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游船落水(一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三个新晋的妃嫔则是围绕在了夏依依的周围走着,俨然一看,还以为是轩王妃带着几个轩王的妾侍呢。

夏依依神色泰然,对于她们故意将这三个人绕在她身边,好让她心里不痛快的行为嗤之以鼻,虽然她心眼小,容不得凌轩有其他的女人,但是对于这三个人,夏依依还没有将她们看在眼里。

而且夏依依更加自信,只怕皇后对那三个女人比她更加不痛快。

一行人到了御花园,夏依依四下一顾,这御花园确实要比东朔的御花园少一些,不过这里的花着实开得挺漂亮的。

“轩王妃,这御花园里的花啊,越是那些开得极为艳丽极为漂亮的花,越是毒性强。你可要当心了,别误食了。”

皇后走在前头,转身回头‘亲切’的嘱咐她道,瞟了一眼夏依依极为绝艳的美丽面庞,笑容里隐隐含着一些不怀好意。

夏依依嫣然一笑:“我们东朔与你们南青可不一样,我们也有开得漂亮又无毒的花。”

皇后的神色有些讪讪,赧然一笑,道:“这里面可有你喜欢的花儿?”

夏依依道:“我也没有什么要求,就让花匠随意挑拣一些种子给我就行了。”

“好”

上官雪挤了过来,道:“轩王妃,今儿你看这天气多好,花也开得漂亮,不如,作诗提提雅兴如何?”

夏依依抚额,果然是逃不过要比试的,心道,等会儿我就随意背诵一首古诗得了。她无所谓的回应:“你先作诗吧。”

上官雪便是高兴的将自己事先准备好的一首诗背了出来,那些女人连忙恭维二公主的诗作极好,恭维完毕,就将所有的目光全都投射到了夏依依的身上,笑着催促道:“轩王妃,二公主都已经作完诗了,该轮到你了。”

夏依依露出一个微笑来,张口便是随口背了一首古诗来,上官雪的脸色变了变,没有想到夏依依的诗竟然比自己的诗要好许多。

上官雪恨恨的咬了咬牙,本来是想让夏依依出丑的,不想竟然让她博出彩了,幸好轩王不在这里,不然自己可就在轩王的面前丢丑了。

皇后有些不情愿的夸赞道:“轩王妃不愧是东朔第一才女,这文采果然非凡。”

“皇后过誉了”,夏依依谦虚的回答道。

“母后,我们不如去河里划船赏荷花吧。”上官雪提议道。

“嗯,这个主意好。”

夏依依微微垂眸,好好的地上不走,非要去河里头,这个上官雪应该不会是真心想要带着她游河赏花,估计又有什么阴谋诡计要对付她吧。

夏依依正要拉着凝香一道上船,上官雪连忙阻拦道:“轩王妃,宫里的船只有些少,就连我们这些人都不够坐船的了,大家便都不带宫人上船了吧。”

夏依依嘴角露出一抹讥诮,道:“既然我是客人,难得来一次宫里头,倒不如给我一条单独的船,至于我的丫鬟嘛,你可以让你们的妃嫔少一个人上船,将位置让出来就行了。我若是有什么需要伺候的,还有丫鬟伺候我。”

皇后微微皱眉,露出难为情的神色来:“这宫里的姐妹们,本宫将她们邀请出来,这撤换下任何一个姐妹,本宫都有些为难。轩王妃不必担心没有人伺候,这船上划船的宫人随时都可以伺候你。”

夏依依的脸色有些暗沉下来,这次游船,必定是有阴谋诡计等着她的。

夏依依道:“我素来有些晕船,也不喜欢游船这些,既然皇后撤下任何一个妃嫔不游湖都会为难,你们便都去游船好了,那我就在岸上等着你们便是。”

皇后的脸色顿时就有些难堪,上官雪及时跳出来替皇后解围,道:“这也不是不能解决,就让她的丫鬟跟上去好了,其他船上的人挤一挤就行了。”

皇后微微点点头,对夏依依道:“请吧。”

凝香有些担心的望着夏依依,夏依依回望了她一眼,给了一个当心点的眼神,便是跟着皇后上了游船,那些妃嫔连忙将那些座位全都给挤占了,就剩下最末尾一个座位留给了凝香,凝香是一个丫鬟,也不好跟那些妃嫔抢座位,只得在最后的一个位置坐了下来,不过她的视线却不敢离开夏依依,全身紧绷,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注意着船上和周边的情况。

夏依依则没有凝香那么紧张,懒洋洋的坐在船上,看着河里的景致,看似十分享受,实则那双眸子的余光却是已经将所有的情形都收入了自己的眼里了。

游船行至了河中间,上官雪便是提议让大家采荷花,那些妃嫔便是赶紧站起来去采荷花,唯独夏依依懒懒的坐在凳子上不动。

上官雪走过去问道:“轩王妃,既然是出来玩,你就别那么拘谨了,跟大家一块玩耍才是。”

“我有些晕船,就不站起来了。”夏依依找了一个借口道,她已经看出来上官雪是想在她站起来采摘荷花的时候让她掉下河去。

“我让宫人将船停稳了,你就不会晕船了。”上官雪道,那些妃嫔见状,也连忙上前附和,让夏依依起来一起摘荷花。

夏依依眼眸微抬,露出了一个甜甜的笑容,道:“那我就摘花,不过我晕船,凝香,快过来扶我。”

凝香正要过来扶她,那些妃嫔却是挡了凝香的路,将她挤在了船尾,上官雪道:“我扶着你就行了。”

夏依依嘴角一勾,给凝香使了一个眼色,让她不要过来了,便是对上官雪笑吟吟的道:“也不必扶着我了,我自己当心就是了。”

“那你自己当心一点。”

上官雪道,便是站在夏依依的身旁摘荷花,夏依依便是悠悠然的摘起荷花来。

采着采着,夏依依便是感觉船有些摇晃了起来,自己还没有反应过来,那个船就已经开始朝着她这一边倾斜了,那些妃嫔连忙抓住了椅子,依依正要转身去抓椅子,却是被身旁的上官雪抢先一步将距离她最近的椅子给抓住了,用身体用力将夏依依往外一撞,想将将夏依依撞到河里去。

夏依依嘴角上扬,泛起一抹冷笑,一个闪身闪到船内,对凝香使了一个眼色,两个人同时用劲,抓着椅子把手就是朝着那一边用力。那艘船本来就已经倾斜了,被她们两个一推,顿时就朝着那个方向迅速翻了过去,船立马就倒扣了过来。

刚刚她们抓着船只上的椅子在此时也显得毫无用处了,全都噗通噗通的往河里掉,凝香在船颠覆的瞬间,飞身上去背着夏依依在船上重重的踩了一脚,便运用了轻功朝着岸边飞了过去。

好在御花园里的河面也不是很宽,凝香倒是有这个能力背着夏依依飞到岸边。

安安稳稳的落在了地面上,夏依依往河对面一看,那条船已经完全倒扣在河面上了,那些人全都溺在了河里扑腾着,船上唯一一个会游水的便是那个划船的宫人,他在第一时间就赶紧去救皇后,将皇后托出了水面,让皇后抓着船体,又连忙去救二公主。

附近其他船只上的划船宫人连忙跳下河去救人,在岸上的那些宫人见状,也纷纷跳下去救人,这一瞬间,整个御花园里哭喊声震天。

夏依依在岸上冷眼旁观,她虽然会游泳,她才没有那么好心,会以德报怨,跳进水里去救那些想要将她推入河里的人了。

不一会儿,那些宫人便是将那条倒扣的船给翻转过来,将落水的人给扶上了游船,夏依依看了一眼,刚刚还衣着光鲜,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妃嫔公主们,此刻已经好似一只落汤鸡一样凄惨了,头上的珠钗也掉落了不少,沉落到河底,脸上的胭脂水粉更是像被水染坏了的水彩画,各种颜色混杂在了一起。湿透了的头发不停的往下滴水,湿衣服也紧紧的贴在了她们的身上,将她们的身材给紧紧的包裹显露了出来,那些太监看她们的眼神都直了。

她们见此,神情愤怒而羞恼,却又不好将这事公然说出来。

害人终害己,她们越是狼狈,夏依依就越是开心。

很快,那些人就被送回了岸边,上官雪愤怒的看着夏依依道:“为什么所有人都掉入了水里,偏偏就你没事?”

“因为我有丫鬟保护啊。”夏依依笑道。

“是不是你故意将船只弄翻的?”上官雪恨恨的瞪着她,将事情栽赃给她。

夏依依不禁翻了一个白眼,就没有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

夏依依冷哼一声道:“我哪有这个本事将船给弄翻啊?你说这话可以证据?我不过是受邀来参加聚会的罢了,出了事情,不但不跟我道歉,反而还将事情的责任推到我一个客人的身上,这就是你们南青国的待客之道?”

皇后气恼不已,她威严又落落大方的一国之母形象可就全毁了,她有些嫉妒的看着滴水未沾的夏依依,又恼恨上官雪的无脑,心里的怒意无处可发,便是对上官雪大声怒骂道:“你胡说八道什么?还不赶紧跟轩王妃道歉?”

上官雪只得咬咬牙,面上谦恭的对夏依依行礼道歉,心里却将她暗暗骂了上百遍,那双湿乎乎的双手也紧紧的捏紧了拳头。身后,那些妃嫔的脸色也或多或少的不太高兴。

夏依依冷哼一声,侧头看向皇后,道:“我还是早些出宫吧,免得等会儿,你们宫里若是再出了什么事情,若是再赖到我的头上来,我可就没有这么好说话了。”

皇后此刻身上湿答答的,也没有心情再陪着夏依依逛御花园了,便是赧然一笑,努力维持一个皇后的庄严姿态道:“今天真是不好意思,让你扫兴了,本宫就不多留你了,改天再亲自跟你赔罪。”侧头对身边的大太监道:“亲自送轩王妃回驿站。”

“告辞!”夏依依回应得十分干脆,其实夏依依更想回答皇后说她今天一点都没有扫兴,她今天高兴着呢。

凌轩心里还有些担心夏依依去宫里会不会遇到难题,会不会被人欺负了,便是提前回了驿站,一进门,便是见到夏依依正在屋里兴高采烈的跟敏儿聊着天,两人笑得前仰后倒的。

凌轩担忧的心落了下来,便是笑着走了过去,问道:“什么事情这么开心啊?说来让我也开心开心。”

夏依依立马止住了笑容,看着凌轩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气呼呼的冷哼一声,道:“开心什么?今天能活着回来就不错了。”

凌轩微微皱眉,敛神道:“怎么了?出事了?”

“哼,出了什么事,你去问问你的好公主!”

敏儿一见夏依依对凌轩开始发难了,便是连忙退了出去,还十分贴心的将门给关上了,关门之前,朝着夏依依调皮的眨了一下左眼。

夏依依内心忍俊不禁,面上依旧对凌轩冷脸相对。

凌轩的眉心皱得更紧,道:“上官雪对你怎么了?”

依依扁扁嘴,尖声道:“呦,我才说了一句‘你的好公主’,你就知道是她了?”

“我这不是太了解你了吗?我还能不知道你心里对她有气?不过,我告诉你,她跟我没有任何关系。”

“哼,她呀,今天又是要跟我比诗,又是要唆使我上船赏荷花,还非得让我摘荷花,趁着我摘荷花的时候,竟然将船给弄倾斜了,还故意把我往河里撞。”夏依依说及此,依旧有些气愤。

“就这些?”凌轩不以为然的问道。

夏依依顿时就气恼不已,怒骂道:“杜凌轩,你究竟有没有良心啊?你还嫌她们整我整得不够吗?”

“不是的,而是你才高八斗,那些人跟你比诗,那不是自取其辱吗?还有,掉进河里,对你来说,可是小事一桩,你的游泳那么好,哪里拦得住你?再说了,我看你仍旧是今天出门的那套衣服,想必是没有掉进河里了,你又这么高兴,只怕,你反倒是将她们给弄进了河里去了吧?”

凌轩不疾不徐的分析道,那双眸子似笑非笑的看着夏依依。

夏依依冷哼一声,道:“我才不会赋诗呢,我不过是把以前学过的诗随口背了一首罢了,她们又没有听过。还有,即便是我掉进河里不至于会被淹死,可是我浑身湿漉漉的从河里捞出来,不也就成了大家看笑话的一个笑柄了吗?她们不就是想要看我出丑嘛?还不至于想将我淹死在那河里,毕竟,我若是死在了她们皇宫里,东朔省不得要找他们南青国麻烦吧。”

“她们若是敢将你害死,我一定手刃了她们。”凌轩阴狠的说道。

“切,只怕你到时候舍不得下手杀了她,反而还要将她娶为轩王妃吧。”依依酸溜溜的讽刺道。

“你又胡说!”凌轩瞪了她一眼,训斥道。

夏依依扁了扁嘴巴,兀自起身出去,凌轩忙问道:“你干嘛去?”

“给鬼谷子送一些南青国的花草种子去”

皇宫,上官雪已经沐浴更衣了,头上的水还没有干,披散在背后,宫女正在给梳头,头发有些打结,梳的时候不小心将她的头皮给扯着了,上官雪恼怒的转身就是狠狠的甩了那个宫女一巴掌,那个宫女连忙跪下去求饶,上官雪狠狠的踹了她几脚,大声咒骂着。

上官雪通红着一双眸子,脸上的肌肉狰狞着,将还挂在自己头发上的木梳取了下来,照着那个宫女的头上就狠狠的按了进去。

那个宫女疼得尖声叫了起来,却是不敢伸手去阻挡二公主对她的施虐。

木梳子的梳齿深深的扎进了那个宫女的头皮,鲜血顺着脑袋流了下来。宫女凄厉的叫着,整个屋里的宫人全都吓得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不敢抬头去看她,战战兢兢的哆嗦着,听着那凄厉的叫声,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吓出一声冷汗。

上官云礼轻轻的走了进来,看了一眼一身怒气,正在对宫女施虐的上官雪,上官云礼的眸子闪过一丝笑意,充满戾气和怨气的上官雪才是他要寻找的合作对象,只有这样的人,才能下得了狠手,除掉挡路之人,帮他上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