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 甩锅(二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上官雪扭着个水蛇腰,踩着细碎的莲花步,从后院款款而来,一汪秋水一般的黑瞳,有些害羞的瞅了凌轩一眼,她走进雅间来,朝着凌轩微微福身,朱唇轻启道:“雪儿见过轩王、轩王妃。”

凌轩似乎都没有抬眼一样,只是低着头缓缓的喝着茶。淡漠的“嗯”了一声,当是跟她回应了。

上官雪有些尴尬的轻咬了一下嘴唇,那双眸子更是秋水汪汪了,轻声道:“多谢王爷。”

上官雪缓缓走到了鬼谷子一侧的座位坐了下来,鬼谷子似乎有些嫌恶她一般,立即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走到了夏依依身边的座位坐下来。

上官雪的脸色唰的一下变红了,余光瞅着身旁的那个空座位,暗暗对鬼谷子咒骂了一声,旋即隐下了心里的尴尬,扬头,笑脸对上了轩王。

“轩王,我刚刚听见你们说要解决牛寨沟的鼠患,是吗?”

“是”,凌轩的脸上依旧没有半点表情,回话也十分的应付。

夏依依低垂着眼眸,只管自顾自的饮茶,全然不去看他们两个,貌似神游在外了,其实,她的耳朵却时刻捕捉着他们两个人话音,余光也不经意间的打量着他们。

“轩王,我倒是有个办法可以解决鼠患。”

“哦?说来听听。”凌轩稍稍抬了抬眼皮。

就这么一个小小的动作,就能让上官雪的心噗通噗通的,如同小鹿乱撞一样开心,她就知道,只要她能给轩王一臂之力,轩王就一听她能解决鼠患了,他立即就关注她了。

上官雪的脸上带上了娇俏的笑容,声音好似羽毛飘落一样轻缓,“轩王,刚刚你们提及了用蛇消灭老鼠,却头痛将来没法解决鼠患。不过,我就能解决这个问题。”

凌轩的脸色有些冷淡,他的眉心有些微皱,她就不能说重点吗?赶紧说怎么解决问题吧。

上官雪在察言观色上,还是很有眼色的,她立即把重点说出来:“轩王,能引起蛇患,都是无法控制的蛇,若是用能控制的蛇,既可以消灭鼠患,又不会引起鼠患。据我所知,有些训蛇的人能用信号指挥蛇,可以请那些训蛇人帮忙解决鼠患。”

凌轩微微点头,道:“这倒是一个好办法,那还请二公主在你们南青国寻找一个训蛇人,将牛寨沟的鼠患解决了,那些村民必定会感激二公主。”

这一句话,就轻巧的将这个事情甩锅给了二公主。

上官雪虽然明知轩王将事情推给了她,却是心甘情愿的被他利用,她巴不得在轩王的面前连功立业,博得轩王的欢心。

上官雪立即开心的道:“好,我这就着人去寻训蛇人。不过,我还有个不情之请。”

“说”,凌轩的脸色恢复成最初的冷冰冰。

上官雪洋溢在脸上的笑容微微颤了一下,片刻后,仍旧带着甜蜜的笑容,道:“还请谷主在村外撒一圈药粉,防止那些老鼠被蛇咬的时候,惊慌之下跑出去。”

鬼谷子冷哼一声,瞪了她一眼,道:“撒一圈?你是不知道那个牛寨沟有多大吗?那撒一圈得用多少老鼠药。再说了,那些老鼠为了逃命,也还是会拼命的往外跑的,撒药,对控制它们的作用并不大。那岂不是白费了功夫。”

上官雪便是有些不服气了,轩王给她脸色看,她也就忍了,这鬼谷子还给她脸色看,她就有些难以忍受了。

上官雪道:“可是不将村子外圈给拦住,那些蛇一进去,老鼠就会跑出去,也是没有用处的。”

依依皱了皱眉,想起了以前用过的粘鼠贴,插嘴道:“虽然撒药,是要花很多成本,但是为了灭鼠,也只得花费一些钱财了。至少可以阻挡一些老鼠往外跑,若是有些胆子大的老鼠还往外跑的话,倒不如试试胶水,在药粉外圈围一圈胶水,那些跑出来的老鼠就会被胶水粘住了。为了保险起见,应该提前将村民给撤出来。”

凌轩道:“嗯,这样最好不过了。那就麻烦二公主,再去买一些胶水安排一下,另外,撒老鼠药的事情,也不必找谷主办,他们牛寨沟以前就有找人在旧宅外头撒过一圈鼠药的,虽然药效没有谷主的药效好,但是也足够了,即便跑出去,也有胶水在外头阻挡。另外,你再派些人在外圈守着,为了以防万一,那些老鼠跑出了胶水圈,就只能让人用刀剑或是弓箭杀死了。”

“如此,就更是妥当了,我这就立即着人下去办事。”

上官雪的脸上挂着浓浓的笑意,似乎跟轩王达成了一个重大的协议一样。连忙起身,朝着轩王微微福身,便是再次扭着腰走了。

夏依依哼笑一声道:“你倒是将所有的事情都推得一干二净了。”

这一来,全是上官雪的事情了,他们以及鬼谷子都没有任何事情了。

凌轩侧脸,对她露出了一个坏笑道:“这难道不好吗?”

“好啊,当然好了。”夏依依笑得十分的灿烂,嘴角一弯,道:“甩锅甩得这么漂亮,我也乐得清闲了。”

“主要的功劳,还是你的,基本上都是你的点子。”凌轩怕她生气,又谄笑着脸对她夸奖道。

夏依依翻了一个白眼,道:“我又没有想着要抢功劳,就算全都是她的功劳,我也无所谓。”耸了耸肩,便是起身回了房间。

凌轩连忙狗腿似得跟在了夏依依的背后,回房给她捏肩揉背的讨她开心。

鬼谷子瞧着凌轩这么害怕夏依依生气,如此紧张的跟着她回去了,鬼谷子的心情也好了一些,看来,轩王还是很在乎夏依依的。

鬼谷子便是喝了一盏茶,悠哉悠哉的背着手回了自己的房间。

天问去了淮村打探了之后,星夜兼程的就往客栈跑,在大皇子的人之前先回了客栈。

“王爷,已经打探到了,鹤庆年的确实是那里的人氏,不过自从他迁到了牛寨沟之后,他就再也没有回去过淮村了,从此杳无音信。”

凌轩微微皱眉,“这么说来,线索又断了!”

天问轻轻叹息了一声,微微沉眉,沉声叹道:“是”。

“明天应该能解决牛寨沟的事情了,我们明天连夜就往下一个地方走,同时派人去继续查找鹤庆年的下落。”凌轩道。

“是”

翌日,上官雪倒是十分勤快的就带着带着人去牛寨沟灭鼠去了,夏依依他们则是继续悠闲的在客栈里喝茶等消息。

上官云飞面带遗憾的对凌轩道:“轩王,可真是不好意思,给你了一些失望,却是没有带回来好消息,我们的人去了淮村,然而鹤庆年却从来都没有回去过,我们只能派人去各处再打探一下他的消息了。”

上官云飞早已经知道轩王背着他,又派了人去淮村打探过消息,轩王根本就不信任他。上官云飞虽然有些不悦,但是面上却没有提及这件事,就当作是自己从来都不知道天问的事情一样。

“大皇子已经尽力了,本王已经很感激大皇子了,不过这寻解药的事情怕是要很长的时间,现在看来,很难寻找,若是大皇子还有要事需要回去忙活,就尽管先行回去,不必管本王了。”

“那倒是不用,本皇子本就没有什么事情,出来就当时游历了。”上官云飞道。

凌轩微微点头致意,也不再劝阻他,随他吧,爱跟就跟。

到了下午,上官雪兴高采烈的回来了,一进来就朝着凌轩叽叽喳喳的汇报着今天在牛寨沟的光辉事迹。

“轩王,这个办法真的很好,在外圈撒了药粉,又铺了胶水板,那个训蛇人在村里放了几十条大蛇,就一天的功夫,就将那几百只硕鼠给消灭掉了,那些老鼠往外跑的时候,有些害怕药粉,又往村子内跑,有的冲出了药粉,结果直接被黏在了胶水板上不得动弹。那个训蛇人说了,这里头已经没有硕鼠了,若是将来又出现了硕鼠,就让族长直接去找他过来灭鼠就行了。我特意跟那些村民说这些主意是轩王你的主意,我只是代替轩王过去灭鼠的而已。那些村民都对你十分的感谢和崇敬呢。”

上官雪兴奋的说着,她还不忘了要将那些功劳归功在凌轩的身上,她以为这样,轩王就会高兴,就会喜欢她了。

不料轩王 并没有对她的表现十分的高兴和赞许,只是淡淡的说道:“有劳二公主了。”

上官雪脸上的兴奋神色都还正处于极为热烈的时候,凌轩的这句淡淡的话犹如泼了一盆冷水到她的身上一样,她有些讪讪的将脸转向坐在一旁的上官云飞身上,有些求宠的意味说道:“大皇兄,我今天将牛寨沟的硕鼠全都给消灭光了。”

上官云飞自然是要给上官雪一些面子的,免得她太过难堪了,便是赞许的点点头,称赞道:“皇妹这次出来,不仅长了见识,还做了对百姓有利的事情,当真是长大了,懂事了。父皇和母后若是得知,指不定会高兴成什么样了,这样吧,你想要什么赏赐,皇兄就满足你。”

上官雪这才觉得自己今天的所作所为还是很有价值的,可是她身为公主,要什么有什么,就是得不到轩王罢了,她总不能跟上官云飞说求一个赐婚吧,上官云飞可没有这个权利,也就只有东朔皇帝才有这个权利给轩王赐婚了。

上官雪便道:“为百姓做好事实事,这是我身为一个公主应当的,我岂能跟皇兄你要赏赐呢?若是父皇和母后知道了,怕是要指责我居功自傲了。”

上官云飞哈哈一笑,道:“你呀,原来是怕父皇母后责罚你,才不肯要赏赐的啊?既然如此,那就随你了,皇兄我还能省下一些银子呢。”

上官雪微微娇嗔的责怪了一声:“大皇兄,你又取笑我。”

“哈哈哈哈”

这个大厅里,竟然出现了短暂的兄友妹亲的和睦景象出来,这几乎让夏依依惊讶得下巴都要掉到地上去了。

据夏依依所知,这皇室成员里,哪有什么真正的亲情啊?都是互相碾压。不过,公主又不用和皇子争夺皇位,有没有兄妹情,倒也难说。但是以夏依依对他们两个这些日子以来的观察就知道,他们两个的关系也并没有那么亲切热络才是。

“既然鼠患已经解决了,本王对那些村民也算是有了一个交代了,本王在这柯城找不到解药,打算去下一个城打探一下消息。”

凌轩这话是对上官云飞说的,他实在是有些不想看到他们兄妹二人佯装出这么亲切祥和的氛围,这样的氛围让他感觉到十分的难受和尴尬。便是打断了他们继续在自己的面前尽情展示亲情的机会。

上官云飞收起了脸上的笑容,凝神对轩王道:“也对,没必要在这个地方耽误更多的时间了,还是加快步伐,转移地方为好。明早就出发吗?”

“不,为了节省时间,本王打算现在就收拾东西走了。”

“不知轩王打算去哪个城?”

“易城”

“为何?易城离这里可远一些,而且,易城和柯城之间还有好几个城了,这几个城你不打算去了?”

凌轩微微皱眉道:“南青国有这么多的城,本王若是一个一个城找过去,只怕本王毒发之时,都还没有将你们的城走完了。本王只能挑几个最有可能有解药的地方去寻找解药。至于其他的那几个城,本王就派属下去寻找,兵分几路,也能节省时间,效率也高一些。”

上官云飞微微敛神,道:“确实如此,那本皇子也同样派人帮你各处城镇找一找。不过,你为何挑中了易城了呢?”

“本王听说易城那里以前曾经有一个毒药村,那里齐聚了许多专门炼毒药的人,聚在一起互相交流学习,炼制毒药,本王就猜想,兴许那里会有人练过百花虫毒。”

上官云飞叹了一声,道:“唉,轩王,你有所不知,那儿以前确实是有一个毒药村的,不过,很久以前,那个毒药村已经被官府撤销了,将村里炼药的人都给赶走了。”

“为何?”

“因为那些人自恃有毒药傍身,一般人根本就不敢靠近他们,他们经常恃强凌弱,后来,他们连官府的人也没有看在眼中了,从来都不缴税,也不服从管教,在易城里经常寻衅滋事,扰得整个易城都不得安宁。官府的人若是训斥他们,轻则被他们下一些警告性的毒药,重的时候,他们竟然会直接在易城的水源里下毒,弄得全城的百姓跟着遭殃。后来官府实在受不了他们,便跟前朝皇上请旨,派兵清剿他们。所以,那里曾经发生了一场恶战,死了不少人,但是最后,那些炼毒药的人,要么被官兵杀死了,要么就逃跑了。现在,那个村子已经荒废了,没有一个人居住的。只怕你去了,也问不到什么线索了啊。”

凌轩抬眉,道:“本王以前倒是曾经听说过,不过,没有想到,那个村子已经没有任何人居住了。本王想着,还是去一趟,兴许,那里年纪大一些的老者还记得一些事情,说不定,那个鹤庆年就曾经呆过那个地方,若是那里没有任何线索,本王再离开就是了。”

上官云飞颔首道:“行,本皇子这就立即去收拾行李,与你一块去易城。不过,轩王,本皇子也不是想打击你,只怕很难找到线索啊。”

“多谢大皇子关心,本王心里有数,这就去收拾东西了。”

凌轩起身,朝他微微点头,便是转身朝后院离去,夏依依也连忙跟在了他身后离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