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南青国二公主(一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些男人不敢再去跟轩王比试,不过,却是有些不知死活的女人敢去跟夏依依比试。

坐在女人堆里的一个年约十四岁的公主站了起来,甜甜的冲着轩王和轩王妃一笑:“听闻轩王妃舞艺超群,能以脚尖点地跳舞,本公主虽然不才,不会以脚尖跳舞,但是舞艺自信还可以,不知能否请轩王妃共舞一曲?”

夏依依嘴角隐含讥诮,这个公主是想要替上官琼一雪在东朔大年夜的时候,因为跟自己比试输了的耻辱吗?

夏依依才不想跟她比试呢,朱唇轻启,声音略显疲惫:“怕是不行了,刚刚皇上也说了,我一路舟车劳顿,身体疲乏得紧,可是没有精力再跳舞了。”

然而那个公主却是没有打算放过她,继续邀请道:“若是没有精力跳舞也无妨,那我们赋诗一首,以牡丹花为题如何?”

依依抿嘴一笑,道:“公主,既然你提议赋诗,那赋诗的方向得由我来出,这样才公平啊。”

谁能知道她是不是早早的就让人准备了好几首诗,然后现在只管张口念出来就行了。若是由自己出题,出一个她意想不到的题,而且是她平时都不会往那方向去练的,那样才能杀她个措手不及。

夏依依既然这么开口了,而且话语中已经表明什么都由那公主出题,明显的就不公平,有作弊的嫌疑,那公主就算是为了面子,也不能驳回,暗暗咬牙,面上却带着温和的笑容应允道:“如此,就随轩王妃出题便是。”

夏依依的美眸滴溜溜的转了一圈,嘴角弯起,道:“就以佃户在田间劳作为题,赋诗一首吧。”

“什么?佃户劳作?”公主不可置信的睁大了眼睛看着夏依依,她刚刚心里可是把准备好的几首诗又温习了一遍,而且还在揣测夏依依会给她出什么方向的题,可能是别的什么花、抑或是风景、女子美貌之类的,可是万万没有想到她竟然要求给低贱的佃户作诗,公主气恼不已,脸上神情阴沉下来,眼里喷出怒火来,愤愤道:“轩王妃这是什么意思?出这样的题,是来羞辱本公主的吗?”

这南青国的皇上原本只是一个大臣,这才造反上位不到一年,这公主原本也不过就是一个臣女,她不禁有些怀疑夏依依是借作诗来嘲讽她的身份低贱,并不是纯正的公主血统。

夏依依侧目看向她,问道:“何以见得?”

“你出题为何不是闺中女子绣花之类的题,却是佃户劳作,为何要本公主为那些低贱的佃户作诗?本公主身份高贵,从来不知佃户是怎么劳作的,你要我如何作诗?”那个公主看着夏依依的眼神几乎像是射了毒箭出来一样,语气也十分不善。

夏依依耸耸肩,道:“本王妃的身份同样高贵,本王妃都不介意为佃户作诗,公主又何必介意?既然你作不出来诗,那你就是承认你输了?”

“你!”公主气得脸色通红,欲再言辞激烈的反驳她。

皇上虽然也有些气恼夏依依用诗作来嘲讽他们,但是他也不好像他女儿一样那样反驳,那不是自己承认了自己的身份低贱了?

皇上只得呵斥住自己的女儿,道:“雪儿,不得无礼。”

上官雪悻悻的坐了下去,心里对夏依依的怨恨更甚,本想在轩王面前展示一下自己的才华,结果才华还没有展示,平白受了夏依依的一顿羞辱。

皇上开口转移话题道:“轩王,朕听说你这一次来南青国是为了寻找百花虫毒的解药?”

“正是,父皇曾经与皇上提过帮忙找解药,不过到现在也没有找到,本王所剩时日不多,只得亲自过来寻找解药了。”

“朕直到现在都还在帮你找解药,只不过,一直都没有消息,实在是对不起轩王了。”皇上一阵遗憾的唏嘘,面上的神情显得十分的真挚。

凌轩起身朝皇上作揖,道:“本王谢过皇上。”

“好说好说,咱们两国可是姻亲之国,互帮互助是理当的。”

“本王为了寻找解药,怕是要在贵国叨扰一阵了,还请皇上给予方便。”

“无妨,轩王只管去寻找解药,朕会让各个城门千总给予放行,另外,你若是有需要人手的地方,就尽管开口。”皇上笑道,说话间,眼神不经意的扫过了轩王身旁坐着的上官云飞。

上官云飞连忙站起身来,道:“父皇,儿臣近来也没有什么事,既然轩王来找解药,儿臣正好陪同他一起去找解药,也能帮上一些忙。”

凌轩微微皱眉,说得好听是帮他找解药,其实就是为了监视,防止他在南青国趁机拉帮结派,干一些分裂南青国的事情。而且还可能在自己找到线索之时,他们先下手为强抢夺解药,届时,就用解药来威胁自己,与自己交换某些条件。

凌轩连忙拒绝道:“不必了,大皇子事务繁忙,不必跟着本王到处浪费时间了,这寻找解药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本王独自寻找就可以了。”

皇上道:“轩王就不必客气了,既然云飞跟你早就熟识,又聊得来,他也没什么事,就跟你一道去,总能帮上一些忙的。”

皇上这话都说成这样了,凌轩若是再拒绝,只怕会引起皇上的不满了,凌轩只得道:“如此,就有劳大皇子了。”

“轩王客气了。”上官云飞笑里藏刀的说道。

这顿饭倒是也吃得久了些,等他们吃完,天色都已经了,皇上便是安排轩王一行人在驿站住下,由上官云飞亲自送他们到了驿站。

到了驿站,依依一下了马车,惊讶的发现这个驿站里头除了许多南青国的士兵以外,还有许多宫女太监候在两旁。

依依刚刚走进了屋子,那些宫女、太监就立即跟了进来,这房间本来就不大,还挤了三个太监和三个宫女,再看那三个宫女,很明显是特意挑了三个长相极为漂亮的女子,就连那衣服,也是穿得极薄,隐隐都能看见衣服里玲珑凹凸的身材,而且,连肚兜都没有穿,衣领又开得极低,都能看见半边圆球了,这是来伺候她的,还是特意挑来伺候他的?

答案不言而喻,依依不禁愤慨,这皇上,未免也欺人太甚了,竟然当着她的面,给她的丈夫送美女。

依依冷哼一声,轻瞟了凌轩一眼,顾自坐在桌前喝茶,她偏偏不赶走她们,她倒是要看看,凌轩会不会将这些人留在屋里头伺候他。

“出去!”

凌轩背对着他们,面色阴沉,冷声喝道。

六个宫人立即跪了下去,道:“启禀轩王,奴婢(奴才)是奉了皇上的命令,过来伺候轩王和轩王妃的。”

依依稍稍瞟了一眼,那三个宫女这一跪下去,那开得极大的衣领就更是敞开来了,身前的一切都一览无余了,依依不禁咂舌,这身段,若是去买内衣,怕是得选个D杯啊。

凌轩依旧背对着他们,冷声道:“本王和王妃不需要你们贴身伺候,你们候在屋外就行了,贴身伺候的事情,自有本王的人来做。”

“奴婢(奴才)得到的命令是在屋里贴身伺候。”那六个宫人说道。

“天问!”凌轩冷冷的唤道。

天问从屋外走了进来,对着那六个宫人,嗖地拔出了剑,指着他们,神色凌厉道:“你们是选择现在立即走出去,还是选择等会儿横着出去!”

那六个宫人吓得脸色惨白,哆哆嗦嗦的跪在地上,却是不敢吭声回答,他们可不想被轩王的人杀死,可是他们也不敢违抗皇上的命令,出了这屋子啊。

还在院中没有离去的上官云飞,瞧了一会儿热闹,这会儿,便是连忙走了过来,对那六个宫人冷声呵斥道:“你们这帮蠢货,父皇既然是要你们来伺候轩王,你们自然事事要听从轩王的吩咐了,轩王让你们出屋伺候,你们还不赶紧出去?”

“是、是”

那六个宫人忙不迭的从屋里跑了出去,上官云飞笑着对轩王的脊背拱了拱手,致歉道:“轩王,让你见笑了,我们南青国的奴才,可没有你们东朔的奴才聪明伶俐、办事得力,让你烦心了,本皇子这就去换一批伶俐些的宫人过来伺候。”

“倒也不必这么麻烦,本王带过来的人,已经足够伺候本王的了。”凌轩转过身来,冷冷的说道。

上官云飞内心冷哼一声,他以前在东朔的时候,被东朔皇帝软禁在驿站的事情,他怀恨到现在,如今,他岂能让轩王在南青国如此自由?也让他尝尝被人全天候监视的滋味。

上官云飞面上带着笑意,洋溢着待客的人情,道:“轩王,怎么能让你这么委屈,若是我们南青国不安排人来伺候你,这传出去,还要被别的国家嘲笑我们南青国不懂得待客之道。本皇子这就去重新安排一批宫人过来,轩王和轩王妃早些休息吧。”

凌轩心里有气,不过如今在别人的地盘上,也有些不得自主,便是冷哼一声道:“让他们站远一点,别妨碍本王休息。”

上官云飞瞟了一眼坐着的绝色容貌的轩王妃,便是给了轩王一个“我懂的”的眼神,打了一个哈哈,道:“哈哈,放心,这驿站的房间隔音还算可以,只要声音不是特别大,一般听不到的。”

凌轩的眼神立即阴沉了下来,浑身寒气骤起,凌厉的扫了上官云飞一眼,他讨厌别人在他的面前拿夏依依开这种玩笑,尤其是并不相熟的人开玩笑。

上官云飞的脸色僵了僵,脊背一寒,连忙说道:“你早些休息,本皇子这就下去安排去。”说罢赶紧退出了这个寒气十足的房间。

天问恭声道:“属下这就让凝香她们进来伺候王妃沐浴更衣。”

凌轩微微颔首,天问立即退了出去。

凌轩这才转身,坐到夏依依的身边,开口道:“你放心,我刚刚是背着身子的,什么都没有看到。”

依依挑了挑眉,扁扁嘴道:“你什么都没有看到,为何要背过身子?你明明就是看到了,才想要回避。”

呃,凌轩不禁哑然,他败在了夏依依一张伶牙俐齿的嘴上。

“我刚刚进门的时候余光看到她们衣着不雅,便是不想再看她们了。”

“切”,依依啐了他一口。

凌轩腆着一张老脸,笑着拉着依依的手,说道:“我的眼里只有你。”

“呸”

说话间,凝香和画眉走了进来,夏依依撇下了凌轩便是走到内间去沐浴去了。

南青国皇宫,上官雪气呼呼的往自己寝宫走去,却是被上官云礼给拦了去路,上官云礼谑笑道:“皇妹这是做什么?怎么脸色这么难看,谁还敢惹我们南青堂堂的二公主啊?”

上官雪鼻子冷哼一声,“哼,你居然还有心情笑得这么灿烂,你不是也照样被拒了比试吗?”

上官云礼挥了挥手,让宫人退了下去,他走近了上官雪的身旁,低低的说道:“为兄看得出来,你喜欢轩王,你是不是想当轩王妃啊?只可惜,人家轩王已经娶妻了。”

上官雪的脸色顿时就羞红了,又有些怒意的说道:“你瞎说什么?我不过就是想跟轩王妃比试罢了,跟轩王有什么关系?”

“皇妹,你的神色欺骗不了我,在大殿上的时候,你看轩王的时候,眼睛都挪不开视线了。”

“我没有!你不要瞎说。”

上官云礼促狭着一双眸子,狎笑道:“皇妹,你害羞个什么,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如今,上官琼都已经嫁给了志王当了志王妃,还怀了孕,日子过得可是富贵荣华。以为兄看,若是轩王解了毒,比志王的竞争力更强,轩王才是东朔下一个皇帝,你若是嫁给了轩王,以后,你才是东朔的皇后。”

上官雪睁着一双大眼睛,道:“皇兄,你莫不是忘了?即便是轩王当了皇上,那皇后也是夏依依,我充其量,也不过就是一个贵妃。”

“若是没了夏依依,你可不就是皇后了吗?”上官云礼压低了声音,将呼出的热气喷在了上官雪的耳朵旁。

上官雪的眸子缩了缩,惊恐的看着上官云礼,道:“你,你是想要我杀了她?”

“你若是下不了手,那为兄就帮你杀了她,为兄这不是为了皇妹你的终身幸福着想吗?”

上官雪冷哼一声,道:“皇兄,你与我素来就不怎么亲近,又怎么会帮我?你说吧,你帮了我,你究竟想要得到些什么好处?”

“皇兄就喜欢跟聪明人打交道,将来,你当了东朔的轩王妃之时,我要你帮着我成为南青国的太子。”上官云礼用只有他们两个人才能听见的声音说道,眼眸里闪烁着极大的野心。

“你?你明明知道父皇属意的是大皇兄!”上官雪倒抽了一口凉气,他该不会以后还要将上官云飞给杀了吧。

上官云礼冷冷的说道:“父皇刚刚当皇帝,还没有给我们封王,也没有封太子,只要我和你联手,父皇说不定还是会改变主意,最后属意我也不一定呢。”

“可是,我怕是没有这个本事帮你成为太子。”

“你是没有这个本事,不过轩王有这个本事。我可以说,只要轩王想,他就能做到任何事情。事情的关键就在于你能不能掳获轩王的心,让他能为你所用。”

上官雪有些怯步,连连摇头,道:“我只怕是不行,你也知道,我根本就没有夏依依漂亮,轩王自然是更喜欢她了。而且,今天在大殿上,我发现轩王是很宠爱她的,可是轩王竟然全程都没有正眼瞧过我一眼,即便是我故意站起来跟夏依依比试说话,轩王也未曾抬头看过我一眼。”

说到这儿,上官雪的心有些疼,今天,她初见轩王,就已经被这样完美的男子给深深吸引了,她爱上了他,可是他身边已经有了佳人,而且一点都没有将她看在眼里。

上官云飞的声音好似鬼蜮一样阴森恐怖:“你要想让轩王爱上你,就必须先除掉夏依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