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六章 偶遇许睿(二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依依眉头一皱,心里不禁冷哼一声,还以为贤太贵妃真的会因为自己救了她,她就会让自己跟轩王好好的过日子了,即便她肯放宽一些条件,让她不必如此守规矩,可是唯一有一条,贤太贵妃是绝对不会让步的。

那就是凌轩的子嗣问题!

依依低头道:“母妃想要说什么问题,就尽管说来。”

果不其然,贤太贵妃开口就是关于子嗣的问题,“依依啊,凌轩的解药也没有找到,这都不剩一个月的时间了,你还没有子嗣,这可如何是好?母妃着实着急啊。”

“母妃,儿臣也很着急,确确实实的将这件事情挂在心上的,只是,这子嗣问题,可遇不可求,儿臣一直在努力,可是却没有收获。假以时日,必定能怀上麟儿。”

贤太贵妃叹息一声,道:“你也说了,要假以时日。若是轩儿身体康健,母妃必定不会如此着急的逼迫你,母妃等等便是。只是轩儿所剩时日不多,怕是等不起了。依依啊,一块地种不出来,那就种两块地,两块地不行,就多种些地,总有一块地能开花结果吧。”

依依抬头,直视太贵妃道:“母妃有话,还请直说!”

“母妃就直说了,曹若燕和庞灵儿两个侧妃可是先皇在世的时候下了圣旨赐给轩儿的,即便先皇走了,这婚事却是推脱不了的。等过了三日,就让轩儿将她们两个从侧门纳进来,既然是在先皇热孝期,就一切从简,不办婚事了,抬进来拜个堂就算是成了亲。另外,凝香也受伤在自个儿屋里休养,你身边就只有画眉一个贴身丫头伺候,也忙不过来。就让喜鹊跟在你身边伺候,夜间就在寝室内的侧间按个小榻睡着,也方便伺候你们。以往你们在未央宫住的时候,喜鹊就伺候过你们,也熟悉一些。”

依依深吸了一口气,道:“母妃这是想让凌轩同时纳三个女人吗?两个侧妃,一个通房?”

“这加上你,后院总共才四个女人罢了,着实少了些。母妃倒是想着给他再寻几个妾侍,不过也要等两个侧妃先入了府,才能纳些妾侍,以免委屈了两个侧妃。”

贤太贵妃有些不以为然的说道,别说四个,就是四十个,四百个都不嫌多,这可比皇上的女人少得多了。

依依定定的盯着贤贵妃的眼睛,道:“若是儿臣不同意呢?”

贤太贵妃和煦的脸色顿时就变得生硬冷冽,冷冷的道:“夏依依,哀家不过是看在你救了哀家的份上,对你格外开恩一些,虽然一些小事情上,哀家可以容忍你,但是在子嗣的事情上,哀家绝对不会让步。你若是给轩儿留了后,那一切好说,可是你一儿半女的影子都没有,还不肯同意给轩儿纳侧室,连个通房也不能有,你这是想要让轩儿绝后吗?你这是”妒“,按照规矩,是可以休了你的。当然,你救过哀家,哀家不能做忘恩负义之人,哀家可以不休了你,但是会将你关进家庙好好反省反省。至于这纳侧妃一事,由不得你不同意,哀家是一定要将侧妃接进府里来的。”

依依咬了咬嘴唇,道:“这又不是你纳侧妃,这是凌轩纳侧妃,你就不问问他的意思?”

“哼!”贤太贵妃恨恨的瞪了依依一眼,她还能不清楚凌轩的性子吗?凌轩的整个心都在夏依依的身上,若是夏依依不同意凌轩纳侧妃,凌轩是绝对不会忤逆了依依的意思去纳侧妃的。贤太贵妃恨恨的道:“他一向都听你的,若不是如此,又怎么会迟迟不肯将她们两个纳进府里来?不过,现在时间紧迫,哀家也由不得他不同意了,定是要让他将侧妃纳进府上的。”

依依冷笑一声,自己可做不来几女共侍一夫的事情来,依依冷冷的道:“你放心,儿臣不会跟他说我反对他纳侧妃的,你只管问他,他若是不同意,那你自己去劝服他去。他若是同意了,那儿臣跟他的缘分也就此结束,儿臣自请和离!”

贤太贵妃咬牙切齿的道:“夏依依!你这不是在威胁哀家吗?你若是要跟他和离,他必定会不同意纳侧妃。”

“你放心,你问他之前,儿臣是不会对他说上半句的。他的决定,就不会是受了儿臣的影响。”依依淡淡的说道,起身,朝着贤太贵妃屈膝道:“儿臣先回护国公府看望一下家父,晚上再回来,这期间,母妃尽管放心的和凌轩说说母子之间的体己话。”

依依转身而去,气得贤太贵妃坐在花厅里咬牙切齿,将手重重的拍了拍桌子,怒气道:“简直是反了,恃宠而骄啊!”

张嬷嬷连忙上前轻轻的拍着贤太贵妃的背,给她捋顺气息,低声劝道:“娘娘,您别气坏了身子,王妃她性情耿直,说话也不像别的姑娘家一样委婉悦人。王妃她不肯答应,只是因为她跟王爷的感情深厚。若是王爷跟别的女子成亲,王妃会伤心的。”

“哀家又不是不知道他们夫妻感情好,可是再怎样感情深厚,再怎么霸占着轩儿不放,那也不能不给轩儿留个后啊。”

“娘娘,既然王妃都已经开了口,说是不会在王爷面前说不允许他纳侧妃之类的话,她又特意给您和王爷留了单独的时间,那您就趁机在家好好劝导一下王爷,若是王爷自己同意纳侧妃,那这件事,可就好办多了。”

“可若是凌轩不肯答应呢?你是他的奶娘,你还能不清楚他的性子吗?以哀家看,他根本就不会同意。”贤太贵妃也有些气恼,怎么自己生出来的儿子竟然是这副牛脾气了呢?

张嬷嬷抿了抿唇,眼眸滴溜溜的一转,计上心来:“王爷虽然脾气不太好,可对娘娘到底还是敬重和孝顺的,你看他以往那么忤逆您。可是这一次您被困在了宫里被太皇太后下令殉葬,王爷被人阻拦在宫门外了,不也带着王妃冲进了宫里来救你吗?这足以说明王爷的心里是有您的,是看不得您受苦的。所以,娘娘,你不防使点苦肉计?”

“苦肉计?”

贤贵妃嘴角微微一弯,淡淡的一笑,重又轻轻的拿起茶杯,饮了一口,笑着轻瞟了张嬷嬷一眼,夸赞道:“好计策!”

夏依依带着画眉出了门,门外那些围着的士兵就立即跟上两个尾巴。画眉微微皱着眉头,有些紧张的低低的道:“王妃,有两条尾巴。”

依依冷哼一声,不以为然的道:“让他们跟着,无妨。我们又不是去做什么特殊的任务,他们跟着也没有多大的价值。我们先去街上逛逛,买一些礼物回护国公府看望我爹。”

依依在街上胡乱逛着,买了一些吃食,又买了一些胭脂水粉的送给两个侧夫人。依依抬头看了一眼不远处的一家书斋,道:“走,去书斋里瞧瞧,买些书籍送给子墨和段峥。”

这是一家装修简朴的书斋,里间的书柜上摆满了书籍,外间则是挂满了一些水墨丹青画,以及一些扇子,扇子上面画了画,或是写了字。

依依径直走到里间去挑选书籍,挑了几本,再走到外间来看字画,便是瞧见了一副山水虫鸟画,画得十分栩栩如生,视线落到落款处,这一看,依依拿着书的手不禁有些微微颤抖。再看了一眼其他书画的落款,竟然全都是许睿的号,依依内心有些微微紧张,慌忙放下书,就急忙往外走,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书斋竟然是许睿的产业。

依依刚刚到门口,迎面就撞到了一个人身上,低着头,便是瞧见了眼熟的蓝色衣袍,腰间挂了一个白玉佩,这玉佩太过眼熟,分明就是当初许睿买的那一对玉佩,其中一块送给她了,被她当着凌轩的面给摔碎了。

依依暗暗咬牙,怎么会这么巧,竟然撞到了许睿?依依连头都不敢抬,低低的说了一声:“对不起,撞到你了。”便是仓惶跑出了书斋。

画眉站在夏依依的身后,暗暗心惊,这若是让王爷知道了,可如何是好啊。虽然他们两个只是偶遇罢了,但是王爷那小心眼的性子,定然是要吃醋的。

许睿有些怔怔的看着跑远的夏依依,心里猛地有些揪着疼,如果时间倒流,回到静苑依依问他的那一天,他一定不会让她伤心,一定会抛弃所有,带着她远走高飞。

远处,盯着这里一切的一双眼睛微微眯起,脸上露出了一丝邪笑来。

夏依依跑了一阵子,便是听到了一个店里争吵不休,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依依侧头望过去,居然是许碧瑶在跟水果铺老板吵闹。

依依现在可是怕再遇着许家的人了,连忙抬脚就要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可是那个店铺老板却是眼尖的发现了夏依依,连忙从店里冲了出来,跪在了夏依依的跟前,哭着说道:“求王妃替小的做主,这许小姐仗势欺人,小的可要被她弄得倾家荡产了,请王妃替小的做主啊。”

依依微微皱眉,自己可不想跟许家再沾染什么关系,可是这商贩却是跪在了自己的面前让自己主持公道,周围的百姓又全都拿眼瞧着,自己若是不帮商贩主持公道,那些百姓又要说三道四了。

依依只得开口道:“你且说来,看看我有什么能帮得上你的。”

商贩立即磕了一个响头,道:“日前,许小姐来小的铺子里订了两千斤葡萄,说是许家大少爷成亲,招待宾客用的,许小姐交了五十两订金,小的便是立即去跟果园里的老板买了葡萄,就等着许家要货的那一天,将葡萄采摘了送过去的,结果这许家反悔了,小的可是已经交了五百两银子给果园老板了,果园老板也不肯退钱。非得要把葡萄按照约定的日子摘了今天就送小的店铺里来,许小姐又不肯要了,小的哪里能卖得掉这么多葡萄,必定会烂在小的店里,这五百两银子可是要打水漂了,还请王妃给小的做主,让许家把葡萄买回去。”

依依看向许碧瑶道:“事情可是如此?”

许碧瑶看到是夏依依的时候,心里还有些愧疚,毕竟自己的哥哥有负于夏依依,不过一码事归一码事,自己没有必要为了夏依依和许睿的事情,就在这件事情上退步。

许碧瑶咬了咬唇,道:“事情确实是这样,但是这件事情跟我无关,我和他确实是约定了今天将葡萄送到许府去,我交了五十两订金,等他把葡萄送到许府之后,我再把剩余的钱给他。可是因为皇上驾崩,全国都要替皇上守孝,这一个月里头都要禁红事,所以我哥哥的亲事也只得延迟,另外再挑选一个良辰吉日成亲。我今天过来跟他说了,葡萄也不是说不要,就是要再延迟三个月再要。可是他非得让我明天就得买下这些葡萄,我们买回去又吃不完。那我说即便是我毁约了,也就是赔偿那五十两定金而已,哪能让我损失五六百两银子呢?”

“可是你不买的话,我就要损失五百两银子了啊。你说延迟三个月,可是现在正是葡萄的季节,三个月以后,葡萄就已经没了,果园的老板自然是不肯三个月以后再交货了。”商贩道。

许碧瑶道:“那这个是你自己经营不当啊,你若是只给果园老板交五十两订金,而不是把所有的钱都交给果园老板的话,你损失的五十两不就正好由我的订金补偿了吗?这是你自己经营不当造成的,凭什么要我来承担你店铺经营不善的风险啊?”

商贩道:“那不是你之前信誓旦旦的跟我说,你们许家的亲事绝对不会有任何闪失,我想着你们许家财大气粗的,也绝对不会有任何问题,这才想着要赶紧跟果园把葡萄订下来啊。”

“本来是没有闪失的,可是皇上这事,谁又能想得到呢?”

他们两个在争吵,而这嘈杂的声音里只有两个词进入了她的耳朵,“亲事”,怎么,许睿也要成亲了吗?他看中的是哪家的姑娘呢?

依依抓紧了自己手中的手绢,让自己的情绪恢复平静,她和许睿已经结束了,自己应该祝福许睿才是。

“王妃,你帮帮小的吧,让许家把葡萄买下来。”

“不行,买了我们许家可就亏了。”

依依道:“这样吧,掌柜的,我认识一个商人,她想做个葡萄生意,我回去跟她说一声,她自会把你这些葡萄全都给买下来了。”

“小的多谢王妃,多谢王妃!”商贩赶紧跟夏依依磕头道谢。

许碧瑶微微皱眉,这个局面让她有些难堪,这不是让夏依依给她收拾了这个烂摊子了吗?王妃虽然口头上说的是她认识的商人来买,可是许碧瑶完全猜得出来,王妃是想要自己掏钱买下这些葡萄。

说实话,他们许家也不差这五六百两银子,即便是买回许家烂了也没什么。

许碧瑶连忙开口道:“不必了,王妃,我全买下来就是了。”

“你买回去也就是烂在家里,我那商人朋友买回去可是有用的。”依依道。

许碧瑶不禁皱了皱眉,难道王妃真的认识一个商人朋友,能将这两千斤的葡萄处理掉?

“我还有事,我先走了。”

依依对他们二人点点头,继续朝着护国公府而去。

全程,她都没有跟许碧瑶问起许睿要成亲的事情,自己不应该开口问,那跟她没有任何关系。跟许碧瑶对话,她也尽量保持一个陌生人一般的态度。

许碧瑶望着依依的背影,怔了怔,微微叹息一声,转身立即朝着书斋跑去,她必须要立即将此事跟许睿汇报一下。

------题外话------

谢谢天柱山的柱的评价票、鲜花

谢谢chshp205的月票

谢谢513424607的评价票

谢谢lwzgjf的评价票、鲜花、月票

谢谢QQ2e5842d9900d8d的月票

谢谢WeiXinda18884e13的评价票

谢谢chenwei1968的月票

谢谢张玉梅1128zym的月票

谢谢WeiXin4d5528906b的月票

谢谢寧晴s的评价票、鲜花、月票

谢谢肖辉肖的月票

谢谢夏木20161016的月票

谢谢cheriely的月票

谢谢瑜珈的鲜花

谢谢clx5207的鲜花

谢谢WeiXin5d37cf3b17的鲜花

谢谢云云74821的鲜花

谢谢WeiXindd700981d的鲜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