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拼的全是演技(二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上官云飞立即冲了过去,扶住了上官云礼摇摇欲坠的身子,右手隐在两人之间,快速的解了云礼的穴道。

穴道一解,血液流速更快,心脏口的血液就更是喷涌而出,溅了上官雪一身。

上官云飞焦急的看着上官云礼,急切的问道,“皇弟,你怎么样了?”

云礼若是之前还不知道是谁点了他的穴道的话,那刚刚上官云飞第一时间冲过来干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解了他的穴道,云礼立马就明白了是他干的了。

云礼的眼睛露出了阴狠的光芒,冷厉的盯着云飞,用尽力气抬起手来,想指着上官云飞说他是凶手,恨恨的咬牙切齿道:“你这个……”

“凶手”二字还没有说出来,就被上官云飞点了他的哑穴,同时将他指着自己的手给拉了下来,云飞“心痛”的说道:“皇弟,你别说话,省点力气,皇兄立即找大夫给你医治。”

“还治什么?他该死!”

上官雪愤怒的骂道,随即将刺在上官云礼身上的剑给拔了出来,再次朝着云礼的身上刺过去。

“快拉开她!”云飞立即对那些呆愣的侍卫吩咐道。

那些侍卫连忙上前拉上官雪,可是上官雪好似疯癫了一样,像是一头发疯的狮子,拥有无穷的力气,她用力挣开侍卫的禁锢,冲了过去,充满了仇恨和羞愤的目光狠狠的瞪着云礼那双惊慌的眼睛,她疯狂的朝着云礼身上捅过去。

上官云飞连忙抱着云礼的身子往旁边躲闪,躲过了上官雪的剑,抱着云礼就跑到了夏依依的身旁,祈求道:“轩王妃,你医术高明,求求你救救他。”

夏依依上去瞧了一下上官云礼的伤势,摇了摇头,道:“没用了,他的心脏被完全刺穿,心脉被割断,那么大一个伤口,谁也救不了他。”

上官云飞哽咽的祈求道:“求求你救救他,救救他,他不能死,他是我弟弟。”

夏依依再次摇摇头,道:“我真的没有这个能力救他。”

“轩王妃 ̄”上官云飞再次开口求她。

围观的百姓更是被大皇子的仁心感动了,便是劝道:“大皇子,你就别为难轩王妃,二皇子他这样的伤根本就治不好的。”

“对啊,大皇子,他犯了这样的错事,你还这么维护他,你真的是太仁善了。”

云礼一听那些百姓这么夸奖、拥护上官云飞,更是气得一口气上不来,想要开口揭开他的真面目,奈何被点了哑穴,啥也说不出来,一口闷气憋在心里,心脏上又有个大伤口,气得狂吐了几口鲜血之后,郁郁而终。只是他的眼睛却怎么也不闭,狠狠的瞪着上官云飞。

上官云飞见他死了,连忙解了他的哑穴,用手捂住了他的眼睛,道:“你放心去吧,皇兄一定会把你带回皇宫,给你厚葬,让你入土为安。”

然而,当他把手拿开后,云礼被他抚得闭上了的眼睛又忽的睁开来,死死的盯着上官云飞。云飞皱了皱眉,只得立即让人在他的身上搭了一块白布,遮住了他那双仇恨的眼睛。

上官云飞起身,看着被侍卫牢牢抓着肩膀,已经被侍卫夺了剑的上官雪,她还依旧疯狂的挥舞着那双布满了青紫痕迹双手,想要去撕烂上官云礼的脸。口里骂骂咧咧的,咒骂着上官云礼永世不得超生。

她的清白和一生,都被云礼给毁了,她又如何不恨。

上官云飞连忙让人将云礼的尸体给运回客栈,又让侍卫点了上官雪的穴道,不让她再疯癫的骂人,将她背回了客栈。

一行人回了客栈,便有侍卫上来跟上官云飞禀告说轩王刚刚回来了,还是醉醺醺的被下人抬回来,鬼谷子在屋里给他解酒。

上官云飞皱了皱眉,和夏依依一起走进了轩王的房间,果然见到他酒气冲天,看来,是真的醉得不醒人事了。上官云飞虽然心里明白是轩王搞得鬼,可是嘴上到底也没有说些。只是对轩王妃客气了一下,让她好好照顾轩王,便去了上官雪的房间。

“说,怎么回事?”上官云飞恼恨的看着上官雪,重重的在桌子上砸了一拳,气愤的指责道:“你知不知道你们两个这样做,会让皇室蒙羞的?你们这样,置父皇和母后于何地啊?”

“哼,你这会儿倒是会这么说了,刚刚我要杀他,你还拦着我做什么?他那个禽兽,他该死!”上官雪情绪崩溃的冲着上官云飞吼叫着。

听她这么一说,上官云飞不禁有些疑惑,皱了皱眉,之前他怀疑是轩王对他们下的手,可是怎的听她的语气,似乎是上官云飞自己主动将她给强了?

上官云飞道:“究竟是怎么回事?是云礼欺负你了?不是被人陷害的吗?”

“哼,那个上官云礼,他早就轻薄我了,不过是我一直隐忍。可没有想到,他竟然会对我真的干出这般禽兽的事情来。”

上官雪便是将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上官云飞,怒气道:“向他这样的衣冠禽兽,就应该将他给碎尸万段,你还把打算把他带回皇宫厚葬做什么?”

上官云飞冷哼一声道:“哼,他不是什么好人,你又如何不是利欲熏心?你若是在宫里被他轻薄的时候,你就将事情告知父皇母后,求他们做主,事情也不会弄成今天这样。就算是今天,你若是不同意,与他反抗到底,他也不会得逞,你回来客栈还能让我帮你做主,你又怎么会和他行了房事?你自己不也是没有羞耻之心的人吗?”

上官云飞将她破口臭骂了一通,解了气后道:“哼,等回了皇宫,看父皇和母后怎么收拾你。”

上官云飞气呼呼的回了自己的房间,他眉头深皱,由此看来,今天这事,一定是轩王使了个计中计,反将了他们一军。虽然他们两个罪有应得,可是,轩王不但不将此事隐瞒下来,还派人闯入房里,闹得满城风雨,又将他们赤身游街,轩王如此做,可是将他们南青国的脸面直接往地上摔啊。

哼,看来应该立即回宫,禀告父皇母后,这百花虫毒的解药还是不要给轩王了,就让他毒发身亡,也好替自己的皇弟和皇妹报仇。

更重要的是,上官云飞觉得自己刚刚在街上点了上官云礼穴道的事情必定被轩王看到了,远处的那道鄙夷的目光绝对是他。他知道是自己下的手,这可是留了一个大把柄在他的手上啊。这人,还是不要去招惹他为好,让他早些死了,往后,还是一心一意的与志王拉好关系为好。

凌轩在上官云飞走了之后,双眼就立即睁开来,看了一眼站在床边的夏依依,立即嬉笑着脸,伸手去拉夏依依的手,道:“依依,我头晕,给我倒些水喝!”

依依甩开了他的手,冷冷的瞧了他一眼,道:“哼,你既然都嫌我厌烦了,不想看见我了,你还回我的房间里做什么?你不是都已经在客栈里另外安排了一间房间单独居住的吗?你还不赶紧回你自己的房间去?”

凌轩立即又伸手将她拦住了,抓起她的手,看了看,还有些微红,心疼的道:“你也太不小心了,怎么把自己给烫伤了?”

“哼,要你在这儿装模作样了?”夏依依赌气就是要走。

屋里的人见状,便是连忙低头走了出去,将门给关上了。

凌轩连忙起床,走过去抱着她,道:“我哪里装模作样了?我听说你被烫伤了,我都想过来看望你的,可是我这不是要在他们面前做戏吗?明明我都和你说好了,演一出戏骗骗他们,让他们早点动手,你看,这不是将他们两个人给解决了吗?也给你报了被泼油的仇了,凝香也没有白帮你挡了那热油了。”

“我问你?你究竟有没有看过她的身体?”夏依依冷着脸问道。

“没有,我哪有看他们啊。”

“那你将今天在房里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来。”

“这,就不用了吧。”

凌轩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立即走到桌边将一杯茶递过来,笑道:“来,喝茶。”

夏依依拿过茶,坐到了椅上,缓缓的喝了一口茶,轻瞟了他一眼,朱唇轻启,悠闲的道:“不着急,你慢慢讲,尤其是细节,讲仔细一些,我有的是空闲听你讲。”

“那个,我没有空,我还有事情要忙,你慢慢饮茶,我忙事情去了。”

凌轩尴尬的一笑,转身就跟牢门一开,逃犯逃生一样的往外跑。

“唰”,一道白光闪现,一只匕首贴着凌轩的面颊飞了过去,钉在了木门上,匕首手柄颤巍巍的晃动着,匕首反射着的白色光线也在木门上剧烈的晃动着。

凌轩不禁摸了摸自己的脖子,转身,干笑道:“依依,这东西太过锋利了,还是小心些,别割伤了你的手,把你身上的那些暗器都拿出来吧。”

依依再拿出了一把匕首来,绕在手指上像是转钢笔一样,转得眼花缭乱的。笑颜如花,道:“你着什么急?要知道,你现在对外可是宣称醉酒在床的,哪能这么快就酒醒了出去忙事情了?还是乖乖的在屋里呆个半个时辰再出去吧。半个时辰,可够你说上很多故事了。”

凌轩拉着一张苦瓜脸,无奈的看着她,叹息了几口气,摇了摇头,只得在她的身边坐了下来,挑除掉一些重要的情节,将事情告诉她,关于上官雪爬床诱惑他的事情一概省略了。

“哼!”夏依依轻瞟了他一眼,知道他隐瞒了一些,便是冷哼一声,起身朝外走去。

凌轩连忙上前,抱着她道:“依依,我体内中的迷。药还没有完全清除呢,我体内火烧火燎的难受,你帮我解解迷。药吧。”

说着,凌轩略带火热温度的双唇就附上了依依的嘴,依依一把将他推开来,冷冷道:“别跟我打马虎眼,我还能不知道?你出门之前,鬼谷子就已经给过你解药了,你在客栈的时候根本就已经解了迷药了,不然,你还能忍到现在?只怕在客栈里你就直接把上官雪给上了吧?”

凌轩死皮赖脸的走过来搂着她,道:“你比迷。药的作用更大,我一看到你,就迷得走不动道了。依依,这两天我没有抱着你睡觉,我就觉得浑身难受,我想解解渴了。”双手就在她的身上抚摸了起来。

依依冷冷的瞪了他一眼,推开他来,讽刺道:“呸,我看你是刚刚在客栈里听了一场活春宫,勾起了你体内的欲望来了吧,要解渴?你自己解渴去,别找我。”

“依依,你真是冤枉我了。”凌轩撅着嘴巴对夏依依卖萌道。

“我啊,现在看见你就厌烦,不想看见你。你不走是吧,我走!”说着,依依就往外走。

凌轩微微皱眉,怎么觉得她说的这句话这么耳熟,好像今天自己跟她说过的话似得。凌轩连忙道:“依依,我今天那话不是真心话,那不是为了演戏,故意在外人面前那么说的吗?”

依依挑了挑眉,道:“既然是演戏,就演真一点,我才被你奚落辱骂过,一转身就这么兴高采烈的伺候你?想得倒美,你且再演几天吧。”

“还要演啊?依依,分房睡很痛苦的。”凌轩苦不堪言,早知道,自己就不出这个馊主意了。如今,可苦了自己了。

上官云飞当即就命下人收拾了东西,收拾完毕,轩王也“醒”了过来,缓缓的走到前厅来。

凌轩面带淡淡的忧伤,有些难过的道:“大皇子,本王刚刚才听到发生的事情,看你们这么快就收拾行李了,是打算要走了吗?”

上官云飞抱歉的道:“轩王,让你见笑了,我那不成器的弟弟妹妹着实太…唉,罢了,人都已经死了,还说他做什么?轩王,本皇子这就打算将皇弟的遗体带回宫去,只怕是没有空再陪着你找解药了。”

凌轩内心暗暗发笑,那“解药”都已经被他抢走了,他当然没有必要再跟着自己到处找解药了。

凌轩深表遗憾的道:“无妨,二皇子的丧事要紧,你先回去处理他的事情,本王独自找寻解药就行了。”

“失陪了”,大皇子歉意的对轩王拱了拱手,对侍卫道:“去将二公主请来,该启程了。”

“是”

不一会儿,后院便是传来了侍卫的尖叫声,上官云飞惊道一声:“不好”,便是连忙往后院跑去。凌轩微微皱眉,也跟了过去。

上官雪在自己的房内悬梁自尽了,已然气绝,而她的贴身丫鬟倩宁却被一把匕首给杀死了,躺在了屋里。看起来像是上官雪自尽之前,将她的丫鬟先给杀了,看地上的血迹已经凝固变色了,想来,已经死了一段时间了。

“皇妹、皇妹。”

上官云飞惊慌的大声喊道,飞身飞入屋内,将上官雪给放了下来,探了一下她的鼻息,再摸了一下她的手温,痛心疾首的狂哭,道:“皇妹,你怎么这么傻啊,你为何要自杀啊?你若是回了宫,父皇一定会将事情压下来,过个几年,事情淡了,仍旧会给你择一个良婿,享尽一生的荣华富贵,你怎么会这么想不开啊。你们两个都走了,这让为兄回去怎么跟父皇母后交代啊。”

凌轩轻叹了一声,道:“大皇子,节哀顺便!”

上官云飞抬起头来,脸上已经满脸泪水了,他哽咽的说道:“轩王,本皇子家中接连生变,遭遇不幸,实在是没有心情招待你,你早些回去休息吧。本皇子要处理皇妹的身后事,怕是有些不方便让男子观看。”

凌轩轻飘飘的扫了一眼上官云飞怀里的上官雪,余光将这个屋里的一切都收入了眼中,随即对上官云飞微微点头,转身离开了上官雪的屋子。

一回到自己的屋内,夏依依皱眉道:“听说上官雪自杀了?”

凌轩嘴角勾起一抹嘲意十足的冷笑,低低的回道:“不,是谋杀!”

------题外话------

强烈推荐好友的文:

军婚缠绵:陆少,套路深作者:冷纤秋

这是一个,腹黑男诱拐强势女的故事,强强联合、宠溺无限。

一次任务,一次意外。

刘若男遇到了她这辈子的死对头陆毅和。

“你在外面说了什么?!”刘队长破门而入,怒气不息“外面都在传我们有一腿!”

他从文件中抬头,缓身站起“所以呢?!”

“所以什么!”她看着他的眼睛往后退“你给我去说清楚,这只是谣言……”

“既然是谣言”他将她抵在墙上“不做实岂不是冤枉了本少?本少最受不得委屈”

刘队长的格言:遇到陆毅和一定要做一件事,远离他,远离他,远离他,最要的事情说三遍。

陆先生一生就奉行两个条例:一是宠爱刘若男,二是宠爱刘若男,非要附加一个的话,就是想要宠爱刘若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