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钱多人傻(二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依依转身回了医馆,鬼谷子一见夏依依这么快就回来了,还以为夏依依给他带了好吃的回来了,没有想到,夏依依竟然是空着手回来了,鬼谷子的脸色不禁阴沉了下来,扁了扁嘴巴,低低的骂了声“没良心的”。

夏依依款步走到上官云飞的面前,说道:“不知你们南青国管理物价的是什么?”

“监市”

“那麻烦你派几个监市跟我去逛街吧”

上官云飞微微蹙眉,心里明白了一些,便是吩咐人立即去衙门里传监市过来。

接着,夏依依让几个监市乔装打扮成自己的随从,并吩咐他们全程不得开口说话。再度回到了“梁记糕点”,掌柜的依旧喊价为五十文,夏依依也不砍价,却笑着让凝香付钱,将店里的糕点一样买了一点。

夏依依满心欢喜的在街上晃荡,不管那些商贩开多少价钱,夏依依都会高兴的让凝香付钱买下,那些商贩一看轩王妃竟然是什么都不懂,完全不懂这些物价,也不知道还价,他们只道是轩王妃钱多人傻罢了,便是全都抬了高价卖给轩王妃,而且价格也越抬越高,越抬越放肆,夏依依也不在意,只管让凝香付钱买下。

夏依依不仅自己吃饱喝足,还让随行的人全都吃饱喝足了,一个时辰后,夏依依带着一大堆的东西回了保康堂,鬼谷子一见,脸色这才好了起来,屁颠屁颠的挤了过去,跟夏依依要东西吃。一边吃,一边抹嘴满意的道:“老夫就知道,丫头不会忘了老夫的。”

夏依依不禁翻了个白眼,你以为我第一次回来的时候,没有听见你在那里低低的骂我吗?

夏依依递了一块千层糕到上官云飞的手上,眯着一双笑眼,柔声道:“大皇子,我请你吃糕点。”

这一笑,百花羞。

站在一旁的凌轩脸色有些不悦,这个该死的夏依依,还没有请他吃糕点呢,竟然就先请别的男人吃糕点,关键是还对别的男人笑得那么灿烂。

上官云飞接过了夏依依手中的糕点,尝了一口,道:“多谢轩王妃。”

上官云飞是个聪明人,当即就对那几个监市问道:“你们几个跟着轩王妃一道去逛街,可有什么情况说来听听。”

那几个监市吓得噗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哆哆嗦嗦的将那些商贩故意抬高价钱将商品卖给轩王妃的事情给说了一遍。

夏依依笑言道:“我还以为你们南青国的物价竟然比东朔贵那么多呢,我带出去那么多的银子,才买了这么一点点东西,银子就花光了。”

上官云飞朝着夏依依拱手致歉道:“让轩王妃见笑了,那些商贩真是太过放肆了,这是本皇子的小小心意,就当向轩王妃赔罪了。”

说罢,上官云飞便是从兜里掏出了一千两银票,夏依依也毫不客气的收下了,道:“倒也没有花了这么多银子,不过受气不少,心里不痛快。”

上官云飞立即对那几个监市喝道:“你们怎么管理的那些商贩?还不快去整顿?若是再次发生这样的事情,你们全都等着杖责。”

“是”

那几个监市连忙退了出去,回了衙门,带着一大帮人浩浩荡荡的朝着第一家“梁记糕点”冲了过去,掌柜的还以为不过就是例行检查罢了,谄媚着一张笑脸迎了过来,笑道:“官爷,辛苦了,小的送你们吃些点心填填肚子。”

啪,一个大耳刮子甩到了掌柜的脸上,监市怒道:“五十文一块的千层糕,老子可没有这么多钱吃得起。”

掌柜的一愣,也就刚刚卖给轩王妃的千层糕,他开了五十文,这个监市怎么会知道,难道轩王妃回去告状去了?掌柜的便是来个抵死不认,故作惊讶道:“哪里要五十文?小的店里的千层糕可是只要二文钱一块。”

监市又狠狠的打了他一巴掌,啐了一口到他脸上,破口大骂道:“你当老子好糊弄是不是?刚刚老子就跟在轩王妃身后,假装成一个随从,你的每一块糕点卖了多少钱,老子可是看得清清楚楚的。”

掌柜的这才恍然大悟,难怪轩王妃第一次过来问价的时候什么都没有买,而第二次过来,不管他开多少价钱,她全都照价买了下来,原来轩王妃根本就是设了一个陷阱,就让自己往下跳了。

掌柜的连忙有些委屈的说道:“监市,我这不是看她钱多嘛,她也不在乎这几十文钱,我只是想多赚一点。”

“你当人家是傻子啊?任由你这么宰?老实点,交罚金。”

掌柜的虽然有些不乐意,可也不得不交了罚金,这一下,刚刚卖了东西给轩王妃的人全都苦不堪言,从轩王妃那里赚来的钱还没有焐热了,就被罚了一大笔罚金。

凌轩在医馆里呆了一天,也没有获得半点有用的线索,也没有找到解药,心灰意冷的回了驿站。

不过,凌轩并没有将失意挂在脸上,以防夏依依为他担心。

凌轩大手一摊,将手伸在了夏依依的面前,道:“拿来”。

依依眨了眨眼,道:“什么拿来?”

“一千两银票”

“什么意思?我今天才帮你省下来几百万两银子,你不拿银子来感谢我,竟然还来跟我讨要一千两?你还要不要点脸啊?”

“夏依依,你别跟我装傻,我说的是上官云飞今天给你的那一千两银票。”凌轩阴沉着脸说道。

夏依依瞪着眼睛道:“怎么?我才赚到的钱,你就要讹回去了?”

“我说过,不许你用别的男人给的东西。”

“杜凌轩,你别跟我拿这个当借口,我不会把我的银票给你的。”夏依依死死的捂着衣服,防止凌轩抢她的银票。

“我数三声,你赶紧把银票给我。”凌轩冷冷的说道。

“那你慢慢数吧。”

夏依依说着就赶紧往屋外逃,却是被凌轩快速的点了穴道,从她的怀里将那一千两银票给拿了过来,又从自己的兜里另外拿了一千两银票出来,放进了夏依依的怀里,霸道的说道:“你给我记好了,要花钱,就花我的钱。”

快速的解了她的穴道,夏依依不禁翻了一个白眼,说道:“这又有什么区别?还不是一千两?”

“有!”凌轩认真的回答道。

“……”

凝香在屋外禀告道:“王妃,宫里送来一份请柬,请你明天去宫里赏花喝茶。”

“进来”

凝香走了进去,将一个用金丝线绣了花的黄色请柬送到了夏依依的手上,垂首站立在一旁,夏依依打开来一看,看完就直接摆到了凌轩的身前,愁眉苦脸的问道:“你看看,我要不要去啊?”

她可是不想去南青国的皇宫里参加那些后宫女子的宴会,无聊透顶不说,那些人肯定要抓住机会跟她比试的,太伤脑筋了。

凌轩看了她一眼,道:“你若是不想去,就别去,找个借口。”

“什么借口啊?说我身子不舒服?”

“也可以”,凌轩点头道。

一个时辰后,凝香再次来到了依依的房门外,禀告道:“王妃,二公主带着太医过来给您瞧病来了。”

“……”

夏依依对着凌轩扁了扁嘴,这若是被那些太医把一下脉,不就露馅了吗?自己可没有病啊。依依有些不悦的对凌轩道:“都是你惹出来的事。”

凌轩十分郁闷的道:“跟我有什么关系?”

“上官雪分明就是为了你,这才对我针锋相对,你瞧瞧她今天对你的深切关怀,你难道就没有一点点感动?”

“没有”,凌轩淡淡的说道。

“轩王,轩王妃,我是上官雪,特意过来探望轩王妃。”

门外,响起了上官雪温柔嗲嗲的声音,夏依依斜斜的飞快瞟了一眼凌轩,道:“她看望你来了。”

“她不是说了,是来看望你的吗?”

“这你也信?我跟她这两天都势同水火了,针尖对麦芒似的,她对我都已经恨得牙根痒痒了,还能过来看望我?分明是以看我为名,实则是来看望你才对。”依依酸溜溜的说道。

凌轩冷冷道:“她要怎么样,跟我也没有关系,我对她没有任何想法。”

门外,上官雪又喊了一声,夏依依这才起身,走了出去,随手将门一关,挡住了上官雪伸长了脖子想往屋里头看的视线。

依依冷冷的道:“二公主来了,也看到我了,可以回去了。”

上官雪面上带着轻浅的笑意道:“听闻轩王妃生病了,都不能参加明天的赏花会,想必是病得很严重,本公主特意带了太医过来给你看病。”

“不必了,我有鬼谷子随时给我医治,就不必劳烦你的太医给我医病了。”夏依依冷冷的道,脸上的神情也是拒人于千里之外。

“鬼谷子也不是什么并都能治得好的,你来到这南青国,若是染了南青国这边的病,怕是需要南青国专门药才能治得好。”

夏依依的脸色不禁阴沉了下去,旁边传来了一声不悦的哼声:“老夫还能有什么病治不好的?老夫若是治不好的病,你这太医也必定治不好。”

夏依依侧头一看,鬼谷子负着手,铁青着脸走了过来,上下瞟了一眼上官雪,鄙视的冷哼一声,道:“无知小儿!”

上官雪顿时就被鬼谷子给气得脸色通红,嘴角抽了抽,但是碍于鬼谷子的身份,她也不能像是对待普通百姓一样呵斥他,只得拔高了声音辩道:“谷主,凡事都有例外,人各有长处,也许就有某一种病症他人能治得好,而你却治不好。就像轩王的毒,你解不了,不也得需要来我们南青国找解药吗?”

鬼谷子顿时就被她气得哑口无言,愣了一会儿,怒道:“若不是你们南青国的人专门研制那些阴毒的玩意,轩王能中毒吗?”

上官雪不禁脸色一白,他们南青国确实善于制毒,而且制的毒确实是很阴毒。

上官雪话语一转,道:“既然谷主的能力这么强,想必今夜就能将轩王妃的病治好了?”

鬼谷子顺手将夏依依的手腕一把脉,微微皱眉,夏依依根本就没有病,为什么上官雪还带了太医过来给她治病?

上官雪本来就怀疑夏依依是装病的,这会儿见到鬼谷子这疑惑的神情,便是知道了夏依依一定是真的装病。

上官雪莞尔一笑,道:“既然有谷主的圣手,明天轩王妃的身体一定会康复了,那本公主就回去了,明天在宫里恭候轩王妃的到来。”

鬼谷子这才明白了上官雪这葫芦里头卖得什么药了,原来是为了逼夏依依去宫里。

等上官雪一走,鬼谷子对夏依依道:“你刚刚装病就是为了不想去宫里?”

依依扁扁嘴道:“是啊,若不是你过来装能干,我应许就能蒙骗他们了,我明天就不用去了。”

鬼谷子不悦的瞪了她一眼道:“除非我帮你作伪证,说你生病了,不然她带来的太医给你把脉,也会知道你是装病的。对了,她让你去宫里做什么?”

“去宫里参加什么赏花喝茶,真是闲得慌,我才懒得去。”

“既然推脱不过,你就自求多福吧。”鬼谷子摇晃了一下脑袋,背着手就走了,留下夏依依愁眉苦脸的站在原地。

翌日,凌轩和鬼谷子仍旧去了医馆,夏依依则是被宫里的宫人接去了宫里。

夏依依入了大殿,大殿里已经坐满了后宫的妃嫔,还有一些贵女,依依对南青国皇后行了礼。皇后一脸慈祥的对夏依依道:“轩王妃,你身子才好了一些,快些坐下喝茶吧。”

皇后的话音刚落,在座的那些女子眼里纷纷闪烁着嘲笑和鄙视,夏依依在一众女子中扫了一眼,便将她们眼里的神情全都收入眼中,想来她昨天装病的事情已经在南青国这些贵族圈中传开了。这一看,竟然还看到了四个熟悉的身影,除了上官雪以外,竟然还有前天被派去驿站伺候她和凌轩的三个大波宫女,不过,现在,她们三人的服饰表示,她们已经成了皇上的妃嫔了。

夏依依心里冷笑一声,面色却不显山不露水,朝皇后微微福身,缓缓走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了下来。

皇后朱唇轻启,道:“轩王妃,你头一次来我们南青做客,住了两天,可还习惯?”

夏依依喝了一口茶,道:“习惯倒也习惯,就是有一点不太习惯。”

“哦?是什么不习惯啊?”皇后侧过脸来,和蔼可亲的问道。

夏依依拿着手绢擦了擦嘴角的茶渍,轻缓的道:“倒也没什么,就是不太敢独自出去逛街,若是每次都要麻烦监市一同陪行,也不太方便。”

皇后闻言,瞬间有些不自然,脸上的微笑凝固住了。她可是知道夏依依昨天去买小吃,结果全部商贩趁机涨价,价格翻了几十倍,甚至上千倍,严重影响了他们南青国的形象。

皇后讪讪的道:“街上那些小吃哪有什么好吃的?还是咱们宫里的小吃好吃一些,等会儿,轩王妃可要好好的尝一尝。”

“多谢皇后娘娘”,夏依依对皇后微微点头致意。

皇后对身边的嬷嬷点点头,那嬷嬷立即就出去命人端了点心进来,夏依依每一样都尝了一点,也说了一些场面话,赞扬了一下南青国的美食。

一行人吃了一会儿茶点,皇后便道:“坐在这大殿里吃饭也着实无聊一些,轩王妃,虽然我们南青国的皇宫没有你们东朔的皇宫大,但是那御花园却是建造得十分漂亮,而且御花园里还有许多你们东朔没有的花卉,轩王妃若是喜欢,大可带一些种子回去种植。”

“那我可就不客气了,若是我喜欢哪一些,还请皇后让花匠给我包一些种子。”

夏依依微笑道,其实,她才对那些花花草草的不感兴趣了,不过是因为鬼谷子喜欢花花草草,也许她拿到的那些花草种子,对鬼谷子来说有药用价值,拿回去送给他,他必定是高兴的。

“好说”

皇后回报了一个和蔼的微笑,起身,带着一众女人往御花园而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