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 挖坟自埋(二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想要现在趁着轩王和轩王妃两个人正闹矛盾,趁虚而入,跟轩王成了好事。等我成了轩王的侧妃,父皇就一定不会让轩王死了,届时,父皇肯定会将解药交给轩王的。而轩王,也定会感谢我。”

上官雪的眼里闪着兴奋的精光,她似乎已经看到了自己被轩王分外宠爱的画面了。

云礼冷冷的看了她一眼,道:“行,那我就帮你,不过,事成之后,你可别忘了你和我之间的约定,否则,我可不敢保证我会做出什么来。”

“你!”上官雪咬牙切齿的怒瞪着他,恨不得将这个混蛋给撕碎,可奈何自己如今对付不了他,还需要他的帮助。不过,等她成为轩王妃的时候,就一定得杀了他这个混蛋。

云礼似乎透过她的那双眸子已经看出了她内心的想法一般,冷哼一声,冷厉的说道:“哼,你最好别想着过河拆桥,否则,有些证据,会在我死了之后公之于众。”

“什么证据?”上官雪的牙齿似乎都在打颤了。

“这个我就不会告诉你了,我劝你趁早歇了那个心思,你不是我的对手。”

云礼拿起一杯茶,大喝了一口,吞咽下去后,舌尖在牙齿上打转了一圈,移出来一片茶叶,“噗”的一吹,直接将茶叶吐在了上官雪的脸上,还带着一些口水也沾在了她的脸上。

云礼斜斜的勾起了嘴角,露出了一个邪笑来。

上官雪气愤的将茶叶给捋了下来,恼怒的拍了一下桌子,站起来气呼呼瞪着他怒吼道:“上官云礼,你以为我真的就怕了你吗?”

“唰!”

一把匕首抽了出来,抵在了上官雪娇嫩柔滑的面颊上,阴冷的声音响起:“如果你变成了一个丑八怪,你这辈子,都别想用你的脸蛋去勾引男人!”

“你!”

上官雪恼怒的瞪着他,却被他阴狠的目光给吓到了,半晌,她终是收起了恼怒的目光,有些畏缩的看着他,怯懦的道:“我知道了。”

云礼将匕首收了回来,冷哼一声,“哼,你且回去等着,我会见机行事,若是将轩王下药成功了,我再让你过去。”

“好”

云礼邪笑一声,用手摩挲着她的脸庞,道:“这样才乖!”

上官雪咬了咬唇,出了首饰店,脚步有些虚浮,捏紧了拳头,对云礼更是恨之入骨。

依依捂着受伤的手走进了自己的屋子,画眉有些心疼的将她的手拿过来看了一眼,已经被烫得通红了,画眉心疼的道:“王妃,你这又是何苦呢?”

依依兀自拿了医药箱出来,给自己上药,神色淡然道:“这点伤算不得什么。”

画眉皱了皱眉,有些忿忿的说道:“王妃,你是没有看见,刚刚上官雪那副兴高采烈的模样,她以为你被王爷拒之门外,她就有机会了吗?”

“她刚刚去哪了?”

“奴婢去询问一下侍卫”

“嗯”

过后,画眉回来了,低低的耳语道:“她去了首饰店,密会了上官云礼。”

依依冷哼了一声:“想来她已经有些等不及了,会在近期就动手。”

凌轩屋内,侍卫进去汇报了上官雪的动静,

比起上官雪的情况,凌轩更加担心夏依依的情绪:“王妃如何了?”

“王妃情绪很稳定,手上的烫伤已经上了药膏,并无大碍。”

“嗯”,凌轩看着自己受伤的腿,缓缓的拿起桌上一支带血的利箭,道:“天问呢?”

“他在客栈落脚了。”

“派人去客栈追杀他。”凌轩冷冷命令道,抬手就将那支箭给扎到了木墙上,入木三分。

“是”

“报~”一声急促的响声回荡在冥日会的地洞里,一个探子快速的飞了进来。

“会首,刚刚轩王派人去客栈追杀天问,天问受伤严重,仓惶逃跑了,若是再被他们追上,天问怕是要抵挡不住了。”

杀天霸脸上露出一丝满意来:“本会首就说了嘛,以轩王的阴狠来说,又怎么可能放过背叛他的人,必定是会派人追杀他的。你速速带人前去支援,把天问带回来。”

“是”,那人说罢就要出去。

“慢着”,杀天霸突然想起来什么,又改口道:“别带这里来,先带到赌坊分点去。本会首还需要再观察一段时间,以免有诈。”

“是”

一个时辰后,浑身重伤,已经昏迷过去了的天问被一帮黑衣人抬进了赌坊的后院。

杀天霸从暗格往屋里看了一眼,啧啧道:“轩王下手挺狠,还真的是要赶尽杀绝啊。”

看来这个天问是真的反水了。如此,就可以放心让他加入冥日会了。

客栈,夏依依好像是打不死的小强一样,厚着脸皮再次来到了凌轩的门外,轻柔道:“凌轩,我又亲自做了一份午餐,你快开门,让我进去啊。”

“本王说了,不想看见你,你怎么就说不听?”

屋内响起了凌轩暴怒的声音,还伴随着瓷杯被砸碎的清脆响声。

“凌轩,你能不能原谅我?”

“你走,本王不想看见你!”

“凌轩~”

门猛地打开来,凌轩一脸怒气的冲了出来,有些厌恶的扫视了她一眼,一把推开她,道:“你不嫌烦,本王嫌烦,你不肯走,本王走,你满意了吧?”

夏依依手中的托盘被重力推开来,掉落在地,美食也撒落了一地,连带着将夏依依的心也给摔碎了。

“凌轩 ̄”,夏依依委屈的抬头,双眸里水雾弥漫。

凌轩的心有些疼,侧过脸,不去看她,只有不看她那副受伤的模样,自己才不会觉得对不起她。

抬脚大步往客栈外走去,在夏依依的身边刮过一阵寒冷无情的风。

上官雪从外头正好回来,便是瞧见了这一幕,见轩王气冲冲的往外头走,上官雪跟上去,想要劝他几句,刚开口:“轩王…”

“哼!”

凌轩冷哼了一声,看也不看她一眼,犹如往日里一般的冷漠。

凌轩径直去了一个奢华的酒楼,包了一个雅间,便开始买醉,似乎心情极为糟糕,一边一大坛一大坛的喝着酒,一边破口大骂,无非就是骂属下叛逆,妻子不顺等云云。

过了一个多时辰,凌轩在屋里头的骂声也渐渐的小了,人也开始昏昏沉沉的,喝了几口酒,便是趴在桌上睡着了。

守在屋外的侍卫们,连忙进门去,一人搭着王爷的一个胳膊,就架着他回客栈,可是刚刚出了雅间,轩王竟然半睁着眼睛,结结巴巴的狂骂:“本王才…才不要回…回去了,本王不想…看见她,嫌她烦…烦,嫌…嫌她碍眼,不…回去,不回去。”

“王爷,你不回去,你住哪儿去啊?”一个侍卫愁眉苦脸的问道。

“住这儿,就住…住这儿。”

侍卫只得将掌柜的叫过来,道:“给轩王安排一间上好的客房休息。”

“是是,小的这就去安排。”

片刻后,凌轩就被侍卫给抬进了一间卧房里,凌轩挥了挥手,将那些侍卫给赶了出去,独自一人躺在了房间里呼呼大睡。

睡着后的凌轩脸色渐渐的有些不正常起来,不仅开始泛红,呼吸还开始急促了起来,浑身觉得越来越热,便是开始一件一件的脱自己的衣服,脱得只剩下白色的中衣了,这才又晕乎乎的睡了过去。

躲在隔壁房间里的云礼通过暗格观察着这边轩王的状态,冷哼一声,对身旁已经穿上了和夏依依一样衣服和梳了一样发型的上官雪道:“他的药性已经发作了,你现在就过去,只要你跟她成了好事,届时,我就让小二去一楼大喊一声:‘谁丢了红腰带?’,我的人就会明白这个信号,立即冲上来闯进来,看见你和轩王在屋里行房事了,众人眼见为实,你就可以逼迫他娶你了。”

“可是屋外的侍卫怎么办?他们会听见里面的动静,会进来阻止我们的。”

“放心,他这次出来,带的人不多,才四个而已,这四个,我能在他们还没有来得及反应之前就点了他们的穴道。”

云礼拍了拍上官雪的肩膀,拉低了帽檐,低着头走到那四个侍卫身边,突然,他快速移动脚步,双手齐下,在电光火石之间就点了他们四个的穴道。行动迅速敏捷,很快就回到了隔间里,没有被任何人发现。

云礼有些得意的道:“有我在,还有什么办不成的事情吗?你还不快去?”

上官雪便是往凌轩的房间里走去,走了两步,又折回来,将暗格的那个木板挡上,警告道:“你不许偷看。”

“哼!我有什么不能看的?你身上哪个地方我没有看过?”云礼痞痞的说道。

上官雪咬牙切齿道:“你若是偷看,我还怎么办事?”

上官雪的脸上不禁泛起一阵潮红,再怎么说,她也还是一个未出阁的黄花大闺女,行房第之事,怎么能让别的男人观看呢?更何况还是云礼这个混蛋。

“你快些去吧,不然,等他的药性醒了,你可就没有下一次机会了,而且,门外的那些侍卫被定在了那里一动不动,也容易引起别人的怀疑。你还是速战速决的好。”

云礼冷冷的说道,半点都没有要答应她不偷看的意思,一副无赖的神情,我就要偷看,你能拿我怎么的?

上官雪咬咬牙,只得快速朝着轩王走去,大不了,自己将帷帐给关了。

然而,让她十分恼恨的是,身后传来了云礼警告性的声音,道:“别想着关帷帐,关了帷帐,我派的人从外头冲进来,又怎么能在第一眼就看到香艳的场景呢?”

“你!”

上官雪气愤不已,可是为了自己的大计,为了能成为轩王的妃子,只得咬咬牙,忍受了云礼这个变态的混蛋。

上官雪爬上了床,看了看昏睡中的轩王,他呼吸喷洒出来的酒气,又香又热,一股男性的气息扑鼻而来,上官雪不禁耳根一红。

用手抚摸了一下轩王的脸颊,另一只手抚上了他的胸膛,缓缓的移动着,抚摸着。

上官雪模仿着夏依依的声音,清冷的叫了一声:“凌轩 ̄”。

可是这声音,却没有夏依依那样好似清酒一样的清冽,她的反倒像是蜜糖一样的甜而软,又腻得齁。

凌轩猛地半睁开了眼睛,上官雪不禁被他吓了一跳,手也不会动了,呆呆的半趴在他的身上,心脏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她开始害怕了,她可没有武功,这么近距离的靠在轩王的身上,以轩王的武功,完全可以在电光火石之间一掌就拍碎了她的脑袋。

“依依 ̄”凌轩瞧了一眼她的装束,含含糊糊的低沉的喊了一声,便又沉沉的睡了过去。

上官雪长吁了一口气,还好,她早有准备,打扮得跟夏依依相似,醉酒又中了迷。药的轩王并没有认出她来。

可是接下来,她就有些发愁了,不管她怎么撩拨轩王,轩王都没有半点反映,自己的衣服也脱光了,可是轩王全然没有知觉一样,这可怎么行房事啊?

躲在隔间的云礼看着上官雪脱光了在勾引轩王,看得他鼻子都快流血了,热血澎湃的。他不禁微微锁眉,怎么轩王完全昏睡啊?难道是迷。药放少了?还是喝酒喝太多了,酒精中毒昏迷不醒了?

云礼直直的走了过去,迅速的点了轩王的穴道,将轩王给搬下来放在地上躺着。

上官雪见他过来,连忙用被子裹着自己赤溜溜的身子,疑惑的问道:“你把他搬到地上去做什么?不是要我跟他…?”

云礼一边脱自己的衣服,一边邪笑道:“时间紧迫,他这么昏迷不醒,还怎么跟你行房事?不如,我跟你行了房事,完事后,再将他脱了搬到床上来,伪造成你和他行事了的模样来。我再出去引人过来,不是更完美?”

上官雪惊恐的瞪着眼睛看着他,连连摇头,道:“不可以的,我和你是不可以的,你应该明白,会遭到天谴的。如何对得起父皇和母后?不行,这次不行,我就再找下次机会,下一次,轩王一定不会这么昏睡不醒了。”

“下次?你以为有这么多的机会给你吗?”云礼冷哼一声,他的目光却从未离开过她的身子。

“不行,你不可以。”上官雪知道他一定会做出那样的禽兽之事,慌乱的就从床上跳了下来,想跑出去。

云礼一把抱住她,冷厉的威胁道:“你最好乖乖听话,否则,我就把你赤身捆着扔到楼下去。”

“不可以,你这个禽兽!”上官雪狂骂道。

“啪!”

一个重重的耳光打在了上官雪的脸庞上,他凶相毕露,恶狠狠的警告道:“你再大声叫?可就会把别人引过来了,到时候,我轻功好,一眨眼就飞走了,你就留在这里自取其辱吧。”

“那又怎么样?被他们看见了,也会以为我跟轩王行了房而已。”

“哼?谁信你?他们一进来查看,轩王被人点了穴道昏迷不醒,而你,还是一个处子之身,世人只道你是不要脸爬进轩王的房间而已。只有你破了身子,才能被人相信。”

“你!”上官雪气愤且羞愧的瞪着他。

云礼见她被自己吓唬住了,便放缓了声音,上前摸了摸她的脸颊,轻声道:“你放心,我会好好疼爱你的,事成之后,我一定会帮你扶上轩王妃之位。等你成了轩王的侧妃,我就帮你除掉夏依依。”

云礼见她没有再反抗,嘴角露出了一丝得逞的坏笑,当即抱着她就滚上了床,顷刻间,他便是全然没了斯文的模样,化成了一只不要脸的禽兽,将她吃干抹净,不留一片纯净的地方。

她的身上一片青紫,她的身下,一片殷红,她的脸上,一片泪痕。

她恨、她怒、她绝望。

这,一半是云礼的逼迫,一半是她的妥协。

她要为了自己对轩王妃的觊觎,对夏依依的嫉妒,以及对轩王的爱慕,还有将来自己成为东朔皇后的可能。

她要为了这一切而拼搏,为了这一切而谋划。也为了这个付出了自己的清白。

她恨此刻正在对自己施虐的人。她的目光里除了绝望、愤怒、还隐藏了浓浓的杀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