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 变异的硕鼠(二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旧宅里,那些长长的草丛里,隐藏着许多老鼠,这简直就是一个老鼠的大本营。

而且,这些老鼠的个头都比较大,大约有一只猫那么大,这些老鼠的胆子也比一般的老鼠胆子大,见到陌生人走到了门口,它们倒也不往外跑,只是惊慌失措的叫着,在屋里头乱窜,数百只硕鼠全都聚拢起来,躲在了杂草里头,瞪着一双双闪着绿光的眼睛,阴森森的看着来人。

俨然成了一副人鼠对峙的画面。

夏依依不禁吓得往后跳了开来,惊悚的看着屋子里的硕鼠,尖声叫道:“这都是什么鬼啊?怎么这么大个老鼠啊,转基因的啊?”

鬼谷子也瞧见了屋子里的老鼠,兴致勃勃的抓住了他最感兴趣的一个词语问道:“转基因是什么?”

“没什么!”

依依退了回来,对侍卫道:“去准备一些火把过来。”

侍卫赶紧回去找马车,他们过来的时候,为了防止回客栈的时候已经天黑了,备了火把在马车上的。

那几个侍卫去马车上拿了十个火把,就赶紧往回走。

夏依依拿着点燃的火把,随手指了几个侍卫道:“你们也拿着火把,跟我一起进去。”

那几个侍卫望了一眼里头的硕鼠,绿阴阴、灰溜溜的一片,不禁毛骨悚然,头皮发麻,双手有些颤抖的接过了火把,却是不敢出声拒绝,只得硬着头皮跟着王妃往里走。

画眉瞧了他们这怂样,不禁暗暗鄙视了一下,厉声喝道:“你们怎么能让王妃走在前头呢?你们还不赶紧去前头开路?”

“是”,那几个侍卫只好壮着胆子往里头走,将火把拿在前头驱赶那些硕鼠。

那些硕鼠见状,纷纷躲避这些火把,尖叫着四下逃窜开来,有些老鼠直直的朝着站在门外的鬼谷子和侍卫跑去。

他们几个在外头可没有拿着火把,根本就没有办法阻挡那些老鼠,侍卫们只好抽出刀剑来,准备跟那些硕鼠决一死战。

鬼谷子淡定的掏出一些药粉,在他的身边撒了一个圆圈,那些老鼠一闻到那些药味,竟是不敢冲进那个圆圈里。

那些老鼠就跟着了魔一样,上前去咬屋外没有火把的侍卫,侍卫们拿着刀剑却是砍杀不了那么多的硕鼠,频频被硕鼠咬伤。

一个聪明一些的侍卫瞧见了鬼谷子驱鼠的方式,见他身边连一个老鼠都没有,就连忙跳进了鬼谷子的那个圆圈里,其他的侍卫一见,也连忙往鬼谷子的圆圈里跑。

只是这个圆圈有些小,站不了那么多的侍卫,这些侍卫情急之下,只得在圆圈里堆起了人体金字塔来。

夏依依一见,连忙退出来,看了一眼那些人的伤势,皱眉道:“鬼谷子,你有没有办法将他们的伤势治好?我瞧这些老鼠这么凶狠,他们被咬伤了,若是染了鼠疫,可就不好了。”

鬼谷子道:“老夫自然有办法治好他们了,不过也要等回了客栈以后,再给他们炼药治疗了。”

“他们能撑到回客栈以后吗?”依依皱眉问道。

“放心好了,能撑到。”

依依放下心来,举着火把就又走进了那个旧屋里头,四下看了看,但凡是能被啃得动的东西,都已经被硕鼠给啃坏了,除了一些炼药的瓶瓶罐罐在屋里头东倒西歪凌乱的散着,也见不着其他的证据了。

看着那些瓶瓶罐罐,依依似乎有些明白了,也许那些瓶子里头当初有一些药,可能以前有哪只贪吃的老鼠吃瓶子里的药,竟是变异了,后又繁衍了这么多的基因变异了的后代。

只是不知道那些老鼠吃的是什么药,那些瓶罐早已经没有半点药味了,瓶子外也没有任何标识。

依依在房子里翻翻拣拣的,也没有看到什么,便是用刀柄在墙上、地上敲敲打打,也许这里头还会有些什么隔间。

这么一顿敲打,倒是还真的听到了地上有空空的回音。夏依依赶紧就将那块转头给撬开来,里头有个大概三十厘米长的挖空的空间,里面放了一个木盒子。

依依将木盒子取出来,里面的银子应该已经被拿走了,里头只剩了一只旧袜子,想来是当时那个魏庆年急急忙忙收拾东西的时候,不小心掉了一只袜子进去。

这只袜子,算是这个屋子里头唯一存在的布匹的东西了。

依依将那个木盒子拿了出来,便听到屋外传来了众人的叫骂声。依依微微皱眉,往屋外看去,就见到凌轩、上官云飞还有村民全都往这个旧屋赶过来了。

“你们为何要进去?你们不可以进去。”

族长站在外面用力的杵着拐杖,十分愤怒的说道。

夏依依一愣,有些不明白族长为何会这么生气,当她在看到那些村民的时候,瞬间就明白了,那些村民被跑出去的硕鼠给咬伤了。

只是依依有些不明白,如果这些硕鼠咬人的话,那这些村民应该会经常被咬啊,可是今天在村里转悠的时候,根本就没有见到过一只硕鼠的影子,更没有见过哪个村民被硕鼠咬伤过。

夏依依皱了皱眉,抱着那个盒子,就出了屋子。

凌轩瞧了一眼屋里还在乱蹿的硕鼠,皱眉责怪道:“那么危险,你跑进去做什么?你要进去查什么,应该告诉我,让我去办。”又有些担心的上下打量了一下依依,轻声问道:“你有没有被老鼠咬?”

“没有,我带了火把,老鼠怕火,都跑开了。”

族长有些怒气的说道:“是,老鼠是都跑开了,不过都跑到外面来了,咬伤了村民。”

上官云飞连忙大声喝止道:“放肆,她是轩王妃,你怎可用这样的语气跟她说话?”

族长有些害怕的看了一眼大皇子,闭上了嘴。

夏依依有些歉意的道:“族长,对不起,我没有想到这些老鼠会这么凶残,我的侍卫也被老鼠给咬伤了。不过,你放心,谷主会医治鼠伤,村里有所被老鼠咬伤的人,都可以找谷主医治,诊费和药费由我来出。”

族长有些不太高兴,仍旧看在大皇子的面子上,对夏依依拱手道:“多谢轩王妃。”

鬼谷子朝着夏依依怒瞪了一眼,他有答应治疗那些村民了吗?这就代替他答应了?

夏依依朝他可怜兮兮的挤了挤眼睛,用无辜的眼神祈求着,希望他看在自己的面子上治疗那些村民,毕竟,是因为她,这些村民才被咬伤的。

“哼”,鬼谷子翻了一个白眼,没有再多说什么,不过夏依依十分了解他的秉性,知道他这是答应了。

“你这是什么?”凌轩的视线落在了夏依依手中的木盒子问道。

依依无奈的摇了摇头,“在屋里头翻到的,也没有什么东西,全都被老鼠啃坏了,就剩下这么一个完整的东西了。不过,也没有作用,根本就查不到什么线索。”

凌轩点点头,瞧屋里那么多的老鼠,也确实是没有什么线索可查的了,凌轩侧头道:“谷主,劳烦你现在就给这些村民医治吧。”

“现在可不成,又没有药材,老夫还需要回柯城城里去买药炼药了。”鬼谷子道,又补充道:“放心,他们一时半会儿的也死不了,等老夫炼好药以后,你派人给他们送过来就成了。”

凌轩道:“也只能如此了。还请各位村民耐心等待。”

夏依依皱眉道:“族长,既然你们村里有这么多咬人的老鼠,为什么不将它们消灭掉,还任由它们繁衍了这么多呢?”

“我们也曾经想过办法,不过这些老鼠十分聪明,那些混着老鼠药的粮食,它们一概都不吃。我们又买了许多猫来,可是这些老鼠的个头都跟猫一样大了,那些猫全都被吓跑了。我们用刀子砍,又砍不着,还会被它们撕咬,我们也是没有办法啊,只能任由它们繁衍下去了。”

族长一提起这些硕鼠,不禁头疼得紧,他们曾经去跟官府报过,希望官府出面解决这些硕鼠,但是连官府都没有办法。

“那为什么我今天在村里转悠的时候,没有看到一只硕鼠呢?怎么全都挤在这一个旧宅子里?”

“那是因为我们实在是没有办法了,杀又杀不死它们,只能找了一个大夫过来,在这个旧宅子里撒了一些诱饵,将老鼠全都引诱到这里,然后在宅子外面撒了一圈药粉,这些老鼠害怕这些药粉,就不敢出来。不过就是得每隔几天就要撒一次药粉。你们今天冲进去了,这些老鼠定是受了惊吓,这才不要命的冲了出来。”

“原来如此”,依依皱了皱眉,道:“那这些老鼠逃窜出来以后,若是再想将它们给引到这个宅子里头关着,怕是有些难处了,这些老鼠既然这么聪明,绝对不可能再受第二次当了。而且,它们出来以后,还会在外头繁衍,以后,硕鼠只会更多。”

“是啊,你说现在怎么办?”那些村民有些人愤怒的质问道。

夏依依皱眉回应道:“为今之计,只能将这些老鼠都给消灭掉。”

“说是这么说,可是你有办法消灭这些老鼠吗?”

那些人一想起以后这些老鼠又要跑进他们的房舍里偷吃东西还咬人,他们就更是愤怒了。

凌轩见夏依依被那些人给围攻,微微皱眉,站到了依依的身边,面向那些村民,冷冷道:“本王自然会帮你们解决这些老鼠,你们不必着急。”

“你有什么办法?”村民问道。

“本王上阵杀敌无数,还能解决不了区区数百老鼠?”

凌轩冷冷的说道,有些不悦,凌厉的扫了众人一眼,浑身带着一种不可抗拒的威严。

那些村民不禁咽了咽口水,被轩王的气势给吓到了,他们觉得,轩王说话的声音虽然比大皇子的声音要轻,可是他的威严气势,却比大皇子的气势要足了十分。

族长连忙出声道:“既然有轩王的应诺,我们便安心等着就是了。”

凌轩伸出右手,将夏依依的左手紧紧的握在了他的手心,带着她往马车而去,那些村民再不敢多嘴,纷纷让出了一条道来。

上了马车,凌轩瞧了夏依依手中的木盒子一眼,道:“既然这个盒子没有什么线索价值,你还带着它做什么?”

“这个木盒子是没有什么价值,不过,这里头有一只袜子,这是魏庆年唯一留下的用过的贴身衣物,兴许有些用处。”

“这能有什么用处?”

“至少,从这个袜子的形状,可以推算出那个魏庆年穿多少码的鞋子啊。”

凌轩嗤之以鼻:“这又有何用?”

“……”依依翻了个白眼道:“你能不这么打击人不?你若是这么厉害,我问你,你可有找到线索?”

凌轩立即收起了嘲笑她的神色,对夏依依嬉皮笑脸道:“我也没有,所以,还是我的爱妃最厉害了。”

“切,你别贫嘴了,你还是赶紧想想怎么对付牛寨沟的硕鼠吧。”

凌轩道:“这还不简单?将那些老鼠赶到那个旧宅里,一把火烧了。”

依依哼了一声,道:“确实是能烧掉一些,不过,那些老鼠逃窜的速度很快的,火势还没有起来,就已经跑了。再说了,那些老鼠现在已经流窜在村里了,你以为,那么容易将它们再赶到旧宅里去?”

“难不成,我堂堂一个王爷,要拎着剑去村子里,砍杀老鼠?”

当然,以他的功力,任何一个老鼠从他的眼前跑过,都会变成一具截断的尸体,可问题是,这太掉身价了。而且,那些老鼠善于藏匿,若是躲藏起来,可就不好对付了。

依依嘲笑道:“你不是在村民面前夸了海口了吗?我看你若是解决不了这些老鼠,你就别想着离开这里了,虽然那些村民拿你一个轩王没有办法,但是,你若是解决不了,将来,可是要沦为大家的笑柄了。”

“……”,凌轩微微责怪的捏了捏她的脸蛋,语气有些宠溺,道:“你就这么喜欢看你的夫君在外头出丑,被别人嘲笑吗?”

“我只是不喜欢你明明没有办法解决,还装出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依依撅了撅嘴巴道,有些嫌恶的小眼神从他的身上移开。

凌轩气极:“我若是不这样,你以为,你今天能这么轻松的就从牛寨沟里出来?”

依依不以为然,耻笑道:“杜凌轩,你就别给你脸上贴金了,即便没有你的承诺,他们也不敢将我扣留在牛寨沟里,毕竟,还有大皇子帮我撑腰呢。”

“夏依依,为夫关键时刻站出来为你解围,你就一点都不感动吗?还跟我说什么上官云飞?”

凌轩的脸色瞬间就阴沉了下来,有些郁闷的看着面前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

“呃,感动,当然感动啦。”

依依眨着眼睛回答道,不过,她的话,怎么听,都觉得怎么不诚心。

“凌轩,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我让上官云飞查一下那个魏庆年的资料,查一下他的籍贯在哪里,也许,他年老以后,想着叶落归根,会回到他以前的地方去。”

依依点点头,道:“这边让他先查着,你同时也可以派人去其他的地方找找,双管齐下。”

“嗯”

回了客栈,依依率先就去了凝香的房间,看望她的伤势。

凝香见着夏依依,满心的感动,王妃一回来就过来看望她,可见,王妃的心里还是有她的,凝香不禁鼻子一酸。

“敏儿,她的伤怎么样了?”

敏儿站起来,说道:“比昨天好一些了,有鬼谷子的药,她的伤口已经开始长新肉了,不过她伤得比较严重,而且这天气有些炎热,这伤口都难以愈合。”

依依瞧了瞧这个屋子,虽然已经开了窗户通风了,不过屋里头还是有些炎热,依依皱了皱眉,起身回去找凌轩讨要东西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