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越来越接近(一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行人风雨兼程的往易城赶去,在易城的一家客栈里歇息了一夜后,第二天一大早就去了毒药村。

因为这边的路十分不好走,夏依依便放弃了马车,干脆骑马,倒是骑得十分惬意。

这毒药村果然已经荒废了几十年了,村子里没有任何一个人居住,那些宅子破破烂烂的立着,村落里杂草丛生,连原本的路都已经被杂草给掩盖了,几乎要认不出路在何方了。

村子里还有许许多多用于炼药的炉子和鼎,绝大部分也都被人为破坏了,想来是以前清剿的时候,被士兵给砸坏的吧。

夏依依他们在毒药村里看了一圈,果然没有见到任何一个人影,也没有找到任何一个线索。一行人垂头丧气的回了客栈。

“凌轩 ̄”

夏依依有些沮丧的看着凌轩,心里的担忧一点一点的扩大,就好像一滴鲜血滴进了一杯纯净的水中,将那红色渗透到每一个分子里。

如今,对凌轩的生命担忧,已经越来越那么浓烈,那种将会失去他的那种恐惧感已经慢慢扩散到她的每一个毛细血管里了。

凌轩伸出了手指,轻轻的将她皱起的眉头给抚平了,凌轩轻声道:“依依,不用为我担心,我已经做好了最坏的准备了,我能接受得了这个结局。”

“不,我接受不了,我不要你死。”夏依依连连摇头,那双眸子蕴着水雾,几乎带着沙哑的哭腔说着,她伸出手,紧紧的拥抱着他,似乎他就要从自己的怀里化成灰烬一样。

凌轩顿时哽咽,吞咽了一下,喉结滑动了一下,他看着抱着他哭的依依,有些手足无措,心开始疼,越来越疼,疼得让他有些喘不过气来,缓缓伸出手轻轻的搂住了她的背,感受到怀里的人有些颤抖的身子,他的双臂收紧,紧紧的箍着她,将下巴抵在了她的脑袋上,张了张嘴巴,想劝慰她,可是在发出了那个好似河水干涸后,泥沙被吹起,有些沉闷而呜咽浑浊的声音:“依依 ̄”,之后,他再也想不出任何一个能劝慰她的词语。

他不怕死,他无所畏惧,可是他死了,夏依依怎么办?

他开始有些后悔,后悔自己那么自信能找到解药,便娶了她,结果,不过是将她给拖进了泥潭。

“依依,对不起,我不应该连累你。”

如果没有娶她,他可以还她一个清白之身,让她有自己的幸福。可是如今,她已经是他的女人了,再也不能跳脱轩王妃这个身份了。

“不,我不怕你连累我,我宁愿我死,我都不要让你死。”

依依的哭腔比起之前来,更显得崩溃一些。

凌轩闻言一震,他又想起了求子观音寺里的方丈说过的话,“她生你死,她死你生。”

凌轩的双手掌住了她的肩膀,将她从自己的怀里推开,用力的抓着她的肩膀,用近乎命令的语气,重重的说道:“夏依依,你看着我的眼睛。”

夏依依抬头,娇嫩的脸上早已泪水横溢,泪汪汪的眼睛看着他那双幽深而焦虑的黑眸。

凌轩一字一句的咬重了每一个字,想让她将他的话刻在心里,牢记在脑子里。

“依依,你听我说,不管我最后的结局如何,我都要你好好的活着,你明白吗?我要你开开心心的活着。”

夏依依痛苦的摇摇头,声音破碎:“不,我要你跟我一起好好的活着。”

“不,依依,我要你活着,你答应我。”

凌轩的眸子有些红,使劲的摇着夏依依的肩膀,想将她摇醒过来。

“我不,呜呜。”依依摇了摇头,她眼睛里已经越发的绝望了起来。

“依依,你怎么不听话?”凌轩皱眉,焦急的斥责道。

“我不要你死!”

依依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重重的跺了跺右脚,大哭了起来,泣不成声。

“依依 ̄”

凌轩哽咽,看着面前哭成泪人的女人,他的心疼痛不已,再也不知该如何劝慰她,只得将她再次紧紧的箍在怀里,轻轻的抚着她的背,让她哭个够,也许,她的心情就会好一些了。

安抚好夏依依之后,凌轩便是带着天问亲自出去打探消息去了。

他要抓紧一切时间,主动出去多打探,不能再坐在客栈里安闲的喝茶了,就算不是为了自己,也要为了夏依依,而让自己好好的活着。

夏依依也不闲着,擦干了眼泪之后,带着画眉从另一个方向出去寻找线索。

夏依依选择了在人员众多的集市上寻找线索,那些老百姓从来都是善于将消息扩散开来的人。不过半个时辰,几乎人人都知道了轩王妃在寻找百花虫毒解药和鹤庆年的线索。

第二天,夏依依再次来到集市的时候,这一次集市上的人比昨天还要多,不少人就是为了单纯的过来一睹轩王妃的风采罢了。很多人昨天没有看到轩王妃,心里遗憾不已,今天一大早就赶到了集市上来,就只为了见她一面。

一个二十岁左右的青年走到了夏依依跟前,恭敬的作揖道:“轩王妃,草民家太祖有请。”

“你家太祖可是有线索给我?”

“对,还请轩王妃去草民家一趟。”

画眉有些防备的站在了夏依依的跟前,道:“你家太祖既然有线索要给我们,他为何不亲自前来告之,却要轩王妃移驾到你们家里去?”

青年再次作揖,道:“草民的太祖年岁以高,不良于行,实在是不方便出门,还请轩王妃委屈一下,移驾前去。”

画眉正要再问个详细,那个青年身边的一个中年男子开口道:“轩王妃,他家太祖都九十多岁了,确实走不了远路。”

依依笑道:“既然如此,就请你带个路。”

“轩王妃,您请跟草民来。”

夏依依便是跟在了那个青年身后往他家里走,那些百姓跟在了身后也一起往那个青年家里赶,全都围在了那个青年家门口,伸长了脖子往里面看热闹。

在大厅里,果然看到一个耄耋之年的老人,半躺在躺椅上,头发已经变成了雪白色,头发稀薄,就剩那么几根头发,还梳得十分的整齐,身上已经有些浮肿,眼袋也十分大,裸露出来的皮肤已经布满了黑褐色的老年斑,手背上的肌肉早已萎缩没有弹性,青筋高高凸起蜿蜒在手背上,看着好不吓人。

见到轩王妃进来,老人微微睁开了有些厚重的眼皮,看了眼面前漂亮的美人,他那双原本黯淡无光的眼睛瞬间闪烁着光芒。

张开了都已经皱了皮的嘴巴,声音暗沉如破鼓:“轩王妃,老朽年迈,不能起来给你行礼了,请上座。”

夏依依笑道:“老人家,无需多礼,我不过是过来打探一下线索的,你们不必讲那么多客气,随意就好。”

夏依依在上座落座,青年立即给她奉上了茶盏,道:“粗茶而已,还请王妃不要嫌弃。”

“无妨,有茶喝就好。”

依依端起茶杯就要喝,画眉在一旁连忙杵了杵依依的手肘,示意她小心一些,以免茶杯里有毒。

依依微微颔首,轻抿了一口茶,仅仅是沾湿了嘴唇而已,开口道:“老人家,你有什么线索,还请你一一道来。”

“轩王妃是要找鹤庆年的线索吗?”

“是,你知道他?快快告诉我。”

依依顿时就打起了精神,还以为再也没有鹤庆年的消息了,没想到山穷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啊。

“大约五十年前,鹤庆年就来到了毒药村,跟着那些人一起炼毒药,后来,官府来清剿这个毒药村的时候,他跑了出来,躲在了草民的家中,等到风声过了才离开。以前,我们都只知道他姓鹤,却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都只叫他‘鹤大夫’,直到他离开之后,过了大约半年,官衙贴出了通缉的告示,我们看了那画像,才知道他叫鹤庆年,在别的地方犯了命案跑过来的。”

夏依依让画眉将鹤庆年的通缉画像拿出来,交给老人家看。

老人家微微颤抖的用手指着这个画像,道:“对对,就是他,当年他很年轻,长得也算俊朗。”

夏依依道:“他从你这里走了之后,又去了何处?”

“他说了,他要去云城。”

夏依依微微眯起双眼,道:“当时,官府正在清剿他们,他为何还会跟你透露他的去向?”

“轩王妃有所不知,老朽以前曾经与毒药村里的一个大夫产生了嫌隙,被他下了毒,性命岌岌可危,老朽去了毒药村,求他给我解毒,可是他并不同意,其他的大夫也都不肯帮我解毒。唯独鹤庆年站了出来,斥责那个大夫罔顾人命,滥杀无辜,还亲自炼了解药给我解毒。因为鹤庆年刚刚搬到这里也没有多久,与那些大夫也兵没有多少情谊,那些大夫便联合起来欺压他,处处排挤他。老朽家中倒也还算宽裕,老朽以前感恩他救了我的性命,便时常给他送一些钱财,他喜好吃食,我便经常给他送吃食和美酒,一来二去的,两人也就熟络了起来。他对老朽也很信任,所以,在被围剿的时候,才会跑到我家躲藏,他知道我不会泄密,才会将他的去向告诉我。”

依依微微点点头,看向他道:“他在这里呆过一段时间,见过他的百姓自然不少,那以前官府贴出他的画像通缉的时候,可有百姓去官衙举报呢?”

“这都不需要百姓去举报了,那些官差也有认识鹤庆年的,知道他在毒药村呆过,只不过,那个村子都已经被屠杀了,清点的时候发现他跑了,这些官差也不知道他去了何处,而我,始终信守承诺,没有去跟官府告密,事情也就这么不及而终了。”

“他后来可有跟你再联系过?”

老人家摇了摇头,道:“没有,他也不敢回来,他若是回来,必定会被官府抓住的。”

“那你今天为何又敢将他的事情说出来?”

“大皇子不是都已经开口赦免他的罪过了吗?我也就无需担心将他的事情说出来,会对他有杀身之祸了。”

夏依依又询问了一些事情,便急匆匆的带着画眉去找凌轩。

“凌轩,我找到线索了,鹤庆年从这里离开以后,去了云城。”

“消息可真?”凌轩眼里闪烁着希望的光芒。

依依的神色落了下来,道:“我刚刚才探听到的消息,不过,你若是不放心,就派人去旁敲侧击的打探一下消息。”

“嗯”,凌轩点点头,便是让人立即去各处打探消息。

一个时辰之后,天问快速赶了回来,道:“王爷,当初那鹤庆年确实和那家人往来密切。”

“嗯,想来,他说的是实情,事不宜迟,那我们现在就立即赶去云城吧。”

“好”

他们要走,大皇子他们跟得紧得很,也跟着一起走。

凌轩拉着夏依依的手道:“依依,你跟着我这么东奔西跑的,累不累?”

“不累,只要跟你在一起,我就不觉得累,而且,现在我们离希望又近了一步,我心里高兴,就更加不会觉得累了。”

“等我们找到了解药,回了东朔,我再也不让你这么操劳了,我就让你安安心心的呆在王府里。”

依依翻了一个白眼,道:“得了吧,呆在王府里也不见得就省心了,除了宫里头那些人对我出手,还有你的那些侧妃对你虎视眈眈的。我只会觉得更加烦心。”

“你放心,我找到解药之后,回去就有精力将钟达他们掰倒,然后,我就可以借功跟皇上请旨,废除那两个侧妃的圣旨。”

“对了,凌轩,你来了南青国之后,父皇的人有没有抓到钟达的证据?”

“倒是抓到了一些不痛不痒的证据,然而,没有多大的作用,父皇还想再等等,顺藤摸瓜,抓到更多的证据以后,等我回去了,再动手清除钟达。届时,只怕,少不了一场战乱了,钟达可不会束手就擒,他手上还握有兵权,肯定会操戈反兵的。”

夏依依轻哼一声,道:“你刚刚还说回去以后,就让我在王府里安心休养呢,结果,你还不是要忙活朝政,还要打战。我哪里还能安心休养呢?”

凌轩抿了抿唇,道:“最多就是忙完了钟达的事情,我就能真的休养了。”

“切!”依依不信任的啐了一口。

凌轩的神色落了下来,有些歉意的抱了抱她。

到了云城,凌轩还来不及休息,就立即着人各处打听。

“王爷,有消息了。”

天问探到了消息就急慌慌的赶了回来,神色有些兴奋,道:“王爷,找到消息了,找到了。”

“找到他人了?”

“那倒没有,但是有人见到这张画像之后,说以前见过一个大夫,和他有些像,不过,那人说他不叫鹤庆年,而是叫‘何大广’,还留了胡子。”

“‘大广’,不就是一个‘庆’字吗?”

凌轩嘴角微微一勾,脸上泛起了一丝轻松,道:“他被官府通缉,改名换姓,再留个胡子,也是再正常不过了,他若是不改头换面,还能逃得过官府的通缉,那才是不正常了呢。”

“他还活着吗?”

“不知道。跟我提供线索的是一个走货郎,以前经常走街串巷的,曾经在李家村见过他,几十年了,那个大夫一直都住在李家村。不过,这个走货郎已经十几年都没有再走货了,不知道何大广有没有活着,但是,他不走货之前,何大广一直都没有离开过李家村,而且,还娶妻生子,如今,玄孙子都有了,他应该不会离开村子才是。”

“这个消息可有泄露出去?”凌轩低低的问道,这一次,他有一种强烈的感觉,那个何大广就是鹤庆年。

“属下怕别人先下手,便没有对外透露,还将那个走货郎带回来看守着,以防他走漏了消息。王爷,为恐被人捷足先登,我们还是尽早去李家村才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