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找到鹤庆年(二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凌轩点点头,道:“事不宜迟,不用带大部队了,就我们几个快马加鞭,赶去李家村,还有,这次,我们行事隐秘一些,不要让上官云飞他们知道。依依,你就留在客栈里,帮我挡着点他们,让他们误以为我还在客栈里。”

“好”,依依点头道。

凌轩带着天问和鬼谷子,就急忙朝着李家村赶去。

到了李家村,稍加打听,就打探到了何大广的家,值得高兴的是,何大广居然还活着。

凌轩就更是迫不及待了,他骑马的速度就更快了,恨不得立即飞到何大广家里拿到解药。

到了何大广家里,一个老年妇女一看到陌生人过来,还以为是来看病的,连忙将他们迎进了屋子,说道:“你们是来治病的吗?”

凌轩四下打量了一下,这个宅子里充满了药味,里面还堆了不少药材,像是大夫的家里。

凌轩道:“何大广还给人治病吗?”

“公公已经老了,不给人治病了,现在是我相公在镇上开了一个医馆,给人治病。你们若是要治病,可以去镇上找我家医馆。我相公和儿子都在医馆,不在家里。”

“何大广可在家?我们是来找他有点事情的。”

“在,几位请稍等,我这就进屋去喊我家公公。”

那老妇女上下瞟了他们一眼,见他们都背着剑,心里有些嘀咕,犹豫了一下,还是往屋里走去了。

那妇人一进去没多久,凌轩微微皱眉,对天问道:“你守住前院,我去后院,何大广往后院跑了。”

凌轩立即运用轻功,直接从屋顶上飞了上去,踩在瓦片上,竟然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在屋顶上,便是看见一个年迈的银发老人背着一个包袱,蹒跚着脚步正在后院里跑,打算从后门出去。

凌轩冷哼一声,飘飘然落下,稳稳当当的落在了何大广的面前,冷冷的看了他一眼,道:“鹤庆年,你往哪里跑?”

何大广正在奔跑的身子被前面猛然落下的一个身子给吓了一跳,往前趔趄了几步,才停下了身子,他在听到面前之人说出了他的原名之后,整个人都震惊了,双眼睁得好似铜铃一般大,往后倒退了两步。

不过瞬间,他便是恢复成常态,笑道:“这位公子,老朽名叫何大广,不知道你说的‘鹤庆年’是何许人也。”

“你不是鹤庆年,那你跑什么?”

“老朽看你们不是本地人,又还背着剑,以为你们是来打劫的,所以,就赶紧跑了。”

凌轩冷哼一声:“打劫?打劫还用得着这么客客气气的在前院等着?鹤庆年,你就别装了。”

何大广神色一变,动作十分迅速的朝凌轩撒了一把毒药,手法动作十分的娴熟。

凌轩立即屏气,运用轻功飞到了三丈开外,这个何大广与鹤庆年相似度越来越大,凌轩的表情也越加的轻松。

“鹤庆年,你也不必如此慌张,实话跟你说,本王乃是东朔轩王,前来找你炼制百花虫毒解药的,而且你们南青国大皇子已经开了金口,赦免了你以前所犯的罪,也让衙门撤销了你的通缉案件。你大可放心,不必顾虑你会有性命之忧。”

何大广沉声道:“当真有此事?”

“当真,而且,本王还曾经发过告示,无论是谁,只要能解了本王的百花虫毒,本王就赏他一百万两黄金。”

何大广这才笑道:“嗨,你早说嘛,吓老朽一跳。”

“这么说,你真的是鹤庆年?”凌轩凝眉问道。

“如假包换”,鹤庆年道。

“你如何能证明你就是鹤庆年?”

“哼,既然你不相信,老朽也懒得跟你多嘴,你自请离去吧。”鹤庆年的脸色立即沉了下来,背着包袱就折回屋子去。

凌轩道:“本王的一百万两黄金可不能这么不明不白的给出去,自然要谨慎一些。”

鹤庆年闻言,停住了脚步,转过身来,道:“那老朽就为了赚这一百万两黄金的面子上,帮你炼制解药。既然你不太相信,那老夫就给你看几样东西。”

鹤庆年让轩王去前厅等着,随后,他便是带了几样东西过来,看了一眼轩王身边的两人,其中一人明显的是轩王的护卫,而另一人,鹤庆年上下打量了一番,有些将信将疑的问道:“你可是药王谷谷主鬼谷子?”

“正是”,鬼谷子昂着头,骄傲的说道,也同样在他的身上上下打量了一番,眼神里露出了几分不屑和不相信,“你真是鹤庆年?”

“谷主,在下真的是鹤庆年。”

这鹤庆年在轩王的面前,还敢仗着自己年纪大,托大自称一声“老朽”,可是在他们杏林界最为厉害的人物鬼谷子之前,他可就不敢再自称老朽了。

“如何证明你就是鹤庆年?”

“这些,都是我以前在毒药村里炼制的毒药,这瓶子,用的还是以前毒药村里的瓷瓶。还有这个,是我以前给毒药村那里的一个好友解毒写过的药方,你若是不信,可以拿着这个药方去问问。”

鬼谷子冷哼一声,道:“你以前的身份文牒呢?”

“哦,那个身份文牒被我给扔了,带着不也是一个危险吗?若是被人发现了我的身份,可是要被抓进衙门的。”

“那你现在的身份文牒是怎么来的?”

“我捡了毒药村的一个大夫的身份文牒,这个大夫在上次清剿的时候,已经被士兵杀死了。这样还安全一些,官府绝对不会再去通缉一个已经被杀死的人。”

凌轩道:“这的确是个好方法。”

“王爷也不必担心,倘若我不是鹤庆年,那我肯定制不出百花虫毒的解药来,既然有谷主在你身边,等我炼制出来,你大可以让谷主验了之后,再给我一百万两黄金。不过,我也不是傻子,若是我给了你们解药,你解了毒,届时,你们又反悔,不给我这批黄金,反而杀我灭口,我岂不是鸡飞蛋打,飞来横祸?”

鹤庆年显然也是个老狐狸,思虑问题也极为周到。

“本王一诺千金,从未食言。”

“王爷,这一百万两黄金,可是个巨大的数目啊,也可以看得出来,王爷为了你的这条性命,可真舍得出钱啊。这笔钱,都够南青国三个月的税收了。你若是杀了我,可就省下了这么多钱,难保你不会反悔啊。”

鹤庆年哼笑一声,悠悠的说道,一双昏眼闪着精明狡猾的精光。

凌轩深吸了一口气,他并不想违约,若是鹤庆年治好了他,他必定会将一百万两黄金给鹤庆年的。然而,人家根本就不信任他,他也只能理解人家的顾虑。

凌轩沉声问道:“那依你之见,你想要怎么做?”

“那好办,首先,你把银票拿出来,放在第三方人的手中保管,若是我解了你的毒,那人就将银票给我,若是没有解了你的毒,那就还是还给你。如何?”鹤庆年捋了捋胡子,道:“至于这第三方嘛,那就让冥日会掌管。”

“冥日会?”

凌轩的眸子缩了缩,瞳孔里散发出寒意来。鹤庆年怎么会想到冥日会?冥日会可是数次派人劫杀他的组织,难道鹤庆年跟冥日会有关系?

鹤庆年一见凌轩的脸色变了,连忙笑道:“我呢,说实话,也不是什么好人,这些年来,跟社会上打交道的人,也都是一些被人瞧不起的人物,而这冥日会,我先前还曾经救过他们的人,因此,我倒是相信他们一些,若是钱财由他们保管,他们一定会还给我的。而且,他们也有这个实力和胆子,敢接下这一百万两黄金的单子,毕竟万一出了岔子,可是要他们自己掏腰包赔偿一百万两黄金的。旁人,谁还敢接这么大个的单子啊?”

“王爷,万万不可!”天问急忙上前劝阻道:“冥日会正是接了别人的单子,要杀了你,你若是将黄金交由他们保管,他们一定会将你杀了,然后将黄金据为己有。”

凌轩道:“鹤庆年,你可能有所不知,本王从东朔到这儿,一路上,可一直被冥日会的人追杀,本王绝对不会和冥日会合作,将黄金交给他们保管的。以本王看,有胆量又有势力接下这个单子的,除了冥日会,还有一个也可以。”

鹤庆年眯缝起双眼,道:“哪个?”

凌轩缓缓的吐出了三个字:“通天阁”。

“他们怕是不合适吧!”鹤庆年有些不太情愿。

“通天阁素来都有诚信,绝不会私吞这一百万两黄金的。届时,我们签下契约,交给通天阁,绝不会有半点闪失。”凌轩开口道,怕他不同意,又添加了一句:“本王比你要承担的风险更大。通天阁若是私吞了那些黄金,你不过就是没有得到而已,而本王,却是切切实实的损失了一百万两黄金。而且,你是要本王在你提交解药之前,就把黄金交给第三方,若是到时候,你解不了本王的毒,而通天阁又私吞了本王的黄金。本王才是真正的药财两空了。而你呢?最多就是损失了一些药而已。”

鹤庆年似乎被轩王给绕糊涂了,皱了皱眉头,沉思了一会儿,道:“这个我得考虑考虑,明天再给你们回复。”

“那你最好早一些做好决定,而且,本王会派人在你家保护你。”

“为什么要保护我?”

“因为,有很多人不想要本王得到解药,就会千方百计的想要毁掉本王活下去的希望,他们若是得知你能炼出解药来,他们一定会直接对你下手,到时候,你可就有生命危险了。所以,在你炼药期间,本王会派人时时刻刻在你身边保护你。”

鹤庆年好像被人下了咒一样,呆愣了好一会儿才回神身来,又些害怕的摇摇头道:“给你炼药这么危险啊?那我可不要炼药了,宁愿不挣你这个钱,也不要将命搭上去,不然,有赚钱的命,却没有命花。”

“哼,你以为你现在退出去还有用吗?那些人必定已经盯上本王了,本王来你这儿的事情,他们一定会查出来的,你已经被那些人盯住了,即便你想去其他的地方再改名换姓的生活,可就不行了,你还没有出这村子,你就已经被人给杀了。你倒不如乖乖的跟本王配合,给本王炼药,本王若是解了毒,你也就不会再妨碍他们了,你也就安全了。”

凌轩带着威胁意味的对他恐吓了一番。

鹤庆年哼了一声,气鼓鼓的盯着轩王,盯了一阵子,这才道:“好,我就帮你炼药,这黄金就由通天阁先保管,你准备好钱后,咱们就一起去找通天阁分舵。”

“好,明天本王会准备好银票。”

凌轩说完,对天问使了一个眼色,让他贴身保护鹤庆年。

天问微微颔首,应承了下来。凌轩便是带着鬼谷子回了客栈。

夏依依这一天都有些坐立不安,总是担心这一次又找不到人,到时候又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天色渐渐黑了下来,夏依依连吃晚饭的心情都没有,坐在客栈大厅里,缓缓的喝着茶。

她的身旁,上官雪和上官云飞也同样没有去吃饭,也慢慢的喝着茶。

虽然先前夏依依帮着凌轩隐瞒他出去寻找鹤庆年的事情,便是对外声称凌轩在房内睡觉。然而时间一场,凌轩还没有出来露面,他们也不是傻子,便是推测出轩王已经出去了。夏依依也就没必要在房里呆一整天了。

上官雪道:“轩王妃,这都天黑了,怎么轩王还不回来啊?”

“我怎么知道?我又没有千里眼顺风耳。”

依依淡淡的回答道,轻轻抬了一下眼眸,看了一眼门外,门外的天色已经全都暗下来了,夏依依不禁有些担心,凌轩该不会是遇到了危险了吧。

上官云飞有些生气道:“轩王妃,轩王若是要出去,也该多带一些侍卫,怎么就带了一个天问和鬼谷子,若是在外头出了什么事情,可怎么好?我们南青国都没法跟东朔皇上交代了。”

夏依依笑言:“他不过就是出去逛逛街罢了,又不是去打战,哪里需要带许多侍卫。再说了,我们觉得南青国在新皇的统治下,治安应该很好,更不需要带侍卫了。”

上官云飞尴尬的一笑,道:“虽然父皇英明,但是这里离皇城有些远,难保还有一些不开化的刁民作乱害人啊。更何况,轩王的敌人那么多,那些人也会从其他的地方跑过来杀他,还是要当心一些。”

夏依依淡淡一笑,也不回话,只是慢慢的喝着茶,大厅内的空气变得更加尴尬了。

上官云飞有些不悦的皱了皱眉,他更是有些气恼他的那些侍卫,他们竟然都没有发现轩王出去?到底是怎么监视的?

门外响起了马蹄声,夏依依竖起耳朵一听,是闪电的马蹄声。夏依依的心瞬间就安定了下来,不过待听到只有两匹马的马蹄声时,夏依依不禁有些着急,怎么少了一个人,难道鬼谷子出事了?

下一刻,凌轩和鬼谷子就出现在了客栈门口,夏依依一见是少了一个天问,也就不担心了,估计天问被凌轩派做其他的事情了。

夏依依还没有开口说话,身旁就闪过了一个粉色的身影。

上官雪一见轩王回来了,立即起身迎了出去,带着焦急的脚步,踩着小莲花步,快速的倒腾着两条腿,走到了轩王的身前,娇声嗔怪道:“轩王,你可算是回来了,我都担心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