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悲惨的二人(一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原本云礼计划应该在一刻钟就结束的事情,却两刻钟…三刻钟…的持续下去。

云礼不知为何,好似渐渐沉迷其中,他的意识开始慢慢的变弱,眸子也慢慢的变得通红,好似一头发疯的猛兽一般。

而此刻正承受着屈辱的上官雪,满是血迹,早已因为云礼的残暴凶狠而昏迷了过去,全然不知反抗和叫喊。

喝醉了酒又被下了迷。药,还被点了穴道,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轩王,慢慢的已经快到了穴道自动解开的时候,他缓缓的运功,提前冲破了穴道,伸展了一下有些不灵活的四肢,起身,瞧都不瞧一眼床上的两人。

此刻的云礼,早已经中了迷。药却还浑然不觉,完全没有发现地上躺着的轩王已经站了起来。

凌轩起身去了桌旁,将桌上点燃的两只混了迷药的红色蜡烛吹灭,取了下来,收入自己的怀中,再将藏起来的这屋里原本的蜡烛拿出来,点燃了插在烛台上。

凌轩没有从正门出去,而是从隔间的暗门走了过去,将上官雪的衣服拿了过来,回了房间,扔在地上,再将地上和夏依依一模一样的那套衣服拿走。回到隔间,将暗门关上,蒙了脸从隔间的大门出去,再迅速解开了自己侍卫的穴道,带着他们快速离开了酒楼。

轩王的一个侍卫假扮成酒楼的小二,走到酒楼的一楼,大喊一声:“谁丢了红腰带?”

一些客人看了一眼自己腰间的腰带,纷纷摇头。而那些被二皇子安排在这里的托,一听就知道是二皇子发出来的信号,当即就有人故意说,见到有个女人捡了一根红腰带去了楼上,便有许多人跟着一起去楼上讨要红腰带。

那些托有些疑惑怎么会有一百来人跟着上楼啊,他怎么记得只是安排了二十来人啊?不过他也没有多想,只以为那些食客多是一些闲得慌的人,都想着要去看看热闹而已。

既然他们喜欢看热闹,那就让他们看热闹好了,人越多越好,到时候,传得满城风雨,轩王的压力就越大,迫不得已就得娶上官雪了。

一行人快速跑了上去,也不敲门,直接嘭的一声撞开了门。

屋内,正是一副香艳的不堪入目的场景,女主角仍旧是剧本安排的女主角,而男主角,怎么换了一个啊。

怎么回事?为什么不是轩王?怎么会变成了二皇子?

而屋里的两个人,上官雪已经昏迷不醒了,而云礼,却是全然没有发现冲进屋子里的人一样,依旧在疯狂的做着原始的运动。

那些托一头雾水的看着屋内的场景,一些聪明的托便是已经明白了,只怕二皇子是被轩王给反设计了。

他们还想着将众人赶出去,隐瞒了这件事情,他大喊道:“快出去,快出去!”

可是除了他们的人听从他的命令出去以外,其他的食客根本就不出去,那些食客还有人大声喊道:“天啊,怎么这么不要脸啊,他们两个怎么可以做出这样的事?”

“简直不要脸,真应该把他们两个人抓了游街!”

“对!游街!”

这些食客里,有些则是轩王派过来的托,有他们的怂恿,那些真正的食客还真的就大着胆子冲了过去,将还结合在一起的两个身体给拉开来,七手八脚的绑着就往外头走。

那些二皇子的托正想去阻拦,却是被轩王的托全都给拦到一旁了。

他们将二皇子的头用衣服给蒙着出了房间,那些躲在暗处的侍卫也没有发现这个是他们的主子,还以为是轩王呢,由着那些人将两人绑起来游街。

他们一见这边闹起来了,便是立即按照计划行事,派人回客栈去给大皇子和轩王妃送信。

“王妃,不好了,轩王被人抓起来游街了,你快去看看。”

小厮跑到了夏依依的屋子外头,大喊了起来。

夏依依没有出来,画眉却是走出来了,对着那个小厮道:“王妃说了,今天王爷屡次给她难堪,王妃不想管他,他若是游街就游街吧,王妃可不想去看。”

这时,大皇子也听闻了消息,急冲冲的赶了过来,站在夏依依的屋外,说道:“轩王妃,你还是去看看吧,你不在场的话,若是出了什么事情,本皇子可不好对东朔交代了。”

当然,大皇子听闻的消息也不过就是轩王和上官雪在酒楼里行了房事而已,这种场景,怎么能不让轩王妃去现场观看呢?一定要让轩王妃亲口承认他们两个木已成舟的事实,让轩王妃亲口答应纳上官雪为侧妃。

上官云飞心里隐隐有些明白,这件事情,怕是上官雪和云礼两人故意给轩王下的陷阱。虽然他不太愿意他们这么做,但是,事已如此,也只能让轩王纳了上官雪,不然,他们南青国的面子可往哪里搁啊?

夏依依缓缓的走了出来,微微抬眼扫了一眼上官云飞,道:“既然大皇子一定要我去,那我就勉为其难,跟着一道去吧。”

几人跟着一起去了街上,走着走着,就听闻前面人声鼎沸,好不热闹,百姓们将整条街道都给围得水泄不通的,还有更多听闻消息的百姓从远处跑了过来。

那些押着云礼的人一见大皇子他们往这边过来了,便是连忙将云礼头上的布给拿开来,这一下,惊呆了那些躲在人群中二皇子的侍卫,他们怎么都没有想到,怎么是他们的主子,而不是轩王?

这些侍卫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人群中就有人开始大声喊叫:“快看啦,竟然是二公主和二皇子。”

“天啊,他们两个怎么可以干出这样违背伦理纲常的事情。”

“真不要脸,就应该浸猪笼。”

“砸他们”

愤怒的人们开始用手上的东西砸到他们的身上,菜叶、鸡蛋顿时就横飞在街道上。

那些侍卫想着赶紧冲过去解救二皇子,可是他们刚刚想冲出去,却被身边一些莫名其妙的“百姓”给抓得死死的,跑也跑不出人群。

上官云飞刚刚走到这儿,就见到了这么震惊的一幕,上官雪和云礼竟然是赤身被绑在板车上游街的,而他们两个身上的痕迹表明,他们两个刚刚行过房事。

上官云飞本以为被抓着游街总要穿着衣服吧,没有想到竟是这般光景,上官雪身为一个女人,还能活得下去吗?

而最重要的还不是这个,而是怎么不是轩王,却变成了云礼?刚刚明明有人过来禀告,说的是轩王和上官雪被游街了,怎么消息有误啊,还是说他们是被人陷害的?

围观的百姓立即就看到了大皇子过来了,他们连忙高声喊道:“请大皇子惩罚这对狗男女,整顿风气。”

上官云飞微微皱眉,这些日子,上官雪时不时的出去与云礼见面,他只道是他们两个密谋对付轩王,毕竟上官雪喜欢轩王。难不成他们二人早就暗通款曲了?

再看云礼的精神状态,似乎是中了迷药?

不论如何,他都不能再允许世人再看见他们赤身的模样,毕竟上官雪可是他的妹妹,上官云飞连忙命人上前给他们披了外套。

“浸猪笼”、“浸猪笼”、“浸猪笼”…

百姓们齐齐的挥舞着拳头怒吼着,要求惩罚这对败坏社会风气的男女。

上官云飞心里暗暗一笑,真是天助我也,不管他们两个是真的自愿苟合在一起,还是被别人设计陷害了,但是事实就是他们两个苟合了。

而云礼一直想要将上官雪送给轩王,目的不就是想要轩王扶持他上位吗?既然他有了抢夺自己皇位的心思,那么他就不能活了。

上官云飞可没有这么好心要替他们两个将此事压下来了,反倒是悄悄命人去打扮成普通百姓的模样,伺机朝他们两个泼水,将他们两个弄醒来。

上官云飞名面上却是连忙安排了人过去将他们两个解绳子,也不知道是绳子捆得太紧了的原因,那个侍卫竟然解了许久才解开,刚刚解开,就有两个愤怒的“百姓”朝着他们两个猛地泼水,这一下,将两个昏沉的人给彻底泼醒了过来。

上官雪有些呆愣的看着面前的景象,再看看自己和云礼的状态,听着众人对她们两个的骂词,她便是已经明白了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当即羞愤的大哭了起来。

这一下,全完了,被这么公之于众,她还怎么嫁给轩王啊,别说轩王了,就是南青国但凡有些脸面的贵家子弟,都不会娶她为妻了。她还有什么脸面活在这个世界上啊,父皇和母后更是要唾弃她了,说不定,父皇和母后会为了皇室的颜面,在朝臣的施压下,直接对她痛下杀手,以保全父皇刚刚掌握的政权。

云礼一醒来,看着这副场景也是惊呆了,不过瞬间,他就明白了,自己一定是被轩王给设计陷害了。可是如今,却是百口莫辩了,他虽然不记得自己是如何被绑到这大街上来的,但是他定然知道以轩王的手段,明明知道自己陷害轩王,轩王对自己就不会手下留情,肯定是让众人看到了屋里的场景了的。

云礼眸子一转,只能将事情全都推到上官雪的身上才行,他立即大声喊冤道:“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回事啊,一定是雪儿她深宫寂寞,把我骗到这里来,对我下药,我失去了神智,才会做下这样的事情的。”

上官雪一听,当即就不乐意了,她可不想成为一个背锅的,立即反唇相讥,道:“你胡说八道,分明就是你对我下药了,我昏迷不醒了之后,你就对我下手了。”

云礼立即凑到了上官雪的耳朵边,低低的说道:“你是不是忘了我手里还捏着你的证据?你最好自己承担下来,保全我。”

只要上官雪将事情一个人承担下来,他不过就是一个受害者,等过个几年,风波淡了,他依旧还能在朝中活得风生水起的。

然而,已经被世人唾弃,再也不能嫁给轩王的上官雪,此刻已经精神极度崩溃了,她从心底里恶心、憎恨、仇恨云礼,若不是他,她绝不会沦落到这般境地,一切都是因为他这个混蛋、禽兽。

什么证据,还不过就是以前她命人去泼热油毁轩王妃脸的那个男子吗?如今,自己都再也不能嫁给轩王了,还怕在轩王面前再多一条罪证吗?以前,她不过是为了在轩王面前保留一个良好的形象,这才害怕云礼把那个男人给抖露出来。

如今,干脆破罐子破摔得了。

上官雪疯了一样的狂笑了三声,道:“什么证据?不过就是那个泼油男子吧?是我指使的又怎么样?东朔若是有什么不满的,尽管冲我来罢了。哼,如今,那个男子捏在你的手上,也不过就是一个无用的证据罢了。”

云礼不禁暗暗咬了咬牙,这个上官雪这是疯了吗?竟然将这件事情抖露出来,虽然,表面上是两个女子争风吃醋罢了,可是人家轩王妃毕竟是异国的王妃,这可是牵涉到两国了呀,事情可大可小,她这么一招认,东朔拿着这个事情,就能让南青国赔笑又赔罪了。

她不仅把这事扯出来,还说那个男子在他的手上,这不是表明了自己拿着那个男子威胁她了吗?这对自己可不利啊,云礼低低的警告道:“你疯了吗?”

“哈哈哈,我没疯,是你疯了,你个混蛋,你竟然敢对我下手,你才是该千刀万剐。你这个人渣,你就不配活在这个世界上。”

上官雪好似癫疯了一样,整个头发都散了下来,露出了她那张泪痕未干的脸庞来。她的眸子通红,圆睁着大眼睛,愤怒的瞪着眼前这个还在装正经人的云礼,这个让她背负了一生耻辱的衣冠禽兽。

“你个贱人,你胡说八道!”

云礼愤怒的呵斥住她,抬手就是狠狠的甩了她一巴掌,直接将她给打得趔趄了好几步,撞到了一个侍卫的身上去了。

上官雪的脸上瞬间就高高的肿起了一个通红的五指印,她眼里的愤怒渐渐的被杀意充斥,上官雪愤怒的从自己撞到的侍卫腰间拔除一把佩剑。

白光一现,冰冷的利剑就直直的朝着云礼的胸膛刺了过去,云礼见状,身形一闪,便想躲开上官雪的剑,然而,他的身子却是被定在了原地动弹不了,眼睁睁的看着利剑“噗”的一声,刺穿了他的心脏。

他的身后,上官云飞从自己腰间的佩玉坠子上,取下了一粒作为装饰用的白玉珠子,夹在中指和拇指之间,快速的将珠子弹射出去,精准的弹中了云礼的穴道,让他动弹不了,对上官雪的行刺完全没有半点反抗之力。

上官云飞的内力十分深厚,下手动作又十分的快速,那一粒小小的玉珠子,不过是化成了一道细小的微白色光芒在他和云礼之间一闪而过,众人根本就没有发现这么一个小小的动作。

所有人都自然而然的认为是二皇子没有来得及反应,上官雪突然袭击成功了而已。

然而,远处隐藏在人群中的凌轩却是将上官云飞的一举一动全都看在了眼里,他的嘴角不禁冷笑一声。众人皆道云礼是死在了上官雪的手上,其实,正在的凶手是上官云飞才对。

上官云飞感受到远处有一道鄙夷嘲讽的目光,他微微皱眉,脊背隐隐觉得有些发凉,有些不安,回头往远处眺望了一番,却是没有看到有什么可疑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