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解救被殉葬的贤贵妃(二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轩王,卑职可是奉太后和太子的命行事,你敢杀了我?”

小统领一挥手,一百来个禁卫军就全都聚拢过来,将宫门口堵得死死的。

凌轩眼眸一缩,“既然父皇需要陪葬品,怎么能少了侍卫呢?”

寒光一现,血光一闪,头颅一颗。

凌轩拎着小统领的头颅,狠狠的瞪着那些禁卫军,道:“就凭你们,还拦不住本王,谁还敢拦?”

黑色的靴子踏过了满地的鲜血,手上的头颅还在流着鲜血,凌轩的每一步,走得极稳,又极有力。

一步,两步,渐渐的靠近了那些禁卫军。

他的脚步好似有了魔力一样,每一步好似泰山压顶一般,那些禁卫军不禁觉得有些被压得胸闷。

他渐渐的靠近过来,犹如猛兽下山一样,嗜血的眸子一扫过,禁卫军的腿脚不自觉的就往旁边让,让出了一条通道来。

依依跟在了他的身后,走过了第一个宫门,没想到第二个宫门,禁卫军的人数更加多,而这一次拦截的人根本就不是什么禁卫军小统领了,而是一个副将。

凌轩微微皱眉,虽然以他的本事,必定能打得过那个副将,只不过,若是这么一个一个宫门打进去,等他打到最里头的那个宫门时,母妃只怕是已经被他们给绞死了。

凌轩一把将依依揽在了怀里,道:“抓紧了!”

脚步一点,带着依依就飞到了宫墙上,飞快的在宫墙上掠走。

那副将和禁卫军得到的命令是要阻拦轩王,并没有得到杀了他的命令,因此,也不敢放箭,副将连忙飞上了宫墙,奈何轻功弱了些,即便他是一个人轻装上阵,却赶不上抱着一个女人飞行的轩王的速度。

即将要进入最后一道宫墙飞入大殿的时候,却被一个武功高强的人从大殿里飞出来阻挡了去路。

凌轩手中还带着血的剑尖直指着面前一脸冰霜的紫玄,冷冷道:“让开。”

“卑职不能让开”

“哼,你可别告诉本王,皇上尸骨未寒,你就开始助纣为虐了!怎么?你已经换了主子了吗?是皇上亲口将你交给他了吗?”

凌轩神色凛然,眉头一皱,这可不是紫玄一个人投靠志王的事,而是整个血隐组织投靠志王,如果这样的话,自己要想除掉钟家,就会难上加难了。

紫玄道:“皇上离去十分突然,还没有来得及跟紫玄交代清楚,不过,志王如今已经是太子,将来就是新皇,也就是紫玄的新主子了。”

“既然皇上都没有来得及跟你交代血隐的事情,又怎么会来得及交代太子之位的事情?他若是想着交代后事,必定会每样都交代清楚,你觉得,太后手上的那份遗诏是真的吗?”

紫玄微微皱眉,道:“轩王,请恕卑职直言,即便太后手上的遗诏不是真的,那志王也是太子的不二人选。先前皇上曾经对卑职说过,如果轩王找不到解药,逃不过劫难,他就会立志王为太子。”

“本王记得,你们只听令于御龙令持有者,如果皇上真的要传位给志王,那么他写下遗诏交给太后的时候,可有将御龙令交给志王?依本王猜想,志王到现在都还没有将御龙令拿出来给你看过吧?”

紫玄的眉头皱得更紧,沉声道:“没有!”

“既然他没有御龙令,那就还不是你的新主人。而且,本王怀疑父皇的死十分的蹊跷,一定是被人害死的。钟家,有莫大的嫌疑。你如今,应该继续执行皇上生前的命令,他生前可是要你和本王联手拔除钟家的,你该不会这么快就忘了吧?”

凌轩定定的望着他,凌厉的目光里,有几分杜傲天的神似,惊得紫玄的身子微微颤抖了一下。

大殿里,摆着一个乌黑的空棺木,而皇上的遗体还在寝宫里,还未入殓。寝宫旁边的一个大殿里,太监已经将太后拟下的殉葬妃嫔名录里的人全都给抓了过来了,大殿里一片哭喊声,所有的妃嫔并未绑了手脚,她们的手上,还拿着太后刚刚赐下的三尺白绫。

她们有的人想要冲出来,可是门口站满了太监、侍卫和禁卫军,她们根本连半步都出不来。

“你们放肆,本宫可是育有轩王的,不是没有子嗣的妃嫔,你们凭什么将本宫抓到这里来?”

贤贵妃双眼通红的大喊着,尖叫着往外冲,却是被人给挡得死死的。

“贤贵妃,太后娘娘说了,轩王身中奇毒,过不了一个月,也就死了。那你就变成了没有子嗣的妃嫔了,与其一个月后让你殉葬,不如现在就陪着皇上去了吧,何必多活这一个月呢?皇上那么宠爱你,你下去陪他,皇上定是会高兴的。”

公公笑里藏刀的说道,他那双眼睛直直的看着贤贵妃,没有半点躲闪的意思。全然没有将贤贵妃当成一个主子看待了,自己何必要讨好一个将死之人呢?

“哼,即便轩王一个月后会死,按照宫规,本宫乃是贵妃之位,即便没有子嗣,也在免殉葬的名分里,你们如何能将本宫处死?你们分明是仗着皇上驾崩了,轩王又在南青国,你们就想趁机杀了本宫。”

贤贵妃因为之前被太后的人给软禁在了未央宫,全然不知轩王的消息,只以为轩王还在南青国寻找解药,却是不知轩王已经回来了,还被太后和志王下令给拦在了宫外。

贤贵妃的头发已经凌乱,衣服也因为和守门侍卫的撕扯有些破裂了,她惊慌的看着大殿里这许多的妃嫔挤在一起抱头痛哭。

这些妃嫔,以前为了争风吃醋,无所不用其极的和别的妃嫔明里暗里的作斗争,互相暗害,互相使绊子,平日里见面的时候,互相看不顺眼,可是斗了这么久,谁也没能得到皇上永久的欢心,最后还要她们却要永久的挤着躺在同一个殉葬坑里。

此时此刻,她们已经全然没有了以前的恩恩怨怨了,都成为了共同赴死的苦难之友了。

以前,她们是这个宫里的小主子,活得光鲜亮丽,高高在上的欺凌着宫里最为底层的宫女太监,然而,如今,那些太监却将她们给围在了这个大殿里,要将她们一一绞死。

崔公公踩着慌忙的步子,急急的跑了过来,催促道:“还等什么?赶紧将她们都吊上去。”

办事的小公公点头哈腰的道:“崔公公,这时辰不是还差一点吗?还没有到午时三刻呢!巫师说了,今天殉葬的人多,要等午时三刻阳气最重的时候再送她们上路,以免她们的魂魄留在宫里作祟。”

崔公公眉头微微一皱,指着贤贵妃道:“其她人可以等会儿再行刑,她必须立即上路。”

小公公道:“为何啊?”

崔公公怒气的踢了他一脚,道:“你这么多废话做什么?你是不是想被殉葬啊?”

小公公吓得几乎要尿了裤子,连忙跪倒在崔公公的脚下,重重的磕头,将地板磕得咚咚的响,额头都磕出血来,脸色吓得惨白,连连乞求道:“求崔公公饶命,奴才再也不敢多嘴了,这就送她上路!”

“还不赶紧的?”

“是是是”

小公公一骨碌的从地上爬起来,走进了大殿,从地上散乱的白绫里随手捡起一条,挂在了梁上,搬了一条凳子过来,对贤贵妃道:“我劝你还是自己上去吧,也死得体面一些!”

“本宫不会上去,本宫不想死,你们不能杀了本宫,否则,等轩王从南青国回来,你们全都活不成,轩王一定会替本宫报仇的。”

崔公公一听她提起轩王,有些害怕轩王现在过来,立即下令道:“把她吊上去!快快!”

便有几个太监冲了过去,架着贤贵妃的两个胳膊就往凳子上拖,贤贵妃的两个脚乱蹬,直接将凳子给踢倒,摔了下来,连带着架着她的两个太监也被摔倒了。

“多拿两条凳子来,你们再在下头把凳子扶稳了。”几个太监慌忙的又去拿凳子。

“钟倩琳,你个恶毒的女人,你不得好死!太后,你个老不死的,你病怏怏的,也活不久了,你们钟家的人,没一个好人,全都该死!”

贤贵妃挣扎着,破口大骂着,声音之大,直接传到了正殿去了。

皇后在正殿里依稀听到了贤贵妃在对她破口大骂,皇后愤怒的手中的茶杯重重的往桌上一放,咒骂了一句:“真是些没用的东西,去了这么久了,连个女人都搞不定,由着她骂了这么久。”

皇后直接冲了过去,正要愤怒的骂贤贵妃,转念一想,反而带上了如沐春风一般的微笑,看着贤贵妃道:“妹妹,你又何必呢?你下去赔皇上,不是正显得你们二人的爱情弥足珍贵吗?”

“要下去,也该你下去。你平时不是最爱跟本宫争宠的吗?这会儿,你应该争宠下去陪他啊。”贤贵妃恼恨的看着站在门外春风得意的皇后。

“本宫这一辈子争宠都没有争赢过,也不想在最后这次跟你争宠了,还是让你妹妹你吧。”皇后嘴角的笑意越发的扩大,即便贤贵妃这一生都霸占着皇上的宠爱又如何,到老来,拼的还不是儿子?谁的儿子当了皇上,谁才是笑得最后的那个。

将来,自己就会成为高高在上的太后,而贤贵妃,不过是尸体一具罢了。

皇后笑得越发的灿烂,十分温柔的道:“送贤贵妃与皇上见面去。”

“是”

这一次,太监们再也不心慈手软了,动作也比之前粗暴了许多,直接架着贤贵妃就往白绫上挂,这一次,饶是贤贵妃挣扎着,咒骂着,也逃不过命运,脑袋都被套进了白绫里,太监一松手,她的脑袋就直接挂在白绫上,瞬间喘不过来气,连忙用双手抓着白绫,以缓和颈部的压迫感,双脚胡乱蹬着,想要找一个可以踩的地方,可是她的脚下,空空如也。

“把她的手拉下来绑着”

被绑了反双手的贤贵妃,好似一条被挂在鱼钩上挣扎的鱼一样,十分绝望的狠狠的望着皇后。她的舌头慢慢的伸长,气息渐渐的虚弱,双眼有些绝望的望着远方,她此时此刻,多么想在临时之前再看一眼自己的儿子啊。

那些妃嫔全都害怕的往大殿里侧挤,眼前的一幕,让她们十分的害怕,全都挤着瑟瑟发抖。

虽然在宫里,这么吊死宫女太监的事情也时常发生,那时候,她们是不会害怕的,反正死得又不是她们。可是如今,连曾经风头盖过皇后的贤贵妃都被吊死了,她们这些分位小的妃嫔,就是下一个会被吊死的人了。

所有女人里,只有皇后一人笑靥如花。

唰!一道白光闪过,贤贵妃的白绫瞬间被匕首割断,她也随之掉落在地,颈部没了勒索的她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呼吸着这难得的氧气。

这一刻,她觉得呼吸是多么的珍贵。

一个人,一分钟大约呼吸二十次,每天会在不知不觉中呼吸约两万八千多次,然而,你不会觉得这两万八千多次呼吸会有多珍贵,它甚至平常到让你忽略了它的存在。只有在你失去它,没了它,你就没了生命之时,才开始重视它。

皇后的笑凝固在了脸上,她的神情变得有些害怕。

这个变化,不是因为贤贵妃被人救了,而是因为一把冰冷的刀子正抵在她雪白的脖子上。

“夏依依!你竟然敢挟持本宫!”皇后气得咬牙切齿、恶狠狠的说道。

“皇后,你刚刚笑得这么灿烂做什么?别人还以为你死了丈夫之后又要嫁人了呢。”夏依依语气轻快,嘲弄的冷笑道。

“依依?你怎么来了?”

趴在地上喘着气的贤贵妃听到声音后,抬起头来,不禁泪流满面,自己一向不喜的儿媳,自己经常给她甩脸色,又还惩罚她,没有想到在自己被处死的时候,她不顾危险跑进宫来救了自己,甚至还为了她挟持皇后,要知道,持刀挟持皇后可是死罪啊。

贤贵妃往依依的身后张望了一下,不禁有些失望:“皇儿呢?他回来了没有?他为什么没有进来救母妃?”

依依嘴角斜斜的勾起,用刀子刮了刮皇后的脖子,将她脖子上的汗毛刮下来许多,冷冷道:“这个就要问咱们的好皇后了,为什么派人将我和轩王拦在宫门外不让进来了。”

皇后的脖子被她刮得生疼,刮红了一大片,皇后气呼呼的喝道,“你!简直放肆!”

“放肆?没有你们放肆,宫规和祖制都规定了,有子嗣的妃嫔,不必殉葬。父皇刚驾崩,尸骨未寒,你竟然违背宫规和祖制?你就不怕他被你气得跳起来找你算账吗?”

皇后吓得毛骨悚然,皱眉问道:“你怎么进来的?”

“假扮成宫女进来的啊。”依依指了指自己身上的宫女服装。

就在刚刚,凌轩被紫玄拦住的时候,夏依依悄悄的从宫墙跳下来溜走,紫玄想要去拦夏依依,却又被凌轩给缠住了。

“紫玄,他们只是说不让轩王进宫,没说不让轩王妃进宫吧。”

凌轩的这一句话,打消了紫玄喊人去阻拦夏依依的念头,他心里也不过是想着夏依依一个女人,就算是进了宫,也阻止不了什么。他只要在宫墙上将轩王拦截过了午时三刻,就可以放轩王进宫了。

下了宫墙的夏依依转了个弯,就敲晕了一个宫女,立即换了她的衣服,就朝着女人哭声最大的宫殿跑了过去。因为这里已经是最后一个宫殿了,所以,也就没有再有入宫门的麻烦了。

夏依依一手拿刀抵着皇后的脖子,一手抓着她的胳膊,以防她逃跑,夏依依为防有人在后面对她放冷箭,便是挟持着皇后进了这个关着所有妃嫔的大殿里,又将所有太监、侍卫们赶了出去,让他们将门窗都关好,大殿里就显得有些阴暗了。

夏依依抓着皇后躲进了那一堆女人里头,如此一来,那些侍卫想要从窗户外放冷箭,就困难许多了。

她想凝神听一听外头的动静,可是耳朵边全是那些女人哭闹的声音,扰得她听不清外头侍卫的动静,都不好判断他们在哪里搭弓了。

突然,夏依依看到站在自己身前的一个妃嫔的衣服上出现了一个方形的光线较强的光影,夏依依的瞳孔瞬间一缩。

屋顶上有侍卫揭开了瓦片!

------题外话------

在这儿,我要对我的粉丝们说一声抱歉,我很久都没有对粉丝们送的礼物表达谢意了。接下来几天,我集中感谢一下。谢谢各位读者的厚爱。

谢谢小米羞羞的月票

谢谢chenlingxi07的月票

谢谢小燕子ypy的月票

谢谢139**4925的月票、评价票

谢谢152**9680的评价票

谢谢是饭饭不是范范的鲜花

谢谢潇湘莫小苏的鲜花、钻石、月票

谢谢七色彩带的月票

谢谢WeiXin995e7cb1d1的月票

谢谢khy50124049的月票

谢谢151**3165的月票

谢谢梦落yl的鲜花

谢谢1186364595的月票

谢谢颠子红的月票

谢谢138**4243的月票

谢谢WeiXin7af5a543b1的月票、评价票

谢谢abc123ww的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