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热油泼脸(二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上官云飞缓缓开口道:“这倒不是什么难题,他若是真能解了轩王的毒,本皇子就下令撤销了他的案件,功过相抵了。”

上官云飞的高傲的抬起了头颅,充分展示着作为一国皇子,拥有着极大的杀生大权,只消他一句话,就能决定一个人的生死。

那个老者连忙低下了头,不敢看大皇子,似乎被他的威严气势给镇住了一般。

夏依依虽然有些厌恶这种权利,不过,有了大皇子的这句话,要想找到那个大夫,也容易了许多。

凌轩沉声问道:“当时,报案的是哪个衙门?”

“是分管我们寨子的县衙,立鼎县县衙。”

凌轩又问了一些问题,便是命人将老者送回去,凌轩则是起身去立鼎县县衙查阅以前的案件。

当然,去南青国衙门查阅宗卷这种事情,凌轩一个异国王爷是没有这个权利的,因此,还得劳烦上官云飞出面了。

凌轩不禁感慨,虽然自己不喜欢上官云飞一路跟着,但是,至少,在某些方面,上官云飞是给了他一些方便的。

凌轩和上官云飞出了门,就骑上马往立鼎县县衙而去,他们去衙门办公事,上官雪便是不好再跟着去了,就留在了客栈。

上官雪踩着轻盈的脚步走到了夏依依的身前,笑着说道:“轩王妃,他们都走了,我们两个也没有什么事,不如,我们结伴绣绣花吧。”

“没兴趣”

夏依依毫不给面子,拒绝没有半点拖泥带水的,抬脚出了客栈去逛街,免得跟她在客栈里大眼瞪小眼的,还要看她那张虚伪的面孔。

凝香跟着王妃走了一段距离以后,扁了扁嘴巴,不悦的说道:“王妃,那个上官雪可真是不要脸,王爷又不喜欢她,她竟然巴巴的跟到了这儿来。”

“人家说了,不是跟着轩王来的,是跟着大皇兄来的。”夏依依嘴角斜斜的一勾,露出一丝嘲讽来。

“嘴上说得好听,谁还能不清楚似得。”

“算了,不提她了,省得烦心。各处走走逛逛,买买东西,吃吃小吃,散散心也好。”

夏依依淡淡的说道,带着凝香等人在柯城里四处瞎逛。

上官雪恨恨的看着夏依依甩了她的脸面,直接出了门,脸色瞬间就垮了下来,恨恨的咬了咬牙,转身去了后院,一进自己的房间就将手绢气恼的往地上一扔,咒骂道:“真是给脸不要脸。”

倩宁上前恨恨的帮腔道:“奴婢看着她那一张脸就讨厌,恨不得将她的脸给撕毁。”

上官雪闻言,眼眸微微一转,脸上露出了阴险的笑意:“不错,若是她被毁容了,轩王绝对不会再喜欢她了。”

此刻的夏依依不知道她已经被人算计上了,还在街上优哉游哉的逛着,手上拿着好多美食,嘴巴就没有停过,好似一条贪吃蛇一样,走一路,就将这一路的食物全都吞进了肚子里。

凝香在夏依依的身后看着,不禁苦着脸跟画眉面面相觑,王妃这哪是在逛街吃东西啊,分明是心里有气,将所有的气愤都发泄在了食物上面,她每吃一口,都带着十足的怨恨一般。照王妃这样的吃法,只怕是要吃坏肚子了。

凝香连忙劝道:“王妃,你就别吃了,咱们留着明天再吃吧。”

夏依依鼓着腮帮子,津津有味的嚼着,拒绝道:“为什么要留着明天再吃啊?这小吃啊,就是要吃新鲜出炉的,才好吃呢。”

“王妃,你吃饱了吗?”

“还没有啊”,夏依依瞪着一双纯良的眼睛道,随即打了一个不太畅快的饱嗝,“呃 ̄”

凝香道:“王妃,你都已经吃饱了,就别吃了。”

“我还能吃得下,你干嘛拦着我?我又不是没有钱吃。”夏依依道,眼睛突然开始发光,将手上的小吃交给了凝香,便是赶紧往前冲,走到一个臭豆腐摊子前,兴奋的说道:“给我来十块臭豆腐。”

“十块?你吃得完吗?”凝香不禁暗暗摇头,怎么王妃生气的时候跟别人生气不太一样啊,她生气了就是狂吃东西?

“好嘞”,那个小贩高兴的应道,赶紧给王妃新炸臭豆腐。

不一会儿,又香又臭的味道便是飘了出来,夏依依吸了吸鼻子,嗯,这味道,还真不错。

凝香捂着鼻子道:“王妃,奴婢可不喜欢这个味道。”说着,脚步往后退了几步。

小贩将十块臭豆腐给装好,便是要去递给夏依依,正当这时,一个男子挑了一桶水经过,手上拿着一个水瓢,他将水桶放下来,兴冲冲的跑了过来,叫喊道:“给我来五块臭豆腐。”

夏依依微微皱了皱眉,只觉得这个尖叫声太过刺耳,转瞬间,这个男人就已经冲了过来,又似乎不小心踩了块石头,整个人就直接往前栽了过去,慌乱间,他手上的水瓢舀进了那个油锅里,他惊惶失措的将水瓢扬起,那一整瓢的热油就直直的朝着夏依依的脸上泼了过来。

“啊!王妃。”凝香连忙朝着夏依依扑了过去,要将她推开。

与此同时,夏依依眼眸一缩,身形快速的一闪,好似一道影子一样,从原地消失。

“啊!”惨叫声响起,是凝香的。

夏依依回头一看,凝香因为冲过来救她,不料夏依依躲闪开来,结果那热油就直接泼到了凝香的左脸上,又顺着脸滑落到她的左肩和左胸上。

“呲 ̄”

响起了皮肉被烫熟的声音,凝香的下半张左脸的皮肉瞬间就翻滚了起来,左侧脖颈和肩膀胸膛同样糟了殃。

凝香疼得几乎晕了过去,夏依依见状,连忙冲了上去,就要将她的外套给扒掉,只有这样,才能减少衣服上的热油继续烫伤她的皮肤。

夏依依急着去给凝香解衣服,拿刀直接就将她的衣服给划破,正欲撕扯,凝香赶紧抓着夏依依的,摇头道:“不行。”

因为说话,扯动了脸上的肌肉,她疼得更是撕心裂肺。

夏依依不禁皱眉,都这个时候了,还考虑什么女子不能外露啊?只得连忙将她给拖到了最近的店铺里,让那些人赶紧出去,随即让画眉将店铺一关,就在店铺里启动了军医系统,给凝香医治。

客栈里,倩宁走进了上官雪的房间,战战兢兢低低的说道:“公主,任务失败,轩王妃没事,但她的丫鬟凝香被烫毁容了。”

“蠢货,连这么一件小事都办不妥?”

“公主,本来热油是朝轩王妃脸上泼过去的,谁曾想,轩王妃竟然还有些功夫,躲开了,只不过凝香冲过去救她,却不防被泼到了。”倩宁连忙跪了下去,小心翼翼的回答道。

“哼,倒是还有个忠心的丫鬟。”上官雪冷哼一声,阴冷的看着倩宁,问道:“那个人呢?解决了吗?”

倩宁的身子抖得愈发的厉害,声音颤抖不已:“那个人被跟随在轩王妃身边的侍卫给抓住了,奴婢没有办法将他带走杀掉。”

“什么?你是怎么做事的?”

上官雪阴森而愤怒的说道,弯腰下来,纤细雪白的手指上前捏住了倩宁的双颊,尖锐的指甲嵌入了倩宁的雪白娇嫩的皮肤里,眸子通红的说道:“留着他,对我们极为不利,你这是给我一个留了一个隐患?”

“奴婢实在是没有办法,本来想着等他逃出来了,我就跟上他,然后杀了他,没有想到他逃不出来。”

“若是他招供出你来了,你可知道,你该如何吗?”她的声音阴冷狡诈。

倩宁抖着身子,颤颤巍巍的道:“奴婢自然是全都担下来,这件事与公主没有任何关系。”

“滚!你记住,抓住任何一个机会,杀了他。”

“是”,倩宁连忙爬着出了房间,带上了房门。

上官雪气愤的哼了一声,不禁暗自咒骂了一声,上官云飞身边的护卫不如轩王的护卫,自己的丫鬟竟然也不如夏依依的丫鬟。

上官雪转过身来,猛地看见自己的房里站了一个穿着夜行衣的男子,不禁吓了一跳,身子抖了一下,看清来人的面貌时,她抑制住自己要尖叫出声的冲动。

上官云礼将自己飞进来的窗户关上,又缓缓走到了门口,将虚掩着的门上了栓子,折回来,看着上官雪冷冷的道:“小不忍则乱大谋,谁允许你这个时候动手的?”

“我就是不想看见她那张漂亮的脸蛋,我要毁了她的脸。”上官雪气愤的说道。

上官云礼上前狠狠的打了她一巴掌,怒问道:“我问你,你为何要私自动手?我不是告诉过你,一切行动听我的指示吗?”

上官雪捂着自己的脸,怒气十足回嘴道:“我又不是你的下人,你凭什么打我?我凭什么要听你的?”

“凭什么?哼!”上官云礼冷哼一声,半眯着双眼,释放出了危险的信号来:“就凭我手上有你的把柄。”

“我哪有什么把柄在你手上?”

“就那个泼油的男子,他在我的手上。”上官云礼嘴角斜斜的勾起,阴冷的注视着她。

“怎么会?他不是被轩王妃的侍卫抓着了吗?”

“你的人带不走他,我还能没有这个本事吗?”上官云礼冷冷的瞥了她一眼,上前一步,伸出手揉了揉上官雪的左脸,道:“你以后要乖乖的听我的话,就不会挨打了,否则,我就将那个男子送到轩王的跟前,轩王绝不可能会娶你。”

“你!”

上官雪愤怒的瞪着他,气得双唇微微颤抖。

上官云礼见她的双唇颤抖,眼眸一缩,又勾起了他的欲望,低头,就去吻她。

上官雪这才猛地回想起那天在寝宫的事情来,便是连忙往后退,她可不能让上官云礼继续轻薄她了。

她往后退,他就往前挪步,直到她退无可退,她回头,发现已经走到了床边,更是惊慌不已。

上官云礼邪笑一声:“这可是你主动走到床边的,就不要怪我了。”

说罢,上前一把抱住了她,就将她往床上放,上一次没能脱了她,这一次,可就有机会脱了她。

“你个禽兽,放了我。”

“哼?我禽兽?你也不是什么好人,彼此彼此。”上官云礼冷哼一声,将她压倒,肆虐的激吻着。

她却是不敢出声喊救命,只是激烈的挣扎着,饶是如此,也挣扎不过,最后被脱得一丝不挂,羞辱的承受着他遍地的热吻和抚摸。

上官云礼似乎有些不尽兴,他很想占有她,这是一种让他感觉十分刺激的行为,但是,他为了他的皇位,他必须要将她的初次让给轩王。

当然,如果以后她嫁给了轩王,他有可能还会再来光顾她的。

上官云礼起身,穿上了衣服,望着床上的玉体,冷冷的道:“赶紧把床上收拾了,别让人看出什么来。记住,别泄漏我跟来的秘密。”

说罢,轻轻的打开了窗户,一跃,就从窗户口飞了出去。

上官雪恨恨的看着他消失的地方,双手紧紧的拽着被子,手关节都泛着深白,眼眸通红,咬牙切齿的道:“有朝一日,我一定要杀了你!”

夏依依将凝香身上的伤处理好,便给她披了一件外套,打开了商店的门,命画眉将她抬上了马车,急急忙忙的朝着客栈赶去。

一进了客栈,夏依依连忙去跟鬼谷子讨要烫伤的药膏。

鬼谷子查看了一下凝香的伤势,不禁啧啧摇头,道:“可惜啊,烫得这么严重,这肉都已经被烫死了,只怕是即便将来用了药膏,这还是会留下疤痕的,不过,有老夫的药,她这疤痕会淡很多。就是老夫的药十分贵,她一个丫鬟,也买不起。”

夏依依连忙道:“我出钱跟你买,不管多少钱,一定要将她治好。”

鬼谷子对凝香皱眉责怪道:“你怎么搞的,这么不小心?”

“她是为了救我,才被油给烫伤了的。”依依道。

“救你?怎能回事?”鬼谷子的神情有些凝重。

依依便将今天在臭豆腐摊前,被人故意用油泼脸的事情告之。

鬼谷子气恼不已,破口大骂道:“能做出这般缺德之事的人,除了上官雪,还能有谁?若是别人,想要对付你,何不直接杀了你?偏偏的要想毁了你的容?而且,还是趁着轩王不在柯城的时候对你下手。”

依依心里虽然与鬼谷子的看法一致,但是沉得住气,没有像他这样直接高声嚷嚷,依依道:“鬼谷子,现在还没有证据,我们也不能说就是她下的手,现在那个下手之人被人救走了,估计已经被杀人灭口了,现在,我们根本就拿她没有办法。”

“老夫才不管她这么多了,直接以牙还牙毁了她的容。”

“鬼谷子,稍安勿躁,这件事情,还是等王爷回来再做打算吧。”夏依依道,上官雪毕竟是南青国公主,要对付她,可不能明着让人抓住把柄。

“哼!”鬼谷子冷哼一声,气呼呼的瞪了她一眼,怒道:“你考虑这么多做什么?”说罢,甩了袖子就走了。

凌轩半夜才回来,刚刚进客栈,侍卫就将今天发生的事情告知了他,凌轩脸色瞬间就变得阴沉了下来,大步跨进了房间,房间内竟然没人,转念想来,夏依依可能在照顾凝香,凌轩对天问道:“去将王妃叫回来。”

片刻后,夏依依回来了,凌轩焦急的上前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下,确定她没有受伤,这才放下心来,冷静的问道:“凝香怎么样了?”

“左边脸毁容了,身上也被烫伤了。”夏依依道,“这件事,是别人故意为之的,我怀疑是上官雪,因为,今天那人只是想毁了我的容,并不是要杀了我,除了上官雪,没有谁,会这么想毁了我的容。”

“这件事,我会派人查下去的,另外,我再去跟上官云飞探探口风。”凌轩说道。

“嗯”,夏依依点点头,“对了,你今天去衙门,可有查到当年的那个案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