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甩不掉的牛皮糖(二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上官云礼好整以暇的看着雪儿在那里对宫女施虐,他嘴角的笑意有些阴森渗人。

她抬头看了他一眼,停了手,对着屋里的人恶狠狠的怒斥道:“还不赶紧给本公主滚?”

那些下人连忙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那个宫女头插着一把木梳,眼冒金花,晕乎乎的哭着跑了出去。上官雪的贴身宫女倩宁则是有些淡定的先对着上官云礼福了福身子,这才轻轻的退了出去,将门关了。

室内就剩下他们二人,上官云礼轻笑道:“怎么?被夏依依给整了,就将气撒到了宫女的身上?”

“哼,你自己出的馊主意,这会儿,你倒是幸灾乐祸起来了?”

二公主怒气瞪了上官云礼一眼,将满腔的怒意全都撒向了他的身上,眼里射出了愤愤而阴狠的光芒。

“为兄在换衣间里安排的几个精壮男人都还没用得上,这次,真是没有想到,她竟然能半点未湿的上了岸。”上官云礼有些失望的说道,看了一眼她,略带了一些怒其不争的语气道:“你也忒不会随机应变了,她没有掉入河中,你也该将她的衣服给弄脏了,也好骗她去房里换身衣服。你这直接就让我后面的计划走不下去了。”

她愠怒的顶嘴道:“你是没有看见我今天那副狼狈的样子,都已经成那样子了,我哪里还有心思去想那么多?”

“下一次,你可要学会抑制住自己内心的暴躁,脑子里要十分清楚的知道你的目的是什么,随机应变,让计划进行下去。”上官云礼靠近了她,身子几乎贴近了她,侧头在她的耳边低低的警告着,语气十分的阴森,眸子里散发着渗人的光芒。“总之,别破坏了我的计划。”

“我知道了”

她哆嗦了一下,她隐隐有些觉得这个上官云礼有些危险。以前,她跟上官云礼并不怎么往来,毕竟不是一个母亲生的,上官云礼在她的印象中,总是一副阳光、乐天派的样子,却没有想到,他背地里竟是这么的阴险。

她切切诺诺的答应着,她觉得这个身材魁梧的上官云礼离她这么近,他那阴冷的声音让她不寒而栗,她有些压抑,双脚不自觉的往后退,才退了两步,腰身就撞到了身后的梳妆台上,身子往后一仰,还未梳妆的长长秀发垂直悬挂着,将梳妆台上立着的一些物品给扫落到地,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她刚刚沐浴才更的衣服,因为是在自己寝宫内,那外套也没有好好系着,只是松松垮垮的系了一根腰带,她这一后仰,那松垮的外衣上身便是敞开来,露出了洁白光滑的肩膀和精致的锁骨,以及那一抹玫红色的肚兜上缘来,凸显着那丰满的上围。

上官云礼不禁瞳孔一缩,腹内有些邪火往上蹭蹭的冒,他以前怎么就没有发现她竟然长得这般的销魂呢?

倩宁在门外听到屋内有物品掉落到地的声音,连忙开口问道:“公主,有事吗?”

上官云礼抢先在她的前头出声道:“没什么事,不过就是掉了个东西罢了,你走远一点,本皇子有要事与二公主商量。”

“是”,倩宁没有多想,恭声回应,往外退出去三丈远守着。

雪儿连忙想直起身子站起来,上官云礼却是上前两步,俯身下去,迫使她的身子继续往后仰倒着,他一直往前压,她就一直往下弯腰,几乎要成了九十度直角了,直到她的身子仰倒在了梳妆台上,他直接将自己结实的胸膛压在了她的身上。

上官云礼贴近了她的耳边,声音暧昧而呢喃,道:“雪儿果然是南青国跳舞最好的女人,这腰肢的柔软度可真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雪儿脸色顿时一阵通红,身上被一个庞然重物给压着,而且还是个男人,她只觉得自己的胸口一阵发热发紧,慌忙的就去推他,道:“你快些起来。”

上官云礼见她脸色羞红了,想起她可还是个没碰过男人的雏儿,心里更是痒痒得慌,伸出手,从脑后撩拨她的秀发,嘴角溢出一抹奸笑道:“雪儿这样的美人,谁见了都会心动的,难道不是吗?”

她更是惊慌不已,她已经从他的眼里看到了他渐渐升起的欲望了,她慌乱的说道:“你不可以这样的,我可是你皇……”

“那又怎样?”上官云礼一把将她的脑袋按住,喘着粗气的嘴巴直接附上了她的唇,她心间顿时涌上一股羞耻感,推开他,狠狠的训斥道:“你也太不知廉耻了,你再敢放肆,我就尖叫,让大家看看你的真面目。”

上官云礼不怒反笑,促狭着一双眸子,用手指轻轻的摩挲着她娇嫩的脸蛋,道:“你不会的,若是那样,我虽然讨不了什么好处,可是你,这辈子也别想再嫁给轩王了。”

一提起轩王,她就有些胆怯,如果轩王知道了这事,绝对不会再娶她。

嘴角抽了抽,她咬牙切齿的说道:“你既然是要我嫁给轩王,轩王又怎么可能会娶一个没了初/夜的女子?我奉劝你最好还是放手。”

“放心,我不会动最后一道防线的,不过,吃不着肉,也得先喝口汤解解馋。别忘了,你要是想成为轩王妃,就必须得有我的帮忙,那你就得乖乖的听我的话。”

上官云礼邪恶的一笑,低头,再次吻上了她,双手急不可耐的在她的身上抚摸着,她又羞又恼,推又推不开他,却是不敢出声喊人,默默的承受他的疯狂激吻和双手的探索,眼角两行清泪流了下来。

梳妆台上硕大的铜镜,映照出一个静止不动的娇小头颅,而另一个头颅,则是不停的动着,寻找着新的领地。

之后,上官云礼直起身来,替她将外套披好,他的眸子里隐隐有些不满,今天吃得还不过瘾,这大门可是虚掩着的,门外又有宫女守着,他不能将她给脱了,再说了,他过来谈事情也不能呆得太久了,不然,会让别人起疑心的。

看着她眼角的泪水,上官云礼更是不满,冷哼一声,道:“快些收起你的眼泪吧,别让人看出什么来,你记住,从今往后,我们可就是拴在一根绳上的蚂蚱了。别想着去告密,否则,我会跟你来个鱼死网破。”

雪儿直起身来,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重咬了一下嘴唇道:“仅此一次,下不为例,否则,我也不介意跟你来个鱼死网破。”

上官云礼忽视了她眼中的狠毒,转过身去,道:“后天,轩王他们就会离开玉城了,出了玉城,可就好对轩王妃下手了。不过,轩王这么一走,只怕是不会再回玉城了,你与他,也就见不着面了,还怎么跟他培养感情,让他娶你?你还不赶紧去跟父皇和母后请示,与上官云飞一道跟着去?”

“好,不过,你最好早点下手将轩王妃给杀了,以免她一直占着那个位置不放手。”

“我会的,不过,你若是有下手的机会的时候,也要当机立断,先下手为强。”

“嗯”,雪儿点点头。

上官云礼回头瞧着她脸上的红潮未退,嘴角上扬,伸手过去摸她,雪儿连连往后退了几步,怒视道:“事情谈完了,你还不赶紧走?”

“走,这就走。”上官云礼拖长了声音道,诡笑一声,转身离去。

这笑声,直笑得雪儿的身子抖了抖。

她咬牙切齿的看着上官云礼的背影消失在了门口,眼里投射出毒光来,双拳紧紧的捏着,额头上青筋暴起:“上官云礼,我当上了轩王妃之日,便是你的祭日。”

收拾了之后的雪儿便是连忙去父皇和母后的面前撒娇一番,说是想要跟着大皇兄一道去外头玩玩,见见世面。皇上和皇后自然是知道她跟着去的心思,不过就是想要跟轩王多处一段日子,皇上心里其实是想促成这桩联姻的,便是欣然答应了她的请求。

凌轩在玉城呆了三天,果然没有找到任何有用的线索,只得带着夏依依去其他城镇找解药。

夏依依他们收拾妥当,准备上路的时候,上官云飞骑着高头大马,带着一大批士兵走进了驿站,对着凌轩拱手道:“轩王,本皇子已经准备好了,随时都可以启程了。”

凌轩冷眼瞟了一下上官云飞身后的马车,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哦,我这二皇妹还从来没有出过皇城的了,趁着这次机会,便是央求了父皇和母后,跟着我一道去各处看看。”上官云飞笑道。

凌轩冷哼一声,“既然大皇子有带着皇妹各处观光玩耍的责任,那本王就不敢劳烦大皇子了,咱们就此别过了。”

“诶,轩王切莫生气,帮你找解药,一路保护你,和她去各处玩玩并不冲突,不过就相当于多带了一个随从罢了。”

“那可不一样,那些随从的责任本来就是保护我们的,若是多了她一个,还要分了许多随从去保护她,简直就是个累赘。”

“放心,本皇子会多派些人手一道去的,不会给轩王造成麻烦的。”

凌轩冷哼一声,便是带着夏依依先行走了。

上官云飞脸色变了变,心里有些不痛快,调转了马头,跟在了轩王的车队后。

马车里头坐着一直没有吭声的雪儿,听见了凌轩的话,气得直咬牙,他竟然这般嫌恶她,躲避她就好像躲避一个瘟疫一样,这么不想与她同行。

另一辆马车里,夏依依同样是心情不好,冷着一张脸,凌轩一脸讨好的看着她,道:“别生气了,这又不是我让她来的,是她自己死皮赖脸的要跟着来的。”

“哼!”依依冷哼一声,侧过脸去,不想看他那张令人讨厌的脸。

凌轩连忙坐到她另一侧,看着她,道:“乖,不生气了。”

“哼”,依依又将脸调了一个方向。

凌轩连忙又换了一边,继续轻声哄着。

“哼”,再换个方向。

如此反复,凌轩换方向换得头晕,失笑道:“你除了会‘哼’,就不能再换个词语吗?”

“呸”!

夏依依欲将脑袋再换个方向,凌轩连忙将她的脑袋给固定住了,说道:“你还想转过去啊?我都已经累了。好了,不生气了好不好?要不,我等会儿去了下一个城镇的时候,给你买很多的好吃的,哄你开心?”

“你以为我是鬼谷子啊?用美食就能哄好了?”

“我才没有那个心思去哄鬼谷子呢,我只有对你,才有这个耐心哄你的。”

凌轩唇边带着淡淡的笑意,捧着她的脸,在她的脸上亲了两下。

夏依依将他的脑袋给推开来,质问道:“我问你,你该不会天涯海角都带着她去吧?”

“我才不想带着她了,不过,这是他们南青国,她要想去哪个地方,可没有人能拦得住她。但是你放心,我看不上她。”

“哼,我知道你看不上她,不然,我才不会这么好说话了。”

“你明白我的心意就好。”

凌轩将她搂在怀里,手臂不自觉的紧了紧,似乎有些害怕她会在自己的怀里消失一样。

他的眉头有些微微皱起,视线落在了那个晃动的车帘上,在南青皇城找了几天,都没有找到解药,他的心情也有些糟糕起来了,他开始担心,找不到解药的话,他死了,倒是没有什么,可是夏依依怎么办?

夏依依感受到凌轩沉重的心事,便是抬头看向他,望着他有些消瘦的脸颊,夏依依抿了抿嘴唇,勾起他的脖子,双腿一抬,就坐上了他的腿,紧紧的搂着他,轻柔的安慰道:“放心,一定会找到的。”

“嗯”,凌轩沙哑的嗯了一声,隐去脸上的烦恼,将她紧紧的箍在了怀里。

在天黑前,他们一行人来到了柯城,驿站离城中心有些远,大皇子想要让他们住到衙门里去,凌轩可不想自己的一举一动还要被衙门的人给限制住,便是不同意。一行人只得找了个客栈住下了,反正他们也不缺这点住宿费。

他们一出现,整个柯城都沸腾了,柯城还是头一回迎来了他国的王爷和王妃。而他们的大皇子和二公主也是第一次来到他们这个小小的柯城,他们那喜悦的感觉,就好像是自己家里来了贵客一样。

那个客栈的掌柜连忙哈着腰,脚不沾地的从客栈里跑了出来,带着一脸奴相,躬身在大皇子的黑色高头大马前跪下,道:“小的参见大皇子。”

“这个客栈,本皇子包了!”

大皇子端坐在马背上,居高临下倨傲的用鼻孔看人,威严浑厚的声音响起,那个掌柜的听着,却好似得了圣旨一样恭敬而又自豪,连忙道:“是是,小的这就将客栈清掉,还请大皇子先去二楼雅间稍坐片刻,小的这就奉上茶点。”

“嗯”

上官云飞从马上飞身下来,带着一股强劲的风,唰的一声,便落了地,抬手一抛,将手上的马鞭扔了出去,他的贴身护卫青甫动作利落的接住了那个马鞭。

围观的百姓不禁被大皇子的帅给深深的折服了,下一刻,他们就更是被轩王的英俊潇洒给迷住了。

上官云飞走到轩王的马车旁,道:“轩王、轩王妃,到地方了,下来吧。”

天问上前撩开车帘,照例是凌轩先下来,再亲自扶着夏依依下来,众人不禁惊叹,这样的王爷和王妃,可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啊。

他们先看过了夏依依的美貌之后,上官雪再下马车的时候,虽然上官雪也很漂亮,但是,在夏依依的光辉之下,上官雪就显得有些黯淡无光了。

夏依依就是天上那明亮耀眼的月亮,而上官雪,只是月亮旁边的那一颗小星星。

月亮在的时候,没有人会去注意那些小星星,只有月亮被乌云遮掩了,那小星星才会被人们所注意了。

上官雪瞧着众人的视线都被夏依依给吸引了,此刻的夏依依俨然成了整个柯城最为瞩目耀眼的明珠。上官雪隐在衣袖里的手不由自主的就捏紧成了一个拳头,看向夏依依的眼神充满了恶毒的阴狠。

夏依依感受到身后恶毒的目光,便往上官雪那儿看去,在见到她时,她的脸上已经换上了亲和力十足的微笑了。

“大皇子、轩王、轩王妃、二公主,几位楼上雅间请!”

掌柜的弯腰谄媚的笑着,伸出一只手来,在前头带路,大皇子等人便是挺着胸膛往楼上走去。

掌柜的连忙吩咐伙计帮着抬东西进客栈,那伙计的手刚刚往马车走过去,却被青甫用剑柄格开来,冷冷的说道:“我们自己会抬进去,你们记住了,不许碰我们的东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