,家家户户都会放爆竹的呀。再说了,这爆竹对外头那些士兵可没有多大的威胁。

“是爆竹,不过我将里面的东西稍稍改良了一下,将里面的火药弄得多了一些,还加了一些鬼谷子的毒药,你只管瞧好了,我现在就过去试一下这个改良版爆竹的威力。”

依依拿了一个爆竹,对着凌轩得意的一笑,便是打算从梯子爬上屋顶,凌轩瞧她这个费力劲,微微摇了摇头,道:“你就别爬了,当心摔下来,我自己去试,你告诉我,这个怎么用。”

“跟平时用爆竹一样啊,点燃上面的引线,扔进人群堆里就行了,不过我这里头还放了毒药,所以等会儿你们都要喝点解毒汤。”

凌轩点点头,带着爆竹就飞上了屋顶,点燃了爆竹就往外头的士兵扔了过去,爆竹“嘭”的一声爆炸开来,将邻近的几个士兵一下子就给炸死了,毒气弥漫开来,这周边的士兵立即就觉得头晕脑胀的,连射箭都射不准了,只觉得自己眼前的人影都是重叠起来的。

不过一会儿,那些士兵就损失惨重,那头领连忙命令士兵后退,牙一咬,命人朝着衙门里头直接放火箭用火攻,干脆将他们给烧死在里面得了。

密密麻麻的火箭呼啸而至,有的箭身上则绑着汽油包,一落在房子上,就呼啦啦的着起火来,凌轩等人虽然奋力的去格挡那些火箭,依旧没能挡得了全部的火箭,不一会儿,衙门前头的大堂的火就越发的大了起来。

依依无奈的摊了摊手,刚刚她弄得那些爆竹,也就只能对付得了近前的士兵,可是他们竟然跑远了,选择用火攻,这样就没有办法对付他们了,除非,冲出去跟他们面对面的攻打。

这和在城门上攻打还不太一样,城门是砖头砌成的,火攻还没有什么作用,而这衙门里头,却是用木头建造的房子,如今他们被困在这里头,若是不冲出去,可就要被活活烧死了。

凌轩在屋顶上着实抵挡不了那么多的火箭,连忙飞身下来,道:“快快撤退,我们不能在衙门里呆着了。”

夏依依皱眉道:“撤退?我们还能撤到哪里去?在衙门里头,还有扇门能抵挡着他们,可是我们出去和他们硬碰硬的话,根本就打不过他们那么多的人。”

“我们从侧门走,那边的人数少,杀出一条血路,往陂县走,也许在路上就能碰到天问的援兵了。”

“也只能如此了”,依依抿紧了唇,微微叹息一声。

凌轩将她拉入怀中拥抱了一下,宽慰道:“你放心,我一定会护你周全的。”

“我不怕,我们带着这些爆竹跑,若是跟他们面对面打起来了,我们就用这个爆竹对付他们。”

凌轩看了一眼马车上的爆竹,沉思一下,道:“爆竹不能用马车拿出去,让大家装在身上分开带走。不然,一旦他们用火箭射中这个马车的话,吃亏的是我们。”

依依轻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道:“我差点就给忘了,这可是相当于一个大型炸弹在我们身边了,还是分散开来为好。”依依赞赏的看着凌轩道,“你倒是聪明。”

鬼谷子冷哼一声,翻了个白眼道: “你能不能别在这会儿夸来夸去的?抓紧时间撤退啊。”

依依吐了吐舌头,躲在了凌轩的身后。凌轩连忙吩咐人将那些爆竹给分散开来,揣在自己的怀里。

夏依依见凌轩将那些被抓起来贪官污吏和土豪劣绅也给带了出来,依依不禁疑惑的问道:“凌轩,你把他们给带出来做什么?反正他们也是个死罪,又何必带出来,直接就地砍了得了。”

“留着他们还有用,连城还有许多人没有牵扯出来。”

“小娘子,你怎么在这里?”

八爷刚刚被衙役从牢里揪出来,就看到从自己身边溜走了两次的小美人竟然在衙门里,她不是说要回乡下照顾生病的祖母吗?

夏依依不禁更加惊讶,这个八爷怎么会这么蠢,到现在都还不知道他们的身份吗?夏依依便是从旁边衙役的头顶上取下了一顶官差帽子,戴在了凌轩的头顶上,还故意将前沿给往下拉,遮住了凌轩大半张脸,只露出了鼻尖以下的轮廓,说道:“八爷,你看看他是谁?”

八爷狐疑的看着小娘子给王爷戴了一顶帽子,这一看,不禁浑身开始打颤,这露在帽子下面的那张脸的轮廓,多么像他前天在街上遇到的小娘子的夫君啊。

八爷结结巴巴的说道:“王爷,你,你是小娘子的夫君?那小娘子就是王妃了?”

八爷不禁暗暗后悔,自己竟然想要打王妃的主意,还当着王爷的面调戏了王妃,以王爷的秉性,怕是要当场杀了他吧。

想及此,八爷惊讶的瞪大了眼睛,当初王爷没有杀了他,是因为王妃说要让小叔子去八方堂当差,这么说来,黑虎也是王爷的人了,他疑惑的朝着身后一看,喃喃的道:“黑虎,你?”

黑虎见身份已经曝露了,也无所谓,反正他卧底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便是命衙役将他的镣铐给打开,大摇大摆的走到了八爷的身前,拱拱手道:“多谢八爷赏识了。”

“那些证据?”

“多谢八爷了!”

八爷差点一口鲜血喷出来,自己怎么这么糊涂,将钥匙交给了他啊。早知道,自己就不应该去招惹轩王妃的,导致自己被锒铛入狱了。

凌轩命人将证据给藏在了地窖里,带着衙役、侍卫以及那些犯人便是从包围较弱的侧门冲了出去,凌轩骑马在最前头,挥剑砍杀着那些士兵,夏依依被画眉和凝香保护在中间,在凌轩的身后骑马冲了出去。

身后,那个衙门已经被火海吞没了。

“轩王跑了,快追!”

其他的士兵连忙就往这个方向追了过来,那个知州一出了衙门,便是连忙朝着那些士兵狂喊,让他们赶紧救他。

凌轩赶紧朝着天空放了一个信号弹,回头看了一眼那些个犯人,心道,即便最后本王打不过了,也绝对要将你们这些贪官污吏给先杀了。

“大人,现在怎么办?”那些士兵问向他们的头领。

那个头领眯着双眼,道:“放箭,杀了他们。”

“放箭?可是知州大人他们还在里面啊。”

“他们留着对我们也不利,干脆全都杀了了事。”

知州渐渐的就发现有些不对劲了,那些箭竟然不分敌我,朝着他也射过来了,他狂喊道:“姓陈的,你居然敢下手杀我?”

凌轩回头一望,眼底流过嘲讽之意,这些人,不过就是因为利益而走到一起,最后,自然也会因为利益而互相残杀了。

远处的天问正带着援兵往这边赶,一看到那个紧急信号弹,心里一紧,便是连忙命人快马加鞭朝着信号弹的方向赶去,等到他赶到的时候,王爷带着那几百个衙役和侍卫已经牺牲得所剩无几了,不过好在王爷和王妃还好好的。

凌轩一看天问带着援兵过来,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他们若不是依靠着夏依依的那些爆竹,他们根本就撑不了这么长的时间。

双方士兵立即冲到了一起,短兵相接,杀声震天。

与此同时,正在往连城赶过来打算跟轩王交接事务的马裕马不停蹄的在山上奔跑着,没想到那通往连城唯一的木桥竟然被大水给冲垮了,过也过不得,只得调转马头,朝着另外一个方向,绕路跑去,然而,很不巧的是,等他赶到那边的时候,发现那个木桥也被大水给冲垮了,只得又调转马头重新找路去连城,这样一磨蹭,已经从太阳升起到太阳落岭了。

等他好不容易找到一条路赶往连城的路,快要接近连城了,竟然又接了一道圣旨,让他回家守孝三年。

马裕接圣旨的手抖了抖,他隐隐感觉今天的事绝对不会是这么凑巧,他父亲怎么会死得这么突然?皇上原本就不想让他去连城当守备,没有想到,皇上竟然用这样的卑鄙招数让他卸职。

马裕的牙狠狠的咬了一下,暗暗咒骂道:“杜傲天,我一定要杀了你们杜家每一个人。”

连城,从黎明厮杀到傍晚,这一场内战才结束,连城的百姓都吓得不敢出门。连城可是内陆,根本就不会有外地入侵,这些百姓可从未见过这么大场面的厮杀,当天全都闭门不出,即便战事已经结束了,也不敢出来看这遍地的横尸。

连城里,只有天问带过来的士兵在忙忙碌碌的收拾着满地的尸体,夏依依和鬼谷子、方敏,则是在医馆里头忙着医治伤兵,一边赶紧命人将连城的所有大夫都给召集起来,给受伤的援兵医治。

而凌轩,则是重新换了一个衙门,将那些犯人给关押了起来,又趁势将连城其他的贪官污吏全都给抓了起来。

三天后,连城所有的贪官污吏全都老老实实的认了罪,然而,他们却没有一个人敢将钟尚书给咬出来。

从他们家中搜出来的金银珠宝,以及存在钱庄里头的钱数不胜数,全都被凌轩拿出来,赔偿给了申冤的苦难百姓。

京城,大殿上,皇上将凌轩派人送过来的一大本奏章重重的拍在了御案上,“铛”的一声,将大殿里的人吓得抖了一下。

皇上狰狞着脸,厉声怒斥道:“简直是大胆、狂妄,没想到,一个小小的连城,竟然有四分之三的官员都牵涉了案件,残害百姓,诬陷忠良,甚至还敢举兵造反,刺杀轩王,简直无法无天、无法无天!”

皇上狠狠的将桌上的茶杯往地上使劲一砸,正巧砸到了钟尚书的脚边。

那些官员吓得浑身冒冷汗,忙不迭的跪了下去,大气也不敢出,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哗哗的滴落下来。

钟达也顺势跟着那些官员跪了下去,钟达前天已然通过马裕的事情就得知了轩王这次去连城拔掉他的人,必定是皇上的意思了,皇上怕是下定了狠心要除掉他的人,才会千方百计的阻挠马裕去连城。而马裕的父亲一死,钟达想要再联络他的其他党羽去连城任职时,那些人不禁全都哆嗦了一下,没有一个人敢答应钟达去连城当守备的,生怕自己也会突然之间就要守孝三年了。

因此,钟达也就没有再跟皇上提及要派人去补缺连城守备之事了,钟达也没有心力再去保住连城里他的那些人,更为迫在眉睫的事情应该是如何将自己和连城的那些人择清关系。好在那些人惧怕钟达对他们家人的报复,倒也不敢将钟达给咬出来,钟达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皇上气恼不已,可是奈何还没有抓到钟达的罪证,除了在大殿上指桑骂槐的将一众大臣给训斥了一通以外,倒也没有对钟达做出什么惩罚来。

皇上在凌轩派人送过来的死刑名单里朱笔一勾,对李公公道:“李公公,将这道斩立决的圣旨念给他们众位听听。”

李公公点点头,拿着圣旨高声念了起来,那些官员不禁更加害怕,那圣旨里头被判处斩立决的名字里头,他们可是基本都熟悉的,没想到,皇上和轩王一联合起来,竟然这么下得了手,将连城大部分的贪官污吏和土豪劣绅、地方恶霸全都给判处斩刑。

李公公光是念名字都念得口渴了起来,足足念了有半柱香的时间,这总共算起来,可是大大小小小的有数百人了,除了那些头领,就连底下那些跟着办事的人全都被划上了名单里。

皇上满意的看着地上跪着的胆怯的众人,轻缓的问道:“众位,对这份斩立决的名单可有意见?”

那些大臣哪里还敢说有意见啊,颤声回答道:“没,没意见!”

皇上特意点名了钟尚书道:“钟尚书,你可有意见?”

钟尚书内心对皇上恨得牙痒痒,面上却带着惶恐的唯唯诺诺道:“皇上,老臣没有意见。”

“如今连城的官位都空缺起来了,不知钟尚书可还有人选就任连城的职位?”皇上轻飘飘的扫了他一眼,那双历经沧桑的眼睛阴狠犹在。

只一眼,钟达却如芒刺在背,连忙低下头道:“没有,没有”。

皇上冷哼一声,淡淡的对李公公道:“将这份圣旨传给轩王,让他将那一众犯人斩立决!”

“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