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 辅政大臣(一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虽然那些士兵行动的动作十分的轻,但是夏依依依旧很警醒的就听到了轩王府被包围的声音。

马管家有些慌张的跑到了寝室外,焦急的道:“王爷,不好了,王府被官兵围起来了。”

凌轩沉声问道:“来了多少人?”

“怕是有五千人!”

凌轩眉头微皱,冷冷的道:“知道了,下去吧。”

马管家有些犹豫,道:“王爷,这……”

“让他们围着,不要与他们起冲突,他们还不敢冲进来。”

“是”,马管家叹气一声,转身离去,他有些不解,怎么王爷现在的行为作风跟以前不太一样了?

若是以往,钟达敢派兵围困轩王府的话,王爷敢举剑就冲出去杀他们个片甲不留,怎么如今倒是畏首畏脚的,竟然怕起钟达来了?

夏依依一手支撑着还有些困意的脑袋坐在椅子上,看着坐着慢悠悠喝茶的凌轩道:“你不打算将那些士兵给驱退吗?”

“不必驱退,钟达现在还不敢这么光明正大的杀了我,否则,朝廷重臣必定会联手对付他,钟达现在还没有足够的兵力对付整个东朔的重臣,关键是志王手里还有一些兵,如果钟达想要自立为皇的话,太后和志王绝不会允许的。所以,钟达只能先扶持志王上位,然后他继续扩充自己的实力,以志王的本事,绝对奈何不了他,届时,钟达再故技重施,毒死志王,他再想登基为皇就容易得多了。毕竟那个时候,我已经毒发身亡了。那样,他会更加省力一些。”

凌轩淡淡的说着,夏依依的心却猛的缩紧,今天刚刚参加了葬礼,那么多冰冷的尸体触目惊心,她开始有些敬畏死亡了,而凌轩的解药还没有着落,这简直就是一个巨大的炸弹,引线已经点燃,只等着引线燃完以后的灾难降临了。

夏依依皱眉道:“你是说现在志王和钟达他们根本就没有把你看在眼里了吗?根本就不怕你成为他们的碍脚石了?既然如此,他们为何要在沿途派那么多的黑衣人来杀你?”

“他们自然还是惧怕我的,只不过他们可以在暗地里对我下手,却不能在明面上对我下手。我若是被黑衣人所杀,他们可以摘得干干净净的。可是这么派兵围了轩王府,直接将我杀了的话,形同造反,一个臣子怎可杀了一个亲王。而志王,他还想在群臣和百姓的心里留下一个好名声,实在没有必要公然将一个快死的弟弟杀了,得一个残暴不仁的骂名。”

“那他们围着你的目的是什么?”

“不想让我出去搬救兵,也不想让我去调查钟达的罪证,监控我们,想让我们乖乖的配合他们,拥立志王登基。”

“那你怎么办?你会拥立他,还是拉他下马?”

凌轩微微皱眉,思索了一会儿,无奈道:“现在似乎也没有比志王更合适的皇位继承人了,我活不了多少时间了,而安王,他平庸无能,碌碌无为,坐不稳皇位的,我们三兄弟里,也就只有志王还有些才能,身体康健。”

“如果真的是志王杀害了父皇呢?你还会让他当皇上吗?”

“如果我最后查出来是志王杀了父皇,一定拼尽我最后一丝力气将他拉下马来,宁愿让安王登基,届时,多安排一些忠诚的辅助大臣辅助安王。”

“那你可要加快查案的进度,不然,等到他登基了,你再查出来,也难以把他拉下来了。”

“父皇刚刚驾崩,暂时还不能大办红事,而且新皇登基要准备的东西也多,这也需要一些时日,再者,志王还想让我活着看着他登基,给他跪拜行君臣之礼,他也好得意生风一回。若是我死了,看不着他登基,他心里不痛快。”

凌轩的语气中隐隐充满了嘲笑意味,听在夏依依的耳朵里,却是有些悲凉之意。

一大清早,凌轩穿上了朝服,一开门,门外的士兵就往轩王府里头瞅了一眼,见里头并没有纠集王府精兵,放下心来。

一个小统领走了过来,拱手笑道:“王爷,您这是去哪儿?”

凌轩冷冷的瞟了他一眼,道:“本王去哪儿,需要跟你汇报?”

“小的不敢”,小统领立即跪下道。

“哼!”

凌轩冷哼一声,策马去了皇宫。

凌轩一入大殿,就见太后在皇位旁边私设了一个座位,垂帘听政。钟达一脸得意的站在朝臣最前头,接受着朝臣的恭维,而志王,则是站在安王的旁边,一脸的兴奋,这神情,好像今天就能登基上位一眼。安王则是一同如常低垂着头,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好像这龙椅上不管坐的是谁,只要不少了他的富贵生活就都无所谓一样。

太后见人都来了,便高声道:“皇上驾崩、皇后殡天,举国哀悼,哀家痛失爱子,也是悲戚不已,然而,国不可一日无君,这皇位不可缺,这天下朝政不可不处理。皇上在生病期间,深恐自己会撒手人寰,便写下了一份遗诏,交给哀家保管。崔公公,念遗诏。”

“是”

崔公公站了出来,手上拿着圣旨,将圣旨缓缓打开,高声念了出来。

太后听罢,极是满意,道:“众位,你们也听清楚了吧,皇上亲自将皇位传给了志王,今后你们就该改口称志王为太子,称呼皇上为先皇,哀家为太皇太后。”

“微臣参见太皇太后,参见太子!”

众位齐齐下跪,唯独轩王一派的人还站在大殿上。

凌轩道:“这个遗诏,应该拿下来让大家看看真伪!”

“对,应该查看一下真伪,不然,如何能服众!”一些朝臣附和道。

太皇太后倒是也不着急,丝毫不惧的挥了挥手,道:“崔公公,将圣旨拿给他们看,免得他们说哀家手上的圣旨是假的。”

凌轩接过来,仔仔细细的辨认着上面的字迹,看起来像是父皇的笔迹,那上面的印章也确确实实的是父皇的玉玺,凌轩不禁皱眉,难道太皇太后手上的遗诏是真的?

凌轩有些狐疑的将遗诏传给了曹相爷,从曹相爷的脸上同样看到了狐疑的神色。

待所有的人看了以后,太皇太后见没有人提出疑虑,就更是理直气壮了,道:“既然各位对这个遗诏没有问题,那众位就是承认这个遗诏了,哀家已经命人占卜问卦,寻了两个好日子。三日后,给志王办个简短的太子仪式,三日后,太子就该暂代皇职,处理朝政。登基仪式定在七月初五,届时,还请各位不要缺席才是。”

太后说“缺席”二字的时候,那双眼睛却是直直的看着凌轩说的,想来,那一天,凌轩应该还没有毒发才是。

凌轩冷哼一声,却未置可否。曹相爷等人既然没法证明这个遗诏是假的,也就只能当成一个哑巴一样站在殿内不吭声了。

钟达立即上前道:“臣等自然会出席,拥立太子殿下登基。太皇太后,以老臣之见,太子殿下从未处理过朝政,对朝政尚且生疏,理应安排一个辅政大臣才是。”

太子皱了皱眉,有些不悦的道:“辅政大臣就不需要了,本太子虽然未处理过朝政,但是也耳濡目染了二十来年,这处理朝政还不是手到擒来之事?”

钟达粗声粗气的哼了一声,一甩衣袖,怒道:“胡闹!这朝政之事牵扯甚广,又岂能儿戏,胡乱处置?若是处置不当,将会让整个东朔的黎民百姓受苦。”

太子的脸色瞬间就唰的一下落了下来,好似被钟达狠狠的抽了一个耳光一样,脸色一红,紧接着就是铁青着脸阴沉着。有些愠怒的回道:“本太子自然是会谨慎处置,又岂会胡乱处置?”

钟达的脸色更是难看,暗暗咬牙,这个志王,自己辅助他当了太子,他还没有登基了,就敢跟他对着干了,这将来若是当了皇上,岂不是更不将他看在眼里了?

钟达脸色铁青的对太皇太后拱手道:“老臣年迈,越发的站不久了,今日就跟太皇太后请辞,回家养老去。”

说罢就拂袖转身而去,转身的时候,跟他的那些帮派使眼色,朝中近三分之二的大臣竟然全都跪了下去纷纷请辞,要告老还乡。

俨然形成了逼宫的态势,太子瞬间就觉得自己竟然在朝中全无半点势力,他以前自以为的那些势力,竟然全都是钟达给他的。

现在这场面,太子更像是一个光杆司令,场面好不尴尬。

太皇太后的脸色也有些难看,但是钟达若是不帮着她的话,太子要想登基怕是登不成了。

太皇太后连忙叫住了钟达,道:“钟尚书请留步,太子殿下虽然天赋异禀,十分聪明,毕竟还太年轻,即便是能处理一些小的事情,可大的朝政若是没有辅政大臣指导的话,着实处理不来,也容易出错。便是擢升钟尚书为辅政大臣就是了。”

钟达冷哼一声,两眼一瞪,不悦的道:“老臣年迈,在大殿里也站不动了,还不如回家坐着休息去。”

太皇太后笑道:“那也不是不好解决,既然站不动了,那便在大殿里给你安置一个座位,将来入宫,也无需走进来,只管坐软轿进来。”

太皇太后对崔公公道:“崔公公,亲自给辅政大臣搬把椅子,扶他入座。”

崔公公连忙躬身退下,搬了一把宽阔的扶手大椅,放置在了大殿群臣站的位置最前头,又亲自过去扶着钟达坐下。

这一下,太子的脸色就更是难看了,自己身为一个太子,因为还没有举行仪式正式成为太子,倒还规规矩矩的站在下头,这个钟达,竟然就坐下了。

太子站着,钟达坐着。究竟是太子的地位高还是钟达的地位高了?

钟达冷哼一声,轻瞟了一眼太子,高傲的道:“太子,这朝中有不少官位还空缺着,先皇在世的时候,也没有来得及选派官员补上。我这儿倒是有几个好的人选,三日后,就加盖了玉玺,也好早些启程去地方就任。”

太子咬咬牙,他可不想让钟达继续在朝中安插钟达的人了,他还想这自己登基以后,在朝廷里安插自己的人呢,当即就不想同意。

太皇太后见太子不愿同意的模样,便是抢先在太子的前头开口道:“辅政大臣有什么人选就尽管说来,太子自然是会酌情安排人选的。”

钟达从衣袖里掏出了一个奏章来,道:“这个就是我拟的名单,太子看一看,加盖个玉玺就可以了。”这言外之意就是不让太子修改名单了,做个傀儡罢了。

太子当即就不乐意了,太皇太后见状,连忙咳了几声,不让太子再说些反对的话。太子只得悻悻的住了嘴,接下来,整个大殿几乎都成了钟达的主场,太子成了配角。

凌轩全程都不怎么说话,冷眼瞧着这朝廷里的各出戏码上演。

轩王府,夏依依也没有往日里那般惬意了,不能再赖床睡懒觉了,只因贤太贵妃住在了轩王府了。

一大早,贤太贵妃身边的一等宫女喜鹊就走到夏依依的卧室外道:“轩王妃,太贵妃让你早些起来请茶。”

依依因着昨夜王府被官兵围了,又有些心事,便是也没有怎么睡好觉,依依直到凌晨才睡着,这会儿正睡得迷迷糊糊的,便是不太乐意起床,对画眉道:“画眉,你就去沏壶好茶给太贵妃吧。”

画眉有些为难的说道:“王妃,这怕是不太好吧,若是需要丫鬟沏茶,那喜鹊都可以给太贵妃沏茶了,又何须要奴婢去呢?这可是指名了要你去请茶的。儿媳每日里给婆婆请早茶,可是规矩,只不过是以前太贵妃住在宫里,你这往来不方便,才省了请早茶罢了。”

依依揉了揉发酸的眼睛,嘟嘟囔囔的道:“这些个什么破规矩真是烦人。”

十分不情愿的起床洗漱之后,去了花厅,太贵妃自是不会等着她来才喝茶,太贵妃已经在花厅坐了许久了,此刻正慢悠悠的喝着茶。

“母妃请喝茶!”依依跪下,将茶杯恭敬了举着。

太贵妃这次倒是没有因为她的迟到拖延而当场发作责罚她,轻轻拿过了茶杯饮了一口,指了指旁边的座位,道:“你坐吧!”

“谢母妃!”

依依尽量将自己表现得温顺乖巧,起身,踩着细碎的脚步走到座位上坐下。平时走一步的跨度,今天分了三步走。

太贵妃见她这装模作样乖巧,走路别扭不已的样子,轻笑一声,若是以前她不知道夏依依是什么人,那天在皇宫里救她的时候,她的那一身功夫和狠历,以及用刀面查看屋顶情况,能在弓弩射下的瞬间果断的拉皇后当垫背,皇后被射死成那副模样,夏依依丝毫没有惧意。果然是在北疆跟着轩王出生入死,杀敌无数的巾帼英雄。

像她那样的女子应当是不拘小节的,行走带风之人,又怎么会走这莲花小步。

太贵妃笑道:“依依啊,以后,你在哀家的面前,就不必如此拘谨了,你虽然不是行为规矩之人,倒也好在心地善良。哀家这次,还要多谢你的救命之恩,哀家也不是不通情理之人,只要你和轩儿能好好过日子,哀家也不会对你的言行举止太过苛刻了。”

夏依依微微扬眉,自己这是因为救了她,她就能放下以前对自己的成见了?还能让自己那些不合这个时代的规矩,在她面前碍眼?

依依微微垂眸,道:“儿臣虽然不拘小节,放浪形骸惯了的,往后在母妃面前,能收敛的尽量收敛,若是偶尔有不当之处,还请母妃开阔心胸原谅则个。”

太贵妃道:“嗯,母妃也是死过一回的人了,有些事情也想明白了。你若是不喜欢请早茶这等琐事,往后也可不必请早茶了。那些繁文缛节都可稍微放宽,不过有件事情,母妃还是想要跟你再商量商量。”

------题外话------

好友PK深瞳浅笑/暖宠一品田园妻

一朝穿越,面对这个家徒四壁的家,林依依一个头,两个大。

某一天傲娇男探出脑袋:“您们看我如何?锄地,砍柴,做饭,样样都666”

一家人鄙夷的看着他:“有待考虑!”【诱妻篇】

某男一脸希冀:“依依,奴家可萌可仙,你就收了吧!”

“你去把所有的地翻一翻,店铺里面的卫生打扫一遍,看看表现!”

某男咽咽口水:“依依,你对我真残忍!”

林依依一个白眼:“女人不狠,地位不稳!”

某男撸起袖子,默默地走了出去。

【萌宝篇】

小宝抱着一根玉米:“爹爹,为什么娘要打你!”

某男一脸教唆:“儿子,你娘只爱钱,不爱我们!我们离家出走吧!”

小宝摇摇头:“娘亲说乖乖的才有肉吃,我不跟你走!”

某男一脸黑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