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周瑜打黄盖(一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上官雪上前就大声指责夏依依道:“轩王妃,你这样当众责打王爷,你未免太过放肆了。”

夏依依收了手,睥睨了她一眼,将马鞭放在手上一下一下的轻轻敲打着手心,道:“本王妃教训我的夫君,跟你有什么关系?”

上官雪的脸色一阵通红,义正言辞的说道:“女子因以夫为纲,轩王要怎么支配钱财,凭什么要跟你申请?你还敢打他,你违背了女则和家规,王爷完全可以休了你。”转头看向轩王,她一双眸子里饱含了深情和心疼之意,娇柔的说道:“王爷,这样的泼妇,你应该休了她。”

那些围观的百姓被上官雪这么一说,便也纷纷开始附和上官雪,指责夏依依的做法不对。

夏依依正视着凌轩,嘴角向上一弯,轻快的道:“她说你应该休了我,我现在给你一个机会,休了我吧。”

凌轩头皮一阵发麻,这个上官雪冒出来做什么?还唆使他休了她,只怕夏依依现在心里恨不得剥了他的皮了吧。

凌轩脊背一弯,凑上前去,谄笑说道:“我不休你,这辈子你都要跟我在一起。”

唰!

马鞭带着凌厉的呼声,在凌轩的眼前挥出了一道暗影,凌轩这次没有躲避,马鞭结结实实的落在了凌轩的胸膛上,夏依依狠狠的道:“给我站远点,不许过来。杜凌轩,我刚刚给你你一个机会,让你休了我,你不休,你已经失去了机会,现在,轮到我来休了你了。从现在起,我跟你再无任何瓜葛。”

“我不要”,凌轩道。

上官雪一听,几乎要气晕了过去,这个夏依依竟然如此胆大,从来都只有男人休女人,何时有女人休男人了?还当众鞭打轩王,更让她气愤的是,轩王竟然还舍不得休了她。

上官雪顿时气得直跺脚,走上前想查看一下轩王的伤势,却又不敢碰他,便是柔声对轩王道:“轩王,你怎么样?疼不疼啊?你还不赶紧休了她,难道你要让她休了你啊?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夏依依看了一眼娇媚的上官雪,嘴角泛起一抹冷笑,扔下了马鞭,转身就走。

凌轩的额头不禁开始冒起了冷汗来,该不会真的把夏依依给惹毛了吧,她最不喜欢有别的女人在他的面前晃荡了。这个上官雪还当着她的面一直唆使他休了她,她不生气才怪了。

凌轩连忙走上前去,拦住了夏依依的去路,道:“我错了,我以后用一两银子,都先跟你报备一下,行不行?”

依依轻飘飘的看了他一眼,悠悠然道:“我已经休了你了,往后你用银子还是怎么的,跟我没有半毛钱关系,你若是喜欢报备,你跟别人报备去。”

“没有别人,我就只喜欢跟你报备。”

“我要回东朔了,你可以麻利的走开了,别挡着我的道。”依依一把将他推开,径直往前走。

凌轩像个跟屁虫一样跟在她身旁,拉着她的手,柔声道:“你去哪儿,我就跟着你去哪儿。”

“我去死,你去不去?”依依侧目笑靥望着他。

“我也去”,凌轩认真的回答道,随即低低的道:“你不是要帮我解决这里的麻烦的吗?怎么就这么走了?”

“解决?让她帮你解决去啊!”依依恶狠狠的回话是从牙缝里头挤出来的。

凌轩大步一跨,走到了依依的面前,双手抚上了她的肩膀,黝黑的眸子弯起,闪着精光,嘴角勾起一抹幸福的笑意,好听的磁性男音在她耳畔响起:“你吃醋了?”

“吃你妹的醋啊?我都已经休了你了,你要跟谁,与我有什么关系?”

“还说你没有吃醋?”凌轩戏谑的双眸看着她,伸出右手在她的鼻尖轻轻的刮了一下,道:“你吃醋的样子也挺可爱。”

凌轩的情话刚刚才说完,下一刻,就被夏依依将刮她鼻子的手一把就给抓住,反手一拧,身形敏捷的闪到了他的身后,将他的手扭在背后,厉声道:“杜凌轩,你若是不想被我休了,就立即将告示给我改了,不然,你就等着被我休了。”

凌轩连忙哎呦呦的求饶道:“好好,爱妃说怎么改,我就怎么改。只要你不休了我,怎么都成。”

“哼,那还差不多。”依依放开了凌轩,转身走进了医馆,对凌轩道:“还不赶紧进来改告示?”

“好好,这就来。”

片刻后,刚刚那些还在围观的百姓顿时就炸开了锅了,这个告示居然改成了要等到以后得了解药,查证了这个线索是有用的以后,才给十两银子,那这样的话,他们在这里排队想浑水摸鱼骗银子可就不行了。

那些百姓这才高声呼喊了起来,说道:“轩王,你怎么能出尔反尔呢?说好凡是提供线索的,就都要给十两银子的,居然变卦了?”

“轩王,你是想将我们南青国的百姓当猴耍吗?”

凌轩装成了一个憋屈受气的小男人模样,愁眉苦脸道:“各位也看见了,本王昨儿做这个决定并没有跟王妃请示,王妃生气了,这就要休了本王,本王只得按照王妃的命令行事。”

“轩王,你堂堂一个王爷,竟然听一个女人的话?”

“听话的男人才是好男人嘛!”

上官雪见那些百姓将轩王的形象给鄙视得不成样子,心里更是对夏依依恼恨不已,竟然将好端端的一个英明神武的轩王给摧残成这样一副怂男人的模样。

上官雪气呼呼的冲进了医馆,对夏依依道:“你把轩王给欺压成这样,你就高兴了?”

依依扬眉,道:“对啊,我高兴了。怎么?你心疼啊?那你去挽回他作为男人的尊严去啊,办法很简单,可以维持原来的告示不变,但是赏钱,由你出,如何?”

夏依依的一双眸子闪着精明的光芒,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上官雪不禁愣在了当场,她瞟了一眼外面排队的民众,因为天色也亮了一阵子了,远处其他地方的人看到告示后也赶过来排队领钱了,如今排队的人比早上她刚来的时候要多上了一倍,照这个速度发展下去,几天下去,怕是要将国库都散发光了。

别说她没有权利去动国库的钱,就是有权利,她也不会傻到将这么多的钱就这么散发出去。

她自己可没有多少钱,她的私房钱连小半天的赏钱都没办法散发。

夏依依趁势说道:“你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了,那我立即出去跟他们说,二公主善良仁慈,体恤百姓,愿意按照原来的告示,由二公主赏他们赏钱。”

夏依依说罢作势就往外走,上官雪立即反应了过来,连忙就走到了夏依依的面前拦住了她,尴尬的道:“我可没有答应你。”

夏依依眉梢一挑,嘴巴一扁,高声讽刺道:“呦,二公主这是怎么了?刚刚还那么义正言辞的教训我,怎么这会儿需要你出钱了,你就不乐意了?合着你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啊?钱不是从你腰包里出,你就不心疼了是吧?还是说你二公主本来就是打算让我们东朔的王爷花钱来救济你们南青国的百姓啊?你们南青就不必开国库了是吧?”

上官雪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尴尬的咬了咬嘴唇,道:“你们原本那个告示本就是你们自己写的,自然是由你们自己承担后果了。”

夏依依摇了摇手指头,道:“你说错了,不是‘我们’,是轩王他一个人的错,现在,不正是他自己承担后果的时候吗?你也说了要承担后果,你为何要拦着我教训他,让他承担后果呢?”

“不是承担这样的后果。”

“需要承担什么样的后果,这是我们夫妻之间的事情,与你无关。你若是真的那么正义,你就拿钱出来,否则,你就闭嘴。”

夏依依走近了她,一双凌厉的眼睛定定的盯着她,昂头,锋芒逼人。

上官雪不禁被她的气势给震得身子摇晃了两下,往后退了几步,她着实没有那么多的钱拿出来给那些贪婪的百姓,只得悻悻的闭了嘴。

站在医馆里的上官云飞冷眼看着这一幕幕,眼里流过一丝冷笑,上官雪看不明白的事情,他还能看不明白吗?这分明就是轩王和轩王妃两个人合伙上演的一出戏罢了,不过就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目的就是不想出这么多的冤枉钱罢了。

上官云飞连忙走上来对上官雪道:“皇妹,你莫要多嘴,这本来就是轩王和轩王妃的事情罢了,父皇只是让为兄过来协助他们,并不是让我们替他们做决定。”

夏依依侧头看向上官云飞,道:“大皇子倒是个明事理的,二公主真的该跟你皇兄好好学习学习。”

上官雪恨恨的咬了咬牙,在收到了上官云飞警告的眼神后,只得气恼的冷哼一声,折回了医馆里坐着生闷气去了。

外头那些百姓在凌轩的一通委屈的诉苦,又在大皇子的劝导下,有些不甘心的离去。

人家轩王不肯拿钱出来,他们也没有办法逼着人家硬给不是吗?他们本来就没有什么线索,即便是留下来排队,到时候瞎说一通线索,也不过枉然罢了。

不一会儿,这医馆外原本绵延了数里地的长队,便是三三两两的退了去,这可就没有什么人排队了,门外,就剩下几百个百姓,还不死心的排着队,他们希望自己胡说一通线索后,也许自己的线索正好与真正的线索吻合了,到时候,仍旧能得到十两银子。

凌轩虽然被那些百姓鄙视了一通,但是看到那些百姓都散了去,他也就不必担心破产的危机了,心里总算是舒了一口气。看来下一次,若是再做什么决定,一定要先考察一下当地的风土人情,这南青国的百姓,可比东朔的百姓更加贪婪,更不要脸一些。

当然了,也是因为他是他国王爷的身份,对南青的百姓没有太大威慑力的原因吧。

凌轩有些狼狈的走进了医馆里,夏依依坐在桌子旁悠哉悠哉的喝着茶,便是走了过去,也不倒茶喝,直接将夏依依手中的茶拿了过来,喝了一口,坐下来说道:“真是费劲了口舌,唇干舌燥的。”

“活该!”依依冷冷的道,全无半点心疼之意。

凌轩有些哀怨的看了她一眼,并未反驳。起身,让人去给还在外头排队的百姓登记,只是赏了茶水喝。

鬼谷子坐在马车上,掀开车帘子,冷眼瞧着夏依依将凌轩给教训了一通,直到他们解决了门外那些排队的百姓之后,这才慢慢悠悠的从马车上走了下来,摇晃着脑袋走进了医馆。

安保堂掌柜的连忙迎了上去,恭敬的说道:“谷主,你一来,我这医馆简直是蓬荜生辉啊,快请坐,这里已经给你专门安排了一个座位了。”

鬼谷子将手负在了背后,大摇大摆的走到了座位上坐了下来。

“谷主,今天可有不少人拿了解药过来,等会儿,我就让他们排队进来,拿药给你验药。”

“嗯,一次放一个人进来就行了,人多了,老夫嫌挤得慌。”鬼谷子翘了翘胡子说道。

“行”,掌柜的恭声说道,连忙退下去安排去了。

夏依依在医馆里坐了半晌,便是走到鬼谷子的桌前问道:“可有一个是解药?”

鬼谷子气恼的瞪着眼道:“什么解药?都是一些滥竽充数的玩意,简直是浪费老夫的时间和精力。”

依依耸耸肩,这个情况已经是在她的意料之中的,若是真的这么容易就找到了解药,那以前凌轩派出来的人,应该早就已经找到解药了,又怎么会拖到现在都没有找到,还需要凌轩亲自过来寻找呢。

依依叹息一声,宽慰道:“鬼谷子,就辛苦你了,也就今天拿药过来的人会多一些,明天,就会少了。那些滥竽充数的人,知道你能识别解药,也就没有那么多的人会来蒙骗你,冒领奖金了。”

“哼!”

鬼谷子瞪了她一眼,唤了下一个人进来,验了下药,气呼呼的将那个人给赶走了。

夏依依无奈的扁扁嘴,转身离开,走到凌轩的身旁说道:“这个方法不行啊,来的都是一些冒牌货。”

凌轩皱皱眉,道:“我在这里等三天,若是三天还没有,我就离开玉城,去其他的地方寻找解药。我在明面上找,同时,派人在暗地里也寻找一下解药。”

“嗯”,依依点点头,道:“我在这医馆里干坐着,着实沉闷得慌,不如我出去转转,看看南青国的风土人情,尝尝这里的小吃去。”

凌轩点点头,道:“你去吧,当心一些,我让天问贴身保护你。”

“不行,天问得留下来保护你。”

“无妨,这里还有大皇子的人,他们会负责我的安全。”

依依思忖了片刻,微微颔首,便是带着凝香她们就往外走。

南青国的皇城与东朔的比起来,的确是要贫瘠一些,这房子都要破旧矮小一些,百姓们穿的,也更加破烂一些,夏依依这个他国的王妃,穿得雍容华贵的带着一大帮人在街上晃荡,就格外的引人注目,那些百姓不禁全都将视线放在了她的身上。

夏依依走到了街头第一家“梁记糕点”铺子前,问道:“这个千层糕怎么卖啊?”

“轩王妃,这个千层糕可是我们南青国的美食啊,这个只要五十文钱就能买一块了。”掌柜的一脸殷勤的笑容,弓着身子说道。

“五十文?”夏依依虽然不太了解市面上的价钱,但是上一次在连城的时候,她为了查账,可是去街上打探了一圈物价,一斗米卖五文钱,那岂不是这块糕就要卖相当于十斗米的钱?未免也太贵了一些吧。

夏依依又问了其他的糕点,价钱依旧很高,在街上走了一圈,每一家报出来的价格都高得吓人,夏依依走着走着,见到路边一个小孩正在吃千层糕,便是上前露出了和蔼的微笑,道:“小朋友,你这千层糕花了多少钱买的啊?”

“二文钱”,小孩脆生生的回答道。

“在哪家店买的?”

“就在街头第一家‘梁记糕点’买的。”

小孩睁着天真纯洁的双眼说道,夏依依弯着腰笑着拍了拍他的脑袋,道:“嗯,真乖,你慢慢吃啊。”

起身,夏依依的脸色变得十分的难看,这些南青人,竟然敢乱抬物价,当她是傻子,宰客啊。

------题外话------

昨天潇湘的系统有些问题,没有订阅的宝宝们,今天可以订阅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