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一股从未意识的势力(二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凌轩倒是个言出必行的人,说在一炷香之内解决那些人,就真的在一炷香之内解决了那些人。地上躺满了尸体,凌轩命人将那些尸体都给清理掉,继续行刑。

一个个名字继续念出来,又一个个头颅砍下去,这一次,再也没有先前那么多的围观百姓了,只有一些胆子大的又折回来围观。很多老百姓都是躲在附近的茶楼酒肆里,从窗户口偷偷的往这边看。

刑场前面的地上,已经排列着许多的分离的尸体了,那些还没有被砍头的犯人,早已经吓得晕厥了过去,不过凌轩却没有打算让他们就这么在昏迷中赴死,那样太便宜了他们。凌轩命人将那些晕厥的犯人弄醒来,要让他们在极度恐惧之中接受斩刑。

刑场上所有的人脸色或多或少都会有些变化,唯独凌轩,看着那些头颅被砍落,仿佛只是看着瓜农收割瓜果一样淡定。

每一个犯人,都是按照正规的程序走完了过程,一一核对了身份,没有任何一个人被遗漏或是被弄错了。如此一来,行刑的速度就会变慢。

直到太阳快要落岭,才将这四百二十七个犯人都给砍杀了。此时,刑场前面的地上,已经摆满了尸体,几乎都快要没有下脚的缝隙了。那些混乱的尸体和头颅,凌乱的堆着,早已分不清哪个尸体应该对应哪个头颅了。

那些躲在窗户后往这边观看的百姓,见那些犯人都被斩了,心里好像也舒畅了,那些吃人的恶魔,总算是伏法了。

这一天的连城,天空好像比以往更加晴朗了。

凌轩淡淡的扫了一眼下面那些尸身,冷声道:“曝尸三日,不许收尸,全都扔到乱葬岗喂狗去。”

凌轩一个轻功飞过了那满地的尸体,朝着衙门而去。

夏依依悠闲的在后衙散布,见到凌轩满身鲜血,带着一身杀气的走了进来,依依微微皱眉,吩咐道:“凝香,快给王爷准备水,沐浴更衣。”凝香应声退下。

依依迎了上去,道:“凌轩,那边情况怎么样了?”

“刺客已经都解决了,那些犯人也都行刑了。这里的事情也算是告一段落了,其他的那些被判处监禁或是流放的犯人,等新任的官员过来,交给他们处理就行了。”

依依皱眉道:“今天这些劫法场的人是不是钟达的人?”

凌轩深深凝眉,眼神有些深远的看着远处,半晌,道:“我觉着有些不像。现在钟达很明显的已经放弃了连城的这些人了,即便钟达将他们救走,皇上也不会再用他们,还会天涯海角的追杀他们。而且,这些人现在都没有将钟达给供认出来,钟达此刻正是迫不及待的要跟他们划清界限,又怎么会派人来救他们,这样,只会将他也趟进这滩浑水里头。以我看,怕是另有其人。”

“那他的目的是什么?想将这件事的脏水泼到钟达头上?还是想真的救走他们,好利用他们?”

“他们并不是真的想救他们,他们倒更像是想杀了我,以及将劫法场的事情栽赃给钟达。”

“他们有宣告是钟达指使的?”

“他们岂会?越是明明白白的说出他们是钟达派来的,我们就越是不会相信,他们自然不肯说是谁指使的了,只说了一句‘我挡了他们的道了’。这句话看似是我们挡了钟达的道,毕竟我们现在最大的仇家就是钟达了。只是他这样委婉的一句话,更像是欲盖弥彰。”

“难不成是北云国的人?”依依皱眉问道。在东朔,她似乎也看不出来,除了钟达,究竟还有谁跟她们有仇了。

“不知道”,凌轩眉心紧锁,摇头,神色更加凝重,“我隐隐觉得有一只巨大的手在背后操控,似乎,是一股我从来都未曾想过的力量。”

夏依依正欲再问时,凝香轻巧的走了过来,恭敬的说道:“王爷,水已经准备好了。”

“嗯”,凌轩淡淡的点点头,大步跨进了自己的房间,把门一关,谁都不需要进去伺候他。

依依便是对凝香吩咐道:“吩咐厨房做饭菜,等会儿将饭菜给端上来,王爷也差不多沐浴好了。”

饭后,喝茶的间隙,依依问道:“这连城的事情解决了,我们接下来该去哪里?总不能一直帮着皇上拔除钟达的党羽吧,你的解药可还没有着落呢。”

“要想拔除钟家,可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办得到的,这一次,我们是杀了连城一个措手不及,有了连城这个前车之鉴。我们若是再去其他的城里时,无论我们是明着去找解药,还是暗暗的去,他们都会十分谨慎且戒备,若想再通过这种方式铲除掉别的地方的贪官污吏,可是极为不容易了,我也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可以跟他们耗得起。”

“不错,即便是要铲除钟家,也要等你找到解药以后再说了。或者,你就让皇上另外派人去对付钟家好了。”依依面上带着淡淡的担忧,眉心皱起,问道:“皇上派的人什么时候能到连城?”

“大抵后天就能到了。”

依依轻哼一声,有些不齿道:“皇上倒是会捡便宜,你都已经把连城都给清理干净了,他才派人过来,早些时候咋就不派人过来呢?”

“权谋之道而已,他是为了保住他自己人的安全,若是来早了,怕他的人被别人杀了。”

依依忿忿不已:“他就不怕你被人杀了吗?那天被叛军围困在衙门里多危险?差点就死在他们的手上了。”

凌轩的神色有些黯然,他知道,这次,皇上不过是想要借刀杀人罢了,说白了,他就是被皇上当枪使了。他不过是为了东朔的江山,为了除掉钟达,才甘愿被他当一回枪使。

凌轩轻叹一声,睫毛微微抖动,道:“父皇虽然偏爱志王一些,但是抛却父亲角色来说,从一个君主的角度来看,他算是一个英明正直的好皇上,他有心想要将东朔的江山稳固下来,让黎民百姓安居乐业。”

依依不以为然,冷哼一声:“他若是好皇上,为何还会让着钟达当了这么多年的尚书,还让那么多的贪官污吏继续上任?”

凌轩神色微闪:“父皇能继位当皇上,有绝大部分是钟家的功劳。”

依依微微思索了一下,太后既然想要他的儿子当皇上,自然会让钟家帮助杜傲天上位了,所以,钟尚书扶持着杜傲天当了皇上?难怪钟达这么怙恩恃宠了。想来,钟达以前是想着控制皇上的,没有想到他控制不住皇上,便是转念一想,就想控制志王,将来掌权。

“即便是钟家有功,那也不能让他们横行这么多年吧。”

“最初的时候,父皇的能力不足,还需要钟家的扶持,才能坐稳皇位,后来等他有能力的坐稳皇位的时候,钟达已经浸染了东朔各个地方,各处都是他的党羽,父皇想要拔除他已经很难了。”

“当初父皇娶皇后为妻的时候,也是因为想要得到钟家的支持,才娶了皇后的吧?”依依的话语中有些嘲讽的意味。

凌轩点点头,并未置喙。

“对了,我怎么从未见过你有皇叔或皇伯啊?”

既然当初杜傲天继位还有阻力,需要钟家的支持才能上位的话,说明杜傲天是有其他的兄弟和他争位的,那么那些兄弟难不成都死了?

果不其然,凌轩神色平静的道:“皇位争夺,必定是你死我活的,你往后切记不得在父皇的面前提及皇叔他们,那是父皇的一个禁忌。”

依依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担忧的看着凌轩道:“你们三个兄弟,该不会重蹈覆辙吧?”

凌轩将茶一口饮尽,道:“我本不想当皇上,若是他容不下我,想对我赶紧杀绝,我绝不会束手就擒。”凌轩接连饮了几杯,神色愈发的凝重,沉声道:“若是他们把我逼狠了,我会绝地反击,成为掌握生杀大权的那个人。”

依依没有再开口问话,凌轩似乎心事有些重,也不想说话。室内安静了下来,只有凌轩不断的倒水喝的动静。

依依侧目看向他,他似乎将茶当成酒了?借茶浇愁?

两天后,皇上派过来的官员赶到了连城,跟凌轩交接了连城的事务,交接完毕后,凌轩立即吩咐夏依依将东西收拾好,准备去南青国寻找解药。

“我们直接去南青国了吗?你已经跟皇上谈好了?不用帮他拔除钟家了?”

凌轩快速的收拾着自己为数极少的行李,道:“之前我与父皇商量的是通过连城查到钟达的证据,但是我们都已经将连城给翻了个天了,没想到钟达既狡猾,手段又阴狠,并没有找到钟达的证据,那些人也不肯招认,想来,即便我们去其他的城里用这种方法,也掰不倒他,只不过是将他的党羽砍掉一些罢了,但是我已经没有那么多的时间跟钟达耗着了。我让父皇自己派人先暗地里查钟达的证据,等我找到解药了,再利用他找到的证据,再去对付钟达时,也能省时省力一些。”

依依点点头,“嗯,这样最好不过了。”

“你让鬼谷子多炼制一些南青国的解药,路上也许用得上。”凌轩吩咐道。

依依闻言,脸上泛起一抹傲娇的神情,坐了下来,悠悠然的道:“我才不去跟他说了,你自己去跟他说。”

凌轩停下了收拾东西的手,转头看向她,微微皱眉,道:“为何?”

“你平日里就知道得罪他,这会儿,你需要求人家帮忙了,倒是推出我去了,我才不要去他的面前受气了,我干嘛要替你承受那口气啊?你自己去。”依依扁扁嘴,眼里闪着幸灾乐祸的神情,她就是要拿鬼谷子来挫挫他的锐气。

“……”

凌轩一脸惆怅的看着夏依依,她还是他妻子吗?竟然这么乐于见到别人给他气受?

凌轩立即谄媚着脸,道:“依依,这不是因为你跟他关系好吗?你去跟他开口,比我开口更容易一些。我若是跟他开口,被他嘲讽一通不说,也许不会帮我炼药,即便是帮我炼药,也一定会狮子大开口,要很多银钱的。你若是开口,他一定会给你炼药,还会打折。”

“我不管,你自己去。”

“依依,你就去一趟嘛。”凌轩连忙递了一杯茶给夏依依。

依依挤眉弄眼道:“怎么?面对千军万马都面不改色的轩王,竟然害怕去面对一个老头子?”

“我不是怕他,不过就是烦他罢了,他着实讨厌,我又不能将他怎么样。”

“我看讨厌的人是你罢了?”

凌轩板着脸,道:“依依,你这究竟是哪一头的啊?”

依依扬扬眉:“我就是跟鬼谷子是一头的啊,怎么样?你自己去跟他开口炼药吧。”

凌轩皱皱眉,哀声叹了一口气:“你就知道欺负我。”

凌轩起身出去,不一会儿,阴沉着一张脸走了回来,依依一看他那张臭脸,不禁乐了,捂着嘴笑了起来。凌轩的脸色就更是阴沉了,郁闷的说道:“幸灾乐祸的家伙。”

“哈哈,我就知道你会在他那里吃瘪的。”

“你高兴了?”

依依笑得乐开了花:“嗯”。

“嗯?”凌轩的尾音拖长,眯起一双眸子看着夏依依,露出了危险的信号。

依依见状不好,连忙止住了笑容,拔腿就往外跑,然而还未跑出房间,就被凌轩一把给拽住了,将门一关,抱着她就是一顿挠。

夏依依痒得难受,连连求饶,道:“我错了。”

“让你一个劲的欺负我。”

“我错了”,夏依依撅着小嘴巴,双手环吊在凌轩的脖颈上,眨着一双纯良无害的眼睛,委屈巴巴的说道。

“哼”,凌轩不依不饶,依旧挠她的痒痒。

依依环着他的脖子,一个翻身,就翻到了他的背上背着,到了背后,凌轩再想挠她痒痒,也不好挠了。

“你以为在我的背上,我就拿你没有办法了吗?你是不是又想被我从背上甩出去?”

依依连忙像是八爪鱼一样,用手脚将他紧紧的夹着,狠狠的警告道:“我跟你说,你若是敢把我甩出去,我就对你不客气了。”

凌轩不禁哼笑一声,“就你这小手,还能对我怎么不客气?”

“我不用手,我用嘴。”夏依依说罢,一口就咬上了凌轩的肩膀。

凌轩吃痛,微微皱眉,轻斥道:“你个小狗狗!”

背着夏依依走到了桌边,将夏依依背到桌上坐着,轻轻掰开了她的嘴巴,一个转身,便是面向了她,夏依依坐在桌上的高度,和他,嗯,正合适。

依依的那个位置正在他那儿,凌轩的瞳孔不禁一缩,拥着她一阵激吻,双手便是有些不老实了,眸子微红,声音里似乎都带着某种热度,道:“这里也不错。”

夏依依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正要拒绝他这个狂野的想法,便是已经逃脱不了他的魔掌了。

桌下,衣物散落一地,室内,响起了起起伏伏的或是娇嗔或是粗狂的声音。最后,夏依依瘫软在了桌上,秀发有些凌乱,几缕秀发黏着汗渍粘在了雪白的锁骨上,凌轩看得内心再次狂热,将她抱了下来,趴在了桌上,又一次原始狂野的释放。几经折腾,夏依依终是臣服。

事毕,凌轩勾起她的下巴,魅惑的眼睛盯着他,声音里依旧有些热度,问道:“现在,可以帮我去跟鬼谷子开口了吧?”

“不行”

“怎么?你还想要?”

“不了,不了。”

“那你去跟他说炼药的事,这也是为了我们大家的安全。”凌轩的声音逐渐失去了热度,恢复成平常的淡淡的音调。

“哦,好吧,我去跟他谈,不过,他若是开多少价钱,我可不会跟他砍价的,而且,这药钱,得你出。”依依也摆出了一副公事公办的态度来,正色道。

凌轩似乎很大度的模样道:“行,我吃点亏就吃点亏。”

“切!”依依翻了一个白眼,为鬼谷子不值:“人家一个老人家跟着你千里迢迢的去南青国,跋山涉水疲累不说,还要遭受刺客的袭击,随时都有性命之忧,就这份危险,你都应该给人家出一份大价钱了。”

凌轩捏了捏她的娇嫩的脸蛋,道:“好,都依你,你倒是挺会替他着想的。”

“哼,若不是因为我,他能跟着你去南青国给你寻解药?你白日做梦吧。”

“也是!”凌轩点点头,道:“那你快些去跟他说吧,咱们明早就得出发了。”

夏依依瞥了他一眼,将他推开来,嗔怪道:“你希望我这副模样去啊?等我沐浴更衣后再去吧。”

半个时辰后,夏依依命人端着几个托盘,托盘里全是连城最著名的美食,踩着轻盈的脚步就朝着鬼谷子的房间走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