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天问被逐(二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上官云飞附和道:“对啊,谷主,这么重要的事情,可不能有一点马虎,毕竟,这可关系到轩王一百万两黄金呢,还请谷主再验一遍,给个准确的结论。”

这个事情当然重要了,毕竟,这可关系到他要不要下令让隐藏在暗处的人动手抢夺这个解药啊。

凌轩道:“为了谨慎起见,还请谷主再验一遍,想来鹤大夫应该不会在意多验几次吧。”

假鹤庆年笑道:“呵呵,那是,老朽真金不怕火炼,这真药啊,就不怕他验药。”

鬼谷子有些不悦的哼唧了一声,不满的道:“要老夫验两次,你只出二十万两黄金可出少了。”

“鬼谷子!你若是不验,一文都不给你。”凌轩咬牙切齿的说道。

“哼!”鬼谷子气愤的回瞪了一眼,继续拿起那颗解药验起来。

夏依依看着鬼谷子那个装模作样的样子,不禁一乐,这个鬼谷子,演戏倒是也演得很像的嘛。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鬼谷子的身上,鬼谷子验完之后,将那粒解药给放回了桌上的盒子里,坐回了自己的座位,轻咳了一声,这才正色道:“这个是解药。”

闻言,假鹤庆年脸上的笑容跟笑开了花一样,这个鬼谷子,果然为了赚轩王的二十万两黄金,欺骗轩王这个是解药了。

而上官云飞心里也高兴了,他认为这个是真的解药,当即就将茶杯拿起来,将杯盖拿了下来,反过来搭在了茶托上,轻轻的抿了一口茶。

隐在暗处的人一见大皇子释放了动手的信号,当即就命人已经化妆成仆人的手下进去奉茶。

假鹤庆年看了一眼过来奉茶的小厮,眯了眯眼睛,疑惑的问道:“你是谁?新来的?”

话音未落,那个仆人就已经快速走到了桌前,抓起那个装了解药的盒子就往屋外跑。

这人是上官云飞的人,上官云飞带来的明面上的侍卫自然不能真的将他拦下来了。他的侍卫都好像是被眼前的突发情况给吓到了一般,全都呆愣在原地,等他们反应过来,那个人已经抓着解药跑了出去了。

上官云飞这才好似恍然大悟一般叫喊道:“快抓住贼子”,他的人赶紧追了出去。

凌轩带来的护卫已经在外头跟那人的帮手打斗起来了,不过护卫们看似很努力,实则不太用心,放了个间隙,就让那人逃跑了。

假鹤庆年不禁狂喊,“还我解药。”

其他蒙面人见抢药的人已经逃跑了,便是在这里抵挡了一阵,拖延一些时间,好让那人跑远一点。

假鹤庆年看着坐在大厅里悠哉悠哉喝茶的轩王,焦急的道:“轩王,你的解药被人抢走了,你怎么不去抢回来啊?”

凌轩淡淡的饮了一口茶,道:“你说错了,那不是本王的解药,是你的解药。”

“你什么意思?”

“解药从始至终都在你的桌子上,本王连碰都没有碰过。这解药还没有交付于本王,自然就还是你的解药了。这解药丢失与否,与本王有何关系?”

“轩王,你是想耍赖,赖掉这一百万两黄金吗?”假鹤庆年愤愤的说道。

“那可不是,虽然这药卖得十分的贵,但是,你的本钱却十分低廉,若是本王摸了这解药,本王就损失了一百万两黄金。可是你损失了这解药,不过是损失了十几两银子的成本罢了。你又何必惊慌?既然你会炼制解药,你就再炼制一颗解药就是了。到时,本王自会加强防卫,不让贼人再有可乘之机。那一百万两黄金,你还是能赚得到的。”

“那两日之后,我再炼一颗解药,不过,你可要派人严守了,不能再出了差错了。”

假鹤庆年说道,而且,他暗暗想着,下一次,一定要让冥日会的人派人过来在不远处守着,若是再有人抢解药,就将人拦下。

“你放心,本王自然会加强防卫的,本王可不想在这南青国逗留太久的时间。”凌轩承诺道。

“好”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来,又浩浩荡荡的回去了。

一个侍卫恭恭敬敬的跪在了上官云飞的面前,低低的道:“大皇子,解药已经安全送走了。”

上官云飞有些开心,赞赏道:“你们今天做得很好,不过,你们还要去做一件事情。”

“请大皇子吩咐”

上官云飞眯缝着双眼,声音邪异不已:“你说这解药,是独一无二的好呢,还是源源不断的能炼制出来的好呢?”

侍卫微微皱眉,稍加思索,便是低下头道:“自然是独一无二的好。属下即刻下去着人去办。”

“嗯,越快越好,一定要在两天内解决。”

“是”

半夜,天问负伤从李家村快马跑回了客栈,一进门,就跌跌撞撞的跑到了轩王的门外跪了下去,十分自责的说道:“王爷,出大事了,属下无能啊。”

门唰的一下打开了,凌轩只是穿着睡觉时的寝衣,急急的问道:“怎么回事?”

“王爷,那鹤庆年被人杀死了!属下已经尽力去保护他了,可是来的黑衣人实在是人数太多,属下抵挡得了面,却抵挡不了所有人啊。”

“咚”的一声,天问就被凌轩给踹得老远,凌轩怒骂道:“那可是唯一能解救本王的大夫,你居然没有好好保护他?你该当何罪?”

天问本来身上就中了刀伤,被凌轩这么一脚踢得老远,身上流血就更多了,凌轩这一脚又极为用力,直接将天问给踢出了内伤,趴在地上狂吐血不止。

上官云飞闻声连忙赶了过来,正巧看到了本就受伤的天问被凌轩责打,一副关心的模样问道:“怎么回事?天问,你不是在李家村保护鹤大夫的吗?怎么这副模样回来了?”

凌轩怒气冲冲的道:“这个没用的东西,本王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能炼制解药的大夫,他竟然失职了,让人冲进去把鹤大夫给杀了。”

上官云飞好似听到了一个爆炸性新闻一样,惊恐的睁大了眼睛,结结巴巴的说道:“怎么被杀…杀了呢?”

“回大皇子,就在一个时辰前,有五六十个黑衣人冲到了鹤大夫家里,我们只有七八个人,根本就挡不住,那些人把鹤大夫给杀了,我们的人都被杀了,就剩下卑职一个人杀出重围跑回来了。”

天问一边吐血,一边断断续续的将今天在李家村发生的事情告诉了上官云飞。

凌轩怒气冲冲的道:“本王一向极为看重你,将这么重要的任务交给你,可是你是怎么效忠本王的?竟然将本王唯一的希望都给破灭了,你连那些黑衣人都打不过,本王留你何用?你还活着回来做什么?”

凌轩说罢,从旁边侍卫的手中抢过一把剑,就朝着天问的心脏刺了过去。

剑尖刚刚刺进了天问的皮肤,上官云飞连忙拔剑上前挑开了轩王的剑,劝道:“轩王,你别生气,他虽然没有完成任务,可是这也不是他想要看到的结果,他已经尽力了。”

“哼,本王身边从不养没用的人,既然他达不到本王的期望,完不成任务,他就该死。你别拦着本王,这是本王自己的事。”

凌轩恼怒的将上官云飞推了开来,拔剑就又朝着胸口还流着血的天问冲过去,似乎因为没了自己的救命解药之后,他的情绪也崩溃了,直直的朝着天问的脖子划过去,剑锋狠历决绝,全然没有这么多年来的主仆之情。

天问快速飞身开来,脖子上已经有了一道浅浅的剑伤,鲜血涓涓的流了下来。

天问左手抹了一把脖子上的鲜血,浑身爆发出怒气和寒意,通红的眸子阴狠狠的看着轩王,咬牙切齿道:“王爷,卑职跟随你这么多年了,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竟然因为卑职今天没有完成任务,就下狠手,要杀了我?”

“你这样没用的奴才,留着有何用?再说了,本王没了解药,只有一个月的时间好活了,本王还留着你们这些人做什么?还不如把你们全杀了,给本王陪葬。”

说着,凌轩的剑朝天问狠狠的招呼过去,天问连忙拔剑就跟轩王对打了起来,凌轩一见天问竟然敢还手,当即就对他的侍卫吼道:“你们都干看着做什么?还不赶紧帮本王教训教训这个忤逆之人?”

那些侍卫面面相觑,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给惊讶到了,王爷竟然和他最信任的三把手打起来了?而且更要命的是,看他们两个人的杀招,都是要招招将对方毙命的啊。

那些侍卫踌躇了一下,还是决定听王爷的命令,对付他们以前的上司,现在的敌人天问。

“你们谁都不许上去帮忙!”,一声清脆响亮的声音传来,威严,震慑力十足。

那些侍卫侧头一望,轩王妃已经穿戴好衣服从屋里赶出来了,那些侍卫便是连忙打消了上去帮忙的念头。

夏依依对着还在下死招的凌轩喊道:“杜凌轩,你疯了吗?你怎么能杀了他呢?你还不快快住手?”

凌轩回头,眸子通红,痛心疾首的道:“本王解药都没了,活不过下个月了,你不替本王担心担心,你居然去担心别的男人的死活?还是说,在你的心里,本王的份量都没有他一个下人的份量重?”

依依怒道:“你真是越说越离谱了。”

“哼,本王看你就是想在本王死后,跟他暗通款曲吧。”凌轩冷哼一声骂道。

夏依依瞬间就勃然大怒,道:“你狂犬病犯了是不是?见谁就咬啊?还敢污蔑我?看来你欠教训了。”

依依骂完就也举着剑冲过去朝着凌轩刺过去,凌轩就更是发怒了,“好啊你,竟然帮着他对付我,那他就更是不能留了。”

顷刻间,这个小小的客栈院落里就响起了愤怒的打斗声。

“杜凌轩,我真是瞎了眼,竟然跟了你,为你卖命,出生入死的,到头来,你竟然要杀了我。”

这可是天问头一次直呼轩王的名讳,他充满着满腔的仇恨和怨气,招招凌厉,然而,他的武功毕竟比轩王的武功要低,打了几十招,就被打得节节败退,更何况他还负伤在身,就更是打不过轩王了,被轩王直接给逼到了角落里去。

夏依依眼看着凌轩就要对他下死招了,连忙冲过去用自己微弱的武功去阻拦凌轩,而凌轩总得顾忌不要伤到她,行动就变得极为碍手碍脚。

“你给我让开,你还要护他到什么时候?”凌轩恼怒的上前一把将夏依依手中的剑给挑开,夏依依手中没了剑,下一刻就被凌轩点了穴道固定在原地了。

天问眼见自己就要死在王爷的手里,趁着王爷对付轩王妃去了,便是立即拔腿就往外跑,见王爷要追上来,直接拉起大弓,朝着王爷同时射出了五支箭,箭羽带着凌厉的呼啸声快速的朝着凌轩飞去。

因着夏依依站在凌轩的身后,又被他点了穴道,凌轩看到箭射过来的时候,自己若是要躲开天问的五支箭,还是完全不成问题的,可是自己若是躲开了,那五支箭必定会齐齐射入动弹不得的夏依依的身体里。

凌轩只得连忙后退,用剑格挡着飞过来的箭,快速的退到了夏依依的身旁,一把揪着夏依依往旁边躲。

可是,仍然有一支箭射入了凌轩的大腿里,凌轩气恼不已,挣扎着起来就去追天问,可是一跑出客栈,哪里还有天问的影子啊。

上官云飞不禁缩了缩眸子,众所周知,天问最擅长也是最绝杀的一招,就是五箭齐发,而刚刚那五箭,可是实实在在的充满了肃杀之气,没有半点水分的直直的朝着轩王射过去的。

上官云飞挑挑眉,他们两个真的决裂了?看来没了解药的轩王真的已经失去了理智,对人对物也极为狠绝了,连天问这样的得力助手都舍得下手杀了他。也难怪天问不肯如此枉死,要反水了。

凌轩再次从前院回到后院的时候,夏依依已经被别人解开了穴道了,夏依依连忙走过来,焦急的道:“你受了箭伤,我扶你进屋,我帮你包扎伤口。”

凌轩一把推开她,恨恨的瞪了她一眼,像是看苍蝇一样恶心,狠狠的朝地上啐了一口:“走开,本王不要你假惺惺的替我治伤,我这伤,可是你和天问两个人互帮互助产生的结果。”

凌轩径直朝着鬼谷子的房间走去,对院子里的侍卫吩咐道:“你们听好了,从现在起,天问已经被本王逐出去了,往后,他便是本王的敌人,你们若是遇见他,格杀勿论。谁若是杀了他,本王重重有赏!”

“是”

夏依依站在原地,重重的咬了咬自己的下唇,有些委屈的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这一夜,凌轩在鬼谷子的房间里治好了伤以后,并没有回夏依依的房间休息,而是让掌柜的另外准备了一间单独的房间休息去了。

夏依依失了宠,最为高兴的,莫过于上官雪了,这一夜,她兴奋得有些睡不着觉,本来还想着要除掉夏依依会很困难,现在看来,她都用不着对夏依依动手了,轩王都已经厌弃夏依依了。

这个夏依依,以为她仗着轩王的宠爱,就能在轩王的面前说得上话,就能从轩王的手底下救出天问了吗?哼,真是可笑,在一个男人的眼中,生命是何等重要,天问没有保护好能救轩王命的大夫,被轩王杀了也是活该。

这一下,夏依依就该明白,她在轩王的心里,其实什么都不是了吧。

上官雪高兴的又喝了一杯茶,自己一定能趁虚而入,博得轩王的欢心的。

不过让她纳闷的是,解药究竟是被谁给夺走了?难不成上官云礼并没有信守对自己的承诺,暗地里派人去抢解药了?看来,自己得找个机会去跟他见个面,把解药要回来。

幽深黑暗的地下,有一个宽敞而潮湿的地下巢穴,蟑螂老鼠、蛇、蝎子,以及各种爬虫动物在洞穴里爬行着,一个小厮模样的人打着火把在洞穴里弯弯绕绕的快速跑着,一直走到最里面的那个宽敞的洞穴,慌张的跪了下去,战战兢兢的说道:“会首,安排的棋子被杀死了!”

------题外话------

推荐友文:《为妃做歹:皇上我要废了你》

作者:莫小苏

正在PK中,收藏,点击,评论均有潇湘币奖励哦!望多支持~

简介:这是一个外强中干小萌女和人妖狐狸腹黑PK的故事,当萌哒哒撞上大腹黑,究竟是谁吃掉谁,谁被谁牢牢锁住呢?

【小剧场】

某次激情燃烧、翻云覆雨之后,某女不理某男,某男哀怨:“娘子,你这就是提起裤子不认人。爽完了之后就不要我了。”

某女答:“爽完了之后,还要你做什么?”

某男:“还可以再爽一次啊。”

某女:……

简介无能,正文更精彩哦!

本文1对1,先微虐后甜宠!

喜欢的宝宝赶紧入坑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