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 假鹤庆年(二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个护卫做了一件这些年来最难以理解的任务,从李家村偷了一双袜子。

为了不让上官云飞的人发现他偷袜子,他便是转移了视线,自己引开了那些跟踪他的人,让身手好的天问去偷了袜子出来,再悄悄的交给他。

“王爷,袜子拿回来了,没有让他们发现。”

“嗯”,凌轩将袜子拿了过来,仔仔细细的辨认了一会儿,便交给了夏依依看。他对护卫再次确认了一下:“你确定这就是鹤庆年的袜子?”

“属下没有去偷,属下怕被上官云飞的人发现,就让天问去偷的,属下则将上官云飞的人给引到了别的地方。不过属下可是特意跟天问交代了是王爷要鹤庆年的袜子,还说了是十分重要机密的事情。天问还特意跟我再确认过了,他不会办错事情的。”

凌轩点点头,天问的办事能力,他是十分清楚的,绝不会拿错了袜子。

“凌轩,这个人只有五个脚指头,他绝不是真的鹤庆年。若是这样,那之前指引我们去找他的那些线索,也绝对是假的线索,别人挖了一个巨大的陷阱。他也绝对炼不出真的解药来。”

“嗯”,凌轩的眉头不禁深深皱起,没有想到,竟然有人挖了个陷阱,引着他往里头跳。

护卫不禁大惊,道:“什么?那个鹤庆年是个假的?那,王爷,我们何必还要派人去保护他,干脆杀了他得了。”

凌轩摇了摇头,沉声道:“不行,他只是别人摆出来的一个明棋子罢了,而他身后的那些人,才是真正应该杀死的人。我们即便是杀了假鹤庆年,他身后的人一计不成,定还会再施第二计。那我们这寻解药之路就会更加艰难,根本就无法识别哪些线索是真的,哪些线索是假的。”

依依道:“不如,我们将计就计,假装不知道他是假鹤庆年,就跟他谈交易,他肯定炼不出解药来,到时候,我们也不会损失金钱,看看他们到最后究竟想搞什么鬼,摸清他背后之人是谁。”

“他们绝对是冥日会的人,不然,也不会提议将黄金交由冥日会了。哼,若是我真的听信了他的话,将黄金交给冥日会,如此一来他不用炼解药,这黄金就已经落入了他们的口袋了。”

夏依依道:“可是如今,这解药他也是炼不出来的,黄金你要交给通天阁保管,对冥日会来说,他们没法拿到这些黄金了啊。那他们接下来若是还要将你往下骗的话,还想怎么对你下手?”

“也许是想用假药来蒙骗我吧。”凌轩道。

“可是有鬼谷子验药啊。”

那个护卫听到此处,便是插嘴道:“若是没有验药之人了呢?”

“你是说他们会先对鬼谷子下手?”夏依依有些惊慌的道,鬼谷子可不能出事啊,虽然这个老头子不太讨人喜欢,可也不能让那些人把他给杀了啊。

凌轩微微皱眉,对护卫说道:“你立即着人去安排几个人贴身保护好鬼谷子。”

“是”

翌日,凌轩便是派了人找到了通天阁在南青国的分舵主,又命天问带了假鹤庆年去了钱庄里,将一百万两黄金记名到通天阁的名下,又签订了三方合约,约定两日后在李家村三方共同到场交解药。

假鹤庆年倒也是假模假样的在家里炼药房里炼起药来了,又时不时的让他的儿子孙子带一些药材回来炼药,至于用了一些什么药材,概不让他人知道。

“大皇兄,轩王真的找到解药了吗?”

上官雪站在上官云飞的面前,脸上闪着兴奋的光芒,若是真的找到解药,那父皇绝对会跟东朔提起联姻之事了。

上官云飞冷冷的看了她一眼,道:“八九成是,轩王都已经将一百万两交给通天阁保管了,签了三方合约了,不过,在没有得到鬼谷子的亲口验证之前,一切都还未知。”

上官雪道:“都已经走到这一步了,肯定是真的了,不然,以轩王的英明睿智,又岂会将一百万两黄金都拿出来?”

“你是不知道一个将死之人对任何一线希望都会报以全部的热血去抓住那个希望吗?他也许是不想放弃这个机会。他若是全都相信,又何必要通过第三方这个保守的方式,而不是直接将黄金给鹤庆年呢?说明,他也不确信鹤庆年能练出来解药。”

“那不过是轩王做事谨慎而已。”上官雪为轩王争辩道。

上官云飞打趣道:“皇妹,你还没有嫁给他了,你这就开始向着他了?”

上官雪的脸色微微一红,娇嗔一声道:“我哪有?”便是连忙仓惶逃跑了。

上官雪一走,上官云飞轻松愉悦的脸色顿时就变成了乌云密布,招手让侍卫进来:“盯紧点。”

“是”

上官雪刚刚回到自己的屋子里,客栈里的小厮就送了一支钗子过来,道:“二公主,刚刚外头有个伙计说,你在他们肖记首饰店里订做的发钗已经做好了。”

“本公主可没……”上官雪刚刚想说自己没有订做过发钗,可是一见那支发钗根本就是自己的发钗,她的眸子一缩,心脏就猛的有些不适,趔趄的往后退了几步。

倩宁见状,连忙上前扶住了上官雪的身子,有些疑惑的问道:“二公主?”

“无事,本公主想起来了,日前逛街的时候,的确是订做了一只发钗,本公主还没有付钱了,这就出去一趟。”

倩宁有些不解的看着那支发钗,道:“公主,这发钗,不就是你的吗?”

上官雪讪讪的笑道:“我日前逛街的时候弄丢了,便找店铺订做了一支一模一样的。”说罢有些恨恨的瞪了一眼倩宁,低骂了一声:“多嘴。”

倩宁连忙闭了嘴,退到了上官雪的身后去了。

上官雪接过了那一支发钗,随手就插到了头上,便出了门。

倩宁作为贴身丫鬟,自然也要跟着一起出去了,她有些暗暗纳闷,二公主出门的时候,她一直都是跟在身边的,可没有见过二公主什么时候掉了发钗,又去找店铺订做过啊。再说了,即便是订做,二公主又没有这个发钗的图纸,光是口述,哪能说得清楚,还能让这里的工匠做得一模一样?明明这支钗就是二公主原来那支。

倩宁隐隐觉得二公主有些什么事情瞒着她,可是又说不上来是什么事情瞒着她。但是她很明显的感觉到,二公主最近,总是时不时的会有脾气特别暴躁的时候,而且还越来越频繁了。

上官雪走进了肖记首饰店,那个掌柜的一件到她头上戴的那支发钗,就迎上来对她道:“二公主,小店这几天又新做了一批首饰,都没敢拿出来卖,先藏着等二公主过来,让二公主先挑呢,您请先去楼上雅间坐一会儿,小的这就让人把首饰给您端过去瞧瞧。”

“好”,上官雪雍容的点点头,跟着掌柜的上了楼,进了雅间。

掌柜的命人好茶好点心的端进来请上官雪先吃着,过了一会儿,就有小厮送了十托盘新的珠宝过来,将整个桌子都摆满了。

上官雪心不在焉的挑着那些珠宝,便对站在一旁的倩宁道:“倩宁啊,你跟你本公主这么些年了,本公主也没有怎么赏赐过你,不如你今天挑一些,本公主赏赐给你。”

倩宁连忙跪下来,道:“奴婢伺候二公主是应该的,不敢求赏,再说了,这些珠宝都太贵重了,奴婢万万不敢如此贪心。”

掌柜的连忙道:“你这姑娘倒是个老实人,这些珠宝是特意留给二公主挑选的,自然是昂贵了,不过小店楼下那些珠宝首饰,倒是有许多适合姑娘的,不如,姑娘跟在下去楼上挑选?”

倩宁正欲拒绝,上官雪满脸带上了温柔和煦的笑容,道:“倩宁,你就下去好好挑选,多选点,也不急着上来。反正本公主还要挑一会儿呢。”

倩宁能在宫中呆了这么些年,又从一个普通的三等宫女,爬到了一等宫女的位置,还成了二公主的贴身宫女,自然是十分聪明剔透的人,当即就明白了二公主想要故意支开她了。

便是连忙道:“那奴婢就多谢二公主赏了,若是二公主挑选完了,就着人下来唤奴婢上来伺候二公主。”

倩宁这句话的言外之意是,她没有得到二公主的传唤之前,是不会主动上楼来扰了二公主的事情的,让二公主放心。

二公主眉头微微一皱,身边有个聪明人当丫鬟,是好事,可是太过聪明了,就不太好了。若是被她猜出了什么来,岂不是坏了自己的事情?

二公主浅笑道:“嗯,你只管去挑。掌柜的,她挑选的珠宝,都算在本公主的账上。”

“是”,掌柜的眉开眼笑的带着倩宁下去了,还将门也给带上了。

“吱呀”一声,雅间与隔壁房间接连的那面墙上开了一道暗门,二公主侧头看过去,只见云礼正坐在隔壁雅间里悠闲的喝茶,见她朝这边看,便是使了一个眼色,让她过来。

她暗暗咬了咬牙,她就知道肯定是云礼上次在她屋子里的时候,顺手拿走了她的发钗,果不其然,幸好自己没有声张,不然在客栈里跟小厮闹起来,肯定会被上官云飞察觉到什么的。

上官雪有些害怕的看了他一眼,皱了皱眉,终是朝着他那个雅间走了过去。

“那一桌子珠宝,我全都送你了,你可喜欢?”云礼的声音里带了一丝丝魅惑。

她不禁防备的往后退了一步,道:“你送我礼物做什么?”我们又不是情侣。

然而后面那半句话,二公主是不敢说出来的。

“我送我喜欢的女人礼物,有何不可?”

云飞斜斜的瞟了她一眼,他那双狭长的眼睛里,那双黑瞳快速的移动了一下,闪现出了一抹邪魅的光芒。他的嘴角弯弯的勾起,将自己身边的椅子拉近到自己身旁,道:“坐过来。”

上官雪浑身不禁打了个寒颤,内心觉得有些恶心,自己实在不想再跟他扯上不清不白的孽缘来。

走到距离云飞两个座位的椅子上坐了下来,冷冷的开口道:“你找我有什么事?”

“轩王已经找到解药了吗?”声音冰冷,不带任何感情,直奔主题,朝着自己最想得知的消息而去。

“找到了一个自称会炼解药的人,不过,能不能炼出解药来,还不得而知,要两天后才能炼出来了。不过轩王已经将钱交付给通天阁保管,签订了三方协议,如果是真的解药,通天阁就会把钱给那人,否则,就还给轩王。”

“你可知道两天后是在哪里交解药?”

“李家村!”她条件反射的回答道,紧接着,她忽然想到什么,睁大了眼睛看着野心勃勃的云礼,有些戒备道:“你想干什么?”

云礼愣了一下,便是低低的笑了几声,道:“你以为我要做什么?你怕我去抢,是不是?”

“你问得这么清楚,你不就是想去抢吗?我告诉你,你不可以去抢,那个解药是轩王救命的解药,我不允许你去抢!”二公主定定的看着云礼,警告味十足。

云礼回望了她一眼,冷哼一声,道:“怎么,你这个时候就开始护着他了?”

“他是我未来的夫君,我当然要护着他了。”

二公主面对他,鼓起勇气怒怼了他一句。

云礼微微皱眉,倏的坐到了二公主的身旁,铁钳一般冰冷的手指死死的捏住的二公主娇嫩的脸庞,道:“你给我记住了,你现在必须要听我的命令行事,你还不是轩王妃,你还没有资格告诉我该不该做什么。”

她有些害怕的看着他,双颊被捏得生疼,道:“可是你拿到解药又能如何?威胁他帮你上位?可是大皇兄也在这里,只要你一开始抢夺解药,大皇兄必定会知道你抢了解药,到时候,你若是想利用解药来要挟轩王扶你上位,大皇兄必定会联合父皇来对抗你,以你现在的实力,根本就不能和他们对抗。”

云礼的眼眸眯了眯,看着她,渐渐的松开了手,道:“你倒是还算是头脑清楚了一回,不过你可要加紧了,赶紧嫁给轩王,我可不想等太久。”

“我已经够努力的去讨好他了,可是他连正眼都不瞧我一眼,我还能怎么办?”

“既然他不喜欢你,那你就得用强。等你成了他的女人了,届时,我们就让父皇跟东朔施压,让他纳你为侧妃。”

她愤愤的道:“为什么是侧妃?凭什么?皇姐当了志王妃,我凭什么只是一个轩王侧妃?不行,我要当轩王妃。”

“你知道什么?上次你用热油泼轩王妃的脸,轩王已经对你生疑了,现在保护轩王妃的人已经比以前更多一些了,你若是想要对她下手,可没有以前那么好下手了。你还是先当上侧妃,先进了轩王府以后,再想办法解决她。”

上官雪有些怨气的回道:“好吧,那就先进了轩王府再说。不过,我怎么才能让他临幸我?他根本就不喜欢我,而且,他有武功在身,警惕性又高,我根本就没有办法控制他啊。”

“再强壮的男人也逃不过毒药,只要他中了药,到时候,他必定会临幸你的。”

“可是他的房里还有夏依依呢,门外还有侍卫,我可进不了他的房间,即便他中了药,也是便宜了夏依依那个贱人。”上官雪咬牙切齿的说道,一提起夏依依,她就气愤得牙根痒痒。

“在客栈里动不了手,就把他骗出来动手,而且还要想办法把他和夏依依分开来再动手。”

“我没有这个能力对他下药。”

上官云礼修长的手指有节奏的敲击着桌面,道:“你放心,我会对他动手,等他中了药,你只管出来勾引他就行了,而且,就连跟夏依依一模一样的衣服,我都已经帮你准备好了。”

上官雪笑道:“还是二皇兄想得周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