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抵达南青国(二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鬼谷子闻着香味就急忙从屋里跑了出来,瞧着夏依依带着人正往他这边走来,鬼谷子冷哼一声,甩袖又回了房间。

片刻后,夏依依笑吟吟的走了进去,让下人将饭菜和点心、美酒通通都摆在了桌上后,挥手让下人退了出去,夏依依露出了甜美的笑容,道:“鬼谷子,你看看,我特意让人买了连城的特色美食,我都还没有吃上一口,这就赶紧送过来给你吃了。”

鬼谷子扁了扁嘴巴,没好气的哼道:“不吃。”

“鬼谷子,你不是还没有吃饭吗?怎么就不肯吃了呢?这些美食,可是只有在连城才能吃得到的哦,往后,你要是再想吃,可就得再来一趟连城,才能吃得到了。”

“哼,黄鼠狼给鸡拜年!”鬼谷子板着脸冷哼道。

夏依依不禁摇头,对付他这个老顽固,还真的是有些头疼啊,连用美食都诱惑不了他了?

依依走过去晃了晃鬼谷子的胳膊,撒娇卖萌道:“鬼谷子,你在说些什么嘛?我这可是特意给你送吃的来了,我是真心实意的。”

“呸,你以为我不知道啊,你分明就是替他过来当说客来的。”

依依眉眼弯起,打了个哈哈道:“哎呀,没想到鬼谷子竟然这么聪明,既然如此,我就干脆打开天窗说亮话了,鬼谷子,你就炼一些应付南青国的一些毒药的解药嘛,你要开多少价,我应承你便是了。”

鬼谷子腮帮子鼓起,气呼呼的道:“开多少价,我都不炼了。”

“为何?”

“哼,你回去问问你的好夫君,他刚刚差点没有把老夫这把老骨头给摔死!”

依依上下打量了他一下,笑道:“你这不是好好的吗?哪里摔死了?”

“哼,是没死,也差不多了。”

“他不过就是吓唬你罢了,你看看,他有哪一次真的对你动过手的?是不是?你也不想想,就你这把老骨头,他两根手指头就能把你给捏碎了,他若是真的要对付你,你还能活到现在?”

鬼谷子气恼不已,脸色通红,瞪着一双小眼睛道:“丫头,你怎么净帮着他说话啊?哼,老夫就是看不惯他那张好似全世界都欠了他一样的脸,老夫看着就烦。”

夏依依翻了个白眼,额头上不禁布满了黑线,鬼谷子和凌轩两个人是天生的对头吗?互相看不顺眼,相看两厌的?就知道把她给推到中间来受夹芯板的气?

夏依依道:“我刚刚已经帮你训斥过他了,你就别生气了,你这么大年纪了,还能跟他一个十几岁的小毛孩计较不成?”

“十几岁的小毛孩?他是没十八岁,可是你看他那样子,像个小孩?丫头,你的眼睛是不是需要医治啊?”

“噗”,夏依依不禁失笑,道:“你就别跟他一般见识了,你就看在我的面子上,炼些药吧。”

“也不练”

“可是你不炼药的话,我们若是万一被那些人给下药了,可就没有解药了,这稍有不慎,可就会一命呜呼了。”

“老夫可懒得管你们了,老夫不去了,老夫要回药王谷。”

鬼谷子脾气一上来,竟然吵吵着要回老巢,夏依依不禁汗颜,这跟小孩子出门玩得不开心了,吵吵要回家一个样啊。

依依耸耸肩道:“那好吧,你要回去也要先吃了这顿饭再回去吧,不然,你可没有力气走路了。若是你回去的路上不安全,我再派些人路上保护你。”

“就算要回去,老夫也不吃你送的这些东西。”

“你不吃?那我就撤走了?”依依歪着头问道,又哀声叹气了一番,道:“我现在就叫人过来把饭菜撤走,然后让侍卫准备一个马车送你回药王谷吧。”

说罢,依依抬脚就往外走,只是脚都还没有跨出门槛,身后就传来了鬼谷子冷哼一声之后,拿着饭碗吃饭的声音,依依嘴角笑起一抹弧度,她就知道鬼谷子会妥协的。回头,便是瞧见了鬼谷子气呼呼的吃得哼哧哼哧的。

夏依依嗤笑一声,便是转身坐了下来,陪着鬼谷子吃饭,一顿饭下来,鬼谷子的心情也好了起来,不肖夏依依开口催他,自顾自的哼唧着就去炼药了。

依依轻笑一声,摇了摇头,起身回房跟凌轩报告一下自己的功劳。

依依将手摊在了凌轩的面前,拇指和食指轻轻的捻了捻,嘴角一弯:“三千两。”

“什么三千两?”凌轩扬眉道。

“炼药的药钱啊,你不是说你付钱的吗?怎么?你说话不作数啊?”依依努力睁着一双善良的眼睛看着他。

凌轩伸手将她那只还在捻着的手拍开,道:“你怎么还中饱私囊了?今天鬼谷子根本就没有开价。”

依依不禁眨了眨眼,愣了一下,旋即气恼道:“你,你去扒墙根了啊?”

凌轩瞟了她一眼,一副你看低了我的不满神情:“我要偷听,还需要去扒墙根吗?鬼谷子的房间离这儿本来就近,我只需聚了内力,就能听到你们在房中谈话的内容。”

夏依依不禁咬牙切齿,道:“哼,那你赔我饭钱,我请他吃一顿,可花了我不少银子。”

“给你,这可足够了。”

依依十分不满的接过了十两银票,撅起了嘴巴,三千两没了,只拿到十两。

凌轩有些疑惑的问道:“依依,王府的钥匙都是掌管在你的手上的,你需要多少银子都可以去拿,你刚刚为何要从我这里骗走三千两啊?”

依依讪讪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说道:“我这不是怕男人兜里钱多了,就容易干一些不该干的事情嘛,所以,就想着把你兜里的钱全都搜刮出来。”

凌轩皱眉问道:“什么不该干的事情?”

“在外头养小三啊之类的。”

“‘小三’是什么?”

依依啃着手指头道:“呃,就是你们这里说的‘外室’!”

咚!

凌轩拿着扇子敲了夏依依的脑袋一下,板着脸训斥道:“胡说八道!我是那种人吗?”

夏依依委屈的捂着自己的脑袋,哼唧一声,“谁知道?我这不是要防范于未然吗?”

“你这脑子里,能不能不要成天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啊?我跟你说,我不是那种人,我若是要养一个,用得着在外头偷偷摸摸的吗?”

“杜凌轩,你什么意思?你还想光明正大的带回家养着?”夏依依腾的冒起火来,上前揪着凌轩的耳朵,咬牙切齿的问道。

凌轩龇牙咧嘴的喊着疼,慌忙解释道:“没有,我没有那个意思,我有你一个就够了。我只不过是看不起那些偷偷摸摸、胆小如鼠的鼠辈罢了。”

“哼,你若是敢,我就剥了你的皮!”夏依依恶狠狠的警告道,将他的耳朵给揪得通红了才放手。

吓得凝香她们赶紧躲了起来,她们可没有王妃那么大胆。

翌日,一行人一大早就收拾了东西出门,出了衙门刚刚走了没多久,那些百姓一见王爷的车队浩浩荡荡的往外走,便是立即猜到了王爷要离开连城了,消息一传十、十传百的,很快就传开了。

那些百姓便是慌忙从家里赶去了城门口,等着王爷的车队过来。

夏依依撩开了车帘子,看着跟在车队旁边走的百姓,心里感慨不已,没有想到,这么多的百姓来送他们。到了城门口,夏依依更是吓了一跳,城门口乌泱泱的,怕是有数万民众,一见到他们的车来了,便是连忙跪了下来,说尽了感谢之词。

这些百姓将他们的去路都给挡了,凌轩和夏依依只得出了马车,让那些老百姓不必客气,快些回家去。

“王爷,王妃,这是小的刚刚烙好的馍馍,你们带在路上吃吧。”一个老汉将几个馍馍送了上来。其他的百姓见状,也纷纷将自己的东西放到了王爷装东西的马车上。

依依连忙摆手拒绝道:“不必了,乡亲们,这么多的东西,我可吃不完,你们赶紧拿回去吧。”

然而,没有一个人肯拿回去的,夏依依无奈的看着凌轩道:“这可如何是好?”

凌轩从兜里掏出了一张一千两的银票,交给了来送行的新守备,道:“这一千两,拿去修路,造福乡亲。”

“多谢王爷”,那守备道,其他百姓也连忙又跪下跟王爷道谢。

在连城城门口耽搁了两炷香的时间,人群才慢慢的让开一条道,马车缓缓的使出了城门,那些百姓跟在了马车后头,一边跑着,一边朝着马车挥手,对王爷和王妃高声致谢。

夏依依侧头看向凌轩,道:“有何感想?”

凌轩沉重的道:“感慨颇多啊!无论何时都不能辜负老百姓。”

去南青国的路上,虽然时不时的会有一些刺客过来拦截他们,但是好在都被一一击退了,偶尔还会遭遇对方的毒攻,好在鬼谷子炼了解药,倒也无碍。最后总算是有惊无险,安全的抵达了南青国的皇城--玉城。

玉城城门口,上官云飞早已经久候多时了,一见着轩王的车队过来,连忙命城门千总将门打开,骑着高头大马走到了轩王的马车旁,恭声道:“轩王和轩王妃远道而来,父皇已经在皇宫备好了美酒,给轩王和轩王妃接风洗尘。”

凌轩掀开车帘,对他微微颔首,凉薄嘴唇轻启:“多谢。”

凌轩这一露脸,那些守在城门口南青国的男男女女一见到轩王面庞英俊、目如朗星,无不深吸了一口气,那些女子就更是睁大了眼睛,眼里泛起了桃花。

在他们这个彪悍的民族里,像轩王这样长着一副英俊冷冽的面孔,可是看着却又不属于他们这边的粗犷,而是有些内敛的气质,这样的男子,简直就是他们的梦中情人。

那些女子不禁有些嫉妒与轩王同乘一架马车的轩王妃来,那轩王妃竟是这么有福气,能嫁给轩王这样完美的男人。若是自己才是与轩王同乘的女子,那该有多好啊。

马车行进了宫门口,换乘了软轿,一路前往大殿,一进到大殿,夏依依不禁暗暗缩了缩脖子,这南青国的皇上长得可真不咋滴,难怪上官云飞长得可不怎么好看,不过好在皇后长得好看,而上官琼幸好随了皇后长了一张漂亮的脸蛋,不然怎么勾引志王啊。

凌轩和依依走进了大殿,凌轩只是朝皇上、皇后作揖,而依依也仅仅是福了福身子,并没有下跪。

皇上哈哈一笑,看着他们二人道:“轩王和轩王妃远道而来,乃南青国的贵客,快些就坐,今日,朕与你们不醉不归。云飞,你今天可要好好陪陪轩王。”

上官云飞朗笑一声,道:“父皇,你放心,儿臣今天一定会好好陪着轩王,儿臣与轩王在东朔的时候,就已经交情匪浅,今天,也正好叙叙旧。”

凌轩不动声色暗暗冷哼,谁跟你交情匪浅啊?

一行人入座,夏依依和凌轩一桌,上官云飞的桌子挨着凌轩的桌子,先客气的寒暄了几句,凌轩与皇上以及几个皇子喝了几杯,夏依依也不得不陪着敬了几杯酒,待宫女再上来给夏依依斟酒时,凌轩连忙道:“轩王妃不胜酒力,换茶。”

那宫女微微福身,给夏依依换了茶盏,皇上一见,笑言道:“轩王和轩王妃鹣鲽情深,可真是让旁人羡艳啊。”

凌轩淡淡的道:“皇上和皇后感情深厚,更是人人羡慕了。”

皇后适时的插话道:“皇上,这光喝酒可没有意思,臣妾特意安排了歌舞表演,也好助助兴。”

皇上道:“皇后考虑得极为周到,立即宣人上殿吧。”

“是”,皇后微笑着点点头,朝着外头拍了拍手,一瞬间,一群衣着裸露的漂亮舞女光着脚踩着轻盈的步子鱼贯而入,随着轻快的乐曲,尽情的扭动着她们柔软的腰肢。

夏依依毫不避讳的盯着那些舞女看,一边吃饭,一边看歌舞表演,倒也十分的惬意。

凌轩则是连看都不看她们一眼,只是独自吃着饭,吃饭的动作十分的斯文,与身旁那些大快朵颐的南青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他偶尔与皇室中人敬酒致意,似乎殿内的那些舞女根本就吸引不了他的兴趣一样。

殿内参加宴席的一些妃嫔和公主,都被轩王的气质给深深的吸引了,恨不得立即扑到轩王的怀里去。

这歌舞换了一批又一批,凌轩的眼睛至始至终都没有看过那些妖娆的舞女,皇上的余光不断的注视着轩王那一桌的状态,眼里闪过一丝愁容,早就听闻轩王不近女色,只是独宠轩王妃一人,今日一见,那轩王果真不是好色之徒,怕是坐怀不乱之人啊,对他这样的人,若是用女色去攻克,只怕有些难。

酒至半酣,这歌舞也告了一个段落了,这皇室里惯常用的招式也就搬上来了,夏依依闷声不出气,只管吃饭看歌舞的惬意时光也就结束了。

二皇子上官云礼起身,高声道:“轩王,你‘战神’的名号早已声名在外,本皇子早就对你崇敬不已,今日,还想请轩王指教一二。”

依依不禁扬眉,这是打算要比武了?依依打量了一下上官云礼,与上官云飞一样,长得十分粗犷,膀大腰圆的,肌肉十分结实,从面相上看,上官云飞倒还秀气一些,这个上官云礼则更像个莽夫一些,他一出声,依依都感觉到从他鼻孔出的气都比别人出气的量要多上两倍。

凌轩抬眼淡淡的道:“本王从不喜用膳的时候动武。”

虽然语气很平淡,却是充满了毋庸置疑的拒绝之意,他那周身冷冽的王者气息也让人不敢再多回嘴。

二皇子讪讪的站在了那里,皇上连忙出声缓和气氛,道:“云礼,你不用如此着急,再说了,轩王刚到南青国,舟车劳顿、身体疲乏,也不适合比武,你改天再比武吧。”

“是,父皇。”二皇子有了个台阶,连忙坐了下来。

那些公主更是被轩王的这一举动给彻底征服,芳心已经完全都托付到了轩王的身上了,一双双眼睛看向轩王时,都飞出一道道媚眼,再看向轩王身边坐着的美人夏依依时,她们的眼里都充满了嫉妒和恨意,那个轩王妃的位置,应该是她的才对。

------题外话------

推荐凹凸蛮文《军爷撩妻之情不自禁》高能军旅宠文

传闻帝国第一将军沈晟风有个怪癖,不允许任何人肢体触碰!

而在某一天,不仅被人碰了,还睡了!

传闻帝国名流萧家世代只出将军,而她萧菁却是个女儿身。

只得女扮男装做个小士兵。

沈家不能透露的秘密,所有人都不能接触沈晟风的皮肤,因为会死。

萧菁却一个不小心摸了个遍!

沈家上上下下都深知,沈晟风的双手犹如强硫酸,一旦接触,尸骨无存。

萧菁却是一不留意摸了个遍!

沈家心照不宣的默契,这个帝国将军身体特殊,这辈子不能娶妻生子。

而这个将军却突然有一天高调宣布,他要娶一个“士兵”!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