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悍妃训王爷(二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上官雪怔怔的看着上官云礼,却是没有反驳他,她咬了咬嘴唇,深吸了一口气,抬脚往前走去。

上官云飞冲着她的背影道:“我给你时间考虑,考虑好了,派人过来告诉我一声就行了。”他眯着眸子低低的奸笑一声,转身离去。

皇上的寝宫里,皇后亲自给皇上更衣,道:“皇上,臣妾今天见雪儿那丫头怕是已经对轩王动情了。”

“朕也瞧见了,不过轩王对她并无意啊。若是轩王有意的话,那可就是一桩美好的姻缘了。”

皇上打着如意算盘道,如果东朔的两个王爷的王妃都是他们南青国的公主的话,那无论东朔最后是轩王还是志王当上皇上,对他们南青国来说,都是一桩喜事。

把鸡蛋放在两个篮子里,翻了一个篮子,不是还剩一个篮子的嘛。

总不能这两个篮子都翻了,那东朔皇帝再怎么样,也绝不无可能会让安王继位的,安王的存在,就是杜傲天的耻辱。

不过,如果出现了意外,譬如志王和轩王都死了的情况下,那就有可能会传位给安王了,如果这样的话,他就再嫁一个公主给安王就是了。

只不过没有哪一个公主会愿意嫁给安王,安王长得那样丑得吓人。

“皇上,那轩王府上如今才一个女人,而轩王也还没有子嗣,若是雪儿嫁给了轩王,又比轩王妃早一些生下小世子的话,那我们的胜算可就更大了。”

“朕找个机会跟轩王探探口风,将雪儿嫁给他做侧妃。不过以朕今天对他的试探,他根本就不好美色,在大殿上,他都没有正眼瞧过那些舞女,就连朕在驿站安排的宫女,都被他赶了出去,那三个女人可是咱们宫里最漂亮的宫女了。”

皇上的语气有些酸酸的,那几个美女,他都没舍得享用,就献给轩王,结果轩王还不想要。

皇后暗地里嘲讽了一下,皇上怕是早就想将那三个女人给收用了吧,不过是为了权谋,要将那三个女人留着勾引他国王爷,否则他才不会将她们留到现在了。将三个美女送出去,皇上还有些心痛呢。

隐去眼里的讥讽,皇后柔声劝慰道:“听说那个轩王可是个怕老婆的,许是他在轩王妃的跟前故意装的,若是轩王妃不在他身边,可能情况又不一样些了,皇上可以在轩王独处的时候再试探一二。”

“可是以朕对轩王的了解,他可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杀戮伐决,向来都是掷地有声的,怎么会是一个怕老婆的人呢?”

“那是在战场上,可战场和床上毕竟是不一样的。”皇后说道,那双娇柔的手便是在皇上的身上轻缓的移动着。

“嗯,朕姑且一试。”

皇上说着一把将皇后抱起,滚到床上,笑着说道:“对于朕来说,床上就如同战场。”

皇后娇嗔一声,室内立即响起了靡靡之音,半个时辰后,皇后离开了皇上的寝宫。

皇上有些不满的皱了皱眉,这生过几个孩子的老女人真是如同吃豆腐渣一样,既没有什么营养,又涩口。

皇上对公公吩咐道:“既然轩王看不上那三个宫女,便召回宫来吧。”

公公连忙应是,公公十分了解皇上,皇上虽然只是说要将那三个宫女召回宫,可是公公却明白皇上是想要临幸她们了。当即就派人去接那三个宫女,当夜,这三个宫女便是全都给送到了皇上的寝宫侍寝。

皇后听到消息后,不禁恨得牙痒痒。以前皇上还是大臣的时候,为了在他人面前表现出洁身自好的良好形象,在女色方面倒是收敛着的,如今当了皇上了,便是不再收敛,将宫里漂亮的宫女收用了不说,还从那些大臣家里挑选女子纳入后宫,这一年不到,皇上新宠幸过的女人都已经超过两百个了。

翌日,凌轩一大早就和夏依依起床准备出门,鬼谷子打着哈欠在后头跟着,他不满的咒骂道:“老夫觉都没有睡好,你们就将老夫给叫了起来,老夫才不想跟你们出去找什么解药,老夫只想睡觉。”

“鬼谷子,你可以在马车上睡觉的。”依依道。

鬼谷子不满的冷哼一声:“马车上睡觉哪有在床上睡觉舒服啊?颠颠簸簸的,一把老骨头都要颠散架了。”

依依转回身,笑吟吟的挽着鬼谷子的胳膊,道:“鬼谷子,我跟你说,这南青国可是有很多美食的呢,你还不赶紧趁着这个机会去好好吃一顿?”

鬼谷子胡子一翘,道:“你别拿这些吃的来诱惑老夫了,老夫很多年前早就尝过南青国的食物了,根本就不好吃,还是东朔的食物好吃一些。”

“对,堂堂药王谷谷主这一辈子去过的地方,可比小女子走过的桥还多呢,你说说看,你什么时候来过南青国了?是不是年轻的时候来了这里?有没有在这里跟哪个南青国女子有过一段情呢?”夏依依捂嘴打趣道。

嘣!

鬼谷子猛地给了夏依依一个爆栗,气呼呼的训斥道:“丫头,你胆子不小,敢戏弄老夫!”

夏依依捂着疼痛的脑袋,眨巴着眼睛,说道:“我这不是好奇吗?我怎么从来没有听你说过你老婆孩子啊。”

“哼!”鬼谷子气鼓鼓的瞪了她一眼,便是快走了几步,爬上了马车。

夏依依扁了扁嘴巴,耸耸肩,赶紧往前跑了几步,爬进了凌轩的马车,凑到凌轩的耳朵旁,十分八卦的低低问道:“你不是什么事情都知道吗?你知不知道鬼谷子的感情史啊?”

凌轩扬眉,“你想知道?”

“嗯嗯”,依依点点头,睁着一双八卦的眼睛朝着凌轩眨巴眨巴。

“你应该知道要想听故事就得付出一点什么。”凌轩轻轻呼了一口气,懒洋洋的靠在了夏依依的肩膀上。

夏依依的小手在他的肩膀上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使劲给他按摩着,恶狠狠的咬牙切齿道:“你还不赶紧说?若是我没有听到我想听到的消息,我定要你好看。”

“你这样子,我可不想说。”

依依一把将他给推开来,板着脸,生气的说道:“不说拉倒。”

凌轩以为她会想上次一样,一边老实的给他按摩,一边听他讲故事,可没曾想竟是被她使劲推开了,他一时不妨,脑袋差点就撞到了马车壁上,凌轩有些郁闷的看着她,道:“你也不怕把我摔死?”

“摔死你活该!”依依愤愤的说道。

凌轩谄笑道:“把我摔死了,你可就没有夫君了。”

“我改嫁!”

“你!”凌轩气得上下牙齿直打磨,伸手在夏依依的脸上重重的捏了一下,才作数。

夏依依掀开马车帘子,问道:“你这是要去哪里?总不能在街上这么漫无目的的逛着,就能找到解药了吧。”

“我让上官云飞张贴了告示,但凡谁有办法解了我的百花虫毒,我赏黄金百万两。若是能提供线索的,赏白银十两,今天,想必会有很多人过来。”

“黄金百万两啊,若是我能解你的毒,我就赚大发了。”夏依依掰着手指头问道。

“本王的钱不都是你的钱吗?”

依依猛然想起了凌轩的钱库钥匙可是在自己的手上,她立即从巨款里清醒了过来,一百万两黄金从自己的兜里不声不响的就要消失了,不禁有些气恼道:“你做这个决定,怎么都没有跟我商量,就私自从我兜里划出了一百万两黄金?”

“呃,我只是让你掌钱罢了,我花钱,就不需要经过你的批准了吧。”

“这么说,你只是把我当成一个拿钥匙的管家罢了,却没有半点实权?”依依不悦的瞪眼。

“那可不一样,管家才没有权利从里面私自拿钱了,你却可以。”

“我不管,以后你若是从库房里支钱超过一百两银子,就必须要跟我打申请。”

“一百两?未免数额也太少了吧?都不够吃一顿饭的。”

呃,夏依依微微皱眉,像他们这样的王爷,出手一向阔绰,若是他们这些王爷聚会,确实是不够吃一顿饭的啊。“那就两百两?”

“一千两”,凌轩有些为难的说道,他其实是有些不想答应夏依依的,这样,自己用钱都要麻烦许多,每次花钱,还得跟她申请一下,不过,他觉得自己反正也没有什么事情可瞒着她的,她即便是要查他的账,就让她查好了。

夏依依笑颜逐开道:“好,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凌轩不禁无奈的摇了摇头,是她单方面的愉快吧,自己可没有像她那么愉快。这世界上,怕是只有他这么一个悲催的王爷了吧,花钱都要跟王妃先申请。

马车行到了京城最大的医馆--保康堂。

夏依依撩帘一看,保康堂门口已经排了很长的队了,估计得绵延了几里地,队伍里头,上到八九十岁的老头,下到刚会说话的两岁小儿,全都站在队伍里。

夏依依十分郁闷的放下的车帘,对凌轩低声吼道:“你出的什么馊主意?但凡给线索的都给十两银子?你看看这里排了这么多的人,可都是想着过来瞎编一个线索,好白拿十两银子。若是从这里领了,出了这个门,又走到队伍里排着再进来领,这拖家带口的全过来领,他们家一辈子的生活费都能从赚得到了。若是有些人为了让自己提供的线索更具有说服里,很有可能会跟别人串通,到时候,数人都说了差不多的一个线索,很有可能会误导你,以为这个就是真的线索。”

凌轩朝外看了看,微微皱眉,道:“我也知道,会有假报线索过来冒领银钱的,但是在东朔,那些人还会害怕我的王爷身份,不敢如此放肆。我没有想到他们南青国的人竟然这样没有羞耻之心,全都排到这里等着撒谎白白领钱。”

“那是自然,你是东朔王爷,东朔的百姓若是得罪了你,你有千万种方法惩罚他们,可这里是南青国,即便那些百姓惹了你,你怕是也没法惩罚他们,总归还得交由南青国的衙门来惩罚他们。更何况他们这是群众事件,有道是‘法不责众’,你总不能将这数千人全都给关进牢狱里去吧。”依依道。

凌轩深深的皱起了眉头,南青国的百姓本就贫穷,若是他们今天都来领了银子,只怕,明天仍旧还会过来排队领银子,只怕自己的家产都不够散发他们提供“线索”的。

夏依依道:“办法也不是没有,你可以让他们用文牒登记,把他们所提供的线索一一记录下来,暂且不给他们钱财,只是赏一杯茶喝,若是将来找到了解药,谁提供的线索是真的线索,再根据登记的记录,将十两银子送到他的手上就是了。这样,既能给提供线索的人钱财,又防止了别人冒领银子。最关键的是,我们也不用倾家荡产了。”

凌轩道:“这个办法虽好,可是告示已经张贴出去了,百姓都已经看到了,我若是反悔,岂不是被南青国的百姓嘲笑?”

依依翻了个白眼道:“你若是不反悔,他们才是要嘲笑你是个二愣子了。白白的让他们领了那么多钱回去。”

“那怎么办?难道本王过去跟他们说这告示写错了?这告示可是上官云飞张贴出去的,上官云飞自然不肯背这黑锅了。”

“这告示上的内容,是你亲口跟他说的?”

“是我亲手写了一份,然后他让人誊抄了数百份各处张贴的。”

“……”依依不禁气恼的瞪了他一眼,道:“现在可好了,连找个中间传话的下人背锅都不成了。”

“如今,也只能这么散发银子了,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我总不能今天就反悔。大不了明天就不发银子了,撤回告示。”凌轩皱眉,心里在狂滴血,即便是只有今天一天,这也得散发出去怕是得几十万两银子了。

“打肿脸充胖子,你根本就没有必要将钱用在毫无用途的地方。”夏依依冷哼一声,随即道:“若是要反悔,也不是没有办法,不过,就是要委屈我一下了。”

“委屈你?什么意思?”

“如果你轩王娶了一个母老虎,你从我这里拿不到钱,没有办法现在给线索钱,而这告示,又是被我改的,他们也就不会说你反悔了,只会将矛头指向我了。”

凌轩有些犹豫:“这样不好吧,有损你的形象。”

“损了我的形象,能节省几十万两银子,那我的出场费可真是够贵的。”依依露出了一个阴险的笑容,道:“不过,还是需要夫君你乖乖配合我演戏了。”

凌轩看着夏依依脸上的笑容,不禁觉得慎得慌,怎么觉得夏依依这一笑,自己就要倒霉了呢?

下一刻,凌轩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夏依依一脚给踢下了马车,南青国的百姓惊讶的发现原本气宇轩昂的轩王竟然被人踢下了马车,轩王刚刚狼狈的站直了身子,下一刻,从马车里蹿出了一个碧绿色身影,夏依依从车夫手里抢过了马鞭,对着凌轩就是一顿抽,狂骂道:“杜凌轩,你竟然敢背着我私自动用王府的钱,我早就警告过你,但凡动钱,都要经过我的同意,没想到,你竟然私自命人出了这个告示?”

凌轩连忙躲闪,道:“我这不是为了找寻解药吗?”

“不管你是为了什么事情,都必须要先经过我的同意才能动钱的,你竟然忘记了?”夏依依咬牙切齿的骂道,怒气十足的挥着马鞭继续追着凌轩一顿毒打,每一马鞭,都用尽了浑身的力气,好似教训一个不听话的下人一样。

凌轩飞快的躲闪着马鞭,他不禁暗暗出了一身冷汗,若不是自己的身手好,只怕是要被夏依依用马鞭给抽死了。

那些百姓刚开始还没有反应过来,这轩王妃追着轩王打骂了一阵,他们便是都已经反应过来了,原来轩王竟然是妻管严,连用钱都要跟轩王妃请示同意的?这样的窝囊的轩王,跟昨天在城门口看到的冷峻的轩王截然相反啊。

夏依依这打凌轩打得起劲,那些百姓兴奋的看着这样一场难得一遇的悍妃训王爷的情景,可是在保康堂里早早就来了的上官雪则是十分心疼被打的轩王,她愤怒的看着夏依依,手指狠狠的捏紧了拳头,指甲都将她的手心给掐了手指印,她气冲冲的从医馆里朝着夏依依就冲了过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