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 招贤纳士(一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哥,我刚刚遇到轩王妃了。”许碧瑶一进入书斋,就连忙将许睿给拉到了僻静的房间内,低低的将刚刚发生的事情告诉了许睿。

许睿听罢,神色微变,低低的斥责道:“瑶儿,你怎么这么糊涂?这事怎么能让她帮你收拾烂摊子呢?你快去把钱给店铺老板,把葡萄全买回来,我就把葡萄拿到鸿运酒楼去,送给来吃饭的食客。”

“哦,好。那要不要派人去轩王府跟轩王妃说一声?”

“不必了,若是被别人看到,还以为是我派人去跟她传什么不该传的话,对她的名声也不好。她的人到时候去店铺买葡萄的时候,店铺老板自然会跟她说的。”

“嗯”,许碧瑶赶紧去找店铺老板。

许睿微微叹息一声,忙完了书斋的事情,又去了一趟鸿运酒楼,骑马往家走,可是到了门口,他一抬头,不禁心惊,怎么不知不觉的竟是走到静苑来了?

自从轩王派了天问将静苑的房契和他送给夏依依的那块玉佩的粉末还给他之后,他再也没有来过静苑了,他想要忘掉她。可是今天她撞到自己身上的时候,她那软软的身子,小小的脑袋,以及惊慌失措逃跑的背影,又将他封锁依旧的心门给打开了。她还愿意帮许碧瑶解决那些葡萄的事情,是不是说明她的心里还有些他的位置?

许睿伸手,想要去推开那扇已经落了灰尘的门,手伸到一半,又缩了回来,他终是不敢再进去,害怕自己触景生情,回忆起以前的事情,那段他和夏依依在静苑里的欢乐时光。

他在门口站了一会儿,不禁泪流满面,若是以前他有勇气一些,带着她远走高飞、隐姓埋名,又岂会变成今天这个局面?终究是自己放不下这世俗的一切罢了,也许,还是自己爱得不够深,才不敢放弃。

擦干眼泪,转身离去,走过了几条街,迎面走过来一个男子,朝他拱了拱手,道:“许大公子,我家主子久仰大名,想请你赏脸喝杯清茶。”

许睿拱手谦虚的道:“不知阁下的主子是?”

“哦,这里不方便说,不过,等你去了以后,你看了就知道了。”

“那不好意思,在下也不方便过去。”许睿说道,侧身绕过他就往外走。

那人连忙快跑了几步,拦住了他,笑着道:“许大公子,你也别生气嘛,我家主子请你做幕僚,是看得起你的才华。你放心,你跟了我家主子,绝对不会埋没了你的才华。”

“你若是不告知你家主子是谁,我绝对不会去的。”许睿有些戒备的看着他。

那人只得凑过来,在许睿的耳朵边低声的悄悄道:“太子殿下!”

许睿的眼眸一缩,如今先皇刚刚驾崩,这街上的兵力明显的比以前多,东朔正是朝政不稳的时候,太子这个时候请他做幕僚,很明显是太子有些掌握不了朝政,急需扩充自己的人手了。现在若是卷入朝廷纷争里去,要么就是功成名就,将来太子登基夺权了,自己许家也就从低贱的商人身份一跃成为文人墨客的书香之家。跟着太子享尽荣华富贵。

若是太子夺权失败,这皇位落入他人之手,那人必定会将太子一派的人斩草除根,那自己作为太子的幕僚,也会落得个身首异处的下场。

思前想后,许睿还是决定不要趟朝廷的这趟浑水了,自己安安稳稳的当一个商人富家公子,这一辈子吃穿不愁的就是了。

许睿微微拱手致歉道:“不好意思,在下才疏学浅,实在是帮不上什么忙,还请阁下回去跟你家主子说一声,换一个人帮他吧。”

“许大公子过谦了,你的才华可是比白澈还要高一些,不然,去年元宵灯会上,皇上的那一盏灯谜怎么会落入你的手中?还请许大公子跟在下走一趟,免得在下回去要被主子训斥了。”

那人横身挡在许睿的前面,伸手一拦,挡住他的去路,微微散发出一些狠历的气息来,看得出来,是个武功高强的人。

许睿微微皱眉,道:“怎么?还想硬逼我不成?”

“呵呵,怎么会呢?不过就是想请你去一趟罢了,你若是不愿意,你就跟我家主子说清楚就行了,只不过你别为难我呀,我若是不把你带回去,我可就不好交差了,我今天即便是绑也要把你绑过去的,只是这样有损你许公子的斯文形象罢了,还请许公子自己走着去吧。”

那人看着许睿,面上虽然带着恭敬的笑意,可是那笑意底下却时不时的流露出不怀好意的威胁成分。

许睿暗暗咬了咬牙,道:“请前头带路。”

许睿跟着那人七拐八拐的,走到了一间僻静的茶楼雅间,门外站着两个侍卫,一见许睿过来,立即将门打开一条不太宽敞的缝隙,仅供一个人通过,似乎不太想让人从外头看到里头的人。

“许公子请!”

许睿进去一瞧,屋里头只有太子和他的贴身护卫惊雷,太子身上穿的是一身白色的袍子,本来这些天,太子应该穿全身孝服的,想必是太子出来怕一身全孝服容易引人注意,才换成了一身白色的衣袍吧。

许睿便是要跪下行礼,太子连忙起身亲自扶他起来,给了他足够的面子,太子笑道:“许公子不必如此见外,以后见了本太子,都不必行礼,我们就当是兄弟一样相处就行了。”

太子这是想要模仿轩王拉拢白澈的模式了,白澈在轩王面前也是几乎都不曾行礼的,偶尔还跟轩王调侃一两句,太子便是也想降低一下自己的身段,拉拢人才。

许睿连忙躬身道:“在下一介草民,不敢跟太子殿下称兄道弟。”

“你才高八斗,本太子又是一个惜才爱才之人,对你是久仰大名了,早就想将你招到幕下,不过是以前本太子只是一个志王,浅水留不住龙。如今本太子三日后将会正式举行仪式册封为太子,一个月内登基成为皇上,这才有这个勇气来请你,还请你不要推辞。”

太子虽然说着谦恭的词语,可是脸上的神情依旧是高高在上的。

“太子,在下实在是才疏学浅,不能辅助太子,还请太子另择贤能。”

“许公子,你就别太谦虚了。你放心,你在本太子这里做事,你要多少俸禄,你只管开口,本太子都会满足你。你是要黄金、房宅、田产、抑或是美人,无论是天底下‘任何’一个美人,本太子都可以满足你。”

太子说“任何”二字的时候,双眼直直的注视着他,嘴角露出了一个会心的笑意,这个“任何”美人,自然是包括了夏依依的。

许睿不禁觉得脊背一寒,看来,自己跟夏依依的事情,连太子都知道了。

虽然许睿相信,若是将来轩王病逝了,太子登基为皇,只要皇上下一道圣旨,就可以将寡居的夏依依赐给他。但是许睿不愿做这等伤害夏依依的事情,若是她不愿意,用这等拙劣的方法抢夺她回到自己的身边,又何尝不是对她的一种伤害?

许睿低头道:“在下已经由父母做主,给在下寻了一门亲事,在下只想在家里做做生意,上孝父母,下养妻儿,这辈子就足以,没有跨入仕途的打算。”

“唰!”

一把利剑立即横在了许睿的脖子上,惊雷一脸横肉,阴狠的冷声道:“姓许的,你他妈的别给脸不要脸,太子殿下这么低声下气的请你当幕僚,是看得起你,给你面子,你别给脸不要脸。你若是不肯答应,老子现在就割下你的脑袋。”

许睿虽然是一个书生,可是倒也有一身硬气,竟是没有半点害怕之意,神色凛然道:“我许睿可不想追随这样草菅人命的主子。你若是想杀,就杀了我。”

“惊雷!不得无礼!还不快跟许公子道歉?”太子冷声喝道。

惊雷连忙将剑收回来,上前对许睿拱手道歉后垂首站在太子身后,太子笑着对许睿拱了拱手,道:“让许公子受惊了,许公子也不必现在就立即答应本太子,本太子给你时间考虑,三日后,本太子正式册封为太子之后,再着人来请你详谈。”说罢又对外头的人吩咐道:“亲自护送许公子回家,另外将本太子准备的那些礼物送给许家老爷、夫人。”

“是”,侍卫答道。

许睿的心不禁猛的一缩,太子当面提到了他的父母。

许睿这回家的路上心里一阵忐忑,他开始对自己的未来迷茫了起来,自己作为一个普通草民,若是太子跟他邀请几次,自己都不答应的话,怕是会将太子惹得恼羞成怒,直接对他的家人也动手吧。

凌轩下了朝,就径直朝家里走去,门外的士兵依旧没有撤退,凌轩冷眼瞟了一眼,进了王府就让人将大门给栓上了。

马管家立即迎上来躬身说道:“王爷,娘娘请您回来就立即去花厅见她。”

凌轩眉心微皱,大步跨进了花厅,贤太贵妃一见他来了,立即挥手让人退下,就只剩张嬷嬷一人留在花厅里伺候。

凌轩轻瞟了一下她的脸色,见花厅里没有依依的影子,心里暗暗想着是不是依依又惹了母妃生气,这婆媳俩不和,把他夹在中间当夹芯板呢?

张嬷嬷给王爷沏了一杯茶,凌轩拿起来慢悠悠的喝了一口,道:“母妃把人都给支开了,这是要跟儿臣说些什么重要的事情?”

贤太贵妃轻抬眼眸,瞟了他一眼,缓缓道:“你的解药可找着了?”

“没有”,凌轩的语气淡淡的,看不出来焦虑的情绪。

“哀家听说以前你找到了一颗解药,不过,那颗解药被人给夺走了,你怎么不去将那颗解药夺回来?”

“母妃,这事儿臣跟你一人说了,你可别外泄。那颗解药是假的,鬼谷子不过是为了蒙骗他人,才故意说那颗解药是真的,引得各方势力到处抢夺那颗解药。”

“什么?那,那,你还回来做什么?你应该留在南青国继续找寻解药。不然,你这都没有一个月了啊。”贤太贵妃顿时就心急如焚起来了,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情,凌轩是真的会死的。

“父皇生病的时候,南青国就已经起了歹心,将儿臣软禁在了南青国,幸得有鬼谷子给我们易容,我们才能逃得出来。再者,我们若是不回来,又怎么解救母妃呢?”

“南青国,好大的胆子,一个蛮夷之荒,弹丸之地,竟然敢软禁你。”

“哼,他们不过就是怕儿臣回来夺皇位,妨碍了上官琼成为皇后罢了。只不过,儿臣这副身子,还怎么跟志王抢皇位?他们未免也太多虑了。”

“轩儿,母妃也是没有办法给你找到解药,如果你真的会……唉,母妃心里着实很心痛,但是母妃希望你能在最后这一个月里,给自己留个后,不然,连一点血脉都没有留下,往后,连个给你烧香磕头的后人都没有,你让母妃心里如何安心啊?”

贤太贵妃脸上的焦虑和心痛之情倒是没有作假,先皇驾崩之后,贤太贵妃又要披麻戴孝的,也没有化妆,脸上竟是显现出了一些老态来,额头上还隐隐有一条浅浅的皱纹显现。

“母妃,这不能怪依依,她也很想给儿臣留个后,但是,这种事情强求不来的。”

凌轩冷冷的道,他就知道,她们婆媳二人又闹矛盾了,想必刚刚母妃已经因为子嗣的事情训斥过依依了吧。

“轩儿,咱们不能把子嗣的希望寄托在她一个人身上啊,以母妃之见,你这后院里也是时候添些女人了。”

“儿臣不需要,儿臣以前就跟母妃说过,不需要你来操心儿臣的婚事。”

贤太贵妃脸色瞬间阴沉,厉声喝道:“轩儿,你切莫再任性,以往母妃还能由着你胡来,可是如今你时日不多,若是她不想着给你留个后,那她也太过自私了一些。她若是真的爱你,就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你连个后代都没有就这么撒手人寰。母妃已经决定了,三日以后,就立即将两个侧妃给悄悄接进王府来,以后,母妃再给你寻一些好姑娘进府来。总之,必须要留个后代。”

“母妃,儿臣一个都不要,儿臣只要依依一人。”

“你,放肆,简直是忤逆,你可不要逼母妃!”贤太贵妃猛地站了起来,指着凌轩的鼻子大骂了起来。

凌轩冷冷的望向她,咬牙道:“怎么,母妃还想给儿臣下迷药不成?”

“你若是再这么执迷不悟,母妃可就要将夏依依给圈禁起来了,关在家庙里。”

“那儿臣就陪她一起住在家庙!”凌轩站起身,气呼呼的甩袖离去。

“你!”贤太贵妃气得指着凌轩的背影,想要训斥他,却是不知如何开口,气得手指发抖,一口气上不来,直接晕了过去。

“王爷,娘娘晕过去了。”张嬷嬷连忙对着正走到门口的王爷喊道,一边扶住了贤太贵妃的身子。

凌轩微微皱眉,折转回来,查看了一下,道:“将她扶回去休息,本王这就去找鬼谷子给她诊治。”

凌轩让鬼谷子将母妃治醒来后,就回房去找夏依依,跟她道歉,顺便表一下自己绝不会再纳妾的决心,然而寻遍了王府,却没有见着夏依依的踪影。

“马管家,王妃上哪儿去了?”凌轩阴沉着脸问道。

“王妃她回护国公府看望公爷去了,王爷在家等等,想来王妃晚间是会回来的。”

凌轩微微皱眉,夏依依这哪是为了回去看护国公,分明就是负气回了娘家了,凌轩牵了马来就往外走,马管家连忙追出来问道:“王爷,该吃晚饭了,您这是要上哪儿去?”

“本王亲自去接王妃回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