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 斩断线索(二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凌轩叹息了一声,摇了摇头,道:“没有查到什么线索,父皇的宫殿里,所有的东西包括吃的用的全都检查过了,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那有没有可能混在了父皇喝的药里?”

“每一次李公公端药给皇上吃之前,太医都查验过的,而且每一次熬过药的药渣,也都留着了,鬼谷子查验了之后,并没出现毒药。”

依依皱眉道:“会不会有可能就跟以前陷害你一样,他们将毒药涂在勺子上了,等到将药碗交回去时,又换一把勺子在碗里?”

凌轩眉头紧皱,“也许吧!”

鬼谷子插嘴道:“皇上之前中的那种慢性毒药,可能会是通过勺子涂药的方式,每天喂给皇上吃了。不过最后导致皇上突发身亡的钩吻,必定是当场吃了就会毙命的,可是那个时候是半夜,皇上正在睡觉,李公公还没有去叫皇上起床喝药呢。”

凌轩也有些百思不得其解,神色更加凝重,道:“那日,李公公喂了父皇吃了睡前的药,之后还跟父皇聊了一会儿天,父皇一切正常,之后父皇就睡下了,李公公睡在外间的小榻上,半夜到了时辰,去唤父皇起床,才发现他已经驾崩了。如这样说来,父皇应该是在睡觉的期间吃下的毒药,可是这期间,并没有人进去过皇上的寝宫啊。”

贤贵妃有些气呼呼的道:“不是别人喂的,难不成还是皇上自己喂自己吃下去的?哼,以本宫看,定是皇后那个毒妇,想趁着轩儿你在南青国,她就毒死了皇上,又伪造了遗诏,好让她的儿子登基。”

依依瞬间就捕获到了一个关键的词:“自己喂自己吃?皇上会不会是自己吃下去的?”

贤贵妃有些气恼的看着她,道:“皇上又不傻,他怎么可能会自己喂自己吃毒药?本宫每天都去看望他,皇上每天都还想着要处理朝政,根本就没有想自杀的念头。”

“不,儿臣说的意思是父皇在不知情的时候,拿着毒药自己吃了。”

凌轩瞬间直立起了腰身,凝神道:“你是说那人把毒药混在了其他的地方,父皇睡着之后,曾经醒来过,自己拿了东西吃了,结果把毒药给吃下去了,所以,他死的时候,身边才会没有人。”

“对,我就是这个意思。”

凌轩轩眉紧皱道:“若是这样的话,那天进过房间的人就都有嫌疑了,他们很有可能会去探望父皇时悄悄的把毒药藏在哪个地方。可是皇上晚上究竟还会起来吃些什么?而且还没有叫李公公来伺候他吃东西?”

贤贵妃愤然站了起来,重重的锤了锤桌面,将桌上的茶杯都给震得哐当响,愤怒的道:“本宫就知道,肯定是皇后那个贱人干的。其她的妃嫔即便是被皇上招幸,也不过是呆半个时辰就得回自己宫里的,也就只有皇后和本宫,是可以留宿整夜的。皇后十分清楚皇上夜间的习惯,皇上夜间口渴,会在自己的床边小矮桌上放一杯茶,自己醒来就会喝茶,并不会叫外间的李公公过来伺候的。皇后一定是去探望皇上的时候,偷偷往矮桌上的茶杯里放了毒药了。”

“凌轩,可查了茶杯有没有毒?”依依问道。

“房内所有的东西都查了,没有查出有毒的东西来啊。”凌轩颓然的摇摇头,坚实的手指关节敲了敲桌面,有节奏的咚咚响着,“究竟还有哪里遗漏了?”

“凌轩,我想到一种可能,如果凶手在皇上驾崩之后,再次进入了房间,并且将含有毒药的茶杯给换了一个茶杯的话,那么,你们在寝宫了是怎么也查不出来毒药的了,因为毒药茶杯已经被凶手带走毁灭了。”

“好,我现在立即进宫。”

凌轩带着鬼谷子再次去了皇上的寝宫,果然在皇上床边的小矮桌上看到了一个的茶杯,鬼谷子仔仔细细的检验了一遍,道:“没有毒。”

凌轩招手让李公公进来,问道:“李公公,仔细看一下,这个茶杯可是父皇用过的?”

李公公将这个茶杯端起来,仔仔细细的瞧了一下,道:“回轩王,这个茶杯,的确是皇上专用的茶杯,总共两套一模一样的。”

“那另一套何在?”

“哦,在司珍局里收着呢,奴才这就带你去。”李公公到了司珍局,王掌珍将收在柜子里的那套茶杯拿出来,道:“你瞧瞧,还在这里摆着呢。这儿上着锁的,旁人进不来。”

鬼谷子拿过来查验了一下,冷哼一声,嘴巴一撅道:“果然是钩吻的毒药,虽然已经被清洗过了,不过老夫的鼻子十分的灵敏,这上头仍旧还残留有一些气味。”

“什么?这上面真的有毒药?”李公公颤抖的说道。

“不错,老夫验过了,真的有毒药气味。”

李公公厉声喝道:“王掌珍,怎么回事?这套杯子素来都没有用过,为何会被人拿出去又放回来?难道皇上的东西也是可以被人任意拿走的吗?”

王掌珍噗通一声跪了下去,道:“奴婢真的不知道啊,这里的门外还上着锁,柜子也上着锁,每次进去拿东西的宫人都是要凭着各宫的掌势嬷嬷或太监过来申请拿什么,才会进去拿东西的。而且每次进去都是司珍局的宫人进去拿的,旁人是不然进去的。也从来没有人过来申请拿过这套茶杯呀。”

“哼,那一定是你们这里出了内奸,进去拿东西的时候,夹带了这套茶杯出来,事后又将混了毒药给皇上喝过的杯子调换了。”李公公道:“还不赶紧将那几天值班的宫人名册拿出来,一个个严刑拷问。”

“是”,王掌珍连忙下去拿名册去了,不一会儿,她就将所有的人都给带了过来,惶恐的跪在了轩王的面前,道:“王爷,司珍局所有的人都在这里了,名册和排班表也在这里,还请王爷过目。”

“李公公,你速速去通知大理寺过来,一同审理。”

“是”

然而,令人失望的是,审理了整整一夜,都没有找到偷拿茶杯的宫人,即便是凌轩让鬼谷子给司珍局的所有人都吃了药催眠,然后套取信息,依旧没有得到相关的信息。

凌轩不禁微微皱眉,问道:“你们司珍局的人真的全在这里了吗?”

“回王爷,真的全在这里了。”王掌珍重重的磕头说道,这么磕了一会儿,脑袋觉得痛了起来,反倒是将一些事情的记忆给磕了出来,她猛然想起什么来,道:“回王爷,前天,宫里从各宫各部抽调了一些宫人去殉葬,咱们司珍局也被抓走了三个去殉葬了。”

凌轩顿觉不好,只怕那个偷换茶杯的宫人已经被殉葬了,凌轩神色凝重,问道:“这殉葬的名单是谁拟的?”

“回王爷,司珍局殉葬的名单是奴婢拟的,就拟了两个名字,一个太监、一个宫女,都是以前犯过了大错的,所以,奴婢才选了他们两个。不过马尚宫嫌两个殉葬的人太少了,就在司珍局的名册上随手圈了一个人名。所以,最后是送了三个殉葬的宫人。”

“马尚宫圈的人是谁?”

“小吉子”,王掌珍回忆道:“这个小吉子做事一向沉稳,又干劲利落,做事从未出过差错,年纪也不大。奴婢当时见马尚宫圈了他的人名,奴婢还怪心疼小吉子的,便是跟马尚宫说了不少小吉子的好话,劝马尚宫另外选一个曾经犯过错的宫人吧,可是马尚宫说若是全都是一些毛手毛脚的人下去伺候皇上,皇上岂能过得舒坦,还是得挑一些手脚利落的人去伺候皇上。马尚宫还说若是我舍不得让小吉子去殉葬,也可以让我跟小吉子替换一下。奴婢害怕被殉葬,便是只得同意了马尚宫挑了小吉子去殉葬。”

“本王问你,那小吉子被抓走时,反应如何?”

“小吉子被抓去殉葬时,虽然有些害怕,但是也没有大吵大闹的,由着那些太监将他抓了去。另外两个人倒是吓得哭得凄凄惨惨的,一路挣扎着,好不可怜。”王掌珍如实回道。

凌轩冷哼一声,道:“看来这小吉子果然有问题,鬼谷子,你立即去查验一下小吉子的尸体上有没有钩吻的味道。”

大理寺的人则是立即去捉拿马尚宫,然而,等他们去了马尚宫的房间里时,马尚宫已经自缢身亡了。

凌轩气恼的一拳就砸在了墙壁上,咬牙切齿的怒道:“该死,凶手发现我们查到这条线了,就先下手为强杀了马尚宫。”

不一会儿,鬼谷子跟王掌珍回来了,鬼谷子道:“找到了小吉子的尸体了,他的双手果然接触过钩吻。”

大理寺的耿大人也觉得气愤不已,好不容易查到了线索,竟然被人给掐断了,他怒气道:“那个凶手一定还在宫里,或者凶手的手下还在这宫里,他们居然敢在这会儿杀人,简直胆大妄为。微臣一定要立即禀告太后,缉拿凶手。”

“大胆,真是胆大包天,竟敢毒害皇上,如今又还敢在宫里肆意妄为,杀害人证。反了!反了!”太后闻言,气得连声咒骂了几句之后,胸膛连喘气都喘不均匀了,竟是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这大半夜的,太医又不在这儿,鬼谷子嫌恶的扁扁嘴,只得看在凌轩求他的面子上,上前将太后给救醒了过来。

得知消息的志王闻讯赶来,一到了太后的面前,就立即咬牙切齿的表态道:“太后,孙儿一定会将凶手捉拿归案,以慰父皇的在天之灵。”

“好,好孙儿,你是皇上的好儿子啊。皇上一定会保佑你早日找到凶手的。”太后拉着志王的手,泪流满面,欣慰的说道。

凌轩不禁冷笑,好一副祖孙仁孝的画面啊。

自己忙前忙后的找到了线索和端倪,太后一句夸奖的话都没有,而这志王,啥功劳都没有,就过来光说了一句空的誓言,就被太后给夸得如此仁孝,可真是讽刺啊。

凌轩冷冷的道:“志王,今夜所有的朝臣和皇亲国戚都出了宫,而本王今天来宫里查线索,这才刚刚查出来,就被人斩断了线索,那凶手消息可真灵通,下手可真快啊。”

志王转头望向他,道:“轩王,你什么意思?难不成是本太子动的手不成?要知道,父皇去世的时候,本太子根本就没有在宫里。又如何下得了手?”

“哼,你不在宫里,可是你可以吩咐在宫里的人下手。”

“如果本太子有嫌疑的话,你也有嫌疑,你也同样可以派人在宫里下手。”

“志王,你别忘了,你可不是太子,别一口一个自称‘本太子’!”

凌轩咬牙切齿的说道,双眸通红的瞪着志王。如果真的是志王下手杀了父皇的话,他绝不允许这样弑君杀父的败类成为皇上。

“哼,本太子这是有父皇的遗诏,这是父皇的遗愿。你也不想想,父皇若是不把皇位传给本太子,难道还会将皇位传给一个将死之人不成?”志王不甘示弱的瞪着轩王,“还有,既然你都要死了,对本太子没有半点威胁之力了,这皇位迟早都是本太子的,本太子又何必对将父皇杀了?”

凌轩顿时哑然,从这方面来说,志王还真的没有杀了父皇的必要,“不过,就算你没有,你敢说钟达没有这个想法吗?”

“放肆!轩王,你没有证据,就不要血口喷人!”

太后愤怒的呵斥道,她的情绪似乎比志王的情绪更加激动,她现在绝不允许有任何实情会影响钟家的势力,目前还需要钟达的势力来扶持志王登基。

“如果让本王找到证据,看你们还有什么话可说!”

凌轩冷哼一声,甩了一下衣袖,便是转身离去回了轩王府。

翌日,人们回到了宫里,大理寺的耿大人将昨晚查找线索又被人砍断了线索的事情告知了众人,所有人不禁愤慨,纷纷要求抓到凶手,满族抄斩。

然而,他们也不过就是喊喊罢了,并不会有人会站出来真的去帮皇上查找凶手的,毕竟,那个幕后之人似乎能力很强,若是触碰了那个人的利益,很有可能会将自己也卷入其中被杀了。

给皇上捉拿凶手一事暂时放置一边,今天得先将皇上抬至皇陵下葬,同时下葬的,还有那一干妃嫔和宫人,以及一大堆的金银珠宝。

依依看着那一个大大的殉葬坑里,一个一个的尸体被摆了进去。他们脸上的神情十分的狰狞,几千个生命都定格在那么恐怖的瞬间。依依侧过脸去,不想去看这些尸体,整个葬礼让她十分的不适。

直到天黑,葬礼才结束,依依他们才回了轩王府。明日朝廷就该开始商谈新一届皇上的登基事宜了,整个东朔的天,似乎都不太光亮了。

半夜,京城里的士兵猛的增多,将护国公府、相爷府、轩王府给包围了起来,凌轩阴沉着脸站了起来,想都不用想,那些士兵定然是钟达的士兵。

凌轩不禁有些气恼,钟达作为兵部尚书,掌握的兵权比凌轩这个王爷的兵权还要大,凌轩的兵可就是都在北疆那个地方,这京城内,他一点兵权都没有。有的,只有自己王府里的侍卫和精兵,还有暗夜组织的人,不过,暗夜组织的人基本上都是散布在全国各地,在京城里的本就少。

皇上为何不早点将钟达的兵权给削弱?如今,钟家拥兵自重,这形势,倒是很像南青国去年被大臣造反登基,历史又在重演。

------题外话------

谢谢WeiXin48efad745的月票

谢谢feng963的月票

谢谢564235801的月票

谢谢妖瞳月的月票

谢谢暖了晴天的月票

谢谢qquser9189669的月票

谢谢123888GXQ的月票

谢谢WeiXin706b456的月票

谢谢好心情飞飞的月票

谢谢泠柳的月票

谢谢上善若水辰的鲜花

谢谢134**2885的月票

谢谢冰羽幽月的评价票、月票

谢谢WeiXin9c69d1e5c6的月票

谢谢苏风意暖的鲜花

谢谢松鼠钰的鲜花

谢谢WeiXin2dc4b28701的月票

谢谢136**7708的月票

谢谢多罗多的鲜花

谢谢沈钱多多的月票

谢谢zhuling5201的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