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劫法场(二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早上才被那个圣旨和告示给震惊到了的百姓们,在上午的时候却又被王妃赠米的事情给感动到了。消息很快就传开了,那些生活拮据的百姓还有城里的乞丐,全都拿着簸箕跑到了那个米店前头排队。

夏依依听从了凌轩的嘱咐,并没有到米店来,而是派了凝香和一些衙役过来维持派米的秩序,每一个过来领米的百姓都要对凝香道一声:“姑娘,替我跟王妃说一声谢谢。”

夏依依拿着厨房里送过来的两个热腾腾的番薯,便是朝着衙门走去,见凌轩还在审理案件,便是在侧屋里先等他。

凌轩虽然看不见她,却是能感觉到她来了,他加快了速度审理了此案,这才走到了侧屋,依依道:“这番薯还有些热气,快趁热吃吧,这可是那些个老百姓送你的,我可不敢吃独食,特意给你留了一个大的。”

凌轩坐下来,把番薯掰做两截,又给了依依一半,依依连忙摆手道:“我刚刚已经吃过一个了,这个是给你的,我就不吃了。”

“这一半是给他吃的。”凌轩含笑的朝着夏依依的肚子瞥了一眼。

“……,凌轩,我都说了,还没有。”

“那你先替他存着。”

“……”

依依翻了个白眼,这吃进肚子里了,还能替他能存着?早就已经消化了又出去了。

凌轩将自己手上的番薯剥了皮,跟夏依依手上那个交换了一下,命令道:“快吃!”

依依撅了撅嘴巴,便是拿着番薯吃了起来,反正自己胃口大,还能吃得下,依依弯着眉眼问道:“这番薯的味道如何?”

凌轩点点头道:“很香甜,比以往吃得都要香甜。”又沉思了一会儿道:“比以往吃得更为沉重。”

“沉重就对了,只有你感受到这份沉重,才会将老百姓心中的那份希望和责任重担记在心里,挑在肩上。这就是我为什么要让你吃这个番薯的原因。”

凌轩抬头,望着依依那双郑重其事的明亮的眸子,凌轩伸出手来,紧紧地抓着依依的手,道:“我有你这么一个识大礼的妻子,此生足以。你记住,将来,若是我有做了违背良心,对不起百姓的事情,你一定要直言不讳的劝谏。”

依依扬眉,冷哼一声:“劝谏?我直接揍你还差不多!”

凌轩嗤笑一声,拍了拍依依的手,道:“好,你想揍我就让你揍。我吃好了,我继续忙去了,你今夜早些休息,我今夜怕是不回去休息了。”

依依撅了撅嘴巴:“嗯?刚刚在院子里的时候,你还说晚上陪我的。”

“明天就要监斩了,我还是觉得有些不放心,我今夜要亲自去地牢看守着,不能出岔子了。等我忙完了明天的事情,再好好陪你,今天,就当是我食言了,我改天跟你赔罪,好不好?”

“行了,有什么好赔罪的,你这是正事,理当以国事为先,那几百个人犯可不能马虎了,若是被人劫狱了,先不说不好跟皇上交代,就是这连城的百姓,怕是都不好跟他们交代了。我理解你,也会支持你的工作,你只管去,不用担心我,我的身边有红菱她们暗中保护,不会有问题的。”

凌轩点点头,嗯了一声,在依依脸颊上亲了亲,起身走出了侧屋,又继续升堂审案去了。身后传来夏依依有些羞涩的轻轻啐声:“又耍流氓。”凌轩嘴角带笑的走进了大堂,那温柔的笑容将大堂里头的衙役惊了一跳,审案时冷厉的王爷竟然会有如春风般温暖和煦的微笑。

依依起身,回了后衙,与敏儿吃点心唠闲嗑去了。

直到夜色深沉,凝香才疲倦的从米店回来,虽然疲累,可是那双眼睛却抑制不住的闪烁着兴奋的光芒,刚刚跨进房门就打开了话匣子,如竹筒倒豆子一般,激动的将今天的派米说道起来:“王妃,你可是没有去见着,那些个百姓今天领到米了有多高兴,一个个的都跑来跟我道谢,要我转告给你,说要谢谢王妃,给他们清除贪官污吏,还给他们派米。我一说这不是官府的派粮,而是王妃自己用私房钱来派粮的,那些百姓就对你更是感恩戴德了。”

依依对这些倒是不太感兴趣,不用她说,依依也能想象得到今天派米的盛况了,只是淡淡的问了一句:“可还有人没有领到米吗?”

“都领到米了,人太多了,我可是让衙役们也帮着派米,这才加快了派米的速度。今天可是直接将那个米店的米都给派完了,连他米仓里的米都给派完了,没有法子,那掌柜的便是又跟另一个米店掌柜的借粮,这才将排队的人都给派了米。”凝香兴奋的说着,说道后来,她有些害怕的偷偷看了一眼王妃的脸色,这跟别的米店借粮的事情,她并没有回来跟王妃商量,就私自做了主,由着掌柜的跟别的米店借粮了,凝香说话的声音也下降了一半,眼神有些闪躲的道:“只不过这样的话,王妃怕是要比之前预想的要多付出许多银子了。”

“无妨,只要那些百姓领到米了就成了。这派了多少粮食,你可有记录?今夜将账目算一下,明儿一早,就将银票送到那两个掌柜手中去。”

凝香见王妃并没有责怪她私自做主,便是放下心来了,心里又有些小得意,自己还真是已经了解王妃了,知道了她的秉性,只要她是做了对百姓有利的事情,王妃就不会计较。就说了嘛,王妃是世界上最好的王妃。

凝香得意的让候在屋外的衙役将一大叠厚厚的册子送了进来,道:“王妃,奴婢可是命他们派一个人的粮食,就登记一个的,今天只用将这些派出去的米粮统计一下,就知道派出了多少粮食了。”

夏依依随手翻看了一本册子,上头详细记录了文牒身份,以及领了多少米粮,这样,既能查账,又防止某些贪婪的人重复领米,依依微微点头,赞扬道:“看不出来,你做事倒是个细心的。”

“那是,奴婢若不是个心思玲珑的,王爷也不会让奴婢来贴身伺候王妃的,不是吗?”

依依冷哼一声:“切,你少给你自己脸上贴金了,你也不想想当初,你是怎么来到我的身边的?”

凝香慌忙闭上了嘴巴,当初王妃被王爷罚到了听风苑里,她们几个奴婢可是王爷特意派过去监视王妃的,目的可不是伺候王妃。画眉冷哼一声,瞪了一眼凝香,让你多嘴。

凝香连忙带着那个衙役就往外走,道:“王妃,奴婢这就回房核算账目去啊。”便是连忙开溜了。

凌轩这一夜,都亲自守在地牢门口,天问也跟他一起,分站两侧,仿若两尊门神似得,地牢又特意派了许多重兵把手。

远处,几个黑衣人蹲守了许久,见王爷并没有要离开的打算,只得悄悄退了,再另作盘算。

翌日清晨,那些偏远乡村里的老百姓里也有些好事的,连夜坐着驴车赶到连城来,观看这千年难得一见的数百贪官污吏、土豪劣绅被游街示众和砍头。

衙门外更是被百姓们围得水泄不通,而他们的手中还准备了好多烂泥和泔水、烂菜叶,就等着王爷将那些犯人给带出来了,狠狠的砸向他们。

而刑场,也已经围满了百姓,虽然离斩刑还有半天的时间,但是那些百姓生怕来晚了,就挤不到地方了,到时候,可就看不成了。不过这刑场上的百姓以男子为主,而且还是胆子大的男子,别说只是看一个人被砍头就要极大的心理承受能力了,而这四百多个人要被同时杀头,这场面,更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了的。

随着太阳缓缓升起,衙门外头围观的百姓也越来越多,不一会儿,一大队士兵整齐划一的赶了过来,守在衙门外头,那些百姓连忙低低的议论道:“快了,快开门了。”

凌轩看了看天色,扬起马鞭,在空中用力甩了一下,发出了清脆响亮的声音,百姓们立即安静了下来。

凌轩薄唇轻启,道:“开牢门。”

“嘎 ̄”

沉重的牢门被衙役缓缓的推开,发出了沉闷拖长的响声,不一会儿,里头的犯人全都被拷着手铐、脚链,又锁了脖子,犯人们被长长的铁链一个一个像是栓牲口一样拴着,被衙役们用皮鞭抽着往衙门外赶。太阳一照射过去,他们不禁眯起了双眼,在暗无天日的地牢里连着关了几天,他们有些受不住早晨还很轻柔的阳光。

他们刚刚走出来,还未来得及睁开眼睛看清这外头的情势,就已经被呼啸而来的烂泥烂菜叶袭击了,直接砸得他们眼睛更是睁不开了。

凌轩快速的躲了开来,防止那些百姓误砸了他。

犯人游街队伍缓缓的向前行走着,那些百姓砸得更加起劲,群情激愤得大骂“狗官”,他们将这些年来所受的压迫全都用那些烂菜叶来宣泄出来,将那些犯人砸得头破血流的,却是没有人阻拦。

那些士兵押着这些犯人将连城大大小小的街道都绕了一遍,一边游街,一边大声朗读着皇上的圣旨。行到将近中午,才将那些犯人给押至了刑场。

凌轩缓缓的坐在监斩台上,因为犯人太多,连刽子手都不够,不得不从其他的地方调了一些刽子手过来。

“天问,派人将刑场附近清一遍。”

“是”

一炷香后,天问回来,神色担忧的道:“王爷,已经清了一遍了,刚刚有人看到有些黑衣人在我们清理的时候跑了。”

“注意点底下围观的百姓,里头怕是也有那些人隐藏在里头的。”凌轩低声道,脸上的神情却是半点没有变。

“是”,天问连忙安排了士兵在刑场的前面举着盾牌排成两排。

摆在刑场一侧的日晷的影子慢慢偏移,越来越接近午时,刑场的气氛也越来越肃穆,所有人的眼睛都紧紧的盯着那个日晷,百姓们心里不禁暗暗叫喊,希望时间快些走,早一些将那些犯人处决掉。

而那些在刑场另一侧看押着的犯人则是越来越害怕,腿脚也开始哆嗦了起来。有些犯人则是已经开始失声痛哭了起来,他们后悔不已,早知今日会被斩,当初就应该遵纪守法的。

凌轩冷冷的开口道:“带犯人!”

第一批,就带了二十个犯人上来,都是知州、千总这些官位最高的人,他们首当其冲的成为第一批被斩之人。

那个知州,此时再也没有他在任的时候的官威凛凛了,浑身上下全都是被百姓砸的烂菜叶、烂泥、泔水,呃,甚至还有粪便。满身脏污,还流着血,此刻,他的眼睛好像死鱼一样,没有半点神色,整个人好似个木头一样被人给推了上来,又被一脚踢得跪倒在地上。呆愣的看着前方那些愤慨的百姓,整个人好似已经没有灵魂一样。

而他的身旁,千总大人却是高声哭喊着,说他冤枉,是被知州胁迫的,求王爷开恩等云云。

“核对身份!”凌轩再次开口道。

黑虎点点头,走到刑场上,站在那些犯人面前,一个一个的核对,高声道着犯人的姓名、官职、所犯之事、被判处了斩刑,二十个人员核对完毕,也正好快到午时了。

全场安静,当日晷的影子指着午时的位置时,凌轩从签筒里拿出一支死签,潇洒的往刑场内一抛,神色凌厉,冷声道:“斩”。

二十个刽子手猛地灌了几碗白酒壮胆,最后一碗酒直接洒在地上,将碗摔破,便是举起刀,在一声令下之后,二十个刽子手齐刷刷的往下砍。

人群中,一些人依旧有些受不了这样的场面,连忙侧过头,用手捂着眼睛。

唰、唰

人群中隐藏的刺客从怀里掏出小型的袖箭,朝着正在砍头的刽子手射了过去。天问眼眸一缩,连忙飞身过去挡那些袖箭,又命令那些士兵将盾牌举起,挡着袖箭。

顷刻之间,从人群中飞出来百来个人,对着那些刽子手飞了过去,那些刽子手哪里见过这样的场面,当场就被那些突如其来的刺客给吓住了,慌忙拿着砍刀就冲下了刑场保命。

知州大人一看,竟然还有人劫法场,心道一定是钟尚书派人来救他们了,便是连忙就要起身朝着那些刺客跑。

凌轩冷哼一声,眸子里散发出阴狠的光芒,右手在桌上一拍,放在桌上的剑立即弹跳到半空中,凌轩立即起身飞了出去,接住了半空中的剑,凌空横着一扫,一股白色的凌厉的剑气发出轰鸣的声音,带着强大的冷气朝着那些犯人的脖子扫了过去。

下一刻,二十个人成排跪着的犯人的头颅瞬间整齐划一的被砍落到地,唯独知州大人的不一样,因为知州大人刚刚想起身投奔那些刺客,刚刚站立起来的身子,就被强大的剑气硬生生的腰斩了,连挣扎都没有了,直接轰然倒地。

另外十九个头颅好似从纸头掉落的瓜一样,圆溜溜的在地上翻滚着,断裂的脖颈好似喷泉一样喷射出来,那些百姓即便是再胆大的,也无法忍受这样血腥的场面,当场尖叫声不绝于耳,不少人更是吓得晕厥了过去,而一些人则是狂吐不止,浑身抽搐。

那还剩下四百零七个犯人则更是吓得尖叫,叫声划破了天空,仓惶的想要逃离这个刑场,他们不想死。

凌轩飞身停在了半空中,浑身戾气极重,眼神好似一把淬了毒的利剑一样,在那些刺客身上扫视了一遍,嘴唇微张,凌厉的说道:“敢劫本王的法场,找死!”

凌轩说话的声音虽然很轻,却是用了内力传出去的,即便这刑场已经响彻了尖叫声,可是每一个人都清清楚楚的听到了凌轩的声音。

“杀!”

刺客头领说道,这一百多人便是立即朝着凌轩齐齐的攻了过来,

凌轩挥剑就跟他们打斗起来,天问连忙赶到凌轩的身边,帮着凌轩对付那些刺客。

这边打斗一开始,躲在远处的黑衣人一听到这边的动静,便是连忙就往这边赶过来,顷刻间,这个刑场上便是成了一片混乱的战场,那些过来看热闹的老百姓仓惶逃离了这个是非之地,他们只是想来看别人死,他们可不想这里也会成为他们的刑场。

凌轩一看,来人竟然有三百来人,冷哼一声,“来的人可不少,说吧,你们究竟是谁派来的?”

“轩王这么聪明,还用得着我们跟你说明白吗?”一个刺客冷冷的嘲讽道。

“本王可没空跟你多说废话,你最好还是早点老实的交代!”

“那可就不好意思了,我们是不会泄漏我们主子的身份的。今天,可就是你的死期,谁让你挡了我们的路。”那人冷冷一笑,对轩王的下手就更为狠历。

凌轩身上的寒气更重,与刺客头领对打的时候,下手更为狠绝,即便对方有十几个刺客同时对他出招,那个刺客头领依旧被凌轩给打得节节败退。

与此同时,后衙也不太平。

红菱带领着暗夜组织正在跟一百来个黑衣人浴血奋战,夏依依抖了抖眉,对方人数比自己的人数多了四倍,这可太吃亏了,便是将自己制作的毒气爆竹交给了画眉,道:“快速解决他们。”

有了这些毒气爆竹,红菱他们进攻得就顺利多了,不过一炷香的时间,就将黑衣人解决了近半。

夏依依见状,拍了拍摸过爆竹之后手上的灰尘,转身回了屋子,外面的那些战况根本就不需要她担心了,红菱她们就能很好的解决掉他们了。

红菱果然不负王妃的厚望,又用了不过一炷香的时间,便将那些黑衣人给解决了,飞身进来,对王妃道:“王妃,人都已经解决了。”

“都杀了?”

“是,没有抓到活口,他们似乎是死士。”

夏依依皱着眉,那只好看的右手不经意的在桌上缓缓的敲击着,发出了有节奏的咚咚声音,道:“红菱,你现在即刻就去刑场帮王爷,只怕王爷那边的情况更加严重。”

“不行,卑职必须寸步不离的保护王妃,虽然这批黑衣人解决了,但是万一他们还有第二批呢?”红菱拒绝道。

凝香连忙上前宽慰道:“王妃,王爷从来就不会打败仗,你就放心好了,王爷一定会解决那边的事情的,你只需要保护好你自己,王爷没有了后顾之忧,他才能一心一意的在刑场那边,若是红菱去了王爷那里,王爷必定会担心你的安危,反倒还不利于王爷在那里对付敌人了。”

依依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皱皱眉,只得点点头,道:“那你暂且就别去了,不过,你还是派人去盯着那边的情况,若是那边应付不来,就立即通知我一声,我们赶紧过去救他们。”

“是”

凌轩在那里还依旧与那些刺客奋力迎战,见到红菱的手下过来了,还以为夏依依那边出了事,心下一惊,使出一个绝招脱离开了那些刺客的纠缠,连忙朝着他飞身过去,急切的问道:“王妃那边是不是出事了?”

“王爷,那边去了一百多个黑衣人,不过已经解决了,王妃担心你这边的安危,便是让小的过来盯着,若是这边需要帮忙,王妃就过来帮你。”

凌轩这才放下心来,道:“你且快回去保护王妃,告诉她,本王这边会在一炷香内解决。”

“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