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 冥日会会首杀天霸(一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个小厮面前,有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穿着一袭暗黑色的衣服,黑色靴子,戴着一个黑色面具,好似跟这个暗黑的地下涵洞一样,阴暗、深不可测。

即便是露在黑色面具之下的那双眼睛的眼白,都显得有些昏暗浑浊的黄色,他身上唯一的白色,就是他黑白掺半的头发。

他的手上,布满了蜿蜒的青筋,双手的手心里,竟是好大的两块疤痕,触目惊心。从他的皮肤和头发上来看,应该已经年过半百了。

这个人,就是众人只闻其名,未见其人的冥日会会首--杀天霸。

他定定的看着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人,问道:“怎么回事?轩王不是派了人在李家村保护他的吗?怎么会死了?”

“回会首,今天半夜,突然来了五六十个黑衣人,轩王派来的也就几个人,根本就打不过那么多的黑衣人,轩王的人除了天问负伤跑了以外,其他的人都被黑衣人杀死了。”

“可恶,一定是今天抢走解药的那些人干的,他们一定是怕鹤大夫再炼出解药来,就干脆把他们给杀了,这样一来,他们手中的那一颗解药就成了世界上惟一一个能救轩王命的人了。”

“会首,可是那颗解药本来就是假的,我们不如就对外谎称是我们抢走了解药,让人再炼一颗解药去骗轩王好了,反正鬼谷子已经失去了嗅觉和味觉,他根本就验不出解药来,到时候,他为了得到轩王的二十万两黄金,就一定会说我们的解药是真的解药。”那个小厮说道。

“哼,那抢走解药的人又岂会由着我们出来骗那轩王呢?轩王可是见过那个解药和装解药的药盒的。他必定是要找外形一模一样的解药才肯相信就是那颗解药的。若是抢走解药的人冒出来了,我们的骗局就会不攻而破了。”

“那现在怎么办?再设计一个陷阱,再假冒出一个能炼出解药的人,把轩王给骗进来?”

“这世界上哪能有那么多炼制解药的人?再来弄个假的出来,莫说轩王会生疑了,就是那个抢夺解药的人,也一定会跳出来戳破我们的陷阱的。因为我们的行动,已经破坏了他们要利用那一颗解药想要达到的目的,所以,他们绝不会允许我们还能给轩王第二颗解药。唯今之计,只能把那颗假的解药当成是真的唯一的一颗解药去抢夺了。”

杀天霸沉着的分析了一通,对外唤了一声,道:“来人”。

“会首”

“今天抢夺解药的人,可有查清楚了,是什么人了吗?”

“回会首,还没有,不过,那些人似乎对南青国的地方很熟,很快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属下猜测,这些人要么在这里潜伏了一段时间了,要么他们原本就是南青国的人。”

“继续查下去,一定要查出他们的解药在什么地方,把解药夺回来。”

“是”

杀天霸挥退了这个潜伏在李家村里的小厮和那个属下,他看了一眼手中的疤痕,目光变得十分的狠历,咬牙切齿的说道:“杜凌轩,我一定要让你死,你们姓杜的,一个都不能留!”

“报 ̄”一个探子快速的飞了进来,跪在了杀天霸的脚跟前。

杀天霸神色一凛,这个可是他安排守在客栈外头的眼线,一定是有要紧事才会回来跟他禀告了。

“说”,声音简短而铿锵有力。

“会首,天问反水了,被轩王赶了出来,他们两个刚刚还在客栈里拼杀了一场,两人都受伤了,天问独自离开了客栈。后来,上官云飞跑了出去,在路上截住了天问,要天问投靠他,天问说他不想再给朝廷之人卖命了,还是做个江湖人来得自在。之后就独自离开去了别的客栈落脚了。”

“天问真的会反水?据本会首所知,天问可是一直都对轩王忠心耿耿的,岂会这么容易反水,再说了,轩王素来阴狠手辣,又怎么会容忍自己的手下背叛自己?”

杀天霸眉心微皱,眼中充满了怀疑的神色,他素来都清楚暗夜组织的厉害,对待叛徒之人的惩罚手段可谓是残忍至极,一般的人都不敢背叛的。更何况这天问可是暗夜组织的三把手,他的上头就只有轩王和夜影两个人而已。暗夜阻止素来是由夜影管理的,以前夜影去了北疆之后,轩王就把暗夜组织的管理之权交给了天问,有此可见,天问的武功和能力是绝对十分厉害的,而且必定十分忠心,这才能得到轩王的重用。

像这样的人物,又怎么可能会反水?

杀天霸死死的盯着那个探子,怀疑的问道:“他们不会仅仅因为天问没有完成保护鹤大夫的任务,两人就反目了吧?这不过就是一件小任务而已啊。”

“会首,今天那轩王一听到鹤大夫死了,他好像情绪失控了一般,说天问将他活下去的解药给弄没了,他也活不过一个月了,要让天问陪葬,当场就拿剑刺进了天问的心脏,好在被上官云飞给阻挡了,刺得不深,后来又被轩王给划破了脖子,他跑得快,才没有当场头颅搬了家。他说他这么些年替轩王卖命,结果还要杀他,他心有不甘,就跟轩王打斗了起来。然后轩王妃出来阻止轩王杀天问,轩王正在气头上,连带着轩王妃也一块责罚了。若不是轩王妃相助,天问根本就逃不掉,天问逃跑时还朝着轩王射了五支连发箭,轩王为了保护轩王妃,结果他被射中了大腿。”

探子沉首,将今天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会首,希望他相信自己并没有说谎。

杀天霸缩了缩眸子,沉思了半晌,道:“若是轩王因为没了救命的药,临死之人,什么过激的事情都会做得出来,也难怪会让天问陪葬了。你即刻去盯着天问的一举一动,看看他是不是真的反水,还是诈我们的。若他是真的反水,倒是可以招纳进来,为我们所用,我们通天阁,还没有像他这样武功高强的高手了。”

“是”

翌日,夏依依亲自做了早点,端着走到了凌轩的新房间,娇柔的说道:“凌轩,你快开门,我给你做了早点,你趁热吃吧。”

“不吃,你走。”

屋内传来了冷冷的愠怒的声音,夏依依轻轻抿了抿唇,道:“凌轩,人是铁,饭是钢,你今天还没有吃早点了。”

“本王不想吃你做的早点,本王等会只会让人送早点过来,你还不快走?”

“凌轩,你不想吃我做的早点也没有关系,你开开门,我进来给你检查一下箭伤,好不好?”夏依依用几近恳求和委曲求全的口气说道。

凌轩的声音瞬间就变得暴怒不已,从屋里头砸出来一个茶杯:“你走,本王不想看见你,你个吃里扒外的女人。”

夏依依一见飞出来一个茶杯,立即往旁边一躲闪,躲开了那个茶杯,可是手中托盘里的碗碟也被掀翻了,汤水洒满了整个托盘,溢了出来,滚烫的汤水烫得她的手立即红了一片,她条件反射的赶紧扔了手中的托盘,将烫得通红的手放到嘴巴里吮吸着降温。

地上响起了一片碗碟破碎的清脆声音,夏依依的脚还很不幸的被掉落的东西砸到。夏依依弹跳开来,痛得鼻子都皱了起来,有些伤心的看着那个依旧紧闭的木门,她鼻子一酸,泛着哭腔朝着屋内喊了一声:“凌轩 ̄”。

可是屋内没有任何回应,屋里的人似乎也根本就不在乎夏依依有没有被烫伤或是被砸伤一样。好像他们两个之前的浓情蜜意似乎一点都不存在,夏依依已然从原本最宠爱的妃子,变成了冷宫里的弃妇一般。

上官雪躲在自己的屋子窗户后,嘴角的笑意就不曾落下过,这两天,是她最为高兴的日子了,看着夏依依被抛弃,她的心里就乐开了花。若是轩王将夏依依给休了,那就更好了。

如果自己把解药亲自送到轩王的面前,轩王一定会感谢自己,一定会把自己纳进王府的,说不定,轩王厌弃了轩王妃,他还会将自己抬为王妃之位呢。

“倩宁,本公主觉得上次去的那家肖记首饰店的东西可真不错,本公主今天还想再去买一些。”

“是”

她们二人一出去,上官云飞那里就立即收到了消息,上官云飞冷哼一声,道:“她现在去跟云礼报信,也为时已晚了,解药已经在本皇子的手上了,他想抢,也抢不成了。”

“大皇子,昨天在李家村,属下并未见到有第二拨人想来抢夺解药。可能二皇子他并没有想要抢夺这个解药。”

侍卫鼓起了勇气替二皇子辩解了一句,说完这句话,他的额头就开始冒出了冷汗来,战战兢兢的等着大皇子的责备。

上官云飞似老鹰一样阴狠的眸子扫视了侍卫一眼,“怎么,你觉得他是个好人?”

侍卫惊慌的摆摆手,生怕大皇子误以为他是二皇子安插在他身边的探子,连连解释道:“不不不,属下并非如此见解,属下只是据实说话而已,若是二皇子想要抢夺解药,又何必要等着别人抢走了,他才去抢夺解药,而不是在昨天就动手呢?毕竟在昨天动手要容易得多,起码知道解药在什么地方。而如今,他连解药藏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还怎么抢夺解药啊。”

上官云飞审视的盯着他良久,盯得那个侍卫脊背上的汗毛倒竖。

“你说的也不无道理,不过,还是要继续盯着他。”

良久,侍卫才听到大皇子好似深渊一样冰冷而令人生畏的声音,侍卫赶紧应是,慌忙退了出去。

首饰店,雅间。

云礼有些怒意的看着上官雪,愤愤道:“你还好意思来找我?你知不知道,你上次过来找我的时候,你把上官云飞的人也带了过来,他们跟踪了我,我在这里的行迹都败露了。”

“我没有带他的人过来。”上官雪急急的辩解道。

云礼定定的看着她道:“我自然知道不是你故意带过来的,你只是被他的人跟踪了而已,否则,你故意带人来,我还能让你好活?”

上官雪不禁打了一个寒颤,他总是会时不时的露出威胁她的信号,云礼这个人,太过危险了。

“你既然知道大皇兄会派人跟踪我,那你今天为何还要出来跟我碰面?”

“他们都已经知道我们暗中相会了,又何必要再躲藏呢?还不如大大方方的就让他们跟踪好了,不过,以后,没有重要的事情,你不要出来主动找我,我会暗地里着人来找你的。”

“我知道了,我这次是有重要的事情来找你的。”上官雪说道,她才不想单独过来找云礼了,云礼就是个危险的存在,跟他单独在一起,很容易被他侵犯的。

上官雪将昨天解药被劫,半夜鹤大夫被杀,天问反水,以及夏依依失宠的一系列事情告诉了云礼,末了又道:“是不是你派人去抢的解药,你快给我,我拿给轩王,他一定会对我感恩戴德的。”

上官云礼自然早已经听说了解药被抢的事情,不过天问的事情,他还是刚刚听说。他冷冷的道:“不是我抢的。”

“你骗人,不是你抢的,还能是谁抢的?”

“哼,我骗你作甚?你可是我的合作伙伴,我骗你有什么好处?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一定是大皇兄将解药抢走的。”云礼冷冷的说道,眸子里闪现出了一丝愤恨。

“大皇兄?不可能,他怎么可能会去抢夺解药呢?他可是一路上都在帮轩王找解药,能找到这个鹤庆年,大皇兄可帮了不少忙。还有,大皇兄为了轩王能有解药,还特意派人去保护鹤庆年的,这一次,大皇兄可是死了不少手下,绝不可能是大皇兄干的。”

“你聪明是聪明,可惜了,你还是对人心的阅历太浅,你的很多想法还是很天真啊。大皇兄,不错,他一路上是十分尽心尽力的帮着轩王找寻解药。这不过是因为他自己也想找到解药而已,不然他能这么积极的去找解药?”云礼顿了顿,道:“你有没有听过‘监守自盗’这个词?”

“他要解药做什么?胁迫轩王支持他上位?根本就不需要啊,父皇本来就属意他继承皇位的啊。”

上官雪口直心快的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说道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她有些胆怯的看了一眼上官云礼的脸色。

上官云礼虽然有些不悦她说的话,可是她说的也确实是实情。

他微微皱眉,想起了大皇兄跟着轩王一起来,可是有父皇的大力支持的,那么是不是有可能其实抢夺解药的,是父皇下的命令?大皇兄仅仅是执行父皇下的旨意而已,若真的是父皇的命令,那自己再去抢夺那个解药的话,可就真的是费力不讨好了,父皇一定会更加讨厌自己了。

自己还真的不能去抢了,若是自己抢到了,届时,自己坏了父皇的好事,必定会惹起父皇不悦,而且,还有可能会遭到父皇的责备,自己还得乖乖的将解药双手奉送给父皇。这样费力不讨好的事情,上官云礼才是不愿去做这样的事情了。

“你想要拿解药去救轩王,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你死心吧。”云礼冷冷的道:“你也该早点回去了。”

“我过来,还有一件事情想要跟你说了,你一定要帮我。”

上官雪定定的看着他,十分诚恳的说出一个条件来。

“你想要我帮你什么?”上官云礼挑挑眉,竖耳倾听。

------题外话------

亲爱的读者,洛洛建群啦。

秀才以上等级的粉丝才可以入群哦。

筱洛验证群:539388175

入了验证群后,发订阅截图和粉丝名称,再入正式群哦。

验证群不留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