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 开棺验尸(一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查到了,所幸那个案件因为没有抓到凶手,所以并没有结案,卷宗也还在。”

“都已经五十年了,卷宗还在啊?”夏依依惊讶的问道,这古代的衙门有这么负责吗?

“誊抄了一些重要的资料,还有那个大夫的画像,你看看。”

凌轩将一个包袱打开,将里面的东西推到了夏依依的跟前。

夏依依接过来看了看,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官府这么久的时间都破不了案,只怕,我们很难找到那个大夫,再说了,那个老者也说得对,这么多年过去了,那个大夫还在不在世都不一定。”

夏依依瞧了一眼凌轩同样有些低迷的神态,她连忙换上了一副开心的笑脸,道:“凌轩,有线索总比没有线索好啊,我们只要朝着这个案子查下去,再放出消息说大皇子会帮他撤了那个命案,那个大夫一定会出来的。既能得到自由之身,又能得到一百万两黄金,这么好的事情,他还巴不得赶紧出来呢。”

凌轩扯出一丝笑容,道:“对,你说得对,他巴不得呢。”抚了抚依依的头发,极近温柔的说道:“我明天要去牛寨沟查探一下,你跟我一起去吧,把你单独留在客栈,我有些不放心。”

依依睁着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怔怔的盯着他看,歪着头认真的问道:“如果我今天真的会热油泼到了,毁了容,你还像以前一样爱我吗?”

“会”,凌轩回答得斩钉截铁一般的干脆。

“我就当你说得是真话吧。”依依撅了撅嘴巴道。

她才不相信凌轩说的是真话了,男人哪有不爱美女的,若是自己毁容了,脸上那么大的一个疤,估计他都不愿意带她出门了吧,嫌丢人。不然的话,当初皇上在醉酒又被下了迷。药的情况下,临幸了安王的母亲,他醒来后为何会那么讨厌安王的母亲,而且还对安王都那么讨厌。

不就是因为安王的母亲是个丑八怪吗?倘若是个大美人,估计皇上也就把她留在后院当个妾侍了。

“我说的是真的”,凌轩怕她不相信,又重新强调了一遍,真挚的眼睛火热的望着她。

“嗯”

凌轩闻了闻依依身上还带着一股臭豆腐的味道,问道:“怎么今天还没有沐浴更衣啊?”

“我一直在那里照顾凝香,也没有空沐浴更衣。”

“正好我也没有沐浴,不如,我们一起吧。”凌轩发出了热情的邀请。

“我才不要呢。”

“我要”,凌轩谄笑着说道,对外唤了一声,着人倒水后。一把横抱着她,就直接往内间的浴桶走去。

一如往前,凌轩并没有老老实实的只是沐浴而已,嘴巴和双手并没有停歇过,夏依依被他挑拨得浑身颤栗,压抑的叫了两声,她颤抖着声音说道:“凌轩,这可是在客栈,不是王府,隔音可不好啊。”

“那真是为难我了,我可不想让他们听见你销魂的叫声。”凌轩为难的挠了挠头,旋即低低的凑到夏依依的耳朵旁,道:“不如就委屈娘子一下,咱们换个玩法?”

夏依依不禁有些害怕的看着他道:“你要做什么?”

“把你嘴巴塞住啊。”凌轩长臂一捞,将一块毛巾折叠了两下,就往她嘴巴里塞。

“你这样多像强女干啊,不行。”依依立马拒绝道,身子不自觉的就往浴桶边缘靠过去。

凌轩皱着眉头,轻轻点点头:“唔,如果要更像一点的话,还需要将你绑起来。”

“喂,杜凌轩,不带你这么玩的。”夏依依几乎要跳将了起来。

“试试嘛”,凌轩有些撒娇的祈求道。

夏依依扬起了邪恶的笑容,眼眸里泛着渗人的光芒:“你既然这么想尝试新的,倒不如我将你绑起来如何?”

“不要,那样我也太没有尊严了。”凌轩果断的拒绝道,男人被绑起来行房事,那只有青楼里的男倌会这样了。

“那我也不要”

凌轩只得放弃了这个想法,虽然不能将她给绑了,却依旧给她嘴巴里塞了一块毛巾。总不能为了让她不出声,而压抑住自己的活力吧。

浴桶里的水啪啪的响着,水花随着有节奏的声音溅起了巨大的水花,浴桶外,被挡出去的水将地上弄湿了。

销魂的快感一下一下的冲击着她的灵魂深处,她原本一声高过一声的声音,全都被毛巾给堵在了嘴巴里,听在凌轩的耳朵里,就成了呜呜咽咽的嘤咛声,这别样的感觉让他的感官得到了极大的满足。浴桶里结束了之后,凌轩的体力仍旧十分的旺盛,又转移了阵地,回到了床上。

直到夏依依的身子十分疲累了,凌轩依旧精力旺盛。

依依不禁翻了一个白眼,这练武之人的身体未免也太好了吧,只怕这一点点运动量,跟他平时练武比起来,都还不够他热身的运动量吧。

十分疲乏的夏依依像一只小懒猫一样窝在了他的怀里,沉沉的睡了过去。

凌轩嘴角带着浅浅的笑意,拥着她,亲吻了一下她的额头,便也睡了过去。

翌日,夏依依嘱咐了方敏留在客栈里照顾受伤的凝香,他们一行人便是准备去牛寨沟打探一下消息。

上官云飞走了过来,对着夏依依和凌轩深深的鞠了一躬,道:“轩王、轩王妃,实在不好意思,昨天让轩王妃受惊了,没有想到贼子竟然这么大胆可恶,敢直接这么当面对轩王妃下手。本皇子昨夜回来听闻此事,十分的震怒,立即就安排了人手四处打探,捉拿贼子,也好给二位一个交代。只是没有想到,全然没有半点消息,本皇子十分的内疚。”

“大皇子,以你之见,可是什么下手的?”凌轩定定的看着他问道。

上官云飞讪讪的摸了摸鼻子,道:“这个本皇子也不知道,更不敢妄加推测,以防轩王报错了仇。”

“那就还请大皇子多费心将那个贼子早日捉拿归案。”凌轩冷冷的道。

凌轩看了看他的神情,将他脸上的一切情绪变化都给收入了眼中,心中已经有些数了,只怕昨天上官云飞早就已经猜到了是上官雪搞得鬼了,不过帮着隐瞒下来了。

凌轩带着夏依依往牛寨沟去,因为要探查一下以前那个中毒之人的症状,是不是真的是中了百花虫毒,因此,凌轩只得将鬼谷子这个讨厌的家伙给带上了。

到了牛寨沟,村里的族长早已经收到了命令,带着全村的人走到村口下跪迎接,上官云飞倨傲的坐在马车上,微微颔首,让他们起身,威严的道:“带我们去受害者家中。”

“是”

一行人到了当年被下毒的人家,那个中毒身亡的父母已经不在人世了,只有那人的兄长还记得当年的事情,提及此事,他依旧有些愤怒。

“那个大夫名叫鹤庆年,不是我们村里的人,是搬迁过来的。当年,我的母亲生病了,便是去找鹤庆年看病,结果,花了好多的钱,也没有看好,就斥责鹤庆年为了贪财,故意不给她的病治好,拖拖拉拉的,只为了多收一些诊金。鹤庆年概不承认,与我母亲大吵一架,还骂我们一家人不得好死。后来,全村的人就都不找他看病了,就连附近的村子里的人也不找他看病了。他没了收入,就只得搬迁走掉了。两年后,我弟弟开始发病,浑身红肿,浑身好像被千万只虫啃噬一样难受,皮肤开始溃烂,渐渐的,肌肉开始萎缩,人也消瘦了下来,面容枯槁,不过病发了才两个多月,他就在痛苦中死了。”

族长是村里年岁最大的人,开口道:“当年,我亲眼目睹了那个孩子病发身亡,找了其他的大夫看病,有些见识的大夫就说了,这个就是中了百花虫毒,而他们家,从未与村里其他人发生过矛盾,唯独跟鹤庆年争吵过,而且,鹤庆年还出言诅咒过他们,又只有他会炼制毒药,因此,大家一致认为是他下的毒,将他告了官。”

“谷主,你觉得那人可是中了百花虫毒?”凌轩沉声问道。

“光是听症状来说,像是百花虫毒,不过,老夫不敢一口断言,还是需要诊断过后才能得出结论。”

那兄长道:“谷主,你也知道,我弟弟他五十年前就已经死了,还如何给你诊断啊?”

鬼谷子冷哼一声,像是看白痴的眼神一样,说了一个让村人难以接受的词语:“验尸!”

“不行、不行,都已经入土五十年了,只怕已经就剩森森白骨了,还能验个啥啊?再说了,这惊扰了他的灵魂,可是会让家宅不灵的。挖坟掘墓,破坏了风水,这可绝不行。”

那兄长像是遇到一个鬼神一样,害怕不已,连连摆手拒绝。

他的眼睛在这个屋子里瞟了瞟,有些害怕的道:“我弟弟以前含冤而死,他那鬼魂就经常回来,我总能听见他那屋子,还有他以前那种疼痛的叫喊声。很长时间之后,他的鬼魂才没有回来。若是掘了他的坟墓,我们一家老小的性命可就堪忧了啊。还请轩王高抬贵手,放过我们。”

那兄长说着就跪了下来,对轩王一阵磕头。

族长也有些为难的上前说道:“轩王,若是掘坟挖墓,确实是会恶鬼出没,家宅不宁的啊,还请轩王高抬贵手。”

凌轩不禁有些为难起来了,他们毕竟是南青国的人,自己可不好对他们用强,强挖了人家的坟墓。

上官云飞厉声喝道:“哪有什么恶鬼不恶鬼的?不过是你们心理作祟罢了,这人死灰飞烟灭,哪来的魂魄?还不速速带我们去埋葬的地方?”

大皇子这么一声暴喝,全村的人全都跪了下去,不敢跟大皇子顶嘴应话。

那兄长只得屈服于大皇子的淫威和权势之下,带着他们去验尸。

验尸结束后,鬼谷子道:“果然是百花虫毒啊。”

“如何得知?”凌轩沉声问道。

“骨头发黑,是中毒的表现,又有细细密密被虫啃噬过的痕迹。”

凌轩点点头,带人从坟场回到了村子里,又挨家挨户的去询问关于鹤庆年的线索。

夏依依听了几家,全都摇头说没有什么线索,夏依依觉得有些无聊,便是带着画眉去村子里逛逛,看看风景,鬼谷子反正已经完成了他今天过来的任务了,便也跟着夏依依去村子里逛逛。

今天天气倒是挺炎热的,逛了一会儿,夏依依随身背的水囊都已经喝光了,便是吩咐随行的侍卫道:“去找个水井,给我装些水来。”

“是”,侍卫接过水囊,赶紧朝着小路跑去。

鬼谷子微微皱眉,喊道:“你跑反了。”

“哦”,侍卫连忙调转了方向,不一会儿,就给夏依依装了水回来,道:“这口水井,倒是挺近的。”

依依微微挑眉,接了过来,尝了一口,道:“这井水倒是十分甘甜。”

这寨子乃是依山而建,家家户户离得有些远,喝了水又有了精神,依依道:“我们不如就去鹤庆年的老屋看看吧,兴许,在那里还能找到一些什么线索。”

“那还能找到什么啊?都过了五十年了,估计,就算有线索,也会被老鼠都啃光了。那破旧宅子,五十年没有住人了,脏兮兮的,阴气又重,还是别去的好。”鬼谷子扁了扁嘴巴,有些不乐意的哼唧道。

夏依依笑道:“那你在外头等着,我们自己进去,可好?”

“我们还是早些回去跟王爷汇合吧,你就别瞎跑了,免得遇到危险。”

“我这次不是带了很多侍卫出来的吗?凌轩都放心让我出来玩,你还担心个什么?”夏依依不以为然的道,跟村民打听到了鹤庆年旧屋地址,带着画眉和侍卫就朝着鹤庆年的旧宅走去。

鬼谷子有些不甘心的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思虑了一下,还是小跑了一段路,跟上了依依。

到了旧宅,依依打量了一下,这个宅子应该还算是一个较大的宅子,想来,以前鹤庆年当大夫的时候,赚的钱也不少。不过是年久失修,屋顶上的瓦砾早已破败,木房子也有些倾斜,那些窗户更是破了几扇了。

透过窗户往里看,因为屋顶漏水,屋里头已经长了很深的杂草,里头看起来,阴森森的。

鬼谷子不禁打了一个寒颤,用手扯了扯依依的衣袖,道:“丫头,你看看这烂屋,好像一个坟场似的,太吓人了,我们还是走吧。”

依依挑眉揶揄道:“鬼谷子,你刚刚去了真正的坟场,都把人家的坟墓掘了验尸,你都不害怕,这会儿,这个假的坟场,你倒是害怕起来了?”

鬼谷子睁着一双绿豆似的眼睛,振振有词道:“那个坟场是经常有人整理的,倒也干干净净整整齐齐的。你看看这个地方,杂草丛生,也看不见里头有些什么,反倒是怪为吓人的。”

“嗯,言之有理。”依依点头道,拍了拍鬼谷子的肩膀。

“啊!”鬼谷子惨叫一声。

“你叫个什么?”依依皱眉道。

鬼谷子连连拍了拍自己的胸脯,恶狠狠的瞪了一眼夏依依,道:“你干嘛要拍我肩膀?我刚刚才给人家掘坟验尸,我还以为是那个人的魂魄找我来了。”

依依不禁哭笑不得,没有想到,鬼谷子竟然会这么胆小。

“好好,我错了。”依依道歉道,“你就跟他们几个站在外面等着我吧,我跟他们几个进去看看。”

“嗯”,鬼谷子点了点头,站在了屋外,定定的看着夏依依他们几个走进了屋子。

依依吩咐道:“画眉,看仔细一点,但凡有些什么线索,一定要先叫我过来看看。”

“是”

走到门口,一推开那扇虚掩的大门,屋里头便是传来了渗人的声音,让人毛骨悚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