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真亦假时假亦真(一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云礼道:“我自然替你想得周到了,放心,我届时会去那里帮你完成这个计划的。”

“好”

云礼捏了捏她的腰,上官雪立马就站了起来,离开了这个凳子,远远的看着他道:“事情谈完了,我也该回去了。”

“回去?你这么着急的回去做什么?”云礼也站了起来,朝着上官雪走了过去。

“我出来呆久了,会让别人起疑的”,上官雪有些恐慌的说道,声音里还带着颤音。

他越来越靠近,她就越来越害怕,脚步不停的往后退,退得不太方便了,干脆转身就朝着那个暗门跑了过去。

暗门有些小,她刚刚跑到暗门的时候,就一头撞到了一个结实的身子,云礼比他更快速的到达,用宽大的身材堵住了暗门,正居高临下,不怀好意的看着她。

上官雪有些害怕的往后退,双唇都不禁哆嗦了起来,恨恨的道:“你别再碰我了,否则我不会跟你再合作,也不会帮你上位了。”

云礼的眸子一眯,释放出危险的信号,冷厉道:“怎么?你居然敢威胁我?”

上官雪有些害怕的颤抖了一下,鼓足勇气,定定的看着他道:“我不过是为了你着想,切莫因小失大。究竟是玩女人重要,还是你的皇位重要!”

云礼身子一怔,忽而露出了一个笑容,抬手捏了捏她的脸蛋,道:“没有想到,你的脑袋倒是比你姐姐上官琼要聪明一些。好,我今天就放了你。”

上官雪往后退了两步,离开了他不老实的魔掌,冷哼一声,道:“我先走了,至于这些珠宝,我挑两样就成了,拿多了,可是会引起大皇兄和倩宁的怀疑的,毕竟,我出门可是没有带多少银票。”

云礼的眼睛斜斜的上飞,瞟了她一眼,道:“怎么?倩宁不是你的人?刚刚你故意将她支开,现在又怕她看出什么端倪,你身边的人若是不能为你所用,留在身边必定会成为祸害。”

“倩宁自然是我的人,她不会泄密,不过,你的事情,少一个人知道,也少一份危险。”

上官雪以前做什么事情,素来都没有瞒着倩宁的,包括派倩宁去外头找人朝夏依依脸上泼热油,倩宁也算得上是她身边的得力助手。

而云礼这事,若是他们两个仅仅是为了谋权王妃之位和皇上之位而走在一起,那也就罢了,偏偏的这个云礼全然色欲熏心,竟然敢对她下手,这种违背伦理道德的事情若是传言出去,她将万劫不复了,自然要瞒得死死的了。

云礼冷哼一声,凑到了上官雪的耳边道:“如果,倩宁成了我的人,她就不会走漏风声了。”

上官雪嘴角一弯,心里一阵冷笑,他竟然连自己身边的宫女也看上了,如是倩宁成了他的人,那也就是说自己的身边也有了他的人,这倩宁到时候究竟是听哪个主子的命令了?自己岂不是在自己的身边安了一个云礼的眼线了?

这事也就对他有利,而对自己完全没有半点益处,反倒更是被云礼给监视得死死的了。

上官雪瞪着眼睛冷冷道:“你最好别动我的人,你若是喜欢她,我就将她送给你去,你把她收在你的后院里,但是我绝不会再用她了。”

“哼!”

云礼的脸色瞬间就变得阴沉,冷哼一声,缩了缩眸子,道:“你快些回去吧,呆久了,可会让大皇兄起疑心了。”

上官雪从桌上随手拿了两个首饰,便下楼去找倩宁,倩宁也不敢贪心,挑了两三样不太贵重的首饰,用二公主的钱结了帐,就往客栈回去。

一路上,倩宁都没有开口问过上官雪在客栈之事,只当二公主真的只是在雅间里挑选珠宝而已。

云礼从窗口的缝隙里往外看,看了几眼倩宁,眼里散发出了精光,“没想到,她身边的宫女竟然也长得这般漂亮。”

云礼阴冷的笑了一声,从首饰店的后门离去,他一离开,便有几个盯梢的人使了一个眼色,各自分头行事。

“大皇子,二公主今天出去,去了首饰店里买了几样首饰,不过,又段时间,二公主将倩宁给打发到楼下了,她独自一人呆在了二楼雅间了,后来,二公主离去之后,属下见到二皇子竟然从首饰店的后门出去了。”

“哼,本皇子就知道这个上官雪有问题,上次给轩王妃泼热油的事情,估计也是她干下的。当时曾经有个武功高强的人从轩王妃的侍卫手中将那泼油的男子给劫走了。本皇子还在疑惑了,上官雪的身边何时有这等武功高强的人,竟然能一人打得过轩王妃身边五六个武功高强的侍卫。原来竟然是他。”上官云飞冷哼一声,没有想到云礼竟然一路跟到了这儿来了,而且,看起来,他们两个早就已经暗中勾结了,“他们二人在首饰店里都说了一些什么?”

侍卫立即跪了下去,连连磕头道:“属下该死,雅间外头有人守着,属下不敢靠得太近,因此,没有听得见他们说了一些什么。”

“嗯,无妨,云礼他武功高强,若是你们靠得太近了,反而会被他给发现。你们有没有派人继续跟着他?”

“派了”

“那就好,等到鹤庆年炼出解药之时,你们一定要赶在上官云礼之前把解药抢到。”

哼,他想当皇上,没门。以前父亲还是大臣的时候,上官云礼都表现得不争不抢的,可是父亲当了皇上以后,这极大的权利也诱惑得上官云礼要开始抢夺皇位了。他一个侧室生的儿子,还想继承大统?

“是”

两天之后,一大清早的,鬼谷子冷着一张脸走到了凌轩的房间,道:“轩王,有人对老夫下手了。”

“怎么回事?本王不是派了人在你房外严加看守的吗?对方怎么下手的?”凌轩神色凛然,看来,那个假鹤庆年是真的炼制不出解药来,而且,他背后确实还有人。

“他们在老夫的早点里头下了毒。”

“下毒?”凌轩不禁失笑,道:“他们怎么这么蠢,对你下毒,还能有什么毒是你检测不出来的?”

鬼谷子气呼呼的道:“对,他们知道老夫能检测出来毒药来,所以,他们也不指望老夫会将混有毒药的食物吃下去。他们换了一种方法对老夫下毒,老夫差点就中招了。”

“什么方法?”

“他们将气体毒药装在了碗中,用盖子盖得严严实实的,老夫一掀盖子,那毒气就立即冲了出来。根本就不让老夫验药,而是直接对老夫下手。”

“这是什么毒药?”

“哼,倒也不是什么要人命的毒药,不过是让老夫失去味觉和嗅觉而已,而且这种毒不需要解毒,只是会在一年后就会自动恢复味觉和嗅觉。他们这样的目的就是让老夫今天没有办法去李家村检验那假鹤庆年炼制出来的是不是真的解药。”

“一年,哼!这样一来,一年内你都不能帮本王检验百花虫毒的解药了。不用一年,本王也早就死了。”凌轩一拳砸在了桌子上,直接将桌子给砸了一个粉碎,咬牙切齿道:“他们可真是够狠的。”

依依有些着急的上前仔细查看了一下凌轩的手,已经被木桌给划破了,流淌了一些殷红的血迹。依依连忙想去帮他处理伤口,被凌轩拒绝了。

依依侧头问向鬼谷子道:“那你怎么样?还能不能闻到和尝到?”

“还好,今天老夫倒是运气挺好,侍卫在门外从小厮的手中接过了早餐送进来的时候,老夫当时在洗漱,便吩咐侍卫将早餐放在桌上,侍卫见碗盅有些热,就将碗盖给掀开了,那毒气直接冲了出来,将侍卫给毒得失去了味觉和嗅觉。老夫逃过了一劫。”

“那现在可该怎么办?”夏依依皱眉道,“要不要将鬼谷子没有中毒的事情公告出来,到时,就说验不了解药。还是对外谎称他中毒了?”

凌轩淡淡的吐出了几个字来:“真亦假时假亦真!”

片刻后,凌轩的房内便是响起了鬼谷子发飙的咒骂声:“轩王,老夫千里迢迢的跟着你到了这南青国,帮你找寻解药,可不是跟你过来送命的,老夫以行医为生,这失去了嗅觉和味觉,你要老夫还怎么炼药,还怎么给人医病?老夫还怎么赚钱?”

“鬼谷子,你别生气,你放心,即便你不能行医赚钱,本王也会出钱给你养老。”

“我呸,老夫若是跟在你身边,让你养老,还不知道要受你多少气呢。老夫还不如自己赚钱,花自己的钱,来得潇洒快活。再说了,你到时候都已经死了,老夫还怎么让你给我养老?”

“你!你这不是还没有被人下毒成功吗?你不是还可以靠医病赚钱的吗?”

“呸,老夫跟着你到这里来寻解药,你连半文钱都没有给老夫,倒是那么大方给那个炼药之人一百万两,老夫也要谈价,老夫要二十万两黄金。”

“你不过是验药而已,又不是炼药,二十万两黄金,未免也带多了。”

“多?哪里多了?你也可以不用找老夫,你直接去把要拿回来,然后给别人一百万两吧。哼,若是没有老夫给你验药,你怕是花一千万两黄金,也是被人骗了十次而已。”

“鬼谷子,你未免也太过贪心了!”

“你就说给不给吧,不给,老夫就不去了。”

“滚!”

响起了凌轩暴怒的声音,紧接着就是一阵砸被子的声音,音落,鬼谷子气呼呼的从屋里冲了出来。

片刻后,凌轩也冷着一张脸走进了鬼谷子的屋子里,两人在屋里头似乎也有些不愉快,不过,最后,鬼谷子的情绪似乎平静下来了。

“大皇子,刚刚鬼谷子跟轩王讹了二十万两黄金。”侍卫匆匆走进了上官云飞的房间里,报告他打探而来的消息。

上官云飞饶有兴趣的看着来人道:“那么大的动静,本皇子也听见了,不过就是不知道究竟是为了何事。”

“回大皇子,今早有人在鬼谷子的早餐里下毒药,鬼谷子幸好没有中招,不过他也被吓得不轻,这才去了轩王面前大发一通脾气,还跟他狮子大张口,开了二十万两黄金,否则,就不给他验解药了。轩王也跟他吵起来,还气得将桌子都给砸个粉碎。不过最后,也还是让步了,给了鬼谷子二十万两黄金。”

“呵呵,这个鬼谷子,贪财是出了名的。不过是验个解药而已,竟然开价二十万两黄金,真是胃口不小啊。不过,轩王也是迫不得已,只能忍下这口气了,毕竟,除了鬼谷子,也没有人能帮他验药了。”上官云飞笑道,下一秒,他的笑容就变成了冷厉,眸子微缩,道:“究竟是谁对鬼谷子下手?下手的目的又是什么?”

那个侍卫连连摇头,屋内,没有人能回答他。

上官云飞便是自言自语,道:“难不成是云礼?他想要鬼谷子验不出解药,然后我就不敢下手抢夺,他就趁机将药给抢了?”

“这个,属下不知”

“你们今天见机行事,若是真药,或者是有人来抢药,你们就立马动手。”

“是”

凌轩带着众人浩浩荡荡的前往李家村拿药,而上官云飞也同样带着人迅速跟在了凌轩的身后,带着人浩浩荡荡的往李家村而去,同时安排了另一拨人装成蒙面人准备抢药。

假鹤庆年高高兴兴的将众人迎进了大厅,着人给各位上了茶盏,道:“这是老朽最新炮制的茶,味甘清香。”

众人饮毕,假鹤庆年笑着对鬼谷子道:“谷主,在下炮制的这个茶,你觉得如何?若是不好,在下可要如何改进?”

鬼谷子放下来茶盏,冷哼一声,吧唧着嘴巴道:“甜倒是甜,香也香,不过还欠缺一些,你再改进吧,老夫可没有空教你如何炮制。”

假鹤庆年笑道:“多谢谷主讲评,在下一定改进。”他的笑容里,那眼里的笑意更甚,隐隐还有一些得意。

他给其他人的茶,都是真正清香甘甜的茶,唯独给鬼谷子的茶里添加了许多盐和黄莲,这样的茶根本就不能下咽,又咸又苦,可是鬼谷子却装作十分好喝的模样喝了下去,还说这茶又甜又香,看来鬼谷子是真的失去了味觉了。

鬼谷子怕是故意跟轩王说他没有被下毒成功,肯定是为了跟轩王要二十万两黄金,才欺骗轩王的。

这样,可就好办了,鬼谷子为了得到那二十万两黄金,就一定会跟轩王说那解药是真的解药了。

假鹤庆年这一下,就十分放心的将自己炼制的那一颗黑乎乎的,假的百花虫毒的解药拿了出来,恭敬的道:“轩王,解药已经炼制好了,还请轩王查验。”

“嗯”轩王淡淡的说道,转头对鬼谷子道:“有劳谷主了。”

鬼谷子哼了一声,起身,大摇大摆的走到假鹤庆年的身前,拿起那一粒解药,放到鼻尖闻了闻,又用银针扎了一下解药,浅尝了一下银针上粘着的些许药末,道:“看起来像是真的。”

假鹤庆年立即板着脸孔道:“谷主,你这话是什么话?真的就是真的,假的就是假的,哪有什么看起来像是真的?你这模棱两可的回答,让众人也听不明白。”

通天阁的分舵主也说道:“对啊,谷主,还请你金口直断,这究竟是不是真的解药,有了一个确定的结论,通天阁才能决定这一百万两黄金究竟是给何人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