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 与众不同的袜子(一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依依不禁微微皱眉,有些讨厌的望着那一抹红色的身影。

凌轩的视线从上官雪的头顶上掠过,看了眼夏依依的脸色,脚步一抬,从上官雪的身旁侧了过去,直接忽略了她,径直走到了依依的身旁坐下。

上官雪的脸色瞬间变得阴冷不已,她恨恨的咬了咬牙,这个杜凌轩,三番五次的给她脸色看,肯定是被夏依依那个狐狸精给迷惑住了,一定要在轩王找到解药后,寻个机会,早点将夏依依给杀掉。

上官云飞也有些不乐意轩王对上官雪的态度了,不管如何,上官雪都是他们南青国的公主,即便他不喜欢,也应该保持有最基本的礼貌吧,哪能这么给一国公主脸色看,岂不是不将他们南青国看在眼里。

上官云飞面色有些不悦的道:“轩王,你这是去何处了,还需要瞒着本皇子?”

凌轩淡淡的道:“本王去做什么,不必跟你汇报吧?”

“是不需要,不过你不跟本皇子说一声去哪儿,你也该带一些侍卫保护你,不然,若是你出了事情,南青国可就无法跟东朔交代了。就如以前阿木古力死在了你们东朔,你们东朔至今都不知道凶手是谁,也没有给西昌国一个交待。”

“阿木古力即便是当初没有被别人杀死,可西昌国既然敢跟北云国暗地里勾结,阿木古力也该死,即便他回了国,也会被我们东朔人杀死。”

凌轩有些冷厉的回答道。

上官云飞有些恨恨的看着他,他打这个比方的目的可是想警告轩王,在异国是很容易被人刺杀的,没有想到被他反教训了一顿。

“依依,你吃饭了没有?”凌轩问道。

“还没有,我等着你回来吃呢。”

“掌柜的,着人立即将饭菜送到本王房里。”

凌轩吩咐道,对上官云飞微微致意,就带着依依往后院而去,气得上官云飞直咬牙,上官雪直跺脚。

凌轩和夏依依刚刚走进房间,凌轩有些不悦的转身,将身子堵在了门口,道:“鬼谷子,你跟进本王和王妃的寝室做什么?”

“老夫有话要跟你说。”

凌轩微微皱眉,侧开身子,让鬼谷子进去,随即让画眉在门外好生守着。

“他不是真的鹤庆年,你不要被他骗了。”

鬼谷子难得的收起了他平日里放荡不羁和顽固的形色,正色道。

“你如何得知?”凌轩闻言,眉头皱得更深,如果这个人是假的,细思极恐了,这一定是有人一路给他们故意撒了一些假线索,让他找到这个假的鹤庆年,而之后,还会有一个大陷阱等着他。

“老夫能感觉得出来,他的医术太烂,根本就不像是能炼出百花虫毒的人。”鬼谷子一板一眼的说道。

闻言,凌轩不禁气急,刚刚他还以为鬼谷子有什么证据了,导致他都对鹤庆年以及这个事件都产生了怀疑,结果,只是鬼谷子看不上人家的医术,他正是高傲自大惯了,瞧不起别人,这会儿,还拿他的自负的直觉当证据。

凌轩冷冷道:“鬼谷子,虽然你的医术高,别人的医术比你低,那也不能否认别人就炼不出你不能炼制的药了。”

依依皱眉道:“鬼谷子,这解药之事,可是件大事,若是鹤庆年能炼出解药,我们却不跟他要解药,会害了凌轩的。”

鬼谷子加重了自己的肯定语气,道:“老夫告诉你,他绝对炼不出百花虫毒来,而且,他也不是鹤庆年,这里头绝对有阴谋,你们不要往里头跳了。”

凌轩缩了缩眸子,道:“他不是鹤庆年?你怎么得知?”

鬼谷子瞪了瞪眼珠子,道:“直…直觉。”

“鬼谷子!”凌轩咬牙切齿的道:“别拿你所谓的直觉来说事,你要么拿出证据来,说出你的理由来。”

“老夫没有证据,但是他肯定不是鹤庆年,你要相信老夫。”

“你都不说出个所以来,本王怎么相信你啊。”

“丫头,你一定会相信老夫的,对不对?你快阻止他啊,他明天就要拿一百万两银子跟那个假的鹤庆年去交易了。”鬼谷子对着夏依依焦急的说道。

依依侧头对凌轩道:“凌轩,我相信鬼谷子,他虽然有各种缺点,但是他绝对不会在这么重要的事情上开玩笑的。这一百万两银子可是个大数目,也难保有的人会被这巨款诱惑,利欲熏心,假冒鹤庆年,来骗你的钱财。你还是要当心一些,要不,派人再去查探一下,小心驶得万年船。”

凌轩点点头,道:“好,我这就立即派人去查探一下。”

鬼谷子这才转身回自己的房间,临走前,又嘱咐了一遍:“你们可千万别去啊,一定是一个陷阱。”

凌轩这边刚派人出去打探消息,那上官云飞立即就派人跟在了后面,看看轩王的人究竟是去查探些什么。

打探消息的人很快就回来了,上官云飞的人立即回去禀告:“大皇子,轩王今天是去李家村见了一个老大夫,那人自称是鹤庆年,能炼出百花虫毒解药来。不过,看轩王各处去查探鹤庆年身份的证据来看,轩王似乎不太相信鹤庆年的话。”

上官云飞眸子微微眯起,闪烁的精光看向来人,道:“天问是不是留在鹤庆年身边保护他?”

“正是!”

“你们也速速去打探一下,看看那鹤庆年是不是真的能炼制出解药,他若是真的能炼制出解药,你们可就要做好准备,一定要在轩王拿到解药之前,把解药给夺下来。”

那人闻言一震,有些不可置信的抬头看向大皇子,看着大皇子脸上的阴笑表情,舌头惊讶的都有些捋不直了。

“大皇子,我们这次跟着轩王过来,不是要帮着轩王寻找解药,并且保护他的安全吗?怎么还要抢他的解药?那我们过来的目的……”

“哼,你的想法可真是天真。”上官云飞冷哼一声,鄙视的轻扫了一眼那个侍卫,冷冷的道:“他一个异国王爷是死是活,跟我们南青国有什么关系?我们何必把他当成上帝一样捧着,还沿途保护他,帮他找解药?你真当本皇子真的不忙,有闲情逸致到处游山玩水啊?不过是想着跟在他的身边,若是他查到了线索,找到解药。我们近水楼台先得月,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布置下去,抢先夺得解药。届时,就用解药来威胁轩王,逼迫东朔做出一些让步。所以,这个解药十分的重要,你们一定要给本皇子打起十二分的精神,要密切关注轩王的动向,一定要先抢夺下解药。”

“是”,那个侍卫身形一凛,低头回答道。

上官云飞缓缓的走向了那个侍卫,声音如同阎王一样阴森恐怖,冷厉的说道:“若是你们再出现一次像今天这样的事情,连轩王他们三个人什么时候出了驿站都不清楚,连他们去了哪里也不清楚的事情,你们应该知道,本皇子会怎么样对付你们。”

侍卫不禁觉得脊背一凉,额头都开始冒汗了,颤抖的说道:“卑职明,明白。再也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了。”

“嗯,继续严密盯着。”

上官云飞挥了挥手,让这个侍卫离开。

“青甫”

“属下在”

“你立即赶去李家村,全程跟踪鹤庆年。”

“大皇子是想要在他练出解药的时候,就立即下手抢夺吗?”

上官云飞微微思索了一下,“不,那个轩王现在对鹤庆年还有怀疑,若是我们在药刚刚炼出来,就抢走了解药,轩王一定会怀疑这个鹤庆年是我们安排的,他也不会相信这个解药是真正的解药。还是先等鬼谷子验了解药以后,若是真的解药,你们再下手抢。若是假的解药,只管按兵不动。总之,在没有找到真正的解药的时候,我们不能曝露出我们跟着轩王的真正目的。”

“属下明白了。”青甫起身,很快就消失在了客栈的黑色夜空里。

凌轩关了那个窗户的小缝隙,嘴唇微勾,上官云飞终于要按捺不住了吗?

一会儿,去打探的人也回来了,禀告道:“王爷,属下去打探清楚了,那鹤庆年说的话全是真的。几十年前,在毒药村里确实是有一个叫‘何大广’的人,他在官兵过去清剿的时候,被官兵杀死了。而这个鹤庆年,也确确实实的在李家村生活了几十年了,并不是才搬过去的。还有,鹤庆年当年给毒药村那个老人家开过的药方,也正是当年的那个药方。他保留的那些药瓶,跟毒药村里剩下的那些药瓶也确实是一样的。”

凌轩微微皱眉,道:“这么说来,他真的是鹤庆年?”

“这个,属下不敢断言,不过,目前查下来的证据,确确实实都吻合。”

这个侍卫回答道,忽而又想起什么来,皱了皱眉,有些害怕的说道:“王爷,属下刚刚出去查探的时候,被大皇子的人跟踪了,属下想甩掉他们,可是他们追得很紧,甩不掉。他们怕是已经知道了鹤庆年的存在了。”

凌轩点点头,却是不以为意,淡淡的说道:“他们既然是要抢夺解药,就必定会跟得很紧,就算能瞒得了今天,也瞒不了明天,既然他们都已经知道了,那你们就多派一些人去李家村保护鹤庆年,不得有任何闪失。”

“是”

夏依依听罢,问道:“凌轩,你相信那个人就是鹤庆年了吗?”

“目前打探的结果看来,他应该就是鹤庆年。”凌轩看向夏依依脸上的担忧,道:“你放心,不管他是不是真的鹤庆年,这解药,必须得是真的解药,到时候,我会让鬼谷子先验药,若是真的解药,通天阁才会把钱给他们。”

“通天阁?怎么跟通天阁扯上关系了?”

“鹤庆年想要我先付钱,他再给解药。我不愿意,要他先交解药,后给钱。最后他提出,把钱先给第三方保管,解药是真的,第三方就把钱给他,若是假药,第三方就把钱还给我。他之前是提出交给冥日会保管的,我不同意,提出要交给通天阁保管。”

“冥日会?他怎么会想着交给冥日会那帮穷凶极恶的杀手组织保管呢?难不成他是冥日会的人?”依依的眉头深锁,脸上的担忧更加深。

“他说他以前救过冥日会的人,跟冥日会有些交情,不是冥日会的人。”

“可是通天阁也不是什么好人啊,那么一笔巨款交给他们保管,可是会被他们给私吞了的。你难道忘了,在北疆的时候,通天阁还派人去观音寺杀害你。”

“通天阁本身是做买卖的而已,他杀我,只是接了别人的单子。后来,我抓了他们的俘虏,跟他们谈妥了条件,他们已经撤销了那个杀我的单子。通天阁十分讲究江湖规矩,若是这钱交给他们保管,他们不会私吞的。通天阁至少要比冥日会更靠得住一些。”

依依望着凌轩,眉心紧紧皱起,道:“凌轩,我怎么觉得鹤庆年这件事,似乎有些太过顺利了。虽然我们走了几个城,才找到鹤庆年,可是几乎都是我们到达新的地方,才一两天的时间,就能查到线索了,而且,这些线索,很多都是别人主动找上我们的。包括那个跟鹤庆年有恩的老人家,还有那个走货郎,都是很快就找上我们了。而且,这些线索都是那么严谨的吻合了,看起来是真正的线索,可是我却觉得,这些所谓的线索,都是他们故意安排下来的,所以才能这么快就查到了如此吻合的线索。太过顺利的,反而不太正常。”

凌轩道:“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事情有些太过顺利了。可是,我们没有任何证据表明,他不是鹤庆年。”

“证据?”

夏依依微微凝神,猛地想起了什么来,便是立即转身去柜子里拿出那个在牛寨沟鹤庆年的老宅子的地砖下翻出来的木盒子。

凌轩看着夏依依如此急切的去拿那个木盒子,有些疑惑的道:“这个空木盒也起不到什么作用啊。”

“这不是一个空木盒,这里头还残留了一只旧袜子。”

夏依依将那只旧袜子拿了出来,仔仔细细的看了看。

“依依,人老了以后,身形也会变的,年轻的时候穿得袜子,老了可就不太合适了,若是想要用袜子的尺码去跟鹤庆年比对,怕是有些行不通。”

依依看着那只袜子的神色突然有些惊讶,闪出了光芒来,招手唤来了凌轩,道:“你看看,这只袜子被脚穿出来的形状,是不是有六根脚趾甲啊?”

“六根脚趾甲?”

凌轩微微皱眉,快步走了过去,拿着那只陈旧的袜子,仔细辨认着上头的形状。

“真的是六根脚趾甲!没想到,那鹤庆年竟然与平常人不太一样。”凌轩顿时高兴不已,对外头唤道:“来人!”

“王爷!”

凌轩凑到那个护卫的耳朵旁,压低了声音说道:“你立即去李家村,偷偷的拿一双鹤庆年穿过的袜子回来,记住,一定要隐秘,不得让他察觉,也不能让上官云飞的人察觉。”

那个护卫有些怀疑自己听错了,堂堂王爷让他去偷人家的袜子?

“你没有听错,就是偷袜子,你记住,这是十分重要的机密,万万不可办砸了。”

凌轩见他的表情十分不解,便是又叮嘱了一遍。

护卫微微皱眉,虽然有些不解,但是王爷都亲口说了十分机密了,那就是真的十分重要了。

护卫身形快闪,离开了客栈。身后,立即就多出了上官云飞派来的几条尾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