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 帮助明安公主(一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公公,你只管说来,父皇驾崩那一天,可有什么异常?”凌轩问道。

李公公仔细回想了一下,道:“倒也没有什么可疑的人进过皇上的寝宫,除了日常安排在寝宫里伺候的宫人,便是只有太医,还有各位主子去探望过皇上的病情。”

“进去的人可都有记录在册?”

“回轩王,除了伺候的宫人有排班记录,宣过的太医也有案可查以外,去探视的各位主子就没有记录了。”

“那你可记得有哪些人去过?一一道来,另外着人将这个月以来的宫人排班记录和太医名册都拿过来。”凌轩道。

“是”李公公连忙让自己身边的小公公去房里取名册来,又道:“回轩王,那日去过探视过皇上的人,有太后、皇后、贤贵妃、志王妃、音侧妃、永福侧妃、安王、安王妃、安王小世子、钟尚书、曹相爷、淑妃娘娘……”

李公公凭着记忆说出了几十个名字,当然了,淑妃娘娘等妃嫔已经被绞死了,不能出来自辩清白了,而刚刚被李公公念到名字的大臣都纷纷跪了下去,道:“微臣没有毒害皇上,微臣只是进宫探视,求太后和王爷明鉴啊。”

不过这么看起来,跟三个王爷有关系的人全都被牵涉了进去,这几个王爷都无法自证清白了。

太后道:“哀家每隔两天就会去看望一下皇上,这可跟哀家没有关系。”

安王也道:“本王自从父皇生病之后,每日都会携带妻儿去宫里看望父皇,不过是聊表孝心罢了,若是各位有怀疑本王的,尽管去安王府搜查。”

一时之间,所有的人都跳出来呼喊自己冤枉,是清白的。

太后高声道:“这查案也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查得清楚的,既然谷主已经查验好了,这查案一事,哀家立即交给宗人府和大理寺查案就行了。可不能再耽误皇上的入殓仪式了,巫师,继续举行仪式。”

凌轩问道:“谷主,你可诊断好了?”

鬼谷子又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下皇上的遗体,道:“嗯,查好了,你们继续。”便是出去唤了宫人给自己打水洗手去了。

凌轩定定的看着太后,冷冷道:“太后,既然要查案,这牵涉到父皇的安危,本王是要亲自监督查案的,以免有任何的纰漏。”

志王则是害怕轩王趁机将什么不利的证据栽赃到他的头上来,便急忙跳出来道:“本王也会监督查案。”

唯独安王摆摆手,有些自责道:“本王素来就不会查案,本王就不参与查案监督了,此事就有劳二位皇弟给父皇申冤了。”

宗人府和大理寺的人则是立即接手了皇上的这件案子,马不停蹄的去皇上寝宫查线索去了。除了凌轩和志王二人跟着他们一道去皇上寝宫查线索。其他的人则继续在正殿里头跪拜着,看着巫师做法,听着和尚念经。

到了下午,还没有见到明安公主的身影,太后不禁有些生气,这个明安公主,虽然自己一向都宠得紧,可到底也要有个底线的。

皇上驾崩几天了,明安公主这回宫的路程都慢悠悠的,迟迟未进宫,这也就罢了。可是今天这是什么日子?这是入殓了,若是还不来的话,朝臣的唾沫星子都能把明安公主给淹死了。到时候,可还要连累自己,责怪自己不懂教女。

太后脸色阴沉的对崔公公低声道:“你立即带上两个太医,快马去接明安公主,瞧瞧她究竟生了什么病。若是生病了,也得把她给带进宫来给皇上磕头之后,再去玉佳宫休养治病。不然这迟迟不来,成何体统?”

“是”,崔公公连忙哈腰出去了。

医馆里,大夫正瑟瑟发抖的被明安公主的贴身太监和宫女给堵在房间里。

“说,有没有什么药能改变本公主的脉象?伪装成本公主腹内积食不畅?”

明安公主的手轻轻的抚着自己的衣袖,也没有抬头看大夫,语气轻缓的说着,然而,这轻缓却让大夫感到一种莫名的紧张。

“有,有”,那个大夫结结巴巴的说道。

“还不快点?”

“是是”

大夫配了药交给明安公主的宫女,又嘱咐道:“每次吃一粒药,能紊乱脉象半个时辰,不过还是不宜多吃,以免伤了胎儿。”

明安公主阴狠的看着他,警告道:“你最好给本公主保密,否则,你泄露出去半个字,本公主就要了你的命。”

“小的明白,明白!”

大夫忙不迭的点头,额头不禁吓出了冷汗来。

“若是有人问起本公主来这看诊的疾病是什么,你可知怎么回答?”

“公主因为伤心过度,郁积于胸,晕厥昏迷,又积食不消化,腹内胀气,肝胆湿热,需要好生调理。”

大夫头脑清醒的说了一堆假话。

“嗯,不错,孺子可教也!”

明安公主带着人就往京城皇宫赶,快到宫门时,崔公公正好带着两个太医出宫寻她,一见着明安公主的车驾,崔公公好似自己捡回了一条命似的,连忙上前说道:“老奴见过明安公主,公主,你身体可好些了?”

明安公主掀开了一角马车帘子,道:“多谢崔公公关心,好一些了,不过仍是胸闷气短,腹内胀气难受,又积食不消化,连饭也不怎的吃的下了。”

崔公公连忙道:“公主想必是为了皇上的事情难过的,才导致身体有些难受,不如就让太医给公主诊治一下如何?”

“那就有劳了”,明安公主有些疲惫不堪的说道,接着,一只皓白的手腕就从车帘里伸了出去。

太医在那只手腕上搭了一块手绢,再把脉,把了一会儿,躬身道:“公主的确是腹内胀气,消化不良,微臣开一副药,吃个几天就能好了。”

“嗯,那就好。”明安公主道。

马车内,坐在明安公主身边的贴身宫女将自己的手腕从车帘外缩了回来,她的脸色有些紧张,胸口也有些起伏不定,她擦了一把脸上的汗水,还好,她吃了大夫给的药以后,的确改变了脉象蒙骗了太医。

明安公主将自己的衣服弄得十分的宽敞,孕像也就没有那么明显了,然而,在宫里送过来一套孝服时,明安公主顿觉失望。

这个孝服是按照明安公主以前在宫里时量过的身材尺寸做的,如今哪里还能穿得上?即便是穿上了,这腰身也太紧绷了,如此凸显出大肚子来,一看就明了。

明安公主瞧了瞧,直接将身边身材肥胖的宫女的孝服拿过来穿上,倒也将凸起的肚子给遮盖起来了,为了不让肚子凸显得太过明显,她又将自己的上围多裹了几层布,将自己伪装成吃胖了的模样。这样一来,孕像就更弱了。

明安公主一出现在众人的面前时,大家不禁被她的身材给吓了一跳,太后更是不悦的皱了皱眉头,怎么才短短的几个月不见,明安公主的身材就成这样了?莫不是怀孕了?

明安公主连忙道:“太后,儿臣这些日子在别院里也懒得动弹,每日里又吃得多,不曾想就吃胖成这个模样了。”

太后不禁松了一口气,还好她只是胖了。

然而,在场许多人依旧不太相信,因为明安公主的体态肥胖程度和她的脸庞上的肥胖程度完全不成正比啊,他们的眼睛不停的瞟着明安公主的肚子,纷纷猜测明安公主是不是怀孕了,如果真的怀孕了,又怀的是谁的种。

接下来整整两天,夏依依都没能合眼,一直在宫殿里头跪着,而志王妃,因着怀孕了,得了太后的特许,倒是中途还回了寝宫睡了几觉。

而明安公主就惨了,她的月份比志王妃的月份大,身子更沉一些,这么一会儿跪着,一会儿又磕头,又要重新站起再跪下磕头,直接累得她几乎要晕厥了过去。幸好她如今胎位已经稳了,流产的几率变小了,而明安公主的身体素来又好,这么折腾了半天,倒是也没有流产的迹象。

那些怀疑她怀孕的人不禁又开始嘀咕了,明安公主究竟是不是怀孕了啊?怎么看起来又不像了?

明安公主倒是也没有那么傻一直跪着,一天里还是找了个借口,说是消化不良要回宫吃药,每天回去三次,趁机休息了半个多时辰才出来。不过,她喝的并不是消化不良的药,而是偷偷吃了安胎药。

即便如此,两天下来,明安公主的身子也越发的熬不住了,腿脚走路都变得虚浮无力了。

第三天早晨,夏依依见着跪在地上脸色惨白的明安公主,不禁有些担忧和心疼,倘若再这么跪着磕头下去,必定会流产了,明安公主这么大的月份,胎儿都已经成形了,那落下来一个成形的死胎出来,明安公主见了必定会心碎。而且届时,朝臣都知道了的话,必定会批判明安公主不守妇道,应当受罚等等。

依依微微皱眉,便是只得中途休息去吃早饭的时候,故意将明安公主撞了一下,低声告诉她要装崴了脚。

明安公主回头,有些诧异的看着夏依依,在见到夏依依眼中担忧和警示的眼神后,她明白了夏依依已经看出来她怀孕了,而且再跪着磕头就会流产了。毕竟夏依依是个女人,又是个大夫,自然是比旁人更观察得出来了。

不知为何,看着她那双明亮清澈的眼眸,明安公主立即就选择了相信她,明安公主哎呦一声假摔在地,捂着脚痛苦的叫唤了起来,夏依依急忙蹲下去用手去摸了摸明安公主的脚腕,惊呼道:“唉呀,崴脚了,快抬软轿来,送到宫里去。”

“太医,快,查看一下明安公主的脚伤。”

一些大臣觉得明安公主应该并没有崴脚,便是想要让太医当众戳穿明安公主和轩王妃的戏码,然而,当太医卷起明安公主的袜子时,明安公主的脚腕已经高高的肿起了,红通通的,好似一个红馒头一样。

众人不禁咂舌,肿得这么高,必定是伤得很严重了。宫人立即将明安公主送了回去,依依也紧赶着过去,美名其曰帮明安公主医脚。

进了玉佳宫,宫女将明安公主躺在床上休息,明安公主道:“多谢轩王妃,我的脚怎么了?”

“不必谢,我刚刚给你查看的时候,趁机抹了一些毒药,就是有些痒罢了,等你回去的时候,我再给你一些药,涂上就好了。这几天,你就别去那里跪拜了,好生休养吧。”

明安公主不禁有些心慌:“你看出来了?”

“我早就知道了,不过是,我一直都帮你隐瞒罢了。”

“早就知道了?”明安公主不禁皱了皱眉头,自己自从怀孕之后,可从来没有跟轩王妃见过面了,她是如何知道的?

“先前我从北疆回来,将月贵嫔从皇觉寺救出来,她来玉佳宫接走嘉琪、嘉悦时,与你见了一面,虽然你有所隐藏,但是她依旧看出了些端倪来。回来与我说了,担心你将来月份大了瞒不住众人。不过你第二天就离了宫去别院了。我们二人约定帮你隐瞒此事,心想你躲在别院里将小孩偷偷生下来,届时再假装从民间抱养回来的,也就能养在身边了。只是没有想到出了皇上这档子事,你又不得不露面。”

“你不觉得我一个寡妇怀孕了,应该千刀万剐吗?怎么还帮我隐瞒?”

依依露出一丝苦笑,道:“这不过是这个世界的男人为了保住自己作为男人的尊严罢了,即便是死了,还要将女人锁在家里一辈子,你才二十九岁,这么年轻,凭什么要守寡一辈子?你有追求自己幸福的自由。你对月贵嫔有恩,我们又岂会去告密害你?对了,你这孩子是不是阿木古力的?”

明安公主点点头,道:“是的”。

“据我所知,阿木古力还没有子嗣,那这个岂不是阿木古力唯一的遗腹子?”

“是,所以我想拼死把这个孩子生下来,留下他唯一的血脉。”明安公主脸上的神情表现得十分的凝重。

“可是他毕竟是西昌人,西昌跟东朔打了许久的仗了,杀了不少东朔士兵,倘若大臣或是百姓知道你怀了西昌人的骨血,必定不会允许你生下来,即便是生下来,只怕,也会被他们给……”

明安公主咬了咬唇,眼睑微沉,道:“如若如此,真被他们发现我怀孕了,我就说是一个已经死了的侍卫的孩子吧,反正也死无对证了。等他长大了,若是有机会,我再告诉他真实身份。”

依依轻轻的叹了一口气,道:“那你要小心一些,这几天别让人看出来了。还有,你回别院以后,尽早悄悄换个地方养着,免得有人去别院打探你的消息。”

“嗯”

明安公主因着“脚崴”了,歇在了玉佳宫,依依则要回去继续跪拜。

依依一走,明安公主的贴身宫女就低低的问道:“公主,她能信得过吗?”

“信得过,本公主相信她。”

直到第三天夜里,才结束了哀悼,太后让众人离了宫,又吩咐众位明日一大早来宫里,皇上和皇后的棺木将会抬至皇陵安葬。

安葬了之后,太后就该跟众位大臣商议志王登基一事了。

夏依依拖着疲倦的身子回了轩王府,贤贵妃害怕独自留在未央宫里会被抓去殉葬,便也跟着夏依依回了轩王府。

反正依照宫规,有子嗣的妃嫔,若是生的儿子封了王爷,就在皇上去世后,跟着儿子去王爷府上渡过余生。若是生了女儿,就在后宫里安安稳稳的当太妃。

直到这会儿回了王府,夏依依才能跟凌轩好好说上一句话。

屏退了众人,屋内就只剩下贤贵妃、凌轩、鬼谷子了,依依这才开口问道:“凌轩,你这几天跟着大理寺查案,可有线索了?”

------题外话------

谢谢ruoyann的月票

谢谢chenlingxi07的鲜花、月票

谢谢WeiXinbd425c388b的月票

谢谢j向日葵的评价票

谢谢WeiXin3a6a806d6e的评价票

谢谢深瞳浅笑大人的鲜花

谢谢WeiXin2f54dca37d的月票

谢谢WeiXin8c3d9b0be0的月票

谢谢江江417的月票

谢谢用生命去熬夜的评价票、月票

谢谢可可遇的鲜花、月票

谢谢133**2326的月票

谢谢宜凌10的月票

谢谢粉红比熊的月票

谢谢翻意2285的月票

谢谢心灵之烨的月票

谢谢竹叶青青123456的月票

谢谢可爱的羊嘻嘻的月票

谢谢hjl786的月票

谢谢书的世界里有我的月票

谢谢zhxywk的月票

谢谢开心同同的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