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老百姓的热情(一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连城,凌轩得到了皇上斩立决的圣旨之后,立即命人将圣旨给挂在了衙门口,又在连城各个繁华的主要街道粘贴了圣旨的誊抄版,公布了一下明天将犯人游街示众,又会在明天午时在监斩台将这些犯人砍头。

化妆成普通百姓的夏依依和凝香正在街上逛街,突然见到一些百姓在街道上奔走相告,连呼:“好消息,好消息,快去看告示啊,皇上下旨了,明天王爷监斩啦。”

随着这一声呼声,原本安静的街上顿时一片哗然,人群呼啦啦的就朝着最为热闹的那个酒肆跑去,夏依依差点就被快速奔跑的人群给撞倒了,凝香连忙将夏依依给拉到街道小巷拐角处,怒气道:“这些个人,都没长眼睛吗?横冲直撞的?”

依依连忙制止了凝香还想骂人的冲动,道:“别生气了,他们也不是故意的。走,我们也去看看告示。”

“可是那里那么多的人,我们也不方便挤进去呀。”

“我们去那里听听民声也好嘛。”夏依依抬脚就走出了小巷子,跟着人群往酒肆那边走。

一走到那里,便是见到那个酒肆门口已经被围得水泄不通了,夏依依根本就挤不进去了,围在外头的百姓都使劲踮脚尖,伸长了脖子往里头看,一些附近的百姓就干脆从家里搬了椅子出来,站在椅子上看,那不过容纳两人坐的长椅上,竟然满满当当的挤着站了五个人。

一个秀才模样的年轻人没有什么力气,被那些健壮的佃户和工人给撞得东倒西歪的,那个秀才便是连忙拉了拉站在椅子上的一个猎户,笑着道:“柴哥,你又不识字,你站得那么高,又看不懂那圣旨和告示,不如你下来,我站上去念给你听啊。”

那柴哥尴尬的挠了挠头,他可不识字,不过是站上来看个热闹罢了,便是连忙下来,让秀才站了上去,笑着道:“你快些念,念大声一些,让大家头听听,那上头都写了些什么。”

那秀才便是立即高声念那圣旨,大家连忙安静了下来,听着秀才念,这秀才和李公公一样念了许久,才将这圣旨念完,随后又将王爷写的告示也念了一遍,刚念完,下头便是又开始了一波新的评论。

“啧啧啧,瞧瞧,这么多人,足足有四百二十七人啊被斩啊。”

“我跟你说,这还仅仅是被皇上下旨砍头的人而已,其他被判处监禁的人就更多了。”

“他们这些人都该死,我们这些老百姓都被他们给欺压了这么些年了,如今这连城的天终于是拨开乌云见明日了。”

“这可要多亏了王爷啊,若不是王爷,哪能将连城的这些毒瘤给消灭掉啊。”

“就是,那些人可是胆大包天了,竟然敢造反,唆使叛军围杀王爷。”

“幸得王妃聪明,和鬼谷子研制了毒气爆竹,这才抵挡了那些叛军,等到了援军过来。”

“有这样的王爷和王妃,可是我们百姓的福气啊。”

“就是,就是,若是皇上将太子之位传位给轩王,将来轩王和轩王妃成了皇上和皇后,才是我们整个东朔百姓的福气呢,这世上便再也没有这些贪官污吏了。”

凝香听着这些夸奖王爷和王妃的话语,便是高兴的对着夏依依道:“百姓对你们多爱戴啊。”

依依嘴角带笑的听着那些百姓的恭维,道:“好了,看完热闹了,回去吧。”

转身往外才走了没几步,迎面就遇上了赶过来看圣旨和告示的二狗和章家小孙子,那二狗连忙拉着章家小孙子过来跪在了夏依依的面前,情绪激动不已,高声道:“多谢王妃替章家满门沉冤得雪。”

那些百姓闻声纷纷扭头看过来,只瞧见一个民妇打扮的人正在搀扶跪着的那两人,不禁狐疑,怎么王妃是这副打扮?

人群中有几个眼尖的,立马就认出了民妇打扮的夏依依,高声道:“我记得她,王爷开始审案之前,她在集市上到处打听,问大家为什么不去申冤,后来,王爷就取消了滚钉床。”

“原来是这样啊,原来王妃还特意化妆成百姓到民间听取民意啊。”

“王妃千岁千岁千千岁!”二狗子率先高喊出声,在地上连磕响头,那些百姓便也赶紧跟着一道高喊:“王妃千岁千岁千千岁!”

依依瞧着满街都跪着磕头的百姓,连忙朗声道:“平身,快些起来吧,除暴安良,铲除贪官污吏,是我们应该做的。”

那些百姓起身,又说尽了恭维感激的话,夏依依在一片感恩之声中,匆忙的想要逃离,她着实有些承受不了这些百姓的热情洋溢。

那个被秀才唤作柴哥的连忙将背篓拿了过来,挡在了夏依依的身前,道:“王妃,这是小的昨夜刚打的野味,今天拿到集市上来卖的,王妃若是不嫌弃,就收下,小的感激王爷帮我堂兄申冤沉雪。”

“你堂兄是?”

“就是被郑把总陷害的肖屠户。”柴哥道。

依依连忙摆手拒绝道:“那是王爷应该做的,我不能收你的东西,这可是你要卖了当做生活费的,我怎么能拿你的东西呢?那我跟那些贪官污吏搜刮民脂民膏又有何区别?”

“那些人怎么能跟王妃比呢?这是我们主动送给你的,表示感谢的。”柴哥道。

周围百姓一见,连忙也将自己篮子中的东西全都往夏依依的身前送,道:“王妃,这是俺们家里母鸡才生的新鲜的蛋,也没有几个,也是俺们的一个心意。”

“这是小的地里才挖出来的一篮子番薯,小的也没有别的好东西,还望王妃不要嫌弃才是。”

“王妃……”

“王妃……”

……

不一会儿,夏依依身前就摆满了老百姓送的农作物和山上的野味,夏依依不禁哽咽,道:“乡亲们,除掉那些贪官污吏,本就是王爷份内的事情,我真的不能收你们的这些东西,不然我回去了,可是要被王爷责罚的。你们快些将这些东西给拿回去吧。”

“王妃,这是我们送给你的,王爷不会责罚你的,我们不会拿回去的。”

依依劝了许久,他们都不肯拿回去,依依便是吩咐凝香道:“那就拿钱给送东西的百姓,就当是我跟他们买下了。”

凝香拿着钱在百姓里头转了一圈,愣是没有一个人肯收,凝香拿着那个钱袋子回来,愁眉苦脸的说道:“王妃,我可还是头一回见有钱都送不出去的呢。”

夏依依转身,热泪含眶,哽咽道:“乡亲们,既然如此,我便收下了你们的东西,我夏依依无以为报,能回报你们的,便是只能帮你们继续整顿这连城的一切邪恶势力,你们若是有冤屈的,就尽管去衙门申冤,若是哪个衙役敢为难你们,就只管告诉我,或是我的丫鬟,我必定会严惩胆敢为难你们的人。”

那些百姓又连忙跪下感激道:“多谢王妃。”

夏依依不禁感慨一声,这老百姓果真是最为纯洁善良的人,你若是对他们好了,他们也就百分百的用真心回馈你。

那些百姓见王妃不好拿那么多东西,还热情的无偿贡献了驴车,帮王妃将东西送回衙门。

凌轩一见着夏依依回来了,还带了这么多的东西,一问之下,得知是老百姓送的,脸上的神情有一瞬间的恍惚,以往,即便是他在北疆打了胜仗,杀敌数十万,得到的,也不过就是百姓的一声“王爷千岁”罢了,可从未有百姓这么热情的送东西,这还是头一次有百姓送东西给他,虽然是给依依了,但是不也是打着王爷的名号吗?

凌轩还是头一次如此真切的感受到老百姓对他的爱戴,这种感觉,即便是这次回京在凯旋门的时候,数万民众在凯旋门迎接他归来时,他都没有这种感慨万千的感觉。

依依看了看这些东西,便是对凝香道:“将这些东西都带下去,做好了之后送给王府的侍卫们吃,就说是百姓送给王爷的,王爷赏他们了。只需给我和王爷各留一个番薯就行了。不过这东西也不能白拿了百姓的,凝香,从我个人的银钱里拿银子出来去上次我们买米的那家店铺去,挂出牌子来,但凡连城里生活拮据的百姓,都可以去米店里领五斗米,若是十分困难的,可以领十斗米。你跟店家说,这送出去的米钱,只管跟我来结账就行了。”

凝香连忙屈膝高兴的道:“遵命!王妃,你可真是仁慈,你太好了,是最好的王妃了。”

夏依依轻轻的敲了她的脑袋,道:“你呀,敏儿说得可不错,你就知道拍马屁。”

凝香扁了扁嘴巴,道:“奴婢说的是真的,画眉,你说是不是啊?”

“是”,画眉表情淡淡的点了点头。

凝香不禁翻了个白眼,“哼,就知道装高冷”。

“还不快去?”依依嗔怪道。

凝香笑着应是,连忙命人将东西给抬去了后厨。

依依的余光瞟到了凌轩正怔怔的盯着她,依依侧脸看向他,用手往自己的脸上抹了两下,狐疑的道:“怎么了?我的脸上有脏东西?”

凌轩深情地将夏依依给拉进了自己的怀里,在她的脸上连亲了两下,道:“凝香说得没错,你就是世界上最好的王妃。”

依依猝不及防被凌轩的深情款款给激得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依依娇羞的道:“凌轩,这周边可还有衙役看着呢?”

“哪有啊?”

依依转头一看,刚刚还站了许多人的内衙院子里,竟然瞬间没有半个人影了,这些人,倒是惯会避嫌的。

感觉到自己唇间的凉意,惊讶的看着眼前被放大的脸孔,凌轩这个老古董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站在院子里头就直接吻上了她?他的胆子真的是越来越大了。

依依慌乱的就要推开他,心想也许那些人此刻正躲在角落里看着呢,那她不就是现场直播了?

凌轩禁锢住想要逃跑的她,嘲讽道:“怎么你竟然比我还要保守了?你跑什么跑?”

依依微微挑眉,杜凌轩,你是想要玩得高调一些吗?那我就奉陪到底了。

依依一手勾上了他的脖子,激烈的回应着他的吻,又伸手去抚摸他。片刻后,凌轩连忙攫住了正在往腰带里头探的小手,皱眉斥责道:“你也太奔放了一些。”

依依嘴角一勾,道:“是你先惹我的,我不过就是顺着你的意继续发展而已。”

凌轩抓紧了她的手,片刻后,松开了她,道:“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忙,我晚上再回来陪你啊。”

“你多注意休息,这几天,你都没怎么合眼。”

“我会注意休息的,还有,你这两天不能再出去了,即便伪装成百姓也不行。”

“你怕那些残余势力还会对付我?”依依皱眉。

“嗯,特别是斩杀犯人之前,我担心那些人会来劫法场!”凌轩的神情再次凝重了起来。

“他们还能有那么多势力劫法场?”

“他们是没有,可是别人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