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她没有的,你可以有(一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依依满面带着讨好的笑容走进了凌轩的房间,道:“凌轩,我热,给我一些冰吧。”

凌轩淡淡的瞟了她一眼,轻哼了一声,道:“你若是想要给凝香要些冰,你就直说,何必拐弯抹角的说你自己要冰?”

夏依依闻言,带着一身的火气就冲到了凌轩的面前,双手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那个茶壶的盖子都被猛的震了下来,掉在桌上,发出了清脆的响声,凌轩那杯茶水也弹跳了起来,茶水泼到了桌上,顺着桌子就流了下去。

凌轩连忙坐到了旁边的凳子上,以免被茶水弄湿衣袍。

夏依依一副吃人的模样瞪着他,怒气冲冲道:“杜凌轩,你个小人,你居然凝神偷听我们的谈话。”

“我可没有那个癖好,去偷听闺房女子的对话。”

凌轩淡淡的说道,语气里还带着些许责备,有些斥责的瞟了她一眼,微怒道:“你夫君在你心里就是这种人?”

“那你为什么知道我们谈话的内容?”

凌轩慢悠悠的分析道:“我不知道你们谈了什么内容,我只是猜的。因为,以你的性格,以及你吃苦耐劳的精神,你是绝不会在异国客栈这种地方跟我要冰纳凉的人。而你又刚刚从凝香那里回来,想必是为了她养伤,把她房里降温,给她送些冰块。你又担心我不会为了一个丫鬟而去弄冰块,你就借口说你要冰块。”

“……”

不知为何,夏依依看着他那副将所有事情都看得透透的稳稳当当的神态,她就气得牙痒痒,好似自己在他面前是全透明的一样,夏依依气极,干脆跟他杠上了,一字一句的盯着他的眼睛恶狠狠道:“我热,我就要冰块,怎么了?凭什么我就应该吃苦耐劳的忍受着炎热?哼,那个上官雪,她坐马车都要放冰,我就不信了,现在她的房间里没有放冰了。我凭什么就不能要冰了?”

凌轩不怒反笑,伸出修长而略显粗糙的手指,在她的鼻尖上宠溺的刮了一下,道:“你若是想要,我都会给你,你不必跟别人比。即便她没有,你也可以有。”

“哼,这还差不多。”夏依依傲娇的撅了撅嘴巴。

凌轩将她拉了过来,让她坐在自己的腿上,问道:“依依,我去帮你弄冰块,你可要给我一点点好处才行啊。”

“我昨夜已经给你好处了。”

“那是昨天的”

“那我要今天的好处”,凌轩软软的说道,那声音好像棉花糖一样,软绵绵而又甜甜的。

依依有些不太习惯凌轩这样的温柔软语,勾起了凌轩的脖子,扬起了头,轻轻的咬了一下他的下巴。

“嗯?你有胡子茬了?”

夏依依感觉到他的下巴上有一点扎人的感觉,抬头看了他一眼,发现凌轩的面容已经越发的憔悴了,下巴上也露出了一些胡子,他似乎忘记修理一下自己的面容了?

“这几天有些忙碌,没有来得及刮胡子。”凌轩道,他的声音里隐隐有些忧愁。

夏依依微微皱眉,以前,即便是在北疆,那种环境之下,他都记得要刮胡子,时时刻刻都会特别注意自己的外在形象。可是现在他因为离生辰越来越近了,还没有找到解药,他的情绪好像越来越低落了,就连他从来都不曾忘记刮胡子的事情都已经忘记了。

夏依依看着凌轩那日渐消瘦的面容,不禁心疼了起来。

凌轩看到她眼里的忧伤,眉心微微一皱,便是对她露出了一下笑容后,微微板着脸孔佯装愠怒道:“怎么?我没有刮胡子,你就不喜欢我了?”

“喜欢啊,就是有点扎人。”

“是吗?”

凌轩扬高了尾音,眼眸里闪现出了一丝奸诈,随即,按住了依依的连忙,就用自己的下巴去扎她的脸,将她的脸给扎得有些生疼。

夏依依连忙用手去挡他的下巴,道:“扎死我了。”

凌轩轻笑一声,便用胡茬去扎她的脖子,夏依依不禁被他给扎得又疼又痒,一边哈哈大笑,一边求饶。

上官雪站在庭院里,都能听到夏依依房中传出来的爽笑声,上官雪不禁气愤不已,一双眼睛十分嫉妒的盯着那扇紧闭的房门,紧咬了一下下唇,直到唇间传来了血腥味,她才痛醒了过来,恨恨的转身离去。

凌轩用胡子扎了她一会儿,下巴在她的脖颈间移动着,她娇嫩的肌肤与他的下巴摩擦着,渐渐的,摩擦出了火来,不禁又勾起了他的欲望来。

凌轩的手不由自主的就罩上去了,依依轻声嘤咛了一声,双手环上了他的脖子,将自己与他靠得更近,她柔软的身子与他坚实的身躯紧紧的贴在了一起。

凌轩眸子一缩,双唇紧紧的贴上了她火热的唇。

略带冰凉的双唇袭来,隐隐还有一些胡茬扎着依依的下巴,依依不禁微微皱眉,灵舌出动,搅碎了他的躁动。

片刻后,凌轩有些按捺不住自己心里的悸动,抱着她快步走到了床边,双双滚了进去,顷刻间,便是一副山水交融的场景。

翌日,凌轩十分满足的起了床,吩咐天问去准备一些冰块,就当作是奖励给夏依依一夜的辛劳。

凌轩看着正在忙忙碌碌炼药的鬼谷子,问道:“你能不能炼制出一种毒药,让那些老鼠吃了就死了?”

鬼谷子撇了撇嘴巴,不悦的瞧了他一眼:“你让老夫炼老鼠药?简直是在侮辱老夫。你若是想要老鼠药,去外头小摊上买点就行了。”

凌轩不禁一时无语,怎么鬼谷子和他的想法一样啊?他也觉得让他这样的武功高手拿剑去杀老鼠,也是对他的一种侮辱。

“那族长不是说了嘛,那些老鼠很聪明,一闻到老鼠药的味道,就不吃那些混着老鼠药的粮食了。你能不能炼制一些无色无味的毒药出来?”

“老夫要炼制出来又有何难?只不过老夫不屑于炼制这种药罢了。”鬼谷子冷哼一声,面上带着几分不屑来。

“你开个价,本王按价跟你买就是了。”凌轩道。

“高价老夫也不想炼”,鬼谷子瞟了他一眼,用话怼他道:“你不是说你能帮他们解决鼠患的嘛?你这么能干,你自己去解决好了。你自己都说了,你杀敌无数,还能杀不了这些老鼠吗?”

凌轩气得牙痒痒,面色阴沉,他们师徒两真是物以类聚啊,两个人都说同样的话来笑话他。

凌轩咬牙道:“杀人和杀老鼠不太一样,老鼠可比人好藏多了。老鼠若是不露面,本王根本就没办法杀它们。”

虽然他很不想在别人的面前表现得自己有些无能,不过,他认为,真正的能力者,不是自己能解决所有的事情,而是善于将能解决事情的强者集聚在自己的身边,为自己所用。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擅长的地方,他擅长武功,而鬼谷子,则擅长炼药。杀老鼠这事,更应该让鬼谷子出手,才能事半功倍。

“真是麻烦,老夫下午去一趟牛寨沟。”鬼谷子烦躁的挥了挥手,让凌轩出去,道:“别妨碍老夫炼药,记得派人保护老夫。”

“哼!”

凌轩有些不悦,这个鬼谷子,仗着夏依依的包庇,如今越来越不把他当成一个王爷了。

以前鬼谷子初到王府的时候,虽然脾气是古怪了一些,可表面上到底还是客气一番的,毕竟他是鬼谷子的金主嘛。可如今呢?连表面上的客气都没了。完全就像是对待普通百姓时的态度来对待他,这让凌轩不禁大为光火。

夏依依以见着凌轩顶着一张臭脸走了过来,不禁一乐,笑道:“你是不是去找鬼谷子了?”

“我的表情有这么明显吗?”

凌轩哀叹了一声,刚刚从鬼谷子那里受气回来,又还要被夏依依奚落一顿。他们师徒两可真是臭味相投。

“是不是你让他去解决鼠患,他不同意?”

“开始是不同意,不过后来看他说话的语气像是同意了。他说他下午会亲自去一趟牛寨沟。”

“嗯,那就好。”

这种低级简单的药,以鬼谷子的能力,不过两个时辰就炼制好了,命人装上了马车,就在侍卫的保护下,前往牛寨沟治疗鼠伤,和灭鼠工作。

上官云飞骑马到了客栈门口,飞身下来,将马鞭交给了青甫。

嗯,不错,还是青甫,他虽然败了,却并没有失业,因为上官云飞在南青国实在是找不到武功比天问还要高,又能投靠上官云飞的人了。

上官云飞道:“轩王,本皇子去衙门查了一下,鹤庆年原先是从淮村迁来的,离这儿有些远,本皇子已经派人去淮村快马加鞭打探去了,大抵明天一早就能打探到消息回来了。”

“多谢大皇子”,凌轩淡淡的说道。

“应当的”

待上官云飞离去后,凌轩立即对天问道:“你立即亲自去一趟淮村,查探一下。”

“是”

夏依依侧目,低低的问道:“你信不过他?”

凌轩的嘴角微微弯起,冷哼一声,拿起茶杯,轻抿了一口,缓缓道:“这种事情,还是亲力亲为的好。”

“可是,即便他们想下套害你,到时候他们总归是得要拿出解药出来的,不是有鬼谷子给你验药吗?他们拿出假药出来,也没有什么用处啊。”

“还是防备一些的好”

“嗯”,依依点点头,对他的谨慎表示赞同。

傍晚,鬼谷子从牛寨沟办完了事情,有些垂头丧气,夏依依微微抬眼,心里一乐,想来是鬼谷子没有办好事情,受挫了。

凌轩更是一眼就瞧出了鬼谷子的神态,知道他定然也是没有能将那些老鼠给消灭了,之前他像是信心满满的样子,如今,却像是一只被斗败的公鸡一样,无精打采的。

凌轩和夏依依都十分聪明的没有主动开口,他们知道,只要他们一开口,鬼谷子就会立即将满腔的牢骚给通通发泄到他们的身上来。

鬼谷子有些烦闷的看着两个半点都不吭声,只管低头喝茶的两个人,心里不禁更是烦闷,气呼呼的走到了桌边,自顾自的坐了下来,倒了一杯茶,连着喝了好几杯。

鼻子喘着粗气,生了一会儿闷气,见他们两个还不吭声,便是有些沉不住气了,冷哼一声,道:“老夫今天忙活了一天,热得口干舌燥的,连口水都没时间喝得上,你们两个倒好,如此清闲的躲在这客栈里喝茶聊天!”

夏依依也不搭话,只是微微斜眼,快速的瞅了一眼凌轩,暗自一笑,让凌轩去应付鬼谷子好了。

凌轩只得开口客气道:“今日多谢谷主操劳了,不知那牛寨沟的事情可办稳妥了?”

夏依依不禁憋笑,凌轩这不是明知故问吗?以鬼谷子的秉性,他若是办稳妥了,这回来了,尾巴还不得翘到天上去了啊?

鬼谷子嘴巴一翘,气呼呼的咒骂道:“那些个老鼠也太猖狂了一些,老夫亲自炼制的无色无味的毒药,伴着粮食放在地上,那些老鼠吃了,就立马死了,不过,才毒死了几十个老鼠,其他的老鼠像是就都知道了,怎么都不吃这些混有毒药的粮食了,哪怕老夫将粮食给换个地方,也没有用了。也不知道那些老鼠是怎么分辨出来的。”

依依道:“这种老鼠的嗅觉许是比人还要灵敏一些,人闻不到气味,它却能闻到气味,它们又十分的聪明,见那些同伴吃了就死了,它们也就都不吃了。”

“现在那些老鼠还都躲藏起来了,想找还找不到了,也不知道躲到哪些洞里去了。老夫就没有见过这么难以对付的老鼠。”

鬼谷子气呼呼的咒骂了一通,又看着他们两个道:“老夫不管了,反正老夫已经帮你们将那些被老鼠咬了的村民的伤给治好了,至于这鼠患,老夫可就不管了,你们自己去管。”

凌轩带着十分的诚意问道:“谷主,你可还能再重新研制一种毒药,也许换了一种,它们没有识别出来,就又能毒死一些了。”

鬼谷子翻了一个白眼,道:“你也不看看,那里有多少只老鼠,若是老夫每次换一种药,只能毒死几十只,甚至只有几只,那要将这些老鼠全都给毒死,老夫岂不是要研制出好多种毒药啊?老夫不累吗?”

凌轩顿时就哑然,轻叹了一口气,皱眉道:“除了用毒药,还能用什么方法?即便是本王亲自带着这些侍卫去砍杀老鼠,那老鼠都藏起来了,也砍杀不了啊。”

依依微微低下眼眸来,歪着头思索了一下,轻声道:“若是要想捕杀那些老鼠,我倒是想到了一个方法,能将那些老鼠灭掉,不过,灭掉了那些老鼠之后,却又会产生新的问题,怕是比那老鼠还要麻烦,更会伤人啊。”

“什么办法?”

凌轩和鬼谷子两人同时出声问道,对依依所说的方法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依依轻抿了一口茶,将茶杯轻轻的放在了桌上,轻抿了一下朱唇,声音婉转动听:“那些村民当初想过用猫去对付老鼠,这倒是个好方法,不过那老鼠个头硕大,猫的胆子没那么大,都给吓跑了。不过,老鼠的天敌可不止一个啊,它另一个天敌的胆子可是大得很呢,连人都怕它。”

凌轩微微扬眉,立即想到了夏依依说的是什么了,赞赏道:“蛇?”

“正是”

鬼谷子皱眉道:“那可不太好啊,蛇虽然能灭了老鼠,但是要在短期内灭了这么大只的老鼠,只怕小条的蛇奈何不了,还得大蛇才行。大蛇可是会吃人的,那太危险了,不行,不行的。”

依依叹了一口气,神情有些凝重:“我也是想到这个问题了,那些蛇若是将老鼠吃完了,它们又饿了,就会袭击人的,到时候,又要发愁怎么解决蛇患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