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 逃离南青国(二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依依抬头眨着眼睛问道:“对了,你刚刚有没有见到有河流出城外?我记得敏儿跟我提起她在西疆的时候,当时西昌国将木寻镇给封锁了的时候,她就是通过护城河潜游过去,躲开了哨兵的。我们也可以用这种方法啊。”

凌轩垂眸回忆,片刻后,道:“有一条大河,在城门口附近,是一条护城河,不过这条河因为离城门口太近,很容易引起侍卫的注意。如果要通过潜水的方式跑到城外的话,倒是还有一个地方,不过,那里太过脏污了,是一条臭水沟,粪便、蛆、蝇虫,总之很恶心。”

依依扬了扬眉,道:“臭水沟怕什么?你忘了我在北疆的时候,建立的那个特种兵训练营了吗?那里不也建立了臭水窖?我可是为了训练那些士兵,我亲自进入臭水窖里陪着他们泡了两个时辰呢!”

“依依,你不必如此,太过委屈你了,还是我们两个先走吧。”

“不行,我怎么也要带上他们两个走的。我这就去把他们两个叫过来,商量一下易容从客栈跑出去,再从臭水沟潜出去的方案吧。”依依说着就往外走,去唤他们两个过来。

不一会儿,鬼谷子和敏儿就过来了,依依将自己的构想跟他们两个说了之后,鬼谷子的脑袋就摇得好像是摇头风扇的加速版一样,鼓着腮帮子道:“你知不知道易容没那么简单啊?易容一个人要花多长的时间,这么多人,要是全都易容了,老夫可要花费不少的时间和素材,更何况,老夫可没有这么多的素材给他们易容。还有,老夫可不想钻那臭水沟。再说了,老夫自信,即便是留在了这里,他们也不会对老夫怎么样。”

“鬼谷子,我也不瞒你,这一次,南青国把我们软禁在这里,是因为父皇被人下毒了,如今重病,连行走都十分困难,因此,想着请你回宫给他医治。南青国必定不想让你回去给我父皇医治的,还有,你以为上官云飞是什么好人?他若是心狠起来,杀了你也不一定。”夏依依说道。

“东朔皇帝被人下了毒,跟老夫有什么关系?只要老夫不去救他,南青国就不会为难老夫,老夫依旧可以逍遥自在。”

鬼谷子扁了扁嘴巴,不以为然的说道,悠然的翘起了二郎腿,端起茶杯来缓缓的喝了一口。

“你不去救他?他就会死的。我虽然会医术,可是,我对解毒并不擅长啊,还是得依靠你出手救他的。”

“你忘了他以前杖责你,又把你扔到皇觉寺受罚的事情了?你怎么会帮他开口让老夫去救他?”

依依轻咬了一下嘴唇,道:“是,他对我和轩王并不喜,可是他也算是一个英明的皇上,他活着,东朔的百姓才能有个安定的生活,他若是现在死了,钟达篡位,百姓必定会流离失所的。钟达这人,阴狠手辣,绝对不会是一个仁君。与其让钟达篡位,还不如继续让杜傲天当皇上了。”

“那跟老夫也没有关系,东朔谁当皇帝跟老夫有什么关系?东朔内乱了,老夫就在南青国躲悠闲也不错啊,反正,老夫本来就是南青人。”

“你!”夏依依顿时就气得七窍生烟,鬼谷子这种只管自己逍遥,不管他人死活的自私精神还真是有些让人吃不消。

凌轩微微皱眉,也有些难以抉择,起初,他是想着找自己和夏依依先行跑回国,让夏依依先给父皇治病,然后等南青国这边开了城门以外,再让鬼谷子回到东朔给父皇治病。可是,以上官云飞的阴狠程度,绝对会将鬼谷子扣留,直到父皇病死以后,他才会放了鬼谷子了。

而夏依依可能解不了父皇的病,如果没有鬼谷子,父皇还是会死的。

唯今之计,只能将鬼谷子一并带回国了。

凌轩对鬼谷子恭恭敬敬的作揖,道:“谷主,还请你跟本王回东朔,给父皇治病解毒,本王必有重谢。”

“哼,老夫替你们东朔皇室之人办事,都是将脑袋拴在裤腰带上过日子了,胆战心惊的,老夫可不想替你们办事了。”

夏依依微微挑眉,嘴角勾起一抹笑意,一副无所谓的态度说道:“好,你不去就不去,不过,你要帮我们做一件事情就可以了,你帮我们都易容成普通宿客就可以了,到时候,我们就回去了,而你,要留在客栈里,还是去南青国其他地方玩耍,就随你了,咱们就在这客栈里分道扬镳吧。”

“老夫为什么要帮你们易容?”鬼谷子扁了扁嘴巴,瞟了她一眼。

“鬼谷子,你不会是连这举手之劳都不肯吧?好歹我们也认识这么久,还患难与共了,你不会是真的想要我被南青国软禁在这里吧?而且,说不定,以后南青国为了讨好东朔篡位成功的钟达,会将我们交给钟达处置,你应该明白,我作为一个前朝王妃,被当成战俘送给钟达,会有什么下场?”

死还不是最可怕的,只怕是会沦为性奴吧。

夏依依的神色冷了下来,定定的看着鬼谷子。

鬼谷子的嘴巴拧巴了两三下,有些不悦的哼了一声,鼓鼓囊囊着腮帮子说道:“要想把他们都易容,除非易容得不是那么精细,老夫的素材才够。不过,就容易被那些人发现了。”

夏依依笑道:“没事,粗糙点易容也没事,让大家用头巾包裹着点,至于画眉和凌轩这样的高手,就不用易容了,让他们自己飞出去就行了。”

“依依,你也不用易容,我带你出去。”凌轩道。

“行,这样,也能减少一个需要易容的人。”依依道。

不一会儿,便是有一队镖师结群做伴的从客栈里大声嚷嚷着要去青楼里找女人消遣,一行人吵吵闹闹、大摇大摆的从客栈里走了出去。

在客栈外打扮成摊贩的士兵自然是知道客栈里住了一队镖师的,因此,也没有太在意,只是瞧了一眼那些镖师,见里面没有轩王的人,便也没有阻拦他们,随他们去青楼。

不一会儿,隔了半个时辰,又有一伙书生相邀出去爬山,看明天的日出。再隔了些时候,又有十几个商贩起早赶路。

再后来,三三两两的零星有些人出去。

直到天色大亮,客栈里的一个房间响起的尖叫声才将整个客栈都给燃沸了。

“啊,我的衣服到哪里去了?”

“我的衣服也不见了,帽子也不见了。”

整个客栈里顿时就响起了咒骂声,“哪个小偷这么不要脸,竟然连衣服都偷啊?”

然而,很快,他们就发现自己不但没有丢银子,桌上还多了一锭银子和一张字条,写的是花钱跟他们买衣服。

守在客栈外头乔装成摊贩的士兵这才惊慌不已,连忙赶去敲轩王的门,却没人回应,再去轩王的侍卫房中一看,已是人去房空了,士兵们跌跌撞撞的跑进了千总大人的客房里,千总却是一直处于昏睡中,众人只得去请了大夫将千总给弄醒来。

“大人,轩王他们全都跑光了!”士兵们惊慌害怕的大声喊叫起来。

“跑了?”

千总脸上还淌着水,头上还扎着银针,一听士兵的话,也不顾自己还扎着银针,就顶着银针往轩王的住处狂跑。

冲进一间一间的人去屋空的房子,他的脸色瞬间就变得惨白。怒问道:“你们这么多人在客栈外守着,难道你们也都晕过去了,没有见到他们这么多人离开吗?”

千总单独睡在客房里,轩王要对他下手轻而易举,可是外头这么多的士兵,一旦轩王动手,其他的士兵就会立即发现,叫喊起来,轩王也就无法对其他人下手了。

一个头脑还算灵光的士兵恍然大悟道:“千总,我们真的没有见到轩王他们往这外边走啊,不过,客栈里很多人都丢了衣服,我们昨夜见到很多穿了他们丢了的衣服大摇大摆的出去了,因为我们并没有看到轩王他们的人,也没有想到他们会乔装打扮了出去,就连容貌都改变了。”

千总啐了一口,道:“该死的鬼谷子,一定是鬼谷子用了易容术,帮他们逃跑了。哼,即便他们跑出了客栈,也跑不出城去,快,速速去通知城门守卫,严加看守,不得开城门放走任何一个人。”

“是”

士兵们噔噔噔的跑出去了,千总气恼的将头顶上的银针拔了下来,狠狠的扔在地上,微弱的声音全然湮没在了客栈的嘈杂声音中。他急切的往外跑去,他必须要赶紧将轩王拦截下来,只要守住了城墙,轩王就还被困在城内,到时候他一搜城,保准他插翅难飞。

然而,他们却失望了,城门驻守的人说昨夜一直都没有开过城门,也没有任何人出去过,直到一个时辰之后,才有巡逻的士兵在城墙边的臭水沟旁发现了异处,仓惶跑去禀告了千总。

千总带着一众士兵就急急的朝着城外的脚印追了过去,追出去两里地,那里就有一个国界碑,再过去可就是东朔的领地了,千总他们只得停了脚步,想来轩王已经进了东朔城门了,光是看不远处那城门上站着的齐刷刷的弓箭手,就知道东朔城门千总定是得了轩王的命令,才带着重兵在城墙上防卫他们了。

只要他们敢跨过界碑一步,就会立即被东朔士兵以其“侵犯领地”为由,直接对他们射箭了,他们出来的匆忙,连一个盾牌都没有带,这跨过去可就是活生生的肉盾啊。

再说了,即便他们走过去又能起到什么作用呢?轩王已然回了东朔,他们还能冲进紧闭着的城门,然后再将轩王给抓回来不成?

千总气恼的看着东朔城墙上一排排闪着白光的箭矢,挥了手,带着士兵们回南青,等待着大皇子过来对他们的严峻责罚。

也许不仅仅是责罚这么简单了,或是连性命都保不住了。这一路回去,腿脚都是颤抖不已的。

东朔驿站

鬼谷子从浴桶里站起来,拿浴袍将自己一裹,便是出来对士兵吩咐道:“快,将浴桶里的水再换一桶。”

“谷主,你都已经洗了十遍了,还要洗啊?那厨房里烧的热水都快供应不上了,还有好多侍卫没有来得及洗澡呢。”

“他们年轻,又是练武之人,身体素质极好,你让他们洗洗冷水澡好了。老夫年老体迈了,洗冷水澡可是会生病的,这热水,自然是要先供应给老夫了,再说了,没有老夫,他们能从南青国顺利逃回来吗?他们也该让出热水来孝敬老夫。”

鬼谷子撅了撅嘴巴,傲娇的说道,说完有些的嫌弃的将自己白花花的胡子给捻起来放到鼻尖闻了闻,嫌恶的皱了皱眉,道:“怎么还这么臭啊,一股烂泥、粪便、污虫的味道。”

士兵便也凑过去,在鬼谷子身边吸了吸鼻子,睁大了眼睛道:“谷主,这哪里有什么臭味啊?根本就没有。”

“你这鼻子真是个猪鼻子,这么臭都闻不出来?老夫的鼻子可是闻药材的鼻子,对气味十分的敏感,自然能闻出身上臭水沟的味道了。”鬼谷子得意洋洋的说道,用手重重的敲了一下士兵的脑袋,道:“还不快去给老夫换一桶干净的温水?”

“哦”,士兵无奈的抿了抿唇,耸耸肩,便是只得去帮鬼谷子换水。

画眉帮夏依依正细细的梳着妆,瞧了一眼屋外拎着水桶走过的士兵,画眉笑着对夏依依道:“王妃,你看看,这都已经是第十一趟了。”

“呵呵,随他去,左不过就是多烧几锅热水罢了。他是个大夫,有些洁癖也是正常。我们能从南青国逃回来,还要多感谢他呢。”依依的声音里带着十分的轻快。

“王妃,你的性子可真好。”

“那是自然了,你见过我什么时候性子不好的时候吗?”依依挑挑眉道。

画眉不禁翻了个白眼,王妃还真的是给她根杆子,她就能顺着爬上天啊。自己不过就是客气的夸赞她一下,她还真的就认为她的性子好了?好像她耍性子发脾气的次数还少吗?

凌轩从外头走了进来,看了一眼已经梳妆打扮好了的夏依依,道:“收拾好了我们就立即出发回京。”

“嗯,行,不过得等一会儿,等着鬼谷子从浴桶里出来。”

凌轩微微皱眉,道:“我都已经出去办了事回来了,他怎么还在沐浴,我记得我们过来的时候,他甚至还抢在了我们的前头,洗的第一桶水呢。”

“是啊,不过,现在已经是第十一桶了。”

“这个鬼谷子,真是太浪费了,人家厨房里烧火的小厮不也被他累得慌吗?他就尽干一些折磨人的事情。”凌轩有些不悦的发了一句牢骚。

“呵呵,享了一辈子的奢华生活的轩王,什么时候对一个厨房里的烧火小厮抱打不平起来了?那你以前经常半夜里就让下人给你端水喝,又伺候你的奴仆不是也十分的不公平,也不见你觉得对不起他们了呢,你跟鬼谷子在使唤人干活的方面上可是同出一辙。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罢了,彼此彼此啊。”

“夏依依,你不批评我,你的生活就没有乐趣了是不是?”

“是啊,你不也这么觉得,你不也是喜欢我这张伶牙俐齿的嘴吗?”

“呵呵,是,你怎么说都有理,我可算是败在了你的手里了。”

就在鬼谷子嚷着要士兵给他换第十二桶水的时候,凌轩微微皱眉,招来士兵,让他过去跟鬼谷子说一下,不能再洗澡了,得立即收拾了准备上路了。

鬼谷子倒是也没有再闹了,进屋收拾了东西就又屁颠屁颠的跑到依依这里来,要将他的一堆破烂货全都给塞到了依依的储物空间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