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鬼谷子的真实身份(二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依依翻了一个白眼:“你咋不哄?”

“你又不是不知道他难哄,我可哄不着。”

“那就活该我去他面前受气了?”依依不悦的哼了一声。

“那,要不你受了气回来,找我撒气可好?”凌轩歪着头哄道。

半夜,睡得正香的鬼谷子被一个白发苍苍的黑衣人给摇醒了,黑衣人苍老的声音响起:“鹤庆年,你如今可真是风光啊,竟然跟着王爷好吃好喝的,也不给老朋友带进王府一道好吃好喝?”

鬼谷子惊慌不已,赶紧抱着被子就跑到了床下,看着眼前自己并不认识的老头子,眼神疑惑的躲闪了一下,问道:“你是谁?”

“我就是何大广,我以前一起在毒药村炼毒药,后来官兵清剿,我跑出去了,他们都以为我死了,其实我不过是将我的身份文牒放在了另一个无头尸身上而已,让他们误以为我已经死了。我一直在外隐姓埋名,这次听说有个名叫‘何大广’的大夫,原名叫‘鹤庆年’,能炼制百花虫毒的解药。我便偷偷的回来瞧瞧,虽然已经几十年没有见过你了,可是我一眼就看出来,那个鹤庆年是假扮的,根本就不是你,因为那个鹤庆年的脾气太好了,而你的脾气那么烂,一辈子都不可能改得了。我跟踪了过来,看到轩王身边赫赫有名的药王谷谷主鬼谷子,虽然样貌有些认不出来,可是你的脾气和说话的神态,跟当年一模一样,我就猜出来你竟然就是我当年一起炼毒药的故人啊。”

鬼谷子上下瞧了他一眼,道:“你的长相根本就不是何大广!”

“我为了躲避清剿,便易容了。”

“原来如此,老夫当年也易容了,不然,如何能逃脱得了通缉啊。”鬼谷子笑着说道,捋了捋花白的胡子,上下瞟了一眼面前的“何大广”,叹了一口气,道:“唉,想当初,我们两个还有小孟在毒药村里,可是排名前三的炼毒高手啊,失散了之后,也不知道小孟如今怎么样了。”

“何大广”叹息了一声,道:“我也没有他的消息了。”

“唉”,鬼谷子摇头晃脑的叹气道,走近了“何大广”,抬手,迅速就朝着“何大广”撒了一大把的毒药,银针也随即从手上飞出,朝着“何大广”的死穴上扎去。

鬼谷子内心冷哼,还想骗他?自己随口说了一个假的信息,他的回答就立即漏出了马脚了。

“何大广”瞬间屏气,一个翻滚,迅速躲过了鬼谷子的银针,瞧这灵巧敏捷的身子,哪像是一个七八十岁的老人啊,分明就是一个武功高强的青年啊。

鬼谷子立即高声叫喊:“有刺客,有刺客!”他可没有武功,便是慌忙的朝着“何大广”大把大把的撒毒药,飞毒针。

“何大广”有些招架不住鬼谷子的猛烈攻势,又不想出手伤了他,便是一个飞跃从窗户口飞了出去。

下一瞬间,门外的侍卫便是冲了进来,不过他们没有料想到房间内已经充满了毒气,刚刚进来便是立即倒地狂吐白沫翻白眼。

鬼谷子气愤的跺了跺脚,咒骂了一声:“一群没有用的废物。”

鬼谷子只得立即给那几个侍卫解毒,将他们拖出了屋子,气呼呼的走进了轩王的房间,他微微皱眉,怎么半夜了,轩王和夏依依还没有睡觉,穿戴整齐的坐在屋里喝茶,见他来了,还笑脸的招呼他过去坐,桌上已经倒了一杯茶水给他备着了。

鬼谷子疑惑的道:“怎么?你们这是在这里特意等着老夫过来的?”

凌轩淡淡的道:“过来坐着,先喝一杯茶吧。”

鬼谷子瞟了他们一眼,坐了过去,也不喝茶,气呼呼的指责道:“轩王,老夫不要跟你再找什么解药了,老夫要回药王谷去,老夫跟在你身边实在是太危险了,刚刚竟然有刺客冲进老夫的房间行刺老夫。也不知道你的那些侍卫是怎么守卫的,连个刺客都防不住。老夫不帮你找解药了,二十万两黄金也不想赚了,还是回药王谷保命要紧。”

“你这不是好好的吗?那个刺客看来不是来行刺你的,倒像是来看望你的。”凌轩冷冷道。

鬼谷子气恼的看着他,道:“若不是老夫有毒药和银针防身,早就死在别人的手上了。”

话一说完,鬼谷子就有些疑惑的看着凌轩,他刚刚说是来看望自己的?难道他知道些什么?还是说他听到了什么?

“你什么意思?”

凌轩淡淡的说道:“鹤庆年,你让我们找得好苦啊。”

闻言,鬼谷子立即就准备撒毒药,却被凌轩提早一步点了他的穴道,凌轩拍了拍手,便进来了一个装扮成刚刚见鬼谷子的“何大广”的侍卫走了进来,鬼谷子一瞧,便知自己中了他的计了,他根本就是故意派人去套他的话,结果自己还中计了。

凌轩挥了挥手,让侍卫退了出去,凌轩缓缓的说道:“鬼谷子,你不肯承认你是鹤庆年,是不是不想破坏你天下第一圣手的形象?还是说,鹤庆年的身份还有其他的事情牵扯了,你不方便公开你是鹤庆年?可是你应该知道,本王和依依绝对不会伤害你,如果你悄悄的告知我们你的身份,我们自然会替你保密,也不会在这之前为了查找鹤庆年,浪费了这么多的时间。明明知道本王所剩时间不过就一个月了,你还不肯告以事情,你着实让本王失望了。”

鬼谷子不能动弹,可是他的眼神里的杀气却是减弱了。

夏依依拍了拍鬼谷子的肩膀,道:“鬼谷子,你看看,你都认我做师父了,还跟着我走南闯北的,每次我被凌轩欺负的时候,你都会站出来帮我。我以为你是我这个世界上最为信任的人了,没有想到,你竟然连我都防备得这么严实。你即便是不相信凌轩,你也该相信我啊,你悄悄的告诉我不就行了,你若是要求我替你保密,我也一定会替你保密的,你又何必瞒得这么辛苦,还每次劝我们不要再去找鹤庆年的时候,你又说不出原因来,憋得慌又气得慌。”

在夏依依一番苦口婆心又跟他拉旧情,鬼谷子眼里的杀气全都消失了,不过脸上仍旧有些忿忿。

夏依依规劝了一阵子,道:“鬼谷子,我们对你绝无半点恶意,我只是想从你这里得到一点百花虫毒的线索而已,我们等会儿解开你的穴道,你可不要再撒毒药杀我们灭口哦。”

夏依依见鬼谷子似乎已经平缓了情绪,便让凌轩解开了他的穴道。

鬼谷子一得了自由,立即就愤怒的指着夏依依的鼻子骂道:“你个没良心的,老夫对你那么好,你居然联合别人对老夫下手。”

“不是啊,鬼谷子,我这不过就是为了得到你的亲口承认罢了,才想出了这么一招来,你看看,我们刚刚派去的人并没有对你下杀手对不对,不然,以侍卫的身手,在进屋的那一刻,就能下手杀了你。我们是真的对你没有任何恶意啊。”

夏依依赔笑道,说完又恨恨的瞪了凌轩一眼,好你个杜凌轩,要哄人的事情,竟然全都扔给我了,你倒是坐在那里喝茶喝得悠闲自得。

“哼,那不是因为你们还没有从老夫这里获得你们想要的答案吗?”鬼谷子气呼呼的瞪着依依道。

“鬼谷子,即便我们得到了我们想要的答案,我也绝对不会伤害你的,我发誓!”

夏依依眨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看着鬼谷子,举起了右手,十分真诚的发誓道:“我夏依依在此发誓,如果我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就伤害鬼谷子的话,我夏依依就……”

“得了,得了,看你发誓那样子,就不像个真诚的样子,就别浪费表情了。”

鬼谷子不耐烦的拍落了夏依依的手,打断了她的发誓。

夏依依圆睁的杏眸立即就笑得弯起了月牙形状,撒娇的摇了摇鬼谷子的手道:“我就知道鬼谷子舍不得我受苦了,不让我发誓。”

“哼!”鬼谷子冷哼一声,没好气的瞪了夏依依一眼,气鼓鼓的道:“你们想知道什么?老夫不是告诉过你们,老夫不会炼制百花虫毒的解药吗?”

“那当年那个村民中了百花虫毒,也不是你下的毒?”

“不是”

凌轩微微皱眉,道:“本王记得,以前你第一次来轩王府,给本王把脉的时候说过,说你很多年前,曾经给过一个患了百花虫毒的人把过脉,但是救不了他,你说的就是牛寨沟里那个村民?”

“是的”

“可是,村民们说你在那个村民发病前两年就已经离开牛寨沟了,再也没有回去过。”

“不,老夫回去过。那个村民发病的时候,老夫已经从毒药村逃亡了,改名鬼谷子,还易了容。后来听说牛寨沟有人中了百花虫毒,而官府又在缉拿我。我便是又随口胡诌了一个名字,乔装打扮一番,回了牛寨沟,就为了看看百花虫毒究竟有多厉害,能不能解毒罢了,然而,直到那个人去世,老夫也没能解了他的毒。随后,老夫便云游四海去了,再也没有回去过。”

“那你知道那毒药是谁投的吗?”

鬼谷子微微摇头,又微微点头,叹息了一声,道:“老夫以前在毒药村的时候,跟毒药村里的那些炼毒药的大夫关系闹得挺不好,因为老夫脾气怪异,跟他们不太合群,也经常会有争吵。也难免会有哪个大夫会因为跟老夫有过龃龉,怀恨在心,便去了老夫以前呆过的牛寨村,特意对跟老夫有过矛盾的人家下手,然后故意引导村民说是老夫下的毒,让官府去通缉老夫,他就好坐观其成了。只是他没有想到,还没有等到那个村民病发,朝廷就已经来毒药村清剿我们这些炼毒药的大夫了。”

“你不知道毒药村里有谁会炼制百花虫毒?”夏依依有些疑惑的道。

“不知道,毒药村的人炼药都是关门炼药的,从不让别的大夫偷看,毕竟,炼出一种毒药和解药可要花费很多心血,岂能轻易被他人偷学了去。大家为了不让别人知道自己的底细,也很少透露自己会炼制一些什么毒药,以防别人对自己知根知底的,容易遭到别人的毒手。”

“呃…鬼谷子,你过的都是一些什么日子啊!每天都要防着大家互相投毒啊?”夏依依不禁汗颜。

“毒药村里的大夫本就没有什么人性,很多大夫为了试验毒药和解药是不是有效,就会在跟某些人起争执的时候,直接将还没有测验过的毒药用在别人的身上,所以,导致了附近很多村子的人遭殃,根本就不敢招惹他们。久而久之,他们连官差也敢得罪了,这才招来了清剿之祸。”

夏依依不禁睁大了眼睛,猛地想起一种可能性:“你是说那些大夫会将还没有测验过的毒药用在别人的身上,也就是说,很有可能有些毒药用在了别人身上,可是这个施毒的大夫却没有办法炼制出解药来解这种毒?”

鬼谷子捋了捋胡须,道:“嗯,这种情况经常会有。”

夏依依有些担心的望向了凌轩,凌轩也明白了她心里的顾虑,她是在担心百花虫毒其实无药可解吗?

“百花虫毒究竟有没有解药?”凌轩的声音不禁也有些发颤了。

鬼谷子的神色暗淡了下来,道:“老夫还从来未曾听说过谁中了百花虫毒,吃了解药就被救好了的事情。也不知道有没有解药,毕竟,能给人下这种毒的人,本身就期盼着他死,又怎么会将解药拿出来给他服用呢?”

凌轩的情绪瞬间就变得有些低沉,如果世界上真的没有百花虫毒的解药,那他一定会死,他在这里寻找解药也不过就是徒劳无功罢了。

“你们也别这么哭丧着一张脸嘛,说不定会有解药呢。”

鬼谷子见他们二人全都垂头丧气起来,却是破天荒的好心肠安慰起他们二人来了。

“鬼谷子,你为何要瞒着我们啊?你是鹤庆年的身份,说出来也没有什么嘛。”依依抬头问道。

“唉,老夫当年在这里结怨太多,如果老夫说了自己的身份,很有可能以前那些逃亡的毒药村的大夫就会寻过来找老夫麻烦,他们若是打听到老夫跟丫头你的关系好,他们很有可能还会对你下手,老夫怕连累了你,害你受无妄之灾啊。老夫实在是不想提及以前的身份,想劝你们收手,可是你们一根筋,非要一直在鹤庆年这条线索上找下去。结果,把老夫的身份也给挖出来了。不过,你们是怎么猜出了老夫的身份的?”

夏依依便将自己是如何猜出他的身份一一道来,鬼谷子长叹一声,道:“唉,老夫身边跟了一个聪明的丫头,真是太过危险了。”

凌轩和依依又询问了鬼谷子一些事情,这才让鬼谷子回房休息去了。

“凌轩,现在可怎么办?还要继续寻找线索下去吗?”夏依依有些没有信心,连问话的声音里都充满了颓废。

凌轩有些心疼的看着跟自己一起担忧的依依,道:“南青国这边,我就不找了,回东朔吧,留下一些人在这里找就是了。父皇那边来了急信,我要尽快回东朔处理朝政。本想着过几天找一下鹤庆年的消息后,再回东朔。可是,如今我对找寻解药已经没有多大的信心了。”

依依不禁皱眉,十分不满的怨恨道:“父皇明明知道你就剩一个月的时间了,当初也答应让你在最后这些时间里出来寻找解药,为何又急急的写信过来让你回东朔?他究竟有什么急事,连一个月的时间都不给你,就急慌慌的召你回东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