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皇上驾崩了(一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凌轩为了加快速度赶回京中,便是弃了马车,一行人全都骑马往京城方向赶去。只是才走过一半的路程,迎面就遇到了朝廷里的一队公公骑马往南边快速疾驰。

凌轩一见那些公公头上戴着白色孝布,长长的孝布垂到背后,腰间一条白布将背后的孝布捆绑在腰上,凌轩的瞳孔瞬间睁大,宫里头的这些公公全都披麻戴孝的话,一定是皇宫里重要的人物死了。

如果是一般的妃嫔死了,这些在外跑动的公公都无需戴孝,除非太后、皇上、皇后、贤贵妃这四人中死了某个的话,才会要求所有的公公都戴孝。

凌轩重重的抽了一下马屁。股,迎面朝着公公奔驰了过去,那些公公一见到轩王,立即迎过来,跳下马,跪在地上磕头。

“别跪了,快说出了什么事?”凌轩急急的问道。

“皇上驾崩了!”

这几十个公公抽抽搭搭的大声说道,一面用手擦拭脸上的泪水。

凌轩的身子不禁颤抖了一下,他往前大步跨了两步,一把将最近的那个公公拎了起来,厉声问道:“父皇怎么可能会这么快驾崩?他前段时间还能亲自给本王写信,他怎么可能会这么快就撑不住?”

“王爷,奴才就是个信差,啥都不知道啊,奴才也从来没有去过皇上寝宫,也不知道皇上的情况。只知道皇上最近身子一日不如一日,太医也束手无策,皇上也一段时间没有上朝了,都在寝宫养病,今儿凌晨,李公公端了药,去伺候皇上喝药,没曾想,皇上已经驾崩了。奴才们这才得了命令,快马去个州衙报哀!”

“父皇可留了遗诏?”

“这……”太监看向轩王的眼神有些躲闪,咽了咽口水,脖子往后一缩,似乎是害怕被轩王打一样,畏缩道:“皇上驾崩后,李公公急忙宣告了宫里的主子们,太后下了懿旨,命朝臣进宫,太后说她手上有一份遗诏,皇上生前已经将皇位传给志王了。”

“传给志王了?志王何在?”凌轩眼眸缩了缩。

“奴才们出宫的时候,志王还没有回到京城,不过听说志王已经过了青州了,如此算算脚程,此刻,志王应该到京城了。”

“安王呢?”

“安王在皇上驾崩后,得了消息,就立即去了皇宫。当时宫里就安王一个王爷,皇上的身后事,都是由安王主持操办的。”

得知消息的凌轩心急如焚,策马一鞭,就朝着京城疾驰而去,快速奔驰的马蹄将厚重的灰尘扬起,迷得夏依依有些睁不开眼。依依被灰尘呛得咳了两声,也扬了一鞭追过去,可是却有些追不上凌轩的速度。

依依微微叹息一声,凌轩一向都和皇上不和,父子两好像水火不容似得,可是如今父皇死了,凌轩好像很伤心难过,不管怎么说,父皇都是凌轩的亲生父亲,除了利用他打战御敌,又胡乱赐婚以外,倒也没怎么亏待过他。

一行人朝着京城疾驰,凌轩想快点赶回去送父皇最后一程,却偏偏有人不想让让他活着回去。

利箭就好像下着黑色的雨一样,从树林里穿梭过来,将他们围堵在了中间,马匹惊慌的叫了起来,四个蹄子在地上焦虑的乱踏着。

凌轩立即抽出剑就格挡着那些箭雨,退身到夏依依身边,帮她挡着那些箭。

他们本来带出去的人就不多,一路上又因为不断的有伏杀,侍卫也一路减少,而天问又叛变逃跑了,凝香和画眉要保护夏依依,那鬼谷子和方敏一时之间竟没人保护了。

夏依依连忙对一直在暗中保护他们的红菱道:“你别管我,快保护他们两个。”

红菱迟疑了一下,她的任务可是保护王妃,可是见鬼谷子那儿的侍卫着实有些挡不住如此凶狠的箭雨,在夏依依的再次命令下,红菱只得飞身过去保护鬼谷子和方敏。

夏依依拉开包袱,退到了鬼谷子的身旁,扔给了鬼谷子一套防弹衣穿上,回头一看,敏儿也已经穿上了防弹医和防弹帽,这样一来,红菱他们的负担也就减轻了许多。

依依瞧了一眼树林里隐藏的密密麻麻的黑衣人,他们很明显是准备得极为充分,箭支也带得十分多,好像怎么也射不光一样。

侍卫已经损失了近乎三分之一了,即便是红菱他们这些武功高强的人,抵挡得也十分吃力。

依依微微皱眉,急促的道:“敏儿,快,搭一个简易帐篷遮挡一下。”

二人立即用长矛扎立在了地上,又用几件外套搭在了长矛上,搭了一个容纳三人的小帐篷,依依一把将鬼谷子拽了进去,启动了军医系统,道:“快,将你的毒药拿出来,我们用箭把毒药射过去。”

那些黑衣人见状,不禁大声嘲笑道:“轩王妃,你们三个躲在里面就没事了吗?”

话音一落,他们就集中朝着这个简易的小帐篷射箭,之前,夏依依和方敏好歹还会用剑挡个一两支箭,又会躲闪,可现在他们躲在这个小帐篷里,又不会躲避,红菱他们保护这个小帐篷就有些困难了。

红菱不禁微微皱眉,只得叫喊道:“王妃,你别躲在里面了,不安全,这个帐篷挡不了箭。”

依依手上的捆绑箭支的动作不停,额头上也因为紧张而沁出了细细密密的汗水,“红菱,你稍微抵挡一会儿,很快就好了。”

不一会儿,十几只绑了毒药的箭就做好了,依依在箭支上绑了一个引线稍长的小鞭炮,将箭递给了画眉,道:“点上火,射过去。”

那些黑衣人见到夏依依从帐篷里头就只是递出来一些箭罢了,心里暗暗发笑,难道他们的箭都要用完了,得从夏依依那里拿箭了?

然而,下一刻,他们就知道了那些箭支的厉害了。

箭支飞到了他们的身边的时候,那鞭炮上的引线正好燃完,随着鞭炮的燃爆,和鞭炮绑在一起的毒药包也被爆破,毒气瞬间向四处喷射出去,连着十几只箭分散着射过来,树林里瞬间就飘荡起了毒气。

一些黑衣人没有来得及反应,就被毒气给毒晕了过去,那些黑衣人连忙屏气往树林外跑去,然而,夏依依他们制造毒气箭的速度非常快,很快,整个树林里头都充满了毒气。

吃了解药的侍卫和暗夜组织的人,立即就冲入了树林里砍杀那些想要逃跑的黑衣人。

而凌轩,则是在吃了解药之后,进入树林里,如同收割果实一样,砍下一颗颗头颅。

一个一直隐藏着的黑衣人首领,一见轩王离开了夏依依,她躲藏着的简易帐篷外就剩下红菱、画眉、凝香三个女人守着了,便是立即带着人朝着夏依依冲了过去,红菱和画眉他们一见,立即就冲了过去,然而却被那些黑衣人给纠缠住了,黑衣人首领就趁机朝着夏依依那个小帐篷飞了过去。

“王妃!”

红菱三人同时惊呼出声,想要飞过去救夏依依,却是脱不开身。

正在树林里与那些黑衣人厮杀的凌轩听到这边的喧闹声,心里一惊,转头一看,就看到黑衣人首领已经飞到了帐篷的位置了,凌轩心里来不及多想,手腕一抖,一把匕首就出现在掌心,注了内力朝着那个黑衣人首领飞了过去。

凌轩距离依依的帐篷很远,心知此时射匕首过去已经来不及了,可凌轩依旧要努力做出这些动作来救她,脚步也迅速朝着夏依依的帐篷飞去。

匕首才飞到半路,那个黑衣人首领竟然闷叫一声,轰然倒地。

黑衣人首领的脑袋已经嘣开了脑浆,喷洒了一地。

小小的帐篷内,鬼谷子却是跟夏依依扭打在了一处。

因为,就在刚刚那黑衣人往这边冲过来的时候,夏依依立即将鬼谷子点了穴道,又将他的眼睛捂住了,而方敏,则在鬼谷子看不见的时候,立即从军医系统中拿了一把手枪,快速的嘣了那个黑衣人后,又将手枪给放回了军医系统,并且把存放武器的页面关闭了。

然而,鬼谷子虽然看不见,但是他的听力和嗅觉还是十分好的,虽然手枪上安装了消音器,可是鬼谷子隔得近,当即就听到了一声轻微的响声以及硝烟的味道。奈何被夏依依给制住了,什么都没有看到。等他被夏依依解禁的时候,那个黑衣人已经倒在了帐篷门口了。

鬼谷子十分恼火,这个夏依依,又有什么好东西藏着不给他看了,鬼谷子心知东西被她藏到了储物空间里,当即就想要去储物空间找,然而,储物空间已经被夏依依关了,不给他看。鬼谷子一时气恼,就跟夏依依扭打了起来。

凌轩飞身过来的时候,瞧了一眼地上躺着的黑衣人首领额头上那个黑黢黢的黑洞,就知道是夏依依动用了她的那些热武器了。

为了不让别人知晓夏依依的秘密,凌轩伸出右掌,凝聚了内力,一掌就劈在了那个黑衣人的脑袋上,整个脑袋就像烂西瓜一样破碎不堪,再也瞧不出他真正的死因了。

凌轩冷眼看了一眼帐内,鬼谷子给夏依依扭着手脚按在了地上,鬼谷子气喘吁吁的咒骂着,而方敏,则是悠闲的坐着看热闹。凌轩淡定的转身离开,三下五除二,就将围困着红菱的黑衣人给解决了。

一炷香后,所有的黑衣人都被消灭殆尽,凌轩折转回来,看了一眼帐内已经有些骂不动的鬼谷子,招了招手,让侍卫们整理了后,凌轩一把将鬼谷子拎起,扔到了马背上,急急的往京城而去。

有了这次被伏击的事情后,夏依依便是提前制作了一些毒气箭,后面再遇到了伏杀,也轻松解决了,不过到底还是浪费了不少时间。

两天后,总算到了京城,凌轩惊讶的发现京城里的士兵比以前要多上许多,再一看,有许多士兵根本就不是应该被派过来守城的编制,毫无疑问,这些人都是钟达安排的人。

刚刚走到皇宫门口,正要往里走,那守门太监竟然胆大的将轩王等人给拦住了。

“大胆,你们竟然敢阻拦本王?”凌轩冷厉的扫了一眼那个太监,大声喝道,他的声音宛若雄狮下山一般,震得太监身子一抖,腿脚一软就跪了下去。

“王爷,奴才也不过就是奉命行事罢了。”

“父皇都已经驾崩了,你们奉的什么命?”

“太后和太子之命!”

“太子?”

“就是,就是以前的志王。”太监有些害怕轩王的低气压,低着头解释道:“皇上将皇位传给了志王,太后便是下发了懿旨,所有人改口称志王为太子,等安葬了皇上后再登基,太子登基的良辰吉日已经选好了,就在七月初五。”

凌轩不禁冷笑一声,哼,七月初五,可真是一个好日子啊,自己是七月初六的生辰,没有解药的话,就会在七月初六开始病发,太后和志王这是想要自己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登基,自己还要对新皇行了跪拜之礼后再看着自己痛苦死去?

果真是用心良苦啊。

“本王要入宫祭奠父皇,为何阻拦本王?”

“这,奴才也不清楚,太后和太子只说午时三刻之前,不得让您入宫,午时三刻之后,才能让您入宫。”

凌轩一瞧这天色,已经是午时二刻了,猛地想起一些事情来,不禁瞳孔一缩,当即就硬闯皇宫。

“轩王,还请你再等一刻钟。”太监站过来阻拦道。

“滚开!”凌轩一脚就将太监给踢得老远。

噔噔噔!一个禁卫军小统领带领了一众禁卫军就赶了过来,小统领一脸奸笑的道:“轩王,此时此刻,宫里正在给皇上举行入殓仪式,巫师正在做法,不得被打扰。太后和太子唯恐皇上的英灵不能得到永生,才让所有人不得进去扰了仪式,还请轩王稍等一刻钟。”

依依微微皱眉,上前拉了拉凌轩的手,劝道:“凌轩,若是如此,我们就等一刻钟再进去就是了。”

凌轩侧头看向她,道:“你不懂,按照宫里的规矩,父皇入殓的时候,会在午时三刻将宫中没有子嗣的妃嫔全赐予三尺白绫殉葬!”

依依不禁浑身一抖,汗毛直竖,父皇后宫里还有那么多没有子嗣的妃嫔,而且许多都是只有一二十岁的年轻女子,竟然全都要被赐死殉葬,这未免太过残忍了。

可是即便是要赐死那些妃嫔,太后他们也不必拦着轩王啊,以轩王冷血的性子,定然不会阻拦他们的,除非,被赐死的妃嫔名单里有贤贵妃。

夏依依想及此,心里一惊,暗道一声不好,不动声色的退到后面来,低低的安排道:“红菱,你快回王府带王府精兵来;画眉,你速速回护国公府请护国公和夏子英过来帮忙;凝香,你速速去相爷府找相爷。就说贤贵妃要被太后赐死殉葬了,事态紧急,速去速来。”

几人颔首,领命而去,小统领一见,嘴角抹上一股冷笑,现在那三个府邸都已经被控制住了,他们现在去了也搬不了救兵,即便是搬得到救兵,也来不及了,等他们赶到宫里,贤贵妃已经被绞死了。他便也不拦着他们去搬救兵,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看着轩王。

凌轩一见这小统领的神情,就知道他们已经断了自己的后路,更是肯定了他们要将自己的母妃赐死了。

凌轩当即唰的一声抽出剑来,指着小统领的脑袋,如野狼一般阴冷的目光瞪着他,厉声喝道:“谁敢阻拦,杀无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