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皇后殡天(一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依依移动了一步,走到了皇后的身前一半,不动声色的微微屈膝,让自己的身子蹲下去一截,微微转动抵着皇后脖子的刀子,从刀面上的反光影像查看着屋顶上的情况。

果然,屋顶上趴着的侍卫已经用弓弩对准了自己的脑袋,而且还同时搭了三支箭。夏依依的嘴角不禁上扬,勾起了一抹冷笑,他们这是想要将她一击毙命吗?

依依故意站着不动,好让对方以为此时是个下手的好时机。下一瞬间,依依在刀面反光上就见到那人的手指一松,依依一个灵巧的弯腰,同时将自己身后的皇后猛地一拉,将皇后的身子完完全全的把自己遮盖住。

皇后还没有来得及反应,整个身子就趴在了依依的身子上,她刚要咒骂夏依依,头部却传来了剧痛,她“啊”的惨叫了一声,就气绝身亡了。

那三支强劲有力的弓弩齐齐的、深深的刺进了皇后的后脑勺里。鲜血和脑浆崩裂,红色和白色的参杂,好不刺目。

“啊!”

那些妃嫔们吓得躲得远远的,惨叫声不绝于耳,又一次亲眼看着一个人要死在自己的面前,这一次,居然是皇后。

屋顶上的侍卫一见自己的弓弩竟然射死了皇后,这可是死罪啊,当即吓得瞳孔睁得猛大,浑身颤抖起来,扒着屋顶的手脚也发软了,一时不慎,竟从屋顶上掉落了下去,当即摔得头破血流,又一条生命消失,呜呼哀哉!

屋顶上的另一个侍卫有些不明所以,连忙通过了那个瓦片孔朝下看,这才明白刚刚那个侍卫为什么会摔下去了,原来他失手杀死了皇后!

这个侍卫并没有看到夏依依拉皇后当垫背的情景,便是理所当然的认为皇后头上的弓弩是因为侍卫没有瞄准,失守误射了。

侍卫吓得指着地上已经摔死的侍卫,惊呼出声:“他误杀了皇后!他误杀了皇后!”

屋外的侍卫一听,不禁吓得浑身冒冷汗,脸色杀了皇后,这还得了?

侍卫头领慌慌忙忙、跌跌撞撞的跑到了正殿,这一路,只觉得自己的腿脚像是灌了铅,又踩在棉花上一样,脚步沉重而又走不稳当,一进入就跪了下去,猛地磕头,哭喊道:“太后、太子,刚刚侍卫爬上了屋顶想用弓弩射杀轩王妃,不料失手将皇后娘娘给误杀了!”

“什么?”太后腾的一下站了起来,这猛的一站,却觉得脑袋有些发晕,她害怕自己再像上次寿宴时一样晕过去,连忙招呼道:“邓嬷嬷!”

邓嬷嬷见状,赶紧上前扶着太后慢慢坐回了椅子上。

志王惊得手上的茶杯倾斜了一下,茶水洒到了自己的手上和衣袍上,志王眼神狠历的扫了一眼地上跪着的身子如抖筛糠一样的侍卫,厉声斥责道:“一群废物!”

手腕一抖,茶杯盖当即就从手上飞了出去,划出了一道光亮的直线,直直的划破了侍卫头领的脖子,杯盖飞到了远处的地上,哐当一声脆响,四分五裂,侍卫的身体也应声倒地。

志王飞身而出,立即朝着关押妃嫔的大殿跑去。

“咚、咚、咚……”

午时三刻的钟声敲响,传遍了整个宫殿的每一个角落。

凌轩站在高高的宫墙上,瞥见了志王神色紧张的朝着关押妃嫔的大殿跑去,就知道夏依依必定没有吃亏了。

凌轩神色凛然,定定的看着紫玄,道:“午时三刻已到,你可以让开了。”

紫玄将剑收回了腰间的剑鞘,恭敬的道:“王爷请进。”

凌轩望着他,冷冷的道:“志王当不当皇上,本王无所谓。但是,钟家一定要铲除,这是父皇生前的愿望和命令,希望你不要忘了皇上曾经对你下过的任务,也不枉皇上如此信任你。你回去好好想想,如果你还想替皇上铲除钟家的话,随时来找本王。”

凌轩一个飞身飞下了宫墙,朝着大殿走去,紫玄看着轩王的挺拔的背影,英武而又潇洒,颇有几分皇上当年的风采,紫玄不禁瞳孔微缩,暗暗感叹,如果轩王能找到解药,又能继承皇位,该有多好啊!必定会比皇上更能将这东朔的江山建设得更好。

一个小公公还不知道皇后死了的事情,从远处急匆匆的跑了过来,对着崔公公道:“崔公公,巫师说了,午时三刻已到,立即送送妃嫔上路!不要碍了给皇上入殓的仪式。”

崔公公脸色焦急,无奈且急躁的将右手手背放在左手手心里拍了拍,慌乱道:“咱家也不知道怎么弄了啊,皇后她,她殁了!一切等太后和太子来处理吧!”

小公公不禁腿脚一软,结结巴巴的道:“皇后她,怎么会?”

崔公公正要回答他,眼见着太子从走廊尽头往这边来了,慌忙的退到了大殿门边上,噗通一声跪了下去,狂喊:“奴才该死!”

其他公公和侍卫一见,也纷纷效仿,跪下请罪。

志王一脚就将崔公公给踹倒在地,恶狠狠的骂道:“狗奴才,你是怎么办事的?”

“奴才该死,奴才也没有想到那侍卫的箭术如此之差啊!”

崔公公连连重重的磕头,虽然,射箭杀死轩王妃的命令是太后亲口下令的,却是崔公公自己过来跟侍卫们转达命令的,误杀了皇后,他这个太后身边最得宠的大太监怕是也要兜不住了。

“开门!”

“是是”

大门吱呀一声,从屋外推开来,一道强烈刺眼的光线射进了这个略显昏暗的大殿里头,妃嫔们已然听到了钟声,此时更是惊慌的好像一群待宰的羊羔一样,慌乱的往角落最里头挤,希望自己不要成为第一个被吊上去的人,好像自己缩到最后面,就能逃脱被殉葬的厄运一样。

夏依依直直的站立着,手紧紧的抓着皇后的手臂,皇后的身子已经耷拉着,毫无半点生气,腿脚无力的歪斜着,若不是夏依依的力气大,皇后的尸体就会倒在地上了。

夏依依的眼睛被强烈的光线刺激得微微眯眼,以适应光线的变化,她昂头,往大殿门口望去。

大门口,站着的是几个侍卫,而志王,则是躲在了侍卫的身后,依依不禁冷笑一声,他就这么怕死么?生怕自己从屋内用射暗器杀了他?

志王一看到夏依依手中的母后,耷拉的头上插了三支利箭,头颅还在往下滴着血,志王的心不禁猛地抽着疼,便是跪在了大殿门口,大喊一声:“母后!”

志王朝着地上磕了三个头,站了起来,看着屋内一脸冰霜的夏依依道:“轩王妃,你快将母后带出来!”

“要出来也不是不可以,你必须亲口承诺放了贤贵妃。”

志王恨恨的看着她,虽然不是她杀死了母后,可是母后却是因她而死,自己恨不得将她也一并杀了。这个女人,既然自己得不到她,那就干脆杀了她。等把母后弄出来以后,再杀了她们也不迟。

志王道:“好,本太子就答应你。”

夏依依将皇后的身子挡在自己的身前,以免他们再射箭杀自己,虽然皇后已经死了,不过古人对遗体的完整性也是十分看重的,志王绝不会让自己的母后的身体被箭支射成马蜂窝的。

贤贵妃则紧紧的跟在夏依依的身后往门外走,那些妃嫔一见,便也急急忙忙的跟在贤贵妃的身后往外走,好像跟着她们就能逃脱了一样。

志王连忙道:“本太子只是答应你们两个出来,她们,可不行!”

“轩王妃、贤贵妃,求求你,救救我。”那些妃嫔匆匆跑到了夏依依的身前跪了下去,乞求着。

“轩王妃,我错了,我以前不应该欺负你,你救我出去吧。”

依依定睛一看,竟然是皇觉寺里的仁空,也就是皇上曾经受宠一阵子的仁妃娘娘。依依往往妃嫔里仔细的瞅了一眼,果然,以前关押在皇觉寺里的妃嫔除了志王的母妃,其他人全都在这儿了,自己之前的注意力一直都在如何对付那些要杀害她的侍卫身上了,倒也没有注意到这些妃嫔的身份。

想及此,依依便将视线在大殿里寻找了一番,好在没有月儿的影子,想来月儿的是两个女儿,倒也没有没有碍着志王登基的事儿,太后她们也就没有要月贵嫔殉葬了,总不能做得太过,需要留下一两个皇上的妃嫔,也好堵了大臣的嘴,免得说她们不仁。

那些妃嫔哭得泪流满面,死死的拽着夏依依的衣裙,哀声祈求着。

依依见着这满殿活生生的生命,大多还是花季之年,不禁生了恻隐之心,对志王道:“若是将她们全都派到皇陵去守灵,也是陪着皇上的一种方式,这样可行?”

志王暗暗咬了咬牙,她可真是管得宽,她以为她抓着母后的遗体作为威胁,就能开这么大的条件吗?

“夏依依,你别忘了,你抓的人质可不是个活的,你哪来的勇气用一屋子的人来跟本太子做交换?她们,必须要殉葬,这是祖上的规矩。若是父皇没有陪葬,他在阴间,可就没有妃嫔伺候他了。”

“简直是荒谬,迷信!人都没了,还怎么伺候?”依依冷哼一声斥责道。

“本太子不会答应你,本太子答应放了贤贵妃,也不过是按照祖制罢了,你不要得寸进尺!”

“既然是祖制,那你之前为何要违背祖制下令将贤贵妃殉葬了?”

“这不是因为轩王还没有找到解药吗?也不过就是一个月的时间而已,本太子只是将事情提前一个月而已。”

“哦?若是本王一个月之内找到了解药,死不成了,而你将本王的母妃给杀死了,你还能将本王的母妃救活不成?”凌轩冷冷的声音传来。

志王转身,便看到了轩王已经走到了大殿门口来,志王咬牙切齿的说道:“可是本太子的母后死了!”

“那是你自己咎由自取,害人终害己!想杀我,结果阴差阳错,把自己的母后给杀了!”

依依抢在凌轩的前头说道,将事情大概说了一遍,自然是隐瞒了自己将皇后拉过来垫背的事,只说是侍卫没射准。

凌轩狠狠的瞪着志王道:“难道祖制还有让儿媳殉葬的规矩?志王,你好大的胆子!”

志王也不示弱,咬咬牙道:“不是让她殉葬,而是她胆敢持刀挟持当朝皇后,按罪当斩!”

“那还不是因为你们要杀本王母妃在先?”

“我们之间的事情,等会儿再理论。不过,得先将母后带出来,至于其他的那些妃嫔,一个都不能走。”志王道。

“凌轩!”依依望向他,希望他能出手救一下这满屋子的妃嫔。

凌轩看着她微微摇头,劝她不要再多管闲事了。

那些妃嫔顿时就哭喊了起来:“轩王,求求你救救我们。轩王妃,你快劝劝轩王啊。”

庞珏儿当即就跪在了夏依依的跟前道:“轩王妃,求求你救我,只要你救了我,我一回去就立即让我父亲取消庞灵儿和轩王的婚事,你就不用忧心被她夺了轩王的宠爱了。”

依依一见庞珏儿这张和庞灵儿相似的脸庞,没由的觉得有些讨厌,这个女人,跟她妹妹一样的白莲花,这会儿,在这关键时刻,就将自己的妹妹给推出来替自己挡灾了,她们姐妹之间哪来的什么亲情可言。

“轩王妃,你还是快些出来,不要误了父皇的入殓仪式,等会儿,我们还得去吊唁了。”志王道。

凌轩再次冲依依摇头,道:“依依,你快出来,你改变不了这个世界,即便她们不殉葬,这个世界上,还有许多地方时时刻刻都发生着殉葬的事情。”

依依皱眉越来越紧,咬咬牙,带着皇后的尸体和贤贵妃出去,那些妃嫔狂喊着就要冲出来,却被侍卫给拦住了。

崔公公连忙催促道:“快将她们吊上去,不要误了时辰。”

一大队侍卫冲了进去,随即将大门一关,就在里面开始抓着妃嫔往白绫上挂,里头顿时就响彻了疯狂的叫喊声、求饶声、辱骂声不绝于耳。

依依从窗户的影子上看得出来,已经有好几个妃嫔被挂在了白绫上,停止了挣扎。不少妃嫔冲到门口,用手狂拍着门,撕心裂肺的喊着开门,却被人拖走吊上了白绫,窗上的糊纸几乎都被撕破了,可以直接透过破烂的窗户看到屋里悬挂着的十几具尸体,妃嫔们在密闭的屋内疯狂的跑着,躲避着侍卫,却一个一个被抓住吊了上去,在白绫上挣扎着求生,她们的目光恨恨的瞪向窗外,那个下令杀她们的志王,恨不得将他给一同带入阴曹地府去。

依依不禁有些心口难受得紧,她的瞳孔一缩,攥紧了拳头,脚步一抬,冲到门口,想要去将那扇门打开。

门口的侍卫连忙堵住了大门,凌轩上前拉住依依的手,拽着她走,道:“我说了,你救不了她们。”

“可是你可以救她们!”依依道,脸上全是不忍和心痛。

凌轩眉头一皱,道:“我也救不了她们。”便是要拉她走,可是却拉不动。

依依使劲的想要去拨开那些堵门的侍卫,道:“你们让开,志王,为何要这么狠心将她们全都杀死?”

凌轩摇摇头,轻叹一声,快速点了夏依依的穴道,将她抱起,带着贤贵妃先行去了未央宫休息。

凌轩约莫着时间,那些妃嫔估计已经都被处死了,才解开了依依的穴道。

依依张口,有些难过的道:“都死了?”声音有些沙哑难听。

“嗯!”凌轩微微点头,端上来一杯水,道:“你别难过了,这是她们的命。”

“命?呵呵,这不是命,这只是掌权者自己的私欲罢了。她们本不该死,掌权者杀人还杀得如此冠冕堂皇。”依依冷哼一声,继而又有些绝望和颓废,自己还不是救不了她们。

“你别多想了,这是这个社会的现状,你改变不了。”

“如果,你成为最高掌权者,你会不会废除殉葬?”依依看着他定定的问道。

凌轩回望她,真挚的点点头,道:“会”。

一个太监从外急匆匆的过来,道:“轩王,轩王妃、贤贵妃,入殓仪式即将开始,太后请你们立即去正殿。”

------题外话------

谢谢ruoyann的月票

谢谢QQ032311pc3344b的月票

谢谢刺儿哥的钻石、鲜花、月票

谢谢小米羞羞的鲜花、评价票

谢谢135****5565的月票、评价票

谢谢chan2833266的月票、评价票

谢谢694574542的月票

谢谢何佳玲的鲜花、月票

谢谢幼儿园的海带汤的月票

谢谢夏雪冬雨漫步的鲜花、钻石、月票、评价票

谢谢浴雨与鱼的三鱼的鲜花、钻石、评价票

谢谢lin0315c的月票

谢谢137****6770的月票

谢谢137****9296的月票、评价票

谢谢aiya木木的月票

谢谢omiclover的月票

谢谢大花惠兰的月票

谢谢137****2033的月票

谢谢爱野野的鲜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